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我們三個是殺神殿的核心弟子,如果我們死了,你的任務會直接升到地級,到時候來殺你的人就是地忍了!你可得想清楚。”忍者目光狡黠的威脅道。

雲琰嘴角一揚,他當然知道這兩個忍者打什麼鬼主意,但是那又如何,一切都在掌握之中,而且還弄清楚了這幾個忍者爲什麼對付自己。

昊天塔金光升騰,自塔尖向下灑落,如一掛金色瀑布流磚傾瀉,被雲琰高高舉起。

“哼,什麼狗屁殺神殿!我告訴你們,無上的寶貝血戰體我殺了,還有華族唯一的特殊體質我也殺了!再多你們一個殺神殿又如何!”雲琰聲色俱厲,鏗鏘有力,他從來就沒怕過這些所謂的巨頭組織。

兩名忍者知道雲琰要動手滅殺他們了,可是他們破陣也到了最後一刻。

忍者修煉的法力助力破陣的工具,終於在昊天塔降臨的最後一刻將這困封大陣毀去了。

“忍法,水遁術!”兩名忍者同時爆喝,身影迅速下降,像一顆炮彈似的筆直落入下方海面。

昊天塔化爲幾十米之巨向着兩名忍者的位置砸去,卻因爲兩名忍者及時用水遁術的神速逃走而落空。

“看你們往哪盾!”雲琰換塔爲劍,用昊天塔託着自己橫空,手上赤焰劍火紅色光芒暴漲,滅絕七殺的暗紅色劍芒呼嘯砍下。

兩名忍者展開水遁術一入水就不見了人影,連一朵浪花都沒砸出來,雲琰這一劍也只是大概的往一個位置劈去,並沒有血花四濺,看來是劈空了。

“該死!”雲琰心中按恨自己大意了,水是自己唯一的弱點,這兩個武者用水遁術潛入深海,自己完全失去了他們的蹤跡。

“沒事,看我的!”沐習故技重施,傳承之力噴涌而出,綠油油的如一條星河灑向海面。

神奇的一幕發生了,在海面上幾乎微不可及的浮萍也算是一種植物,沐習居然也能控制他們。

“咕嚕咕嚕!”像炸爆米花一樣,海面沸騰了,無數的綠藻和浮萍氾濫起來,迅速將這片海域都染成了綠色,如同發生了赤潮。

這無窮無盡的微小植物量到了這種程度,就非同凡響了,他們在海面海底四處延伸搜尋,很快便找到了身形隱遁在水裏的兩名忍者。

“這些都是什麼!”兩名忍者驚懼,四周忽然被無數的綠色給覆蓋包圍,讓他們避無可避,只能無奈的被綠藻羣給包裹着,拖向海面。

“乾的好!”雲琰大讚,現在的沐習也許攻擊力遠不如自己,但是生命石傳承之力各種巧妙的運用經常能有奇效。

“看你們還怎麼逃!”雲琰居高臨下,迅速逼近,手上劍招毫不留情,滅絕七殺澎湃的殺意鋪天蓋地,向着兩名忍者殺去。

第二次使用滅絕七殺五重殺,雲琰熟練多了,威力也更強盛,強盛的氣息緊緊鎖定在忍者身上,這一劍絕對可以一招滅殺。

一柄血紅色的三十公分左右的匕首忽然出現在一名忍者手上,四周的空氣都隨着這把匕首的出現變得森寒了許多。

是殺神匕首,一把神器,在第三層時逼的雲琰不得不再次讓傳承之力狂暴化。

那名握有殺神匕首的忍者主動拍擊海面,彈射而上,迎擊赤焰劍,而另一名忍者則趁機踩着海面上層層的海藻要逃走。

“當!”明明很短小的匕首,在面對大它許多倍的赤焰劍時也絲毫不落下風,冰冷的殺氣瀰漫全場,令人毛骨悚然。

“殺!”雲琰一聲大喝,滅絕七殺的劍意爆發,第五層的力量更上一層樓,那在幻境中能劈開大地的力量似乎都隱隱出現了一些。

殺神匕首就算是神器,也要看使用者的實力如何,此刻的忍者困封許久,經歷幻境,法力在破陣上消耗過多。

而云琰則戰意澎湃,殺氣滔天,這兩名忍者險些害死澹子晴,又在金光島和第三層時都要置自己於死地,早已是不死不休的大仇。

片刻的僵持以雲琰碾壓性的攻勢結束,手握殺神匕首的忍者被一劍劈在胸口,墨黑的勁裝撕碎,胸口上被割出一道深可見骨的恐怖傷口,吐血倒飛。

