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無雙笑着說:“我曾經說過,只要你幫我,我會送你一件仙家法寶,拿去吧。”

肖遙一聽,頓覺眼前一亮,他沒跟聶無雙客氣,立刻將木匣子接過來,打開一看,裏面竟然是一隻金黃色的手鐲。

“這是啥玩意兒?”

肖遙伸手將手鐲從木匣子裏取出來,立刻感覺到手鐲當中似乎蘊藏着一股神祕的力量。

聶無雙說道:“此乃渾天鐲,我知你擁有麒麟臂,若是戴上這渾天鐲,將如虎添翼,能將你的力量增強十數倍。”

聽聶無雙這麼一說,肖遙心裏不由得一陣激動,

臥槽!

麒麟臂+龍魂之力+渾天鐲,這一拳打出的力量得逆天吧!?

想到這,肖遙立刻將渾天鐲戴在了右手手腕上,然後嘗試着朝旁邊的牆壁一拳打去,他並沒有使太大的力氣,但只聽轟的一聲巨響,那面牆壁竟然被他一拳打出了一個大窟窿。

其他人都被他嚇了一跳。

他自己心裏也是驚喜不已,

瑪了個蛋!

老子的力量居然如此之強,若是再加上龍魂之力,應該能與僵王后卿硬碰硬了吧。

這件法寶對肖遙來說,真是再合適不過,他連忙向聶無雙謝過。

當晚,聶無雙便帶着芊芊離開了,

沒有人知道他們去了哪兒,蕭飄然本來執意要跟着一塊去,但聶無雙不讓。

她只得留了下來。

不過,她現在已經沒有繼續待在林府的理由,因爲她來林府的目的,便是爲了她的妹妹,也就是林沐雨,而如今林沐雨已經變成一個三四歲的女娃,並且跟着聶無雙走了,她自然也該離開林府了。

更何況,現在林全已經知道了她的真實身份,其實也不太願意她繼續留在家裏。

蕭飄然決定,從今往後,便跟着肖遙,因爲在她心裏,肖遙是妖族的救世主,她接下來要做的,便是找到聖祖,也就是九頭鳳凰。而這件事,需要肖遙的幫助。因爲肖遙得到了九頭鳳凰的傳承。而且尋找九頭鳳凰唯一的線索,也就是那隻金烏,也早已融入肖遙的身體當中。

肖遙一聽蕭飄然所說的決定,頓覺頭皮一陣發麻。

瑪了個蛋!

老子家裏已經這麼多女人,如今再加上蕭飄然,簡直夠亂的。

不過他又轉念一想,

讓蕭飄然住在家裏,其實倒也不錯,至少這隻鳥妖在老子的監視之下,不用擔心她在外面闖禍,不管怎麼說,她畢竟是隻妖。

哎!既然如此,那就只有嘗試着說服大小老婆了。

肖遙領着蕭飄然回了家,將情況告訴了張咪與冷若冰,他原本以爲,她倆會反對讓蕭飄然住在家中,本來還真琢磨着該怎麼說服她倆。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她倆居然一致同意,張咪還親自爲蕭飄然收拾好了一間房。

這讓肖遙心裏一陣感動。

深夜,

與張咪與冷若冰一番雲雨過後,

肖遙左擁右抱着她倆,有些好奇地問道:“咪姐,小老婆,今兒個我帶蕭飄然回家,你倆怎麼會這麼爽快地讓她住進家裏?”

張咪笑着反問道:“那你是希望我們反對呢,還是贊成呢?”

“呃……,我只是想不明白,她畢竟是隻鳥妖嘛,而且還曾經差點傷害你們。”

冷若冰說:“以前是以前,但老公你既然帶她回家,就說明你現在對她已經信任了。既然如此,我和咪姐當然聽你安排了。”

“那你倆就不怕我跟她之間……”

肖遙話還沒有說完,張咪立刻說道:“嘻嘻,小老公,我說你這麼問,是不是希望跟她有什麼啊?” 肖遙一聽,急忙說道:“不!我……我可沒這意思,我是人,她是妖,我和她怎麼可能發生啥事呢!”

