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時的穆娜已經走到了卧室里,正在床頭那邊半蹲著身子在床頭櫃好像在找什麼東西,此時臀部正翹著,那姿勢讓葉乘風不禁無限的遐想。

葉乘風立刻走到穆娜的身後,一把將穆娜抱住,穆娜嚇了一跳,連忙要推開葉乘風。

葉乘風一把抓住了穆娜的手,一手摟住她的腰,將正準備避開的穆娜用力的往自己身前一拉,讓穆娜緊貼著自己的身體,冷笑一聲說,「難道你已經忘記你的諾言了。」

穆娜卻還是伸手要去推開葉乘風,嘴上和葉乘風說,「別鬧,你嘴角和眼角都破了,我在給你找藥酒呢。」

葉乘風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嘴角,感覺一股血腥的味道,更加激起了他的腎上腺與荷爾蒙,朝穆娜一笑,「這點小傷算什麼,你用嘴巴幫我添乾淨就行了,你不知道么,女人的口水就是最好的療傷葯……」

他說著不顧穆娜的掙扎與反對,立刻又用力將穆娜一拉到了自己的懷裡,隨即一口吻住了穆娜的嘴唇。

穆娜雖然早有準備,但是對葉乘風如此富有攻擊性的吻,還是有點不適應,立刻伸手就去腿葉乘風的胸口。


但是此時無論穆娜怎麼拒絕和推辭,甚至掙扎,一點用都沒有,而且恰恰適得其反的使得葉乘風更加的興奮。

葉乘風也並非是有了性.事就完全喪失了理智,他只是覺得此刻自己征服一個穆娜這樣的女人,對於此時此刻的自己來說,就是最大的樂事。

所以葉乘風毫不掩飾自己的狂野,這當中也有一點報復的行跡在裡面,你不是說要日你,就得先干趴下你老弟么,老子現在做到了,現在就是干趴下你了。

葉乘風不顧穆娜的扭捏,強吻了穆娜好一會,就在穆娜已經逐漸不在反抗,漸漸開始享受起葉乘風富有挑釁意味的舌頭時,葉乘風卻突然鬆開了嘴,隨即一把將穆娜往床上一推。

穆娜剛才完全沉寂在葉乘風的強吻中,此時砰的一聲就摔在了床上,完全沒有反抗的力道,不過葉乘風推自己來的太突然,她臉色頓時一變,想要發火。

而這個時候,葉乘風也已經從床下跳了上來,一下子壓在了穆娜的身上,隨即坐在穆娜的跨上,手上用力拉住穆娜睡衣的衣領,用力的一扯。

不知道是沐臨風的力道太大,還是穆娜的睡衣太不結實,居然就被葉乘風這樣給撕開了。

穆娜不禁本能的尖叫了一聲,伸手護住自己剛剛露出來的胸口,吃驚地看著葉乘風。

她本來是準備要發火的,但是此時才發現自己對於葉乘風如此粗野的行為,居然完全生不上氣,而且自己內心深處,還覺得粗野的葉乘風很是性感。

葉乘風看著床上的穆娜,這時迅速的褪去自己身上的所有衣服,毫無保留的展現在穆娜的身前。

他身上的肌肉雖然不似牙猜那般壯實,但粗野的線條也是輪廓分明,凹凸有致,特別是葉乘風的身材比例要比穆娜五短身材的弟弟牙猜要好的多。

穆娜是生在長在亞熱帶的泰國,那裡天氣悶熱,特別是一到夏天,好多男人都是打赤膊的,所以穆娜也看過很多赤膊的男人身材,但是穆娜從來沒有見過葉乘風這樣的身材好的。

葉乘風似笑非笑的眼神,加上他線條分明,如同斧鑿刀削一般的冷峻五官,都讓穆娜感覺到一股雄性的魅力在逐漸的征服著她。

穆娜即便是想要發火,但是此時發現自己已經渾身乏力的無法動彈了,就算葉乘風此刻如果獅子野獸一般的上來撕咬自己,穆娜恐怕都使不出半分的力道來反抗了。

葉乘風從穆娜的眼神中已經看出了,穆娜已經拜服在自己面前了,但是這不算完,他立刻一把拉開了穆娜擋在胸口的雙手,穆娜富有彈性的的兩個脂肪團立刻彈了出來。

