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背地裡的身份,則是西林先皇的舊部,不過這一部分人馬,平時根本不啟用。

鮮有人知道,既而才能夠趙思衣收下。這也算趙思衣翻盤復國重要的一枚棋子了。

「還有,關於雲夢閣,你知道多少!」

「雲夢閣?我不知道,從沒有聽說過……」宋嬌搖搖頭,無奈的說道。

「好了,今天的談話,務必對任何人保密!」唐玉嚴肅的說道。

「那是自然的!」宋嬌這樣的人,自然明白保密的重要性。

可正當唐玉起身要離開的時候,宋嬌又出聲了。

「為了不惹人懷疑,出去的之後,還得帶走點什麼東西!」宋嬌突然輕笑了一聲,讓唐玉有些費解。

片刻之後,唐玉跟宋嬌出去到大廳之中。

尤鐮還在不停的試著衣服,對於尤鐮來說,這件事的樂趣非常大!

唐玉坐到椅子上,開始思考趙思衣的事情。

而宋嬌則是招呼過了那個中年婦女,耳語了幾句后。

「沒問題,那個,我很清楚的!」

唐玉好奇宋嬌說了什麼,能夠讓那個中年婦女神色如此燦爛。

隨後,那個中年婦女來到尤鐮身邊,同樣的耳語了幾句。

尤鐮臉上瞬間亮起了兩道紅雲。隨後,用一種害羞的眼神瞟了唐玉一眼。

這就讓唐玉更加的不解了,可他知道,現在這麼問,實在是有失身份。

於是,唐玉忍住了心裡的困惑,把這個疑團留在了心裡。

「還是等回單獨問問尤鐮吧!」

而在永昌侯府,趙啟東,帶著趙龍和葉琦,以及一幫下人,已經出發。

已經到了飄香樓跟前。

「小侯爺,昨天我問過飄香樓的人了,說昨天請的人,很多都是住在飄香樓裡面的客人。我們去問問櫃檯記賬的,他一定曉得!」

葉琦此時就成了出謀劃策的,畢竟事情從開頭他都一直知道。

「走!」趙啟東大手一揮,帶著一群人衝進了飄香樓之中。

「來人啊。給我把掌柜的叫來!不然我就一把火燒了你們飄香樓!」

趙啟東有了趙龍撐腰,自然膽氣十足,趙龍可是又寵他,實力又強,對於趙啟東來說,趙龍可是比他爹都要靠得住的存在。

畢竟永昌侯還是要顧全大局,很多事很多時候,都不能隨著趙啟東的性子來。就比如剛剛趙啟東大喊著要一把火燒掉飄香樓,永昌侯是不可能答應的,說不定還要訓斥幾句。

可趙龍不但沒有任何反應,而且還有幾分支持的意思!

「這位公子!手下留情啊!」

在趙啟東呼喊之間,來了個急匆匆的中年男人。

「呼啊呼啊!」那中年男人偏胖,跑了幾步就有些氣喘吁吁的。

「我是這裡的掌柜,您有什麼吩咐只管開口,千萬別動火氣啊!」

看著掌柜諂媚的樣子,趙啟東一臉輕蔑,不屑的朝葉琦示意了一下。

葉琦立馬明白,「掌柜的,昨天有一對中年夫婦,一對青年夫婦,兩個女人模樣都異常俊美,你可見過?他們可曾住的是你們店?還參加了昨天晚上的美食大會!」

掌柜的一聽,腦海中第一個浮現出的就是唐玉等四人!

「小二,來上天字型大小的房子看一看,看看三號和四號的客人還在不在!」

小二立馬拔腿上樓。

可此時的唐玉二人還在羅蘭制衣哪裡沒有回來。而顧長河二人,知道昨天得罪了人,半夜就溜了,甚至連大件的行李都沒有帶走!

