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時,那個殭屍又站起來了,雖然也摔得很慘,站起來後雙腿都有些打顫,但是它還是又一次朝我們的陣法撞了過來,顯然也是拼了命。

我心裏不由捏起了一把汗,殭屍速度極快,轉眼就撞到了陣法上。

人生輸家 “嘭!”

又一聲巨響,我只感到胸口一悶,差點就被震得雙腿離開了卦位。再一看其它人,也是震得臉色發白,而陳二狗更是噴出了一口鮮血。

而此時,陣法已經經不得撞了。那殭屍似乎也看出了這一點,所以雖然被再次反震回去之後,它卻又立即站起來了,接着又撞了過來。

看到這,我不由大驚,叫道:“陣法要頂不住了!”

陳二狗並沒有叫大家快跑,而是隻見他一臉凝重,手掌一翻,手中多出來一枚銀針,對着自己的太陽穴上就一紮。

看到他這一動作,我眼珠子都瞪大了,心中不由大吃一驚,因爲他這個法子可是會死人的。這一針紮在太陽穴上,也叫爆陽。

何謂爆陽?顧名思義,就是強行爆發體內的陽氣。將體內的潛能,一次性預支出來。這就好比是在氣球上紮了一針似的,輕則一泄虛脫,重則直接整個人就暴斃而亡。所以,這一招我們一般是不可能用的,除非是被逼到了絕境,只能靠此絕地求生。換句話來說,這爆陽的招式,就等於是做出了同歸於盡的決心。

我當時就大喊一聲:“不要啊!”

不過,還是晚了,陳二狗一針就紮在了太陽穴上。頓時,就只見他臉一下就漲得通紅。而這時,那殭屍也正好衝撞到了陣法上。

“轟”的一聲震響。

我的腦袋“嗡”的一聲,人就好像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給震到了一樣,直接震得倒飛了出去。

是的,所有人都震飛了,陣法破了!

陳二狗雖然使出了“爆陽”,可是最終還是沒得挺住殭屍的這一撞擊。

而陳二狗,人在空中,一口鮮血就已經噴出來了,摔在地上,都沒爬起來。

我嚇了一大跳,趕緊爬起來跑過去,將他扶去,只見他此時樣子十分的嚇人,嘴角帶着血,臉色寡白如紙,完全是一副虛脫的不行的樣子。好在,人還沒死,只是累得連說話都沒什麼力氣了。

再說那殭屍,也是很慘,在這一次撞擊中,被反震得直接飛出了五六米,像個被打出去的炮彈似的,一下撞進了民房裏,只見那土坯牆上,砸出了一個好大的洞,也不知道那砸穿土牆的殭屍,如今是死是活。

這時,那些沒受傷的武警,就朝那棟民房靠了近去,準備去看看那殭屍死了沒有。

而當他們就將要走到那個牆洞前的時候,突然,“嘭”的一聲大響,土泥飛濺,只見那個殭屍直接從那個牆洞裏衝了出來,一下就把那幾個靠近過去的武警撞得倒飛而起。

看到這裏,我都要絕望了。

而這時,虛脫的沒力的陳二狗就說:“你不是會請神麼,請尊大神來對付它吧!”

“請神?”

我苦笑了一下,這神當真這麼好請的麼?而且,對付殭屍又該請哪尊神呢?

請雷公、電母?

我估計根本就連雷公電母的一道神識都請不來,就算請來了,一道雷劈下來,萬一劈錯了,這裏的武警也得劈死。

請夜遊神?

PS:第二章奉上。 夜遊神,又稱夜遊巡,原是四處遊蕩的凶神,後來則成爲了東嶽大帝、閻羅王、城隍爺等陰間神明的部下,專門負責在夜晚巡查人世,抓孤魂野鬼。據說他手裏經常拿着一本善惡薄,記錄一些奸惡之徒,趁着夜色做的那些見不得人的勾當,等惡人死後再和他們算帳,故有‘夜遊八方’之稱。

老話中常說的‘離地三尺有神明’,說是就‘夜遊神’。說他在陽間離地三尺行走,誰做了壞事、惡事,都逃不脫他的法眼,所以一般被夜遊神盯上的人,非奸即惡。

據說夜遊神,夜巡八方之時,記錄生人的善惡,抓人間的鬼怪邪魔。所以,眼前請他來對付眼前的這個殭屍,到是再合適不過了。

只是,這夜遊神的神念能請得來嗎?而且,據說凡人見到了夜遊神,就會凶多吉少。

這時,那陳二狗就急着問我:“想到了請哪位神了嗎?”

