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洛涵,雪靈等人則是留在基地中學習。

在小帝離開大帝舍利之後,整個舍利就沒有什麼靈異之處。江離入夢再也無法夢到那修真世界,不過依舊可以胎息,也能夠裝物品,但已經不能夠充能,也不能夠吸收蟲洞跳躍的能量擴展空間。

當初,這大帝舍利為什麼吸收蟲洞跳躍的能量,是因為殘留的大帝威能守護大帝舍利這一任的主人。

現在大帝舍利之中大帝威能完全和小帝融合,注入母皇卵深處,導致以後大帝舍利不會護主,但這樣的好處就是江離不用怕被大帝奪舍,甚至可以煉化大帝舍利,融入自己身軀,最後成就比大帝還厲害的強者。

以後大帝之胎還要靠大帝舍利來成就各種變化。

沒有大帝舍利的大帝之胎是不完整的。

這一次平平安安,戰艦沒有出任何問題,江離就回到了地球。一出地球他就聯繫了楚山,楚惜惜,然後前往黑市日月城,把所有的物資都拆卸下來。

黑市日月城市現在改成了赤帝集團,風水格局也變化不少,現在許多員工,是楚山,楚惜惜,王常榮來管理,招兵買馬,很多高手都投靠了進來。而且江離從星空大學帶來不少機器人,整個集團一片繁忙。

「江離,這次要恭喜你,居然獲得排位賽第一名,擊敗了夢行雲,全家獲得移民精英區的資格。這個消息已經被三十六華城的高層知道了,應該晚上有個宴會邀請你去。」

王常榮拍拍江離肩膀:「這一次,你更加被三十六華城的人重視了,好傢夥,你的身體真強,只怕假以時日,我就不是你的對手。」

「先生的生命力到了10?」江離眼光毒辣,一眼就看出來王常榮實力進步得很快,渾身上下有一股飄逸的氣息,甚至有可能領悟到胎息。

胎息境界是真正的非人類,是物質界的非人類。對於王常榮領悟胎息,江離一點都不奇怪,此人天生就是修行的天才。經歷人世之滄桑變化,經驗遠遠在自己之上。

「江離,想不到你這次帶來如此之多的物資,大量的木材,香料,草藥,動物皮毛,這些東西才是銷量大的好寶貝。」

楚惜惜走進來,手裡還拿著一截木頭。

這木頭顏色碧綠,似乎要流淌得出水來,木質堅硬光滑,散發出來一股迷人的香味。

這是帝王星上的一種特殊木料,「碧玉麒麟木」,比起真正的玉石還要堅硬,但是不脆,比鋼鐵堅韌很多,內部蘊含一種對人體有益的能量,非常名貴,很多大富豪都拿來建造房屋製作傢具,供不應求,現在江離一帶就幾乎是整個森林,這得賣出去多少錢?

貨物把整個日月城的許多倉庫都堆積如山,還在不停的向外輸送。

「這次的貨物就有勞你們賣出去,積累資金。」江離笑笑:「我的赤帝集團也有安全集團的股份在其中,不分彼此,這些物資其實不算什麼。我去看看父親。」

把物資卸完,江離就回到京華城,把洪黑獄的晶元給江振東。

江振東是如獲至寶,甚至都不和兒子多說一會兒話,就要把江離趕出去。不過江離隨後拿出來納米機器人,他立刻變了臉色,哈哈大笑:「居然是納米機器人這種高級貨色,有了這東西,我對於日月精華的研究那簡直是突飛猛進,兒子,你就等著看老爹的,不出幾天,必有成果。」

「爸,別累壞了。」

江離看見父親的身體還可以,不過還是得關心一下。

「沒事,我現在的狀態好著呢,生命力節節攀升,每天都服用一點靈石,精神越來越好,常榮先生還傳授我一套養生功,我每天都鍛煉。越來越年輕了。我自己就是研究人體基因學的科學家,什麼不明白?」江振東擺擺手:「這日月精華包括藥物學,人體學,生命學,基因學,分子學等多種科學,我肯定會明白自己的身體。」

