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與這一天,孤魂再次來到了一座城池,這兒是他來過的,在不久之前剛來過之地!

雪域!

雪域依然是雪域,不過比以前慘敗多了,慘敗的房屋顯得斑駁之際,宛如經歷了大風霜之後一般,顯得異常的凄慘!

而其中的人卻是依然和往日一般,不過此刻看著做城池,孤魂總是感覺到少了點什麼?

也許便是那雪景吧!

不知道何時,此地少了許多的雪景,更接近與一個荒漠古城一般!

凄凄慘慘戚戚的景象,讓沉悶的孤魂變得更加的沉悶!

而此刻的孤魂看著盛極一時的城池,堪作萬千城池萬中無一的雪域,竟然凋零到如此景象,心中更是悲哀!

物極必反!但是這似乎不僅僅是物極必反的道理!

孤魂一路走來,越往前,他似乎月看明白了,也許這一切真的不是自己所能夠面對的,死亡,自己不想面對,凋零,自己更不想面對,毀滅,那更不用說了,這一切自己都不想面對,真的不想面對這一切!

為什麼要這樣?

孤魂仰天長嘯!

而與此同時,差身而過的眾人,看著突然怒吼的孤魂,宛如看瘋子一般的看著孤魂!

世人笑我多瘋癲,我笑世人看不穿!

此刻,孤魂似乎想明白了這句話的含義!

此刻他似乎才有點開始明白,這句話的含義!

為何要毀滅?

孤魂看不穿,世人更看不穿!

但是那一幕依然宛如噩夢一般印在孤魂的額頭之上!

石門!

那座石門!


魔影!

那石門之內的魔影!

那到底是什麼?

他不知道,他更不清楚,但是孤魂知道,那絕對不簡單,那兒絕對不簡單!

那魔影是什麼,那枯骨到底又是什麼來歷?

轉萬世輪迴,百族寂滅,乾坤沉淪……….

這一切又意味這什麼?

孤魂痴痴的行走在這大道之上,卻是不知道自己該去向何處!

青萱!


在這一刻,孤魂似乎想到了這個女孩!那個近乎完美的女孩,自己不小心犯了錯,佔了人家的便宜,而且似乎一次次的在傷害對方,但是在最後自己似乎傷的對方更深!

不知道現在青萱在哪兒?

青萱,你在哪兒?

而想到此處的孤魂不由又親不資金的想起了靜雨!

自己的卻也對不起靜雨,不過,靜雨依然和青萱一般,不過靜雨更是深愛這自己,一直深愛著自己!

但是最終他還是火焚而死!

只因為他是我的親妹妹,一個自己從始至終不明不白的親妹妹就要火焚死他嗎?


為何那一刻不把自己也火焚而死?

為何?

難道職位自己的痛苦,只為讓自己痛苦萬世也難以消滅的罪惡!

孤魂咆哮!

想著前方衝去!

前方迷茫,到底該去向何方?

他不知道,但是一個個熟悉的面孔在這一刻在孤魂腦海之中劃過,他不知道,該怎麼辦!

只是沖!

向前衝去!

… 迷惑之中的孤魂向前衝去,但是驟然之間似乎明白了什麼?

不錯,哪兒自己必須要去,歸海公子他們還在那片所在之中,自己一定要去探個究竟!

此刻的孤魂有種感應,自己馬上回到哪兒,他必須回去!

與此同時,孤魂身後蟬翼震顫的更加厲害!

哪兒也許要發生什麼大事情,儘管破碎從哪兒開始,但是一切還只是個開始!

想到此處的孤魂深發展開,快速的向著那片世界奔竄而去!

天衍之門已經大開,而其中似乎沒有多大改變,但是此刻的孤魂已經非昨日之人,而此刻,更是飛速的向著那片世界奔去!

它能夠感應到那兒的存在!

而在急速飛行之中,孤魂卻是看到了那血魔,龍劍眾人,都在快速的朝著那兒所在奔竄而去!

沒想到,沒想到這些人過了這麼久依然存活!

孤魂不由暗自驚訝!

而與此同時,孤魂已經快到了那片所在!

因為他感受到了那兒的氣息,那兒的氣息越來越沉重,而且伴隨著一股極其可怕的氣息!

那是至死的氣息!

難道那邊是來自死界的那至強者?

孤魂不由暗自驚訝道!

而與此同時,孤魂確實聽到了一陣驚天的怒吼!


「這一次正好來個了斷,盡,全部都要灰飛煙滅。」冷淆的聲音像是魔咒在回蕩!

那人是?