“休想逃!”另一名想要趁着雲琰和殺神匕首對碰時逃走的忍者,也沒能如願,沐習手持擎天棍,直接落在水面上,擋在他面前。

現在海面上有很厚的一層綠藻,沐習又能精準的控制植物,他也同樣可以踩在上面而不沉入海里。

“憑你也想攔我?”想逃走的忍者全力衝刺,雙手各持一枚苦無,法力催動,苦無寒光乍現。

所謂一寸長,一寸強,沐習深知自己現在就算實力上升了一大截,但是面對擅長爆發格殺的忍者還是小心爲上,便仗着擎天棍的長度和忍者遠距離耗着,能攔住他就行。

尤其是擎天棍正常狀態下是兩米,沐習還不滿足,故意催動傳承之力讓擎天棍變得足有十米長,就那麼胡亂的橫掃着,讓忍者不能近身。

忍者爲了保持不沉入海里,需要不停的踩水移動,距離沐習又有一段距離,還要面對擎天棍的騷擾,一時對沐習無處可下手。 “受死吧!”雲琰腳踩金光萬丈的昊天塔,整個身軀都被沐浴在金色當中,顯得十分神聖威武,手持火光吞吐的赤焰劍,猶如一位戰神。


殺神匕首握在手上,可是那名忍者心裏已經生了畏懼,在傳承之力的壓制之下,更是落在下風,胸口的重傷也不允許他繼續戰鬥下去了。

“雲琰,這一回算你厲害,這一劍,我佐藤一彥終有一天會找回來!”這名武者報出了自己名諱,本來對於這些殺手來說,這肯定是忌諱的,可是他被雲琰殺出了火氣,十分不服這個年紀比自己還小的武者可以將自己逼到這般田地。

“我管你是誰!你想殺我和我朋友的時候,就應該做好在我劍下成爲亡魂的覺悟!”雲琰不做絲毫停留,迅速跟上,滅絕七殺前五層現在在雲琰手上更加連貫順暢。

眼看雲琰的下一擊近在眼前,轉瞬便要到達,佐藤一彥卻在原地不動了,身體逐漸下沉向海底也不管不顧。

他竟然將殺神匕首插進了自己胸口的傷口內,那止不住的鮮血全部倒流向匕首的刃口,這柄匕首像是可以飲血一樣。

這個過程速度很快,佐藤一彥臉龐一眨眼的功夫便蒼白的像一張白紙,但是他手上的殺神匕首氣息不一樣了。

原本只是溢散着濃郁的殺氣,現在卻有一種若有若無的詭異力量浮現,一絲絲一縷縷,微不可聞,但是卻深入心脾。

“殺神一線天!”


佐藤一彥嘶吼,發出的叫聲不似人聲,好像用盡了全身所有的力氣,他朝着已經砍向面門的赤焰劍迅速揮動了一下匕首,動作之快,好像他根本沒有動過似的。

“此仇來日必報!”佐藤一彥的身影忽然消失了,但是他的聲音還在原地響起。

雲琰一劍劈空,佐藤一彥在他眼中像是瞬移了一樣,突然就不見了。

雲琰停在佐藤一彥消失的地方,四處環顧,傳承之力充斥雙目,助他洞察虛妄和僞裝,但是掃了一圈並沒有看見佐藤一彥的身影,連他的氣息都漸漸消散了起來,感覺不到了。

雲琰疑惑,最終視線停在面前,有一處空間看上去不太正常。

眼前的空間竟然有一道微不可見的裂縫,並且在迅速的恢復着,從合適的角度才能看見裂縫裏面,有星光點點,但是總體是漆黑一片的空間亂流,令人心悸的空間之力從那裂縫中泄露出來,周圍的空氣都被攪動的扭曲了。

就在雲琰震驚的幾個呼吸之內,那道裂縫已經完全癒合了,那處空間看上去沒有什麼不正常,彷彿什麼也沒有發生。


“那殺神匕首果然是神器級別的,竟然有撕開空間的力量!”雲琰震驚,恍然大悟,佐藤一彥剛剛那招殺神一線天不是迎擊自己,而是要撕開空間逃走。

只是他不過一個上忍,如此禁忌之術都能使出來,一定消耗極大,從他最後那慘白如紙的面孔就能看出來。

這次就算成功逃走了,也會對他造成極大的損傷,短時間不可能恢復過來。

不過雲琰細想一下這也不錯,如果佐藤一彥不死,那麼刺殺他的這個任務就一直處於執行中,就不會有別的忍者來煩自己,從佐藤一彥的話語中也能感覺出來,他是一定要親自打敗雲琰報一劍之仇的,肯定不允許別人來插手。

