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這個時期,不僅是《泰西水法》,中原許多科學著作里都有着超前的設計。

徐光明也用不着費力設計了,藉著陸庄的工業生產能力,帶着學生們以及在工匠的配合下,花了七天時間就打造了出來。

在冰雪初化時,龍尾車安放在城池邊的小河,汩汩清流冒入了岸邊……

7017k 跟《只狼:影逝二度》比起來,《血源詛咒》的故事更加隱晦,需要玩家收集大量的線索,才能夠拼湊出一個相對完整的故事。

現在網上很多玩家都在探討《血源詛咒》各個BOSS的打法,遊戲的劇情,還有結局等等,聽說還真有玩家成立了一個什麼學派,專門研究《血源詛咒》里的各種線索。

哪怕一個鵝卵石的描述還能夠拿出來分析一通,還分析得挺有模有樣。

當然,也有不少玩家在《血源詛咒》裡面破防,他們並不是因為遊戲難度高破防,而是被一些支線劇情給刀到了。

比如那個讓主角幫忙找爸爸媽媽的小女孩,結局就是她的媽媽死了,爸爸也變成狼人後背主角給狩獵了,而她也在外出尋找父母的時候,遇到了下水道的那頭巨型肥豬。

有玩家說他算是什麼獵人啊?能夠殺得了怪物,連古神都被他給殺了,但是卻連一名懂事的小女孩都救不了。

除了小女孩外,那躲在房子里的另外一名外鄉人,他的結局也很讓人唏噓。

他給初來乍到的主角傳遞消息,給予了一定的幫助,卻在血月降臨時變成怪物,哪怕在被主角殺死後,怪物身上還會掉落一件道具,可以說這名外鄉人把他所有的一切都給了主角了。

但正是因為這種無法挽回的悲劇,讓《血源詛咒》的故事更加深入人心,在玩家間的流傳也更加迅速,哪怕是雲玩家,在聊起《血源詛咒》的時候也是好評居多。

至於翼網的《蜀淵之玉》誰還記得?雖然套著克蘇魯神話的皮,但故事跟《血源詛咒》比起來還是太過於直白了,玩家在玩到中期就知道了後面的內容。

裡面的怪物還有BOSS等,雖然都有觸手、眼珠子之類的元素,但是跟《血源詛咒》的比起來可以說是眉清目秀了。

而且他們把遊戲的女主角做得特別的油膩,有意往擦邊球這邊引,如果放在其他遊戲還好,但是放在一款以克蘇魯神話為亮點的遊戲里,多少會讓玩家有點齣戲。

只能說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在《血源詛咒》面前,《蜀淵之玉》確實被碰個粉碎,也不知道這個IP能不能繼續存活下去。

一月六號,星期一。

《血源詛咒》的成功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接下來只要再整個DLC,增加隨機模式之類的,讓喜歡挑戰的玩家有更多挑戰的內容就可以了。

荀澤也該為下一款遊戲做準備了。

會議室中,小夥伴們正在隨意地聊著天。

「你《血源詛咒》打到哪裡了啊?」陳學書問道。

丁繁鑫輕嘆一聲說:「還在打科斯的瘋狗,我當初手怎麼那麼賤,要給它設置這樣一個AI?」

盧秋樂聳聳肩說:「不要給自己臉上貼金,我記得科斯的瘋狗的AI是荀哥後來調整過的,就你設置的那個AI,我都打得過好么?」

「是啊!槍反然後立即丟飛刀,就能讓科斯的瘋狗陷入短暫的硬直,然後抓緊輸出,再循環之前的操作,就能把科斯的瘋狗給殺了,有什麼難的?」墨丹青笑著說道。

「也不知道荀哥是怎麼調整的?感覺我的技術跟荀哥的比起來,差的不是一星半點啊!」丁繁鑫又嘆了一口氣說。

墨丹青說到的問題他之前也測試出來了,但是如果調整了這個問題后,科斯的孤兒就無法達到「瘋狗」的程度。

而如果科斯的孤兒不瘋狗的話,荀澤是不會滿意的,但在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整,頭髮都掉了不少后,這個問題依舊沒有解決。

無奈之下丁繁鑫只能跟荀澤說了這個問題,荀澤當時表現得很隨意,並且接手了這事情,還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就把問題給解決了。