沒等穆娜反應過來,葉乘風就真和動物世界里的野獸一樣,已經撲在了穆娜的胸口開始撕咬了。

但是穆娜不但沒有叫,反而喉嚨里不自覺的發出一種類似哼哼的叫聲,葉乘風撕咬的力道不小,但是那種疼痛卻是穆娜能夠接受的。

相反這種疼痛感,不但沒有讓穆娜感覺到任何的不適,反而讓她感覺自己就和抽了大麻一樣的興奮,在葉乘風的撕咬中,穆娜感覺自己下身濕潤了就和泰國的湄南河一樣了。

穆娜的手隨著葉乘風的撕咬,已經緊緊地摟住了葉乘風的腰,那手指就和貓爪一樣,在葉乘風的背後肆意的撓抓著。

葉乘風完全能感覺到自己背後的肌膚正在穆娜的撓抓中撕裂,一種撕裂的疼痛,使得葉乘風更加的興奮。

他立刻伸手掰開了穆娜的腿,一手抓住穆娜的胸口,一手摸著自己的兇器,對著穆娜的桃花深處,用盡了全力的挺了進去。

穆娜這才歇斯底里的大叫了起來,抓著葉乘風後背的手也更加的用力了,完全就能掰開葉乘風的後背一般。

如果是其他女人,葉乘風也許能憐香惜玉的慢下動作來,但是一想到穆娜的弟弟牙猜可能就在旁邊的房間,葉乘風就更加的興奮,他有了一股就是要讓牙猜聽到他姐姐叫.床聲音的衝動。

所以穆娜撕心裂肺的叫喊,並沒有喚醒葉乘風的心疼,葉乘風反而更加猛烈的撞擊著穆娜。

而穆娜也隨著葉乘風一陣陣的撞擊,不住的叫喚著,那聲音開始還有些尖銳,到了后來已經有些嘶啞了。

這叫聲在葉乘風的耳內聽來,反而感覺更加的性感,使得他更加停不下來了。

穆娜開始是真的感覺有些疼痛,但是時間一長,反而感覺這種撞擊感就和之前葉乘風撕咬自己胸口一樣,逐漸變成了她所能承受的疼痛。

這種疼痛實際意義上已經不是疼痛了,還是一種刻骨銘心的快感,一種能讓穆娜感覺自己在平時無論多麼強勢,在這一刻,她就是一個正常的女人的感覺。

隨著穆娜嘶啞的叫喊聲,葉乘風的撞擊頻率越來越快,而穆娜的叫喊聲音頻率也隨之越來越高。

這就好像是無限循環一樣,穆娜越是叫,葉乘風就越快,而葉乘風越快,穆娜就越能叫,此起彼伏,整個房間里里都充斥著這種肉肉相撞的衝擊感而分泌出的荷爾蒙味道。

很快葉乘風進入了最後階段,將種子灑在了穆娜的密林深處,而床上的穆娜,這時摟著葉乘風後背的手才緩緩的鬆開,整個人的身體就和虛脫了一般,躺在床上還一陣顫抖著。

葉乘風根本就沒打算給穆娜休息的機會,立刻抱起了她,讓穆娜翻了一個身趴在床上,攏起穆娜杯來就翹挺的臀部,準備進行第二場戰鬥。

而就是在這個時候,葉乘風才注意到自己的兇器上居然有一絲血絲,心下不禁一動,暗道難道穆娜還是處。

但是一想又覺得不太可能,一來穆娜是那種在男人面前什麼話都可以說的女人,之前應該有過經驗,而且那種血液不可能只有這麼少,說不定是自己剛才太用力了,導致她受傷了。

葉乘風正準備不顧穆娜,強行進行第二輪的時候,穆娜卻回過頭來,伸手抓住了葉乘風的手,「風,你真是太棒了……」

穆娜的聲音已經完全是有氣無力了,而且她的頭髮已經完全被汗水濕透了,此時看著沐臨風的眼神也不像之前那麼犀利了,而是一個正常女人般溫柔的眼神。

在這一刻,葉乘風的心突然軟化了,看著穆娜半晌后,這才躺在床上一側,掀起被子蓋在穆娜的身上。

穆娜這時也躺好了身子,拉著葉乘風的手枕在自己的頭下,只是靜靜地看著葉乘風,也不說話。

〖 葉乘風也轉頭看了一眼穆娜之後.點上一根香煙.朝著穆娜吐了一口煙雲.問她要不要來一根.