佐藤一彥走了,但是他的隊友還在和沐習糾纏,雲琰同樣不會放過。

“嘿嘿,你的隊友已經拋下你走了,還是別做無畏的掙扎了吧!”沐習抱着十幾米長的擎天棍揮舞,利用四周的海藻給自己打掩護,讓忍者的大量暗器都失去了作用。

雖然沐習拿不下這個忍者,但是卻能纏住他。

看着雲琰一臉殺氣的踩着神器,拿着神劍衝過來,這個忍者知道自己今天肯定要交代在這裏了。

“我死也不會死在你們這些卑賤的東方武者手上!”這名忍者放棄了突破沐習的糾纏,將苦無倒轉,對準自己的腹部,要執行忍者任務失敗的慣例,切腹自盡。

“還想切腹,你想的美!”雲琰一腳踩在海藻上借力,用剃彈射而出,速度快似瞬移,身影瞬間消失不見,徒留昊天塔還在原地,但是雲琰身影再次出現後也還是飛快飛了過去。

“噗嗤!”


血花四濺,在剃的高速之下,雲琰的赤焰劍輕鬆切斷了忍者握着苦無的那隻手臂。

昊天塔飛回手上,雲琰真氣運轉,昊天塔參天暴漲,在雲琰頭頂化爲五十米的高塔,隨着雲琰的一指飛向已經斷了一臂的忍者。

“鎮壓!”

忍者忍受着斷臂之痛,看着昊天塔飛來也無能無力,金光灑落,他被禁錮在了原地,動彈不得,昊天塔如一座巨山將他壓向海底。

“死吧!”雲琰眼中沒有憐憫之色,這些殺手手上不知道有多少人的鮮血,早已是一個罪人,況且還殺到了雲琰頭上,說什麼也不可能放過,必須徹底滅殺。

昊天塔旋轉起來像一個陀螺,一層層殺陣傾瀉向海底,將塔身下面的斷臂忍者絞殺粉碎。

海面升起一片血紅色,血腥味招來了不少食肉魚類,也有進化生命在窺探,王者氣息已經不見,他們又回到了自己的底盤。

擡手間滅殺一個上忍,雲琰面不改色,收回昊天塔,御劍升空,皺眉道:“這裏不宜久留,我們先走吧。”

沐習點頭贊同,這一處海域發生的事情過不了多久就會被天下人知道,因爲有一批修士當時沒有被昊天塔收入,正是瑪喬麗和離火神龍、哈士奇這波人,他們會成爲信息的擴散者。

昊天塔金光一閃,沐習也被收進了昊天塔之中。

雲琰沒有把昊天塔收進空間戒指,他不確定昊天塔裏面裝了人,再放進空間戒指裏,裏面的人會不會像活物放進了空間戒指一樣會死,所以乾脆讓昊天塔變小點,託在手上。

“兄弟姐妹們,打道回府吧!”雲琰衝着第一層說道,腳下踩着赤焰劍向北方飛去。

“行啦行啦,你這麼大張嘴,嚇死人啊!”伍荷在昊天塔第一層大吼大叫,他們現在都在昊天塔內自成的空間裏,透過窗戶看外面的雲琰顯得巨大無比。

此刻乘坐雲琰這班返航順風車的只有明追風、百曉生、、道格頓、伍荷、澹子晴、景秀兒、沐習幾人了。

想想當時來島上的修士有六七十人之多,隨後發生了那麼多事,都不幸葬送在了這片大海和昊天塔中。

羅淼被白骨人抓走,景秀兒昏迷不醒,澹子晴重傷,雲琰一夥人也有不少損失。

百曉生在塔內看着窗外行雲飛逝,藍天倒退,感慨萬千,想不到他一個三階的武者在這場尋寶之旅中也活了下來。

“修士的世界當真殘酷,一將功成萬骨枯,一個大能的成長要踩多少人的屍骨而上?”百曉生輕搖摺扇說道。

明追風同樣頗有感慨,這次來到金光島尋找紫檀木,他唯一的收穫大概就是修爲進步到七階了吧,還差點在第五層被幻境困死,幸好雲琰及時把他們弄出來了。

道格頓在第一層的一角遠離衆人,此番之旅,讓他受到打擊頗大,雲琰似乎沒有找他麻煩的打算。想想也是,他們一夥龍騎士,針對雲琰的只有奎恩罷了,道根頓自認這一路還算老實,自己的飛龍都搭在了昊天塔裏,就算有錯,也算得到了教訓。