張咪笑道:“你明白就好。要是那位林大小姐的話,我和妹妹不會反對,人家畢竟是人,但要是這位的話,你可得想清楚了。”

“嗯嗯!肯定不會!這可是……等等!你剛纔說什麼!?”

“我說你得想清楚。”

“不是!我是說咪姐你前半句,是……是什麼意思?”

張咪與冷若冰相互對望了一眼,笑着說道:“瞧把你激動的,你可別說對那位林大小姐沒動心思。”

“呃……,窕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坦白,要說一點心思沒動,那是假的,但天地良心,我跟沐曦真……真沒發生啥不該發生的事。”

“行啦!就算你跟她有什麼,我和妹妹也不會怪你。妹妹是吧?”

冷若冰點了點頭,接過張咪的話說:“咪姐說得對,這些天你爲了林小姐操心操力,而且聽阿祁說,你爲了救她,還冒險闖入了虛幻之境。由此便能看出你對她的心意。”

“嘿嘿,你們姐妹倆一唱一和,不會是在考驗我吧?”

“當然不是!”

張咪與冷若冰異口同聲地答道。

“行啦!我幫沐曦,純粹是出於朋友情誼,我和她怎麼可能呢,就算我願意,她也未必願意啊。睡吧!”

肖遙心裏想道:“哎!算起來後卿那魔頭也該恢復元氣了,鬼知道他什麼時候找上門來,現在再加上個混世魔王,老子簡直應接不暇,哪還有心思想兒女情長呢,當下,還是想法子儘快提升修爲要緊。”

過了數日,這天,肖遙正在學校上課,卻意外接到了丁薇打來的電話,

咦?丁薇應該知道這個時間我在上課啊,怎麼忽然打來電話呢?莫非是有什麼要緊的事?

想到這,肖遙擡頭看了一眼正在講臺上滔滔不絕講課的老教授,偷偷接通了電話。

他壓低聲音問道:“喂,我在上課呢,有啥事?”

“師父,是這樣,有個孩子來局裏找你,說是你兒子。”

肖遙一聽,嚇了一跳,

“臥槽!誰啊!跟老子開這麼大玩笑?”

電話那頭丁薇“咯咯”地笑了起來,肖遙恍然頓悟,是這丫頭在逗自己玩兒呢!

他沒好氣地說:“我的丁警官,我現在可沒心情跟你開玩笑,正上課呢!”

“師父,沒跟你開玩笑,真有個孩子在找你,他說是你弟弟。”

“我哪來的弟弟?”肖遙一頭霧水,

“師父你想想,是不是有失散的弟弟?”

“沒有啊……”

“那堂兄弟或是表兄弟呢?”

“堂兄弟或是表兄弟倒是有,不過這些年也沒哪個弟弟跟我有聯繫啊,再說了,他找我,怎麼會找到你們警察那去了呢?”

肖遙說到這,又衝丁薇問道:“對了!那孩子叫啥名來着?”

“他叫李天佑,說是從M市來的。”

“李天佑……”

這名字聽着怎麼這麼耳熟呢?難道是七表姑的兒子?

不對!七表姑父好像姓張,不姓李。

那我還有哪個親戚是姓李的,而且住在M市的呢?

……

肖遙心裏正琢磨着,忽然腦子裏一激靈,想了起來,

李天佑,尼瑪不就是被夜王綁架,然後又被自己救了的那小子嘛!

等等!那小子可是僵族吶!

想到這,肖遙感到背脊一陣發涼,他立刻對丁薇說道:“你們最好離他遠點兒,千萬別招惹他!”