讓丁繁鑫在震驚的同時,始終想不明白荀澤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他哪裡知道,荀澤是讓艾米麗解決問題的,要不是怕打擊到丁繁鑫,讓他陷入自我懷疑中,這個問題差不多十分鐘就能解決。

小夥伴們聊到這裡時,荀澤帶著郁昭雅來到會議室中。

「怎麼?你們也在打《血源詛咒》嗎?」荀澤隱約聽到小夥伴們的聊天,笑著問道。

「是啊!只是我實在太菜了,很多BOSS都打不過。」林清瑤有些不好意思說。

「《血源詛咒》不僅故事比《只狼:影逝二度》隱晦,難度也更高了呢!」聶小蝶說道。

荀澤笑著說:「其實還有更難的呢!」

說完這句,荀澤在內心補充了一句說:「我還沒把《黑暗之魂》拿出來呢!」

而聽到荀澤的這句話后,小夥伴們都是微微一愣,丁繁鑫率先開口問道:「荀哥,接下來要做的遊戲,不會就是這款更加困難的遊戲吧?」

荀澤聳聳肩說:「當然不是了。像《血源詛咒》這種高難度的遊戲,不能頻繁地推出,否則玩家受苦的抗性會越來越高,達不到應該有的效果。」

說到這裡,荀澤稍微停頓了一下后說:「所以這種類型的遊戲,應該在推出幾款比較溫馨、輕鬆、爽快的遊戲后再製作,才能讓玩家體會到其中的魅力。」

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到荀澤的這種言論了,但小夥伴們內心還是有點驚訝,片刻后,丁繁鑫率先開口道:「荀哥,你說的對!」

荀澤笑著點點頭說:「那麼我們來聊一聊新遊戲吧!這款遊戲的時間比較緊,我希望能夠在情人節發售。」

聽到「情人節」這三個字,丁繁鑫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他弱弱地問了一句:「荀哥,難道新遊戲也是一款合作類的遊戲么?」

「是的。」

「難道是像《胡鬧廚房》那樣的遊戲么?」

「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胡鬧廚房》最多可以支持四人遊戲,而新遊戲只能雙人進行合作,並且亮點也不在高強度的合作、統籌,而是在於單純的合作,還有令人眼前一亮的場景。」

「真的么?」丁繁鑫小聲地嘟囔了一句。

之前《胡鬧廚房》不僅看起來沒什麼,在製作的過程中也沒有察覺到遊戲的「魅力」,等到真正上手的時候,才發現《胡鬧廚房》是這麼的上頭。

荀澤耳朵微微一動,聽到了丁繁鑫的小聲嘟囔,他笑著開口道:「是真的。這款遊戲名叫《雙人成行》,等做出來后你再帶著姚娜來試玩吧!」 說話間,寧次抬手在空中一劃,一道裂縫被寧次劃開,維克多見被寧次輕易劃開的空間裂縫,更加驚訝悚懼,天天率先進入裂縫中,寧次拉着維克多緊隨其後,一轉眼,寧次和天天便回到了大蛇丸的基地。

寧次推開實驗室的門,只見白正躺在一張搖椅上,旁邊紫苑還在給白倒水,好不愜意。

寧次突然推開實驗室的門,把白嚇了一大跳,差點沒從搖椅上掉下來,趕緊爬起來,對着寧次微微行了一禮。

「寧次大人,您不是在木葉嗎?怎麼突然回來了?」

「哦,沒什麼,之前大蛇丸不是拜託我去追回神樹種子嗎?我給他追回來了,喏!這就是犯人。」

寧次用力一拽,將維克多拽進實驗室,將手中的鎖鏈往地上一扔,白也立刻打量起了維克多,不過看了看便有些失望地搖了搖頭。

「很普通的人啊,就這種貨色也能從大蛇丸大人的基地裏面偷走東西嗎?」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反正偷東西的就是他就沒錯了,說起來,大蛇丸呢?」