我苦笑了起來,因爲我根本就沒絲毫把握能把人家請得來。

是的,當初在安琪兒家對付怨靈時,雖然也請了神,但那回請的是地藏王菩薩,地藏王菩薩普度衆生,哪裏有怨念,他就會發慈悲去普度。可是夜遊神不同啊,人家是凶神,纔不會有像菩薩那樣普度衆生的心腸,你一小陰陽說請人家就請人家,你真當自己是大爺呀。

不過,我也知道現在情況緊急,如果不趕緊想出對策,今晚都得死在這裏。

想到這裏,於是我也只好死馬當作活馬醫了,請就請,請得來就活,請不來就死,就看天意了。

“天清清,地靈靈,唸咒拜請夜遊神,夜遊八方八方明,手按寶劍斬妖精;若有兇星不伏者,腳踏惡鬼鬼滅亡……”

我立即就掐起法訣,開始念起了請神咒。

而這時,那殭屍也已經朝我這邊撲上來了。

我心中大急,然後一聲大喝:“吾奉玉帝新勅賜,降落凡間救萬民;弟子一心專拜請,夜遊大神降來臨。神兵急急如律令!”

請神咒一念完,我一看,臉就變成了苦瓜臉,滿臉的失望,因爲眼前什麼都沒出現,人家夜遊神壓根就不賣我面子,請不來。

這時,殭屍已經衝到了近前。

陳二狗大急:“你快些請神過來呀!”

我心裏那個委屈啊,這年頭請個人幫忙都那麼難,何況請神啊。

不過,此時我也是急得額頭冒汗,見一次沒請來,於是我又掐着法訣,往地上跺了三腳,大喊道:“臨!臨!臨!”

我連喊三聲,這一回夜遊神的神念便真的被我請來了。只見就在殭屍即將撲到我面前時,一道黑光一閃,像一道流星似的,直朝殭屍射去。

接着,“嘭”的一聲巨響,那殭屍被那道黑影擊中,一聲哀號,倒飛而起,砸出去十多米遠。

我們所有人都傻了眼,這他媽的太厲害了。

而這時,我定眼一看,就看到在我面前,站着一位凶神惡煞的人,身穿黑衣,作獄吏打扮,披散着頭髮,左手手持木牌,上寫“夜巡”二字,右手握着一支毛筆,好個威武。

看着眼前這位筆直而又高大的身影,我當時就看呆了,這就是夜遊神?果然非同凡響啊!

這時,那個殭屍似乎還沒被剛纔夜遊神打死,搖搖晃晃的又爬了起來,嚎叫一聲,又衝過來了。

不過,這回請來了夜遊神,我心裏卻是一點都不怕了。任這殭屍多麼厲害,難不成它還能敵得過神明?

這時,就聽見夜遊神對我傳來一句話:“你們退後點。”

將軍妻不可欺 這一下,我真是傻了,怎麼請來的一道夜遊神的神念,竟然還會說話?

心裏感到驚訝之餘,我還是趕緊往後退開一些。

這時,那夜遊神就飛了起來,一腳踢在了殭屍的胸口上,殭屍再一次哀號了一聲,倒飛起來。

不過,殭屍還在空中倒飛的時候,只見夜遊神握着毛筆遠遠的就朝殭屍一點,頓時,一道金光一閃,亮如金光神劍一般直往空中殭屍飛去。

“嘭~!”

那一道金光神劍眨眼便至,只見金光神劍直接洞穿殭屍的頭顱。那殭屍立馬就掉落了下來,再也沒了動靜,只留下一聲悶響。

看到僅是一招就將那殭屍滅了,我心中無比的驚詫。這夜遊神果然厲害,僅僅只是請來他的一縷神念威力就恐怖如斯!嘖嘖嘖!