「那就好。」江離看得出來,父親的身體生命力已經有了1.5,這樣下去活個一百多歲不成問題。

「還有,你弟弟也要回來了,大約十天之後,你能不能夠在家裡多呆一些時間?」江振東隨意的道。

「什麼?」

江離大吃一驚:「弟弟終於要回來了?」 現在江離已經知道弟弟是在軍隊中,前往了外星球那神秘的戰場,甚至都快要錯過這次星空大學的考試。

江仙都說了,江濤是個厲害人物,也許弟弟這兩年時間在外星球戰場獲得很大的成就。

外星球修真世界那個戰場上,許多奇遇等待著他,雖然危險,但只要不死,就可以扶搖直上,平步青雲。

「也不知道弟弟修鍊到什麼境界了?和我一樣?按照江仙的說法,弟弟應該很強,非常強,不過我如今也不弱,大帝之體雖有很大缺憾,但精神力可不是蓋的。」江離的精神力原來是2個次元單位。

不過,在他晉陞常定之後,精神力大增,他偶爾試了一下,在帝王星上吸收天地靈氣,居然每天可以吸收3克靈氣。

也很顯然,精神力到3個次元單位。

他非常欣慰,這種修為可以催眠大多數胎息一重境界的高手了。

「那我就在這裡呆上十天,等弟弟回來,我們兄弟接近兩年沒有見面了,這一次見面得好好聚一聚。」江離心中歡喜。

「去吧去吧,我還要實驗,今天通宵工作。」江振東道:「對了,朱議員已經知道你要回來,今天宴請你商量大事,要邀請我去你就幫我推掉。我要全心全意研究。」

「沒有問題。」江離幾乎被江振東趕出實驗室,就看見父親把納米機器人拿出來,開始啟動。頓時一股煙霧瀰漫了整個實驗室,和池子深處的日月精華混合在一起。

現在這個實驗室建設得很好,江離通過洪黑獄帶來了大量的科研設備,加上上次王如來和三十六華城的大佬們談判,使得那些大佬全部支持江振東的研究,赤帝集團海上島嶼的實驗室越來越大,科研人員也越來越多。

王家也派了一部分人來管理黑市的赤帝集團,都是經驗豐富的高手。

這樣一來,江離高枕無憂,就提供源源不斷的資源就好。當然他絕對不是甩手掌柜,整個集團能夠源源不斷運轉的核心就是他,沒有他提供貨物,集團就關門好了。

「媽,妹妹最近學習怎麼樣?」

海島旁邊一棟巨大別墅中,母親拿著一份證書樂呵呵的笑著,翻來覆去,臉上的皺紋都沒有了。

「媽,你在看什麼,這麼高興?」

江離坐下來,看著母親的氣色,非常的好,整天保養,有專門的美容大師,按摩大師每天來給母親做保健,除此之外,母親每天也吸收一點靈石,滋潤全身,容光煥發,年輕了十歲。

靈石是最好的***,所謂天地靈氣,在古老的道家典籍之中采天地靈氣就可以成神仙。

當然,父親研究日月精華現在出了很大的成果,兩老也每天服用日月精華調養身體,生命力節節攀升那是很正常的事情。

「哈哈,兒子,這是**發過來的移民手冊啊,你在星空大學排位賽得到第一名,我們都可以移民,不過先要看一些移民手冊,了解精英區的一些資料再說。精英區真的是好啊,環境好,處處都是能量運用,聽說到哪裡去,都不用坐車的,直接是能量傳送,嗖的一下就到了。不過故土難離啊,我還是喜歡地球。」 宅女小青梅的戀愛手冊 母親翻來覆去觀看。

「那無所謂,以後媽想住地球就住地球,想去精英區就去精英區,不過現在我們準備著,你們暫時不要去,精英區水很深,雖然環境好各種居住條件好,不過我們的事業在三十六華城,等爸研究出日月精華再說。」江離交代著。

