老首長看到郝仁,立即笑著拍了拍床,示意他坐到自己的身邊。

郝仁立即作出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老人家,你的身體已經沒有完全沒有問題了,但是正常的休息還是必不可少的。我就不打擾你休息,這是來向你辭行的!」

老首長佯作生氣地說:「你小子,就不能在京城多住幾天,陪陪我老頭子!」

郝仁笑道:「我可是想陪陪你老,聽聽你講那些戰爭年代的故事,可是我女朋友一個勁地催我,要我以最快的速度回到龍城,然後去她家見老丈人!」

郝仁故意說得詼諧,引得在場的人都笑了。

老首長拍著郝仁的手笑道:「臭小子,一看你就是個沒出息的貨,將來肯定怕老婆!」

這時,豐印堂也說:「老首長,小郝是我帶來的,我還要把他再帶回去!」

老首長點了點頭,示意他們可以走了。

豐印堂帶著郝仁剛剛出了老首長的房間,前面突然迎來三個人。當先一個還是跟他們一起來這裡的黃勇淇,另外兩個郝仁都不認識。


豐印堂笑道:「黃處長,你怎麼這個時候才來?」豐印堂雖然是一省之長,但是很少拿架子,而且對於黃勇淇這種龍組鐵衛又是整天為高級領導服務的人,他向來十分客氣。

黃勇淇也笑道:「豐高官,我的兩個同事聽說小郝的功力精湛,想來和他切磋切磋!」

郝仁心道:「果然讓我猜著了,這些人就是不服氣我來為老首長看病!」 林風,完全震驚了。

怎麼也想不到滅世魔神竟還有餘力爆發最強一擊,眼前仍是殘餘著那耀眼白光,心卻是七上八下不知如何反應。恐怖的氣流衝擊將林風轟退,一雙眼瞳通紅的望著前方,林風直感窒息。

禁制,破了么?

這個剎那,無數念頭衝擊,林風身體止不住的顫動。


害怕!

對,是確確實實的害怕。

並非對死亡的恐懼,對滅世魔神的害怕,而是對斗靈世界,對人類即將面臨的災難感到絕望。滅世魔神的實力有多可怕?哪怕是被禁制削弱超出九成以上,仍能對自己造成幾乎致命傷害!


何等強大的實力!

放眼斗靈世界,能傷到自己的都屈指可數,更不用說能擊殺自己的。

但滅世魔神,或許只需動動手指便能讓自己形神俱滅。

力量層次,有著絕對差異。

「不!」林風一咬牙,瞬時清醒過來。

若連自己都放棄,還有誰能救斗靈世界,誰能挽救這萬劫不復的局面!眼下情況尚未知,再者本體如今已是在蛇形金字塔闖到第三關,包括墓園的毀滅,這一切的一切都尚未成定數!

嗖!林風猛的後撤,雙瞳閃爍。

不管情況如何,自己決不能衝動,三思而後行,先看清局面再說。

疾退中並未受到任何攻擊,林風心中此時已是有些許寬慰,或許有那麼萬分之一的機會禁制產生變化,或是滅世魔神的攻擊未毀壞禁制?林風直盯著前方劇烈波動的氣流,極是緊張。

自己的想法,會成真么?

很快——

答案,便是揭曉。

「唰!」林風眼瞳完全亮起,隨著氣流波動的恢復,感應亦是變的逐漸清晰,透過那薄弱的死亡之氣,此刻已是很明顯感覺不到任何禁制的存在,墓園中心地帶就如一片空曠平原。

再無阻礙!

這意味著什麼,不言而喻。

禁制,破了。

但……

滅世魔神呢?

「噌!」林風心猛的一擰,瞬時間便尋到了那顯眼的目標。那是一尊有著巨大羽翼的惡魔,渾身鱗甲密布,似龍非龍,似虎又似獅,宛如史前的怪物那般充滿暴戾氣息,尤其是那雙眼更是透射著狠辣和死亡。

此刻,祂同樣盯著自己。

「吼!!!」憤怒的咆哮,包含著極多情緒在內。

剎那間,鎖定目標的滅世魔神彷彿在陡然間認出了林風,羽翼劃過極烈氣浪,頓時飛馳向林風。

糟!

林風面色一變。

幾乎是下意識的反應,便是往後而逃,速度爆發至極限幾乎撕裂空間。林風緊咬牙關,眼下卻也沒想太多,不管與滅世魔神的巨大實力差異,在祂面前逃跑是否有用。

這是本能的反應。

但,此刻卻是做出了極為正確的決定。

「嗯?」幾秒后林風便是完全清醒過來,自己並未遭受到滅世魔神的攻擊,儘管後方戾氣衝天,力量強到無與倫比的滅世魔神正緊追不捨,但…..祂追不上自己?

哂然而笑,林風瞬時明白過來。

自己倒是忘了,在斗靈世界是有『極限』的限制,自己的速度同樣超出斗靈世界極限二十倍以上,能輕易維持極限速度。滅世魔神就算實力再強,祂的速度也僅是如此,倘若祂要爆發比極限速度更強的速度,便會引起空間震蕩,產生空間裂縫,對祂來說…..有弊無利。

屆時,單單抵抗空間吸力便足夠祂煩心。

儘管如此,滅世魔神依舊不肯放棄,那雙凶光畢露的眼瞳對林風充斥著極度仇恨,祂清楚認得這個可惡的人類,智力雖不高,但就如天生的仇敵鎖定,林風的模樣早已在滅世魔神腦海中深刻烙印。

祂,一定要殺了這傢伙!