寧次將目光轉到之前跟白通話時候,大蛇丸所在的角落,發現大蛇丸已經不在那個角落了,就連之前散落在角落的捲軸也都不見了。

「哦,大蛇丸大人在隔壁呢,因為資料比較多,繼續放在這裏之後就難收拾了,而且這邊的機器也還在運作,所以大蛇丸大人就把資料拿到隔壁儲藏間去看去了。」

「原來如此,就是隔壁那個小門吧?我去看看。」

寧次出了實驗室,和天天來到實驗室旁邊的一個小鐵門面前,這個小鐵門以前寧次就注意到了,不過並沒有打開過,也不知道裏面是什麼,現在才知道原來是一間儲藏室。

「喂!大蛇丸,快出……」

寧次一邊推開儲藏室的門,一邊沖着裏面大喊,然而就在寧次看到大蛇丸的剎那,寧次的話便戛然而止。

寧次直接被大蛇丸嚇了一跳,因為現在的大蛇丸看起來狀態非常不好。

儲藏室裏面燈光略顯昏暗,大蛇丸在昏暗的燈光下翻看着捲軸,頂着深深的黑眼圈,再加上大蛇丸的膚色本身就非常蒼白,蒼白的膚色加上深深地黑眼圈,給人的第一感覺就是這個人已經病入膏肓了,寧次甚至都覺得大蛇丸下一刻就會當場猝死。

「我靠!大蛇丸,你怎麼回事?你不是很怕死的嗎?現在怎麼開始作起死來了?」

大蛇丸放下手中的捲軸,站起身來,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嘴唇。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不過,寧次君,你不是在木葉的嗎?怎麼突然跑回來了?」

「還不是因為你讓我幫你找神樹種子嗎?找到我就給你帶回來了啊,不過帶回來的是長出來的神樹,不是種子就是了。」

「神樹?」

大蛇丸有些疑惑地看着寧次,寧次點點頭,扭頭看了一眼天天,天天也立刻點點頭,從兜里把小球拿了出來。

本來還有些不耐煩的大蛇丸一見到天天拿出來的小球,瞬間來到天天面前,一把將小球從天天手上「搶」過來,用雙手將小球捧過頭頂,在燈光下細細觀察,臉上滿是興奮,就連身體都開始顫抖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哈哈哈哈哈哈!」

大蛇丸突然的舉動把天天嚇了一跳,天天忍不住後退一小步,輕輕拽了拽寧次的衣服,湊近寧次的耳朵壓低聲音。

「寧次,大蛇丸是不是太累,到最後精神不正常了?我怎麼感覺他有點瘋啊?」

寧次也從來沒見過大蛇丸這個樣子,咽了口口水,點點頭。

「我也覺得有問題,大蛇丸這傢伙怕是離死不遠了。」

「寧次,要不你勸大蛇丸去休息一下?」

「他休不休息管我什麼事啊?我還得關心他的身體健康?他這麼怕死的一個傢伙,自己愛找死我還管得住?」

寧次有些不屑地撇撇嘴,天天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就在這時,大蛇丸突然扭過頭來盯住了寧次,那眼神就好像一個男人在看一個一絲不掛的女人一樣,充滿了貪婪,看得寧次冷汗直冒。

「我靠!大蛇丸,你,你這是什麼眼神?我,我告訴你啊,我只喜歡女的,你可別對我有什麼非分之想啊!」

「嘿嘿嘿嘿!寧次君,有件事我想問你一下。」

「什,什麼事?」

寧次愈發變得緊張起來,腳下忍不住也後退了一步,方便自己能瞬間逃走。

「我想問問,寧次君,這個空間球是你做的嗎?能不能再給我演示一次?」

在此之前,寧次腦中事先想過無數種大蛇丸可能會問的問題,但是卻從來都沒有想過這種,一時間甚至還有些反應不過來。

「呃……什,什麼玩意?」

「我說,能不能再給我演示一下這個過程?」

「啊……嗯!可,可以啊,去哪演示?」

「哼!去外面,跟我來。」

大蛇丸率離開儲藏間,直奔基地入口走去,寧次和天天跟在後面,離開基地后,大蛇丸又走了一段距離,來到了一塊巨大的是石頭前。

這塊石頭最寬的地方超過二十米,最窄的地方也超過十米,雖然不算非常大,但是也絕對不算小。

「寧次君,就這個了,用它來演示!」

寧次點點頭,深吸口氣,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按照之前的縮小神樹的方法,將石頭包裹進單獨的空間中,迅速縮小,這個過程要比縮小神樹的過程快非常多,並且縮小的幅度也大了很多,神樹被縮小到只有桌球大小,這塊石頭則直接被縮小到了只有大拇指大小。