「兒子,聽說精英區各種東西都昂貴,尤其是房子,你過去買不買得起?我們要移民至少先在那邊有個家。」

「這個應該沒問題吧。」江離覺得自己現在還是挺有錢,難道房子都買不起?不過精英區的房子的確昂貴,比戰艦都要貴很多,他也沒低。

因為精英區的房子不是普通貨色,全部都是清一色的能量運用,巨大光腦,簡直就是科幻中的場景。

「你看,這套房子根本不需要僕人打掃啊。」母親翻看著資料:「一按按鈕,就出現許多能量體的人,打掃完畢之後,能量體就消失,而且每天早上能量體的廚藝大師,設計大師,服裝大師,美容大師,按摩大師……都會出現給你做早飯,設計出門的服裝,替你按摩,美容,這些都是能量體啊。但是好貴,好像一座普通的房子,每天能量消耗都需要數百萬的星元,如果是大莊園,大別墅,那能量消耗數千萬都不止,還有好多的能量運用,能量針灸,能量基因池……..」

「果然是人間天堂啊。」江離也翻看資料起來。

發現精英區的能量運用已經超越星空大學,隨意一按按鈕,在光腦上選擇各式各樣的能量體大師可以為你做任何事情。

只要你能量足夠,甚至可以把能量體保留幾天,當做保鏢隨著你出行,不過這樣的能量體消耗太大。

能量體的缺點就是不容易保存,就如冰雕遇到烈日。

如果一個武學大師能量體要保存一天,需要的能量那是不可計數。要知道,時間越長,能量的消耗是按照許多次方計算的,並不是一小時消耗一個能量塊,第二小時就消耗兩個能量塊,第二小時很有可能就要消耗四個,或者八個,甚至十個。一切都看能量體的運動量大小。光腦會事先計算出來,製造設定能量體的程序和時間。

精英區,一些能量化。

這等於是天堂中的天使。

廣大的普通區現在還處於機械時代,而精英區已經是能量時代。

當然,這樣的生活根本不能普及,甚至大富豪都住不起,只有人類的強者才可以居住進入其中,現在江離雖然取得資格,但要住進去好好生活,恐怕財力不夠,等他晉陞胎息,擁有神通,就可以利用神通各種賺錢才行。

「哥,我回來了。」妹妹江萱這個時候從外面進來,她開著一輛名貴的汽車,拉風又帥氣,飛馳而來,一個甩尾到門口,直接竄了進來,動作如飛燕,輕盈得似乎可以開始操縱氣流。

困獸進化場 「嗯?」江離目光一閃,「你的生命力到了2,怎麼這麼快?」

「有錢當然快啊,我天天服用靈石,別的學生都沒有這種待遇。」江萱上下打量著哥哥:「老哥,你太厲害了,在星空大學都可以取得第一名?我們所有的學校上上下下都轟動了,給我簽名,我要拿你的簽名出去賣錢。」

「什麼星空大學第一名,是新生第一名而已,老生之中許多厲害的角色我根本不是對手。」江離根本沒有什麼值得驕傲,擊敗夢行雲也不值得歡欣鼓舞,不過他才想起來,這在整個三十六華城,甚至地球上都是大事。

想一想,一屆學生多少天才人物,人類多少星球的考生聚集在一起,獲得同一屆第一人那是什麼概念?

如果在古代,那就是文武狀元,是武曲星和文曲星同時下凡。

這消息傳來,對三十六華城學生的鼓舞是驚人的,江萱作為江離的妹妹,自然在學校中備受關注。

「江離,你回來了?還過一個月,就是我們的考試,我也要考星空大學了。」又有一輛車從外面飛到門口停下,一個女孩子亭亭玉立,一米九高,雙腿修長,是陳黛兒。

「是不是來請我去參加宴會的?」江離打個響指,立刻猜測出來陳黛兒的意思。

「你果然聰明。」陳黛兒拿出來一封請柬:「今天不是大型宴會,是三十六華城高層議員的秘密會議,他們想邀請你參加,是關於一年半之後,大總統競選的事情。」

「我就知道是這件事情,那咱們現在就走吧。」江離站起來,這件事情事不宜遲。

「哥,你就走了?」江萱不高興。

「好好在家呆著,磨練修為。」江離陡然發出一道意念:「把拳法修鍊好,各種文化知識也不要落下,等我和他們商量過後,就對妹妹進行地獄式的訓練。

「是!」江萱沒有辦法,她感覺到哥哥強大的精神壓迫。

嗚嗚嗚!江離乘坐黛兒的汽車飛上天空,絕塵而起。其實他自己在天空中奔跑的速度完全超過汽車,不過沒有必要如此招搖。

欺負仇人的女兒難道有錯嗎 又來到朱元傷的莊園中,這一次朱元傷居然親自出來迎接,給足了面子,一見面他就哈哈大笑:「老弟,你真是厲害人物,將來前途不可限量,取得排位賽第一名,擊敗天才夢行雲,厲害厲害,假以時日,你的成就幾乎無敵啊。我們三十六華城又會出來一個大人物。將來在人類高層佔據一席之地,我們的日子也就好過了很多。」