當然,在場的其他人也全都驚呆了,雖然他們看不見夜遊神,但是卻能看得見殭屍倒飛斃命的一幕。所以,他們一個個都既震驚又佩服的望着我,眼神無不帶着濃濃的熱切,他們以爲那一兩下是我施的法,畢竟剛纔我掐指唸咒來着。

好嘛,估計此時的我在他們的眼裏,已經是個神人了。

一旁的陳二狗也一臉的震驚,立即好奇的來問我:“師弟,你這……這是請的哪位大仙呀,真他媽牛逼啊。”

“請的夜遊神。”我回道。

“巡查人間善惡的夜遊神?”陳二狗自然聽說過這位神明,不由眼中滿是驚喜的說:“如果能請來他的真身就好了,就可以找他要個簽名做紀念了。”

我還以爲他要說什麼,感情他是想要人家的簽名啊,頓時,我就一頭黑線。

於是也懶得跟他掰扯了,轉頭叫那些武警去把那個殭屍的屍體用火燒掉。

那些武警都是燒屍去了,而我則回過身來,開始打起指決,念起了送神的咒:“吾領太上老君敕令斬邪除惡,拜謝遊神相援,吾請遊神速歸本位!急急如律令!”

“唉?”

我念完送神咒卻發現那立在我前方的夜遊神居然沒有歸去,難道這送夜遊神的咒語與送別的仙神不同?

於是我又接着再次念道:“吾領太上老君敕令斬邪除惡,拜謝遊神相援,吾請遊神速歸本位!急急如律令!”

“這……這……怎麼會這樣?”

我嚇呆了,因爲我再次唸完送神咒,他還是那般立在我前方。

這次我的確是嚇到了,這神請下來了,若是一直不送他走的話,他們可會發火的,到時事情可不是說聲“對不起”可以解決的。

有些神的脾氣是很怪的,若是得罪到了他,那可能會是致命的後果。不是有句話叫請神容易,送神難嗎,可是那說的是一些小神小仙,比如黃大仙此類修仙之類。但是我不知道爲何眼前這位正神也會如此?

我嚇得臉色發白,渾身急得冒汗,又再次試道:“吾領太上老君敕令斬邪除惡,拜謝遊神……”

“莫要再念了!”

許你一生安好 突然一聲渾厚的聲音將我的送神咒打斷了去,我往那聲音的發出處一看,嚇得我一激靈,只見說話的正是我面前的那位夜遊神。

PS:今天第一章奉上 請來的一道神念怎麼會說話?

這是我今天晚上一直想不明白的一件事。

何謂神念?就是神明的一道神識,就好比大家生活中最熟悉的觀音菩薩,天底下供奉她的人何止萬千,無時無刻都有信民祈求菩薩的護佑,那觀音菩薩能忙得過來,保佑的過來嗎?

顯然,菩薩如果是親身過去肯定是忙不過來的,所以都是靠神念。甚至一尊菩薩像,就代表她的一道神念,拜菩薩像,即可得到菩薩的護佑。

又比如門神,大門上兩張門神像往門上一貼,並不可能真的門神就過來了,靠的也就是那個神念、神識,讓鬼怪邪崇見到門上貼的門神就害怕,不敢靠近。

上回,我在安琪兒家對付怨靈時,請來的也是地藏王的一道神念,當時只看見一道金光一閃,就不見了,根本就看不見對方長啥樣子。今天倒好,不僅請來的神念能讓我看清他的樣子,而且居然還跟我說話了。

這太他媽的不可思議了。

我當時說實話,心裏真的有些害怕了,嚇得渾身發抖,心想難道真的送不走,而生氣了?

於是,我趕緊作揖道:“遊神大人在上,弟子史記伏拜!大神莫怪,請聽弟子解釋。弟子已念過送神咒,可是不知爲何……”

“你這陰陽弟子好不長眼,你難道連真身與神念都分不清楚嗎?”

我一揖到底,接着就聽着上面傳來一聲怒罵。

“什麼? 冥門蜜愛:戀上奇幻貴公子 真身?”

一聽這話,我大吃一驚,不由驚呼了起來!

我請來的原來是真身!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神明真身,哪怕就算是寺廟辦廟會都無法請下凡,我他媽的就是一個小陰陽卻把夜遊八方的夜遊神真身請來了?這到底是我在做夢呢,還是我聽錯了呀?

心中驚詫無比,我趕緊讓一旁的陳二狗快點掐一下我,看看疼不疼。

陳二狗倒是很聽話,伸手就狠勁在我胳膊上掐了一下,疼得我差點跳起來。然後他一頭霧水的問我:“師弟,你這是……你沒病吧?”

好嘛,看到我一驚一乍的樣子,我都被陳二狗當成經神病了。

於是我就趕緊對他說:“我請來的神明,他剛纔跟我說話了,而且還說他是真身!”