於此同時急匆匆而來的孤魂卻是看到了那片天地之間的那存在!

難道那邊是來自死界的至強者!

因為孤魂從哪智商感受到了極其可怕的死氣!

而與此同時,孤魂也是看到了,那高天所在之處的幾人!

九淵以及玄天都橫立高天之上,而且身上的氣息此刻卻是爆發到了極致!

而在眾人之後卻是一座高大的黑塔,而那高塔之端,依稀可見一盞明燈明滅不定,而其中那虛無的身影此刻依然能夠看得見,但是孤魂卻是不明白,為何那高塔之端那人沒有絲毫動作,怎麼說九淵應該和他有點關係,為何不動分毫!

難道哪兒根本不存在那身影?

或者說是一個幻像?

孤魂心裡暗自思量!

不過,與此同時感受到這股氣息的龍劍以及其他眾人都已經感到!

而與此同時,孤魂依稀可見到,不遠處緩緩走來幾個人影,幾個自己很熟悉的身影!

歸海公子?

是他們幾個?

而與此同時,孤魂急匆匆趕過去!

「魂哥!」

「孤魂兄弟!」

不錯,的卻是赫連吟四人!

「你們怎麼會在這兒?」

孤魂驚訝的問道!

而與此同時,赫連吟卻是大概說了一下他們的經歷!

自從他們進入那出所在之後,他們便不知道為何突然昏迷過去,而這一睡他們不知道過了多久,不過不久之後,他們便發現,哪兒的一切都化作虛無,即便是帶自己走入哪出所在的那人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那片峽谷也消失的無影無蹤,而一片模糊的幾人只好輾轉於這片天地,而與此同時,卻是感受到此地一股磅礴的氣息,所以趕來!

而孤魂聽說他進入那峽谷之後竟然有人帶領他們去了哪兒,不由一驚,但是卻是想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只好作罷!

「魂哥!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何我會感受到這兒一股毀滅的氣息,而且高天之上的那些人又是什麼東西,怎麼那般強大,似乎很變︶態的樣子!」

望著歸海公子,孤魂徹底無語!

「他們不是東西,他們是很遠古的存在,似乎是冥古宙之時的存在,的卻是很變︶態,而此地為何如此變故,我卻也是不知道!」

而與此同時,姜尚和姜麗兩人也急忙問道,究竟是怎麼回事,不久之前我們突然感受到一股極其龐大的力量,而且頭髮出一股邪異之氣!

「這個一言半語也說不清楚,不過現在天衍之門開始打開,你們快離開這兒,姜麗和姜尚,你們快去通知你們家族做好準備,也許你們家族已經知道,這東極幽冥之地快要崩潰了,你們還是去看看你們親人吧!」

而姜尚姜麗兩人聽到此話,也是面露詫異,不過隨之緩過神色,想也沒想,抱拳迅速離去!

而與此同時,歸海公子和赫連吟也是一臉迷惑的望向了孤魂!

「反正這事情說起來有點玄乎,你們還是不知道為好!現在東極幽冥之地要崩潰,而立我等離開此地也只有數月之久,我想在剩下的這些日子一定有大的變故,你們還有什麼事情在此地處理好了沒,處理好的話,我想你們進入我的內世界,那樣安全點,憑你們的修為,現在根本應對不了分毫!」

而與此同時歸海公子卻是一臉驚異的妄想了孤魂!

「魂哥,你現在什麼修為?」

「嗨嗨嗨!這個?不好說!」

望著孤魂的樣子,歸海公子有種想要撞牆的感覺!

「你還真的變︶態!說實話吧!我們早已經知道你很變︶態了的!」

望著歸海公子那副不良表情,孤魂只好含糊一說!

「生死境界吧!」

「你騙我們吧!」

「真的只有生死境界!」

「你就繼續騙吧!」

「額!生死境界巔峰!」

而聽到此話的兩人卻是汗顏失色!

「魂哥!你真的變︶態!很變︶態!」

孤魂只好無語!

「你們還有什麼事情沒辦完的,速度回去東極幽冥之地,我想在這剩下的一個月內,一定有大事情發生,你們一定要做好完全的準備,該結束的都結束吧!」

「好!我在東極幽冥之地還有點小私事!」

「我也是!」

「好!你們注意安全,在這最後一個月,此地一定不會安寧,你們需要小心!」

「好!你也是!」

說完話,兩人卻是眨眼之間消失了!

而與此同時,急忙趕來的龍劍以及血魔聽到了這一席話,也是一驚!

而快速來到孤魂眼前的兩人,此刻變得態度還蠻有好!

「孤魂兄弟!」

「魂兄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