「哪裡哪裡,我先淺薄得很。」江離謙虛,不過他知道自己的成就已經非常兇猛,不滿二十歲,獲得星空大學新生第一,那是絕對萬眾矚目,這些議員也都知道他的價值,假以時日他成就胎息,那又是一個神通者人類高層。

「江離老弟真的是天才中的天才,我看了你戰鬥視屏,擊敗夢行雲,力量剛猛,堪稱以力證道的典範。」陳罡這個時候徹底佩服了。 京華城的高層議員都在這裡,總共三十六個,他們就好像是整個人類的國會議員,可以在整個三十六華城呼風喚雨,甚至可以自己制定一些法律和稅收,當然這需要人類**高層的批准,一般只要不出格,不違背人類的根本憲法,都可以通過。

現在人類擴張了這麼久,許多星球上都建立基地,根據環境不同,每個星球都有不同的法律,比如有的星球上禁止飲酒,有的星球上禁止色情娛樂業,但有的星球可以有博彩業。

有的星球上法律禁止出售奢侈品,有的星球則全部都是奢侈品。

甚至,有的星球禁制汽車,因為能源匱乏。

這些都是按照不同環境指定不同的法律,就和兩百多年前國家時代的美國一樣,每一個州都有不同的法律。

比如現在的黑市,其實也就是三十六華城的大佬按照風水格局,宣洩怨氣,上報給人類**造成的一個法外之地。

「諸位議員,今天你們這麼多聚集一起,似乎有大事要商量啊,我一個學生,恐怕參與不了大事。」江離看見眼前的陣勢就是一笑,他的年齡還不足二十歲,和眼前這些大佬比起來,資質還淺薄,不敢指點江山。

「老弟哪裡的話。」朱元傷親切的拍拍肩膀:「這個世界上不論輩分,以強者為尊,比如江家的聖者江納蘭,不過是一個四代小輩,很多叔叔伯伯,甚至爺爺,太爺爺,但現在就算是家族中的太爺爺還不是要供奉他的聖像,把他當成神?我看假以時日,江離老弟也未必沒有這樣的潛質。」

「不敢不敢。」江離連連擺手,不想在這話題上討論。

他現在的首要是獲得無窮能量,把大帝之體修鍊到小成再說,然後再考慮胎息的事情,至於後面的修為走一步算一步。

「好了,咱們明人不說暗話。」陳罡也不想多扯:「大約你也知道大總統一年半之後開始競選的事情,按照規矩,這半年時間就開始預備,一年時間就到處拉選票造勢,現在候選人兩個最有希望,都是華人,這個消息你想必已經知道了。」

「不錯,一個是王家的王滅榮,一個是江家的江海洋,兩人都是坐忘境界的強者,生命力突破三位數。」江離眼神閃爍,早就知道這些議員要來說這些事情:「不過上次宴會,你們不是和王家達成協議,全力支持王家么?」

「上次是達成了協議,不過最近江家來了一封信,你看看。」朱元傷拿出一封信,這不是電子郵件,是紙質的信。在電子時代,這種信基本上已經絕跡,但現在整個人類有一個規矩,寫紙質的信代表著尊重。

江離打開信,是一個個充滿霸氣的字體,上面大概意思就是,這次江家競選總統,希望能夠得到三十六華城的支持,上次的恩怨,一筆勾銷,如果競選總統成功,江家的聖者納蘭甚至會親自為朱元傷等幾個議員灌頂,幫助他們晉陞到胎息的境界。