“啊?真的把夜遊神真身請來了?快……快幫我開陰陽眼,我要找他要簽名。”陳二狗激動的拉着我不放。

我沒辦法,人家夜遊神就在面前呢,我總不可能把人家晾在一邊,卻去忙着給陳二狗開陰陽眼吧?

所以,我直接從口袋裏掏出一小瓶牛眼淚,然後遞給他,讓他自己開眼去,也好讓他長長見識。

這瓶牛眼淚是我之前就打算給他的,免得每次都找我幫忙開眼。

搞定了陳二狗,接着我就繼續望向面前的夜遊神,好奇道:“遊神,你真是真身?”

只見夜遊神一臉的不悅,理都不理我了。

看到我把人家神明都惹得不高興了,我心裏直怪自己笨,人家都說了是真身,我還不相信,這不就在懷疑人家神明還來蒙我這一個小陰陽麼,這也難怪人家會不高興了。我這叫太不識擡舉了。

不過,我這時才明白我爲何會送不走他了,他哪會見我叫他走,他們就走的。這他媽的又不是我的奴隸、打手。

既然一切都明白了,於是我急忙說:“都怪弟子眼濁,不識大神真身駕臨。只是弟子不知爲何會請來大神真身,早知如此,弟子絕定不敢勞煩大神出手的。”

哪知,我話音剛落,就聽見夜遊神冷冰冰的說:“我只不過是途經此地,見你連個毛僵都敵不過,所以才現身出手。”說完,夜遊神還一臉鄙視的看了我一眼。

我那個尷尬啊,只感到臉都丟盡了,只想找個地洞趕緊往裏鑽。

人家說的很明白,我沒那個面子請得動他,他只是路過而已,而且還不太看好我。

這就好比一個混仕途的芝麻小官,好不容易遇到了中央上面的領導,結果人家當着你面說你沒啥本事,這種感覺是一樣一樣的。

就在我覺得這回挺丟臉的時候,這時陳二狗也用牛眼淚把陰陽眼給打開來了,一見到眼前的夜遊神,頓時就驚呼了起來:“臥槽!真的是夜遊神啊!這下真是牛逼大了!”

老天爺,本來就夠丟人的了,陳二狗這活寶怎麼還嫌臉丟的不夠,竟然當着人家夜遊神的面大呼小叫,這萬一人家不高興,一巴掌甩過來,估計我倆都得甩上西天去。

陳二狗這活寶,不僅自己驚呼,而且還情緒激動的拉着我的胳膊,叫道:“師弟,你看……你看到了嗎?真的是夜遊神耶,你把他的真身給請過來了,你老牛逼了。下回如果誰要跟咱們比吹牛逼,估計這天這事就沒人吹得過咱啊!”

我去!

我捂着臉,都他媽不敢去看夜遊神的表情了。

可是,那陳二狗這還不算完,接着,只見他趕緊走了上去,就對那夜遊神說:“喂,哥們。”

哥們?

哎喲我去,一聽這話,我眼珠子都快蹦出來了,這孫子也真敢叫啊,叫人家哥們?你他媽的這麼屌,是想上天麼?

此時的我,完全都驚呆了,愣在了原地。

而陳二狗卻還不覺得自己太放肆了,繼續說:“哥們,你知道麼,你在我們陽間可是名人,明星啊,沒有人不知道你的,而且還有你的廟呢。快快快,給我籤個名,就簽在我背上。”

說完,這活寶也不管人家答不答應,就背對着人家,等人家簽名。

我看了一眼夜遊神,發現他都懵逼了,下巴都快驚掉了,顯然他也沒想到,這他媽的怎麼會遇上這麼一個活寶吧!

這時,我趕緊一把將陳二狗拉了過來,然後對夜遊神道歉,說這是因爲我們太崇拜你了,所以纔會一時失了禮數。

夜遊神冷哼了一聲,然後瞟了我們一眼,就說:“看在你們是陰陽弟子的份上,造次之罪就不計較了。”

見夜遊神沒怪罪,我這才大鬆了口氣。

而就在這時,就又聽見夜遊神一臉嘆惜的搖頭,自言自語的低聲嘀咕道:“真是沒想到,史國章和陳國棟這兩個老傢伙的孫子怎麼會是這個鳥樣,唉……”

PS:今天第二章奉上。 “什麼?鳥樣?他說我們倆個是這個鳥樣!”

聽到夜遊神口中滴咕的話,我差點沒一個趔趄栽到地上去,頓時一頭黑線。

看來,這次真的是在神明面前把臉丟盡了,映象搞得這麼不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