一來,這顆石頭本身就比神樹小非常多,二來,有了之前的經驗,寧次對這個操作也很熟練了。

「好了,完成。」

寧次將拇指大小的小球拿到大蛇丸面前,大蛇丸一把將小球抓在手中,無比興奮地盯着小球。

「嘿嘿嘿嘿!原來如此!有了這個之後就容易多了,寧次君,多謝你特地送樣本過來,好好期待我的研究吧!」。 第804章五指峰是大夏國三大險峰之一,是以形狀是五指的模樣命名。

山峰陡峭險峻,峰頂之下萬丈懸崖,瘴氣毒草遍布,極具險要之地。這會兒君家人隱隱不安,全家湊在一起商量此事。

「一定是葉知秋和那個葉一航乾的,肯定是他們兩個,當時就不該放過他們,仗著皇上撐腰,現在抓了姐姐。」此時,君家所有人都聚集在大廳,便是連君老夫人都過來了,個個面色凝重。

君靈兒更是義憤填膺,將葉家兄妹罵了個狗血淋頭。

「派出去的人有消息了嗎?」君老夫人沉聲問道。

「沒有,完全沒有君丫頭的消息。」君雷霆搖了搖頭。

「不管是不是陷阱,我都要去一趟,不管這人是沖著誰來的,我都要去一趟,丫頭不能出事。」君雷霆站起來,眼睛都急紅了。

「爹,我跟你同去。」君玄燁站起來,出聲道。他一開口,眾人都看向他,老夫人張了張嘴,欲言又止,但最終什麼話也沒說。

君雷霆倒是一擰劍眉,

「燁兒,你留在府上,暫且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人,也不知道你妹妹是否真的在她手上,爹爹一個人去就好,你身上的傷口才剛剛有轉好的跡象,就待在府上,哪裡也別去。」君雷霆道。

「就是,大堂哥,你現在也沒有武功,去了也起不到作用,還是我去,我定要去看看哪個不長眼的王八蛋敢抓我的姐姐,看我不抽的他滿地找牙!」君靈兒站起來,氣的頭髮都要炸起來。

她說話也不經過大腦,就是直接將心裡話給說了出來,害的她爹和她娘橫了她兩眼,忙又去看君玄燁,生怕傷了他的自尊心,卻見君玄燁全程面無表情,只一臉堅定,

「我也去。」態度明確,語氣堅定。沒有人知道他內心有多焦急。他沒告訴眾人,他的武功恢復了八成,全是因為小妹以銀針為引,傳送給他的力量,但也正是因為這樣,她處於短暫的沒有內力的情況,這才讓壞人有了可乘之機。

若是小妹真出了事,便是因為他的原因,否則依著小妹那可怕的戰鬥力,誰能輕易劫走她?

正在這時,府上管家領著一人匆匆而來,正是蕭鳳棲,一身黑衣,踏著冷煞而來。

君老夫人看到蕭鳳棲出現的那一刻,當即就站起來,一聲玄王爺差點兒脫口而出。

「老夫人,君將軍,可是收到了字條?」蕭鳳棲一進屋子,絲毫沒廢話,直接出聲問道。

「小裴,你也收到了?」君雷霆那叫一個震驚,當即出聲問道。蕭鳳棲點了點頭。

眾人對視一眼,這會兒是徹底肯定了,緋色丫頭是真的出了事兒,不僅給他們送了字條,就是連小裴那邊都收到了。

君雷霆瞬間就急紅了眼,

「走,現在就去五指峰,本將軍倒是要看什麼,什麼人這般膽大包天,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劫持了本將的女兒?」他咬牙怒聲道。

「走。」蕭鳳棲冷著面色,一身煞氣幾乎壓抑不住,幾人話都沒來得及說上幾句,當即騎上馬就朝著五指山峰沖了去。

「小裴,你知道是什麼人乾的嗎?丫頭,她現在……」 李安安這次做的是山藥排骨湯,奶白色的湯是熬了兩個小時熬好的,精選了最好的排骨中段,過水炒去血水,然後放入冷水中慢燉,裏面各種補品,食材,聞着都讓人忍不住流口水,整個客廳都瀰漫着一股香味!

李安安給褚逸辰和龍庭兩個人各自倒了一碗湯,然後安靜站在一邊。

龍庭迫不及待吃了一口「好吃,呼呼,太好吃了怎麼有人做菜能這麼好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