伍荷一向興奮點很低,此刻也有些沉悶,看着躺在地上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醒來的景秀兒,想到羅淼還生死不知,在哪也不知道,她心裏也不太好受。

沐習拍了拍伍荷肩膀,安慰道:“不用想太多,羅淼一定不會有事的,秀兒也一定能挺過來。”

這次尋寶之旅,就屬沐習收穫最大了,還有什麼比成爲傳承者更大的機緣呢。掌握了妙用無窮的生命石傳承之力,也得到了最適合自己的擎天木,沐習覺得自己現在修爲只要再精進一點,進入天榜也不是不可以。

御劍飛在一望無際的碧海之上,藍天之下,雲琰同樣心緒萬千,有替羅淼的擔憂,也有對景秀兒的擔心,雖然器靈已經保證了只要他能恢復過來,救景秀兒一定不是問題,但是雲琰還是本能的有些緊張。

這次尋寶之旅,雲琰的收穫同樣巨大,成爲了昊天塔的主人簡直像做夢一樣,如此完整無缺的上古神器居然就在自己手上。

隨着自己的修爲進步,昊天塔早晚會展現出真正的上古神器之威,到時候一定可以橫掃全球,雲琰心中有些悸動,對於如此強大的力量他有那麼一瞬間,也有些擔心自己能不能掌控好。

但是他能成爲昊天塔主人,其實是要感謝他是傳承者的身份,可以煉化七色神石,才能靠着綠色神石掌握昊天塔。應該說是傳承石給雲琰帶來了昊天塔,而不是雲琰自己降服了昊天塔。

將紅色神石全部煉化了,現在綠色神石取代紅色神石在丹田處沉浮,雖然不知道如何主動去煉化神石,但是雲琰相信肯定會有契機,到時候自己的體質桎梏和淬體等級都可以不斷進步。

收穫雖然多,可是雲琰心頭仍舊佈滿一層陰霾,在昊天塔第五層看到的那個幻境一直在雲琰心頭縈繞,久久不能釋懷。

幻境裏蓬頭亂髮,一身血跡斑斑,被父親母親一起追殺的“雲琰”,自稱這就是未來的自己,雖然心裏百般否認,不願意承認,可是那震撼真實的一幕幕已經刻在了心頭。

他記得很清楚,所謂的未來雲琰和父親戰鬥的地方是在安州城外。而安州城內還住着自己的母親。

說起來已經大半年沒有見到母親了,雲琰打算上岸之後,就直奔安州城,既然幻境發生的地點在安州城,那就回去一探究竟,順便還能探望探望母親。

手持金光昊天塔,腳踏赤紅赤焰劍,雲琰像一道流星劃破長空飛向北方的大陸。

————

第三卷結束了,這一趟旅程寫的很細,不知道會不會有點囉嗦,歡迎大家去書評區留言評論。談凡第一次寫書,節奏掌控上如有不恰當,請指出,幫助談凡一起進步。

下一卷,將要揭開雲琰的身世,望兄弟們不離不棄!

上架九天,訂閱慘淡,幾乎是0,談凡幾日以來都有些懷疑人生了,可是就在剛剛,血色怒風兄弟怒送大章和打賞,又訂閱支持,談凡感動的幾乎要落淚。不是我被一點打賞而迷戀了,而是我知道了有人在支持我,有人在關注着武聖,我知道自己每天抽出兩三個小時碼字是值得的,我堅持着撲街文不放棄是值得的!

再次感謝血色怒風兄弟!談凡一定會讓這本書完美的結束,完結字數應該會在兩百萬字上下,保證完成任務! 廣州城,人來人往,繁華依舊。

此時已經月上枝頭,繁星耀空,現代化的都市裏夜生活不過剛剛開始,燈紅酒綠,車水馬龍,鬧市喧譁。

尤其這裏是廣州城,匯聚了四面八方的修士,比一般的小城市修士比例更大,而且種類齊全,是一座東西方的樞紐型城市,也是南北之間的補給型城市。

到了夜晚,廣州城的大門緊緊閉合,基本上不允許閒雜人等隨意進出,因爲到了夜晚,進化生命活動頻繁起來,普通人類需要高大的城牆和城門保護他們不受傷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