半炷香。

一炷香。

……

時間緩緩流逝,然彼此的距離卻未有半點接近。

滅世魔神也是運氣不好,換做其它武者就算能保持極限速度,也必然會消耗力量。但林風卻和祂一樣,單憑速度無需增幅便能輕易到達極限速度,至於體力消耗….對林風這種級別的強者來說,消耗的甚至不如恢復的快。

彼此速度相同,就算追一千年一萬年,滅世魔神也休想追上。

而且……

祂的情況,並不是很好。

「距離,甚至拉開了。」林風很清楚能感應得到。

並非滅世魔神有意的拉開,以祂的智力及對自己的仇恨,根本不可能半途而廢又或是想其它方法。所以,彼此間距離的拉開足以證明——滅世魔神的力量,正在不斷消耗著。

「祂的肉身比我更強,爆發出極限速度自然輕而易舉。」林風心之暗凜。

正因為如此,追逃中自己與祂的距離拉開,顯得很是奇怪,照理說是不可能發生的,但偏偏就這麼發生了。

這雖是小小的一個發現,但直覺告訴自己,這一點相當關鍵。

每一個細小的發現,其中定有『原因』所在。

「第一種可能,滅世魔神受了重傷,恢復力緩慢,故而體力不支。」

「第二種可能,祂的身體並非單純的身體,就如亡靈強者一樣,身體強度的確堪稱打不死,但……卻是與死亡之氣息息相關,失去死亡之氣,亡靈強者就算肉身依然強橫,但只怕連動彈一下都是奢侈。」

林風眼眸微亮。

這個發現,很重要。

因為第一種可能在自己看來幾率不足兩成,倘若是因為重傷的關係,沒理由現在才慢下速度;最重要的是,就算重傷,對滅世魔神這等級別的強者而言,恢復體力不過是九牛一毛。

所以,第二種可能性極大!


有機會!

儘管如今情況極差,然林風心中卻又冉起一絲希望。

倘若滅世魔神真的如亡靈強者一樣,需要依靠死亡之氣生存,那祂就倒霉了。就算破開禁制,墓園的死亡之氣也已是消耗的七七八八,相信過不了多久便會耗盡。

屆時,滅世魔神失去死亡之氣,還能做什麼?

林風雙瞳灼亮,希望的火焰重新燃起。

似乎,自己所做的一切並沒有白費!

…r1152

… 郝仁勝了黃勇淇,又把目光盯上了蒙雲溪和譚明:「你們兩位誰先上?」

蒙雲溪對譚明說道:「你先上!」


譚明不服:「憑什麼我先上?你是不是在想,誰的修為低誰先上。我承認你的修為比我高,但是真要打起來,你還不一定能勝過我呢!」

郝仁一聽,就有點奇怪。譚明的修為只是築基境巔峰,而蒙雲溪則是結丹境大成,譚明怎麼還這麼牛逼?他居然還說蒙雲溪不一定能勝過他,難道他有什麼絕活不成?

蒙雲溪不想跟譚明計較這些,他笑道:「我不一定能勝過你,卻一定不會輸給你!」

譚明說道:「你那還不算輸嗎?不敢跟我正面交手,只是一個勁地游斗,象個蚊子一樣,煩也煩死了!」

蒙雲溪笑道:「我真要把你煩死,也算是我勝了!」

「好吧,我先上!」譚明說道,「咱們的賬以後再算!」

說著,譚明對郝仁說道:「兄弟,你準備好沒有?」

郝仁點了點頭:「儘管放馬過來吧!」

譚明與郝仁之間有不到三米的距離。如果要是象剛才黃勇淇一樣,他完全可以一個箭步跨過來,接著就可以實施攻擊了。但是譚明與黃勇淇大不一樣。

譚明緩緩地跨出一步,步子也不大。郝仁雖然看不出什麼異常,卻知道這他這麼慢,一定是在凝聚功力。

身後,老首長的女兒嫣然又開始叫喚了:「哎,老譚,你倒是快點啊!」

譚明不為所動,他仍然象剛才那樣,慢騰騰地走出一小步。不過,郝仁發現,此時他的眼珠變得血紅。這是什麼路數?郝仁不懂。

這時,譚明又邁出第三步。邁步的同時,他的右手抬起,大喝一聲:「看拳!」

真正到了出拳的時候,譚明的跨步速度一下子提升了很多,竟然比剛才黃勇淇的速度還快。

不僅如此,譚明這一拳也與黃勇淇大不一樣。黃勇淇那一拳挾雷電之威,讓人酥麻無力。譚明這一拳卻熱浪滾滾,好像要把人烤熟了似的。

在譚明剛一出拳的時候,郝仁還想象打敗黃勇淇一樣打敗譚明。因為他的修為遠比譚明要精深,純憑自己的充沛內力就可以輕鬆擊敗對手,還能讓對手口服心服。

眼看著譚明一拳即將打到,雖然熱浪逼人,郝仁還是能承受得住的。他也一拳擊出,和譚明的拳頭直接撞上。

隨著「砰」的一聲氣爆,郝仁身子一晃,譚明卻是連退三大步。

「不好!」郝仁急忙把拳頭拿過來看,只見指節處已經被燙出幾個泡,手背上的汗毛已經被燒光了。而他也因為剎那間的灼熱,先顧著用真氣保護肉體,沒有給譚明造成什麼傷害。

「呵呵,能夠硬接我這一拳而沒有燙傷,你足可以在京城揚名了!」譚明剛才後退三步,已經把郝仁的一拳之力全部卸去,「現在你再接我一掌試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