穆娜側過頭去.從自己的一側的床頭櫃拿出一包煙來.和葉乘風說.她不抽男士香煙.只抽這個.

她說著拿過葉乘風手裡的煙頭.給自己點上了.再將煙頭還給葉乘風.深吸了一口香煙.翻了一下枕頭.讓自己坐躺在床頭.

都市主宰醫仙 .也坐起身來.朝穆娜說.你知道我們中國有一個說法么.就是借人家煙頭.會死老婆的.

穆娜不禁錯愕地看了一眼葉乘風.隨即撲哧一笑.朝葉乘風說.你有老婆了么.你這麼擔心你老婆會死.

葉乘風卻朝穆娜一笑說.你這麼本事.我的底細到現在為止已經被你看的清清楚楚了.我有沒有老婆.你難道不知道么.

穆娜抽了一口香煙和葉乘風說.你沒有老婆.你怕什麼老婆死.難道你是覺得我和你上了一次床.就是你老婆了.你是怕我死.

葉乘風將香煙塞到嘴裡.只是吸著香煙.讓煙雲從鼻孔冒出.並沒有在回答穆娜的這個問題.他心裡在想.要是上床就是老婆.那哥老婆可多了去了.

穆娜見葉乘風不說話了.自己也只顧著抽煙.不再吭聲.等葉乘風一根煙抽完.將煙蒂掐滅后.卻見他立刻從床上下來.撿起地上的衣服.準備開始穿衣服了.


她不禁坐起身子.詫異地看著葉乘風.「怎麼.你這就要離開了.」

葉乘風一邊穿著衣服.一邊看了一眼床上的穆娜.笑著說.「你我之間本來就是因為一場打賭.你不會是因此而愛上我吧.」

穆娜一愣.隨即從床上躍起.直接跳到了葉乘風的身上.趴在葉乘風的背後.在葉乘風的肩頭上用力的咬上一口.

葉乘風忍著疼.等穆娜咬完后.才一把將她摔在了床上. 一寵到底,總裁上癮 .「我們之間的賭博才剛剛開始.你是隨便的男人.我可不是隨便的女人.你招惹上了我.這輩子都別再想脫身了.」

葉乘風笑了笑.繼續穿著衣服.直到衣服穿好后.才和穆娜招了招手.「誰招惹誰還不知道呢.先走了.」

穆娜並沒有挽留葉乘風.而是坐在床上和葉乘風說.「元首已經到了鹽海了.隨時都可能要求你去見他.你最好手機二十四小時保持開機.」

她話說完.葉乘風已經出了房間.回應穆娜的是砰地一聲關門聲.穆娜立刻將床上的枕頭用力的扔向地上.

而葉乘風離開賓館后.剛從一樓的大堂走出門口.就見一輛紅色的寶馬停了下來.那個熟悉的「溫柔」出現在了葉乘風的面前.

葉乘風心下不禁一動.見「溫柔」從車上下來后.直接朝大堂走了過去.似乎葉乘風在她面前就是一個透明人一般.視若無睹.

他不禁心下冷笑一聲.葉乘風啊葉乘風.你真以為你上過幾個美女.就真把自己當成萬人迷了.人家也許就是討厭你這款的男人呢.

葉乘風想著不禁微微一嘆.心裡又想到.上帝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你前三十分鐘剛日了一個美女.后三十分鐘就招另外一個美女的白眼.這是何等的現世報啊.

他隨即不再多想.也不再回頭去看「溫柔」.也許這樣的女人註定了就是自己生命中的一個過客.自己也不可能和世上所有的美女都有什麼交集.

不過葉乘風剛邁開了步子.卻聽身後響起了一個女人的聲音.「怎麼看見我來了.就想走啊.」

葉乘風心中一動.回頭看向「溫柔」.卻見她此時正站在大堂的門口看著自己呢.

他不禁左右看了一眼.這才確定「溫柔」是在和自己說話.詫異地看著她說.「我們認識么.」

「溫柔」則和葉乘風一笑說.「我沒想到葉乘風你會這麼小氣.」

葉乘風不禁更加好奇了.原來這個長的像溫柔的女人.居然知道自己是誰.難道自己的那個猜測是對的.