除此之外,還許諾了各種好處。

甚至還投資很多億,建設城市,拉動經濟。

江離看得是心中冰涼,看來這次江家競選大總統,簡直是勢在必得。這種好處別說是議員,就算是自己都心動。

「就算是顯聖境界的高手也不可能幫人晉陞胎息吧。」他看完信,沉靜的道。

「那也不一定。」陳罡一看就心動,準備想和江家合作:「江納蘭不可以常理來推斷,他最近在人類的外星球戰場上殺死對方同樣顯聖級別的強者,使得許多聖者震驚,他得到了一些不為人知的東西,江家最近勢力大增。既然是江家的承諾,這點他們應該可以做到。」

「是啊,這封信是江家現在的家主,江無涯親自寫的,如果他們完不成承諾,我們把這封信一曝光,那大總統都恐怕要被人指責攻擊,競選時候的承諾,一定要完成的。」又一個議員開口說話:「你看,上面還承諾一旦競選成功,就會給我我們輸送大量的靈石,提高我們三十六華城華人的素質…….」

「那你們打算怎麼辦?」

江離嘆口氣,緩緩坐回到椅子上,不說話:「是不是想和江家合作?」

「如果我們和江家合作,今天就不請你來了。」朱元傷良久之後才開口:「不過這好處不能讓人拒絕,你是個明白人,應該知道三十六華城在選票方面的優勢,整個三十六華城,人口有五十億。」

三十六華城是兩百年前華夏國的領土,還要大一些,包括當時東南亞的一些小國家,現在都變成了華人聚集的城市,經過科技發展,城市大改造,每座城市的人口都是一億,或者兩億。可謂是繁榮鼎盛。

如果都變成選票的話,有舉足輕重的作用。

「說實在的,江家這個承諾,我都不能拒絕,可惜我和江家有不共戴天之仇,不能化解,只能一條道走到黑。」江離心中一片雪亮:「你們找我的意思,我懂了,是想讓我和王家溝通一下,給你們同樣的待遇?」

「這個不是我說的。」朱元傷微笑起來,許多議員也都暗暗點頭,知道江離是個聰明人,一眼就看出來他的意思。

如果王家不給這個待遇,恐怕他們也就只有給江家拉選票了。

「我去提一提。」江離雖然恨這些人貪得無厭,卻是人之常情,在最關鍵的時候,是要賣個好價錢。

當下,又商量了一陣,江離就起身告辭而去。

看見江離走了,幾個議員湊過來:「朱大哥,你說這次王家會不會答應我們的要求,給我們和江家同樣的待遇?」

「說不好。」朱元傷閉上眼睛:「其實這也就是站隊,肯定會有風險,要麼是得罪王家,要麼是得罪江家,我們肯定是要獲得足夠的好處,不過我想按照王家一貫的思維,很有可能不會給我們這些待遇。」

「那我們就投靠江家?」

陳罡試探著問。

「不是投靠,是交易。」朱元傷著重點出來:「我們要保持獨立性,獲得資源,待價而沽。王家不給,江家給,我們何樂而不為?其中最令得我動心的是江納蘭親自灌頂,為我晉陞胎息。想一想,我卡在常定的境界多少年了?如果不出意外,這輩子就止步於此。這種機會不搏一搏,如何甘心?」

眾人都是默然。

「這群人,不懂大局,看到好處就拿,一群鼠目寸光之輩!」

吧嗒!

王常榮把信甩在桌子上,雙目凌厲,盯著江離:「江家許諾如此多的待遇,我敢肯定是空頭支票,他們提的這些要求,只有我們王家老祖宗才可以做到。但現在我們王家家主都找不到老祖宗在哪裡,怎麼辦?所以這件事情,我們王家不會答應。」

「但是三十六華城的選票可不是小數目。」江離也知道王家絕對不會答應,但現在也沒有別的好辦法。

「事情還有一年半才揭曉,不急,也許這一年半的時間,會發生變化也說不一定。」王常榮擺擺手:「這件事情的確不能衝動,從長計議。」

滴滴滴………

就在兩人說話之間,一股生意響徹大廳,光腦屏幕上就顯現出來江振東狂喜的神色:「研製成功了,我終於研製成功對人體沒有副作用的日月精華,太極道水。哈哈哈,這是真正的日月精華,效果絲毫不在天地靈氣之下,甚至還有調和陰陽的效果,如果大規模生產,整個人類的素質又會被改變!兒子,枯榮先生,你們快點來實驗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