「回掌柜的,兩間屋裡,都沒有人!」

可當掌柜的點頭之後,朝著趙啟東彙報的時候,問題就出現了。

「人呢?昨天這幾個人,竟敢侮辱本手少爺的手下,今天定要讓他們給出一個交代!」

「半個時辰內我見不到人,每過一分鐘,我放一把火!」

趙啟東神色有些殘酷。

「這,這這……」掌柜的急的是團團轉,可這飄香樓里的客人,每天來來往往的那麼多,這個怎麼知道他們去了哪裡。

「都愣著幹什麼,出去找啊!」掌柜的將店裡的夥計一鬨而散。

「諸位,今天小店有點事情,各位沒付錢的,就當我請客了!不好意思,請各位先行離開!」

掌柜的馬上處理著飄香樓里的人。

力求把損失降到到最低! 飄香樓能夠在王成之中,做的不小,自然也不是沒有後台。

掌柜的派人出去,就有出去叫人的安排在裡面,不然真的找人,那王城生活數百萬人,怎麼找的到呢?

趙啟東倒是不著急,反而跟趙龍等人,坐在門口附近的一張桌子上,慢悠悠的等著。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掌柜的,劉文禮大人我請過來了……」

這時候,一個夥計偷悄悄的繞到掌柜身後說道。

掌柜面色一喜,直點頭。

隨後,一個身穿綠色華服大腹便便的男人就從門口走了進來。

「誰要放火燒了這飄香樓啊?本官執掌城西治安,何人如此大膽!」

劉文禮高聲問道。

葉琦作為狗腿子,自然要先來打頭陣。

「城西永興坊坊令,劉文禮?」葉琦也是混這一片的,對於這一塊的官員也算是頗為了解。

「你是何人,竟敢直呼本官名諱?」劉文禮有些不悅的看向葉琦。

「草民葉琦,見過劉大人。」葉琦立馬笑著說道,可是那個笑容,讓人看起來,總有些不舒服。

「就是你叫囂著要一把火燒了飄香樓?你可知道故意縱火是什麼罪行?若是傷到了人,又是什麼罪名?」

劉文禮見葉琦態度放低,語氣之間便更加的囂張了幾分!

然後葉琦也笑了笑,說道:「劉大人,不過想要燒這飄香樓的,並不是在下,而是那邊那位!」

葉琦指了指趙啟東,「劉大人,看見那身邊那位沒,可是個高手!」

「哼,本官管你什麼高手不高手的!若是敢聚眾鬧事,通通都抓起來!」劉文禮說完,直接朝著趙啟東那身邊走了過去。

「本官最後勸說你們一次,沒有什麼事情的話,速速散去,不然,就不要怪本官執法從嚴了!」劉文禮板著臉,一本震驚的說道。

「你能管的到我?哼!」趙啟東冷哼了一聲之後,根本沒有正眼看他。

「滾!」趙龍更是直接。

一霎間,劉文禮的臉色就如同豬肝那般難看。

「你……好!好好!」

劉文禮大怒,立馬從外面叫來了數十個巡捕,直接將趙啟東等人團團圍住!

「我今天就要看看,你到底是什麼人!我居然管不到你!」

城西這地方,其實算是整個王城的平民區。達官貴人並不多,永昌侯卻是一個例外。

葉琦突然跳出來。

「大膽劉文禮,這是永昌侯長子,趙啟東!依照西林律令,怎麼也要歸宗人府來管!」

「你管?你配嗎?」

葉琦一改之前低姿態,昂著頭,帶著輕蔑的看著劉文禮。

「而這一位,乃是永昌侯手下第一戰將!意思劉大人,連軍隊的人都要管了?」

葉琦很是張狂,跟剛剛的彬彬有禮截然不懂。

而劉文禮則是有些懷疑的看著趙啟東和趙龍,心裡胡亂的盤算著。

若葉琦說的是真的,那貿然動手後果就大了。可現在就推開,劉文禮又覺得面子上過不去。

而且葉琦小人得志的樣子,讓劉文禮看的難受,可卻又沒有絲毫的辦法!

猶豫之間,唐玉和侯輕語正好進門!