他想著走到「溫柔」的面前.仔細地打量了一下她.「溫柔」穿著一件白色的風衣.風衣的紐扣沒有扣上.裡面是一件白色的蕾絲襯衫.紐扣一直扣到了領口.

「溫柔」下身穿著一件深黑色的緊身牛仔褲.她的腿本來就很細長.這麼一看顯得她整個人更加高倩挺拔.

加上她的長發已經挽在了腦後.顯得整個人的氣質更是不凡.看上去就像是某跨國大公司的高層女總裁一般.

葉乘風收起了眼神后.朝「溫柔」說.「你知道我的名字.但是我卻不知道你的名字.這似乎不是一段公平的交談啊.」

「溫柔」操起了手.交叉在自己的胸口.朝葉乘風一笑.「公平要看建築在什麼前提條件之下.我知道你的名字.並不能證明不公平.只能證明的是我有能力.你要是想知道我的名字.當然也要靠你的能力.我覺得這才是真正的公平.你說是不是.」

葉乘風心下不禁一動.這個「溫柔」雖然長的像自己認識的那個溫柔.但是說話時.無論是語氣.還是字裡行間.兩人都完全不一樣.

自己認識的溫柔.無論是說話的語氣.還是氣質.都是有一股和她名字一樣的溫暖.讓人有一眾想要親近的感覺.

而眼前的這個「溫柔」卻完全和溫柔不一樣.她說話時.在氣場上好像就已經壓倒了對方.有一種恃勢凌人的感覺.

但是兩人卻還是有一點相同.就是說的話.都好像老師在向學生灌輸一般.溫柔是老師.那是理所當然.但是這個「溫柔」讓人有如此感覺.不禁讓葉乘風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葉乘風這時朝「溫柔」一笑.「我雖然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但是我知道你是誰.來鹽海是做什麼的.」

「溫柔」頓時來了興趣.看著葉乘風說.「哦.那你不妨說說看.」

葉乘風立刻將自己的猜測大膽的說了出來.反正即便說錯了.最多就是出下糗而已.而且葉乘風的本能不願意相信眼前這個和溫柔長得很像的女人就是以太會的元首.

他和「溫柔」說.你來鹽海是為了找我和穆娜.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說到這裡.葉乘風朝她伸出了手.「很高興以這種方式和你見面.元首大人.」


「溫柔」聞言不禁一愕.隨即撲哧一笑.「看來你還是有一點本事的.既然能猜到這些.」

葉乘風聽她並沒有否認自己的猜測.但是話語中似乎又沒有完全承認自己的猜測.不禁心中一動.朝她說.「你不是元首.」

「溫柔」和葉乘風說.「想知道答案.就和我一起去見穆娜吧.」

她說完轉身就進了大堂.朝著電梯的方向走了過去.葉乘風站在原地猶豫了一下.但還是跟了過去.

進了電梯后.「溫柔」一直沒有再說話.直到電梯到了穆娜所住的那層樓.葉乘風跟著她走到了穆娜的房門口.讓葉乘風去摁門鈴.

葉乘風摁響了門鈴.不過穆娜並沒有馬上開門.葉乘風猜想肯定是穆娜還沒有穿好衣服呢.

不過「溫柔」顯得很有耐心.站在門口等著.一直等了一刻鐘.門才打開了.穆娜穿著睡衣站在門口.先看到的是葉乘風.剛要說話.就見葉乘風的身邊還有一個女人.不禁錯愕地看著「溫柔」.

「溫柔」什麼話也沒說.直接走進了房間.一直走到客廳后.才坐了下來.

門口的穆娜不禁詫異地看著葉乘風.「她是誰啊.你情人.」

葉乘風聳了聳肩.朝穆娜說.「我要有那本事就好了.我也很想知道她是誰.」

他說完也走進了房間.坐到了「溫柔」的對面.點上一根煙.朝她說.「已經到了.揭曉答案吧.」

「溫柔」卻不搭理葉乘風.而是看向從門口走了進來的穆娜.「你要介紹葉乘風進以太會.給一個理由.」

穆娜一愕.怔怔地看著眼前的女人.半晌后才回過神來.「你就是元首.」

「溫柔」還是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只是用她那特有的.帶有質問的眼神看著穆娜.

穆娜立刻走了過來.朝「溫柔」說.「 山大王的壓寨夫人 .」

「溫柔」一陣沉吟后.才和穆娜說.「但是你知不知道.我們以太會引進新人的規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