唐玉進門看見這個架勢,暗道不好。

兼職少奶奶 「喝!你小子還敢自己送上門來!今天不給你弄的明白,我葉某人名字倒過來寫!」葉琦對著門口一下子看清楚了形勢。

「哼,看來我昨天下手開始輕了啊,你居然還活蹦亂跳的,今天就廢掉你雙腿,讓你再也站不起來!」唐玉也不怕事,惡狠狠的朝著葉琦說道。

葉琦想起了昨天的事情,心裡一顫,身子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

不過嘴上還是非常厲害的說道:「狂妄的小子,今天就是你死到臨頭的時候,還敢大言不慚!」

「劉大人,您可是負責咱們這一片的治安,昨天此人喝醉酒,打傷了我!而且他剛剛也承認了,請您將此人捉拿歸案!」

這一下,可就將劉文禮舉到了一個上不上下不下的尷尬位置了。

「劉大人,之口口聲聲說,保護一方平安的人,好像不是別人吧!現在出了這麼個事情,你可得好好解決,不然,丟人事小,丟官可就麻煩了!」

趙啟東在一邊輕輕的咂了一口茶,眼神在尤鐮身上打量著。

「本官乃是城西永興坊令!現在有人狀告你醉酒傷人,速與本官回去調查!」

劉文禮大喝道,周圍的巡捕也通通的朝著唐玉包圍了過來。

「我傷人?證據何在?」

唐玉反問道,完全沒有打算承認的意思。

「這?」劉文禮看向了葉琦。

「哼,若是沒有證據,那我可就不奉陪了!」唐玉拉起尤鐮的手,就來從門裡衝出去。

可門外已經有人擋住了去路。

那人眼神狠辣,渾身孔武有力。正是永昌侯手下第一戰將,趙龍。

「你走不了!」趙龍聲音低沉而有力,話語中透露著一些不可拒絕。

腹黑總裁請接招 唐玉在尤鐮耳邊說道:「這個點子比較硬,若是待會糾纏起來,你就見機行事。在羅蘭那條街找個地方藏起來……」

尤鐮點點頭,知道眼前這個人來者不善,自己留下可能會給唐玉帶來麻煩。

隨後,唐玉轉頭看向了趙龍。

「我不斬無名之輩,報上名來!」唐玉瀟洒的一擺手,傲氣道。

「趙龍!」

趙龍暴喝一聲,沒有說更多的話,直接沖了過來。

二人的距離本來就不遠,霎那間,趙龍的拳頭已經道了唐玉的面前。

唐玉對自己極有自信,尤其是對拼身體的力量。

一拳之後,二人同時後退了半步。

雙方都露出驚詫之色,看結果,二人差不多。

總裁的午夜情人 可實際上,趙龍用的力氣,卻比唐玉用的要多一些。

「有點意思!」趙龍扯了扯嘴角,冷笑了一聲,再度沖了過來。

趙啟東此時早已經走到了門口,緊張的看著二人的交手。

「小侯爺,您就放心吧,趙龍的實力那可是連侯爺都讚不絕口的!不出片刻,必然能夠將此人拿下!」葉琦在一邊說著話。

可聽著葉琦的話,趙啟東還是有股不好的感覺,從內心底處升起。 飄香樓也算是不小的地方,很快的,大街上就圍了不少的人。

唐玉跟趙龍相互試探,再加上處於街上,二人都不敢全力出手。

尤其是趙龍,越打,發現眼前這個少年越是厲害,看真年紀不大,卻有種深不可測的意思。

可一邊的趙啟東就有些按耐不住了。

「龍哥,弄他啊!」

隨後,趙啟東也意識到了趙龍是顧忌到周圍的人太多,武技不好施展。便轉頭朝著劉文禮說道:「命令你的人,趕緊把場面清理掉!不然後果你擔待不起!」

劉文禮稍許猶豫了一下,還是按照趙啟東說的做了。

劉文禮心裡盤算了,在王城這個地界,敢於冒充小侯爺,恐怕不用自己動手,早已經被不知道多少人幹掉了。

「來人吶!抓捕要犯!清場,如有違背者,一律按照從犯論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