“怎麼了?他只是個孩子而已,看起來也就……”

沒等丁薇把話說完,肖遙打斷了她:“行了!總之你們別讓他到處亂走,以免惹出什麼麻煩,我現在馬上趕過來。”

掛了電話,肖遙跟身旁的蕭飄然說了一聲,便悄悄溜出了教室,驅車直奔警局。

丁薇早在警局門口等候,見到丁薇,肖遙立刻衝她問道:“我又不是警察,他怎麼會到你們公安局來找我呢?”

“其實不是他來局裏找你,而是我在執勤的時候,剛巧碰到他偷一家麪包店的麪包,被店主抓住了。我就把他帶到了局裏,本來以爲他是乞丐,打算送他去收容站,誰知他居然說要找你,還說他是你的弟弟。”

丁薇說到這,好奇地衝肖遙問道:

“師父,他到底是什麼人啊?另外你說千萬別招惹他是什麼意思?”

肖遙瞥了丁薇一眼,又看了看四周,壓低聲音衝丁薇反問道:“你還記得在南湖公館遭遇的那魔頭麼?就是差點要了我跟你,還有你們幾個同事性命的那個?”

他所說的,便是指僵王后卿。

丁薇當然記得,這件事對她來說,簡直印象深刻。

她立刻點了點頭,

“記得啊!不過這孩子跟那魔頭有什麼聯繫?”

肖遙深吸了一口氣,說道:“那魔頭是殭屍之王,而那孩子,是被殭屍咬傷的,所以,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算是同一物種。”

“同一物種……”

丁薇先是一怔,隨即反應過來肖遙這話的意思,臉色陡然大變,驚呼道:“師父你的意思是說,他是……”

沒等她把話說完,肖遙忙將食指放在嘴巴前,示意她小聲點兒。

“你別瞎喊,被人聽見就麻煩了。”

丁薇趕忙閉嘴,扭頭看了看四周,確定周圍沒什麼人,這才壓低聲音問道:“他是殭屍?”

“應該說是僵族。”

“可……可我沒看出來啊。”

“要是讓你看出來那還了得!”肖遙說着,衝丁薇問道:“他在哪兒呢?快帶我去見他吧。”

丁薇立刻點頭道:“師父你跟我來。”

她領着肖遙來到了刑偵大隊一間會議室裏,

在那兒,肖遙見到了李天佑,這小子正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地吃着丁薇給他買來的肯德基牛肉漢堡。

這小子一身髒兮兮的,衣服也比較破爛,穿得跟個乞丐一般,見到肖遙,他立刻站起身來,將手裏的漢堡往桌上一放,哭着朝肖遙撲了過來,

“哥哥!我總算找到你了!”

李天佑一把撲進肖遙懷裏,嗚嗚地哭了起來。 這狀況,把肖遙給震住了,丁薇在一旁小聲問道:“他好像很委屈的樣子,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對了,我還發現他手腕上有針頭注射後留下的痕跡。”

聽丁薇這麼一說,肖遙心頭一怔,立刻將李天佑的袖子擼起來一看,只見他手腕上有好些小紅點。確實像是針頭注射後留下的印記。

“天佑,這是怎麼回事?”

肖遙立刻衝他問道。

李天佑哽咽着說:“是……是他們乾的。”

“誰幹的?”肖遙追問。

李天佑稍稍平復了一下情緒,向肖遙與丁薇講述了起來,

原來,在那樁案子辦完後,警方將無家可歸的李天佑又送回了孤兒院,過了沒多久,來了一位慈眉善目的長者,領養了李天佑。

那位長者將李天佑帶到了一處豪華大別墅,李天佑以爲他悲慘的命運總算到頭了,從此將過上幸福的生活,誰知又是一場噩夢。

長者命人將他洗乾淨後,便把他關到了地下室,開始用他的身體做各種實驗,不但抽取他的血液,還將他身上的血肉割下來。

由於他是僵族,血肉割下來後,很快便會生長出新的血肉。就這樣,對方不斷地從他身上割下血肉,讓他每日都承受着無比巨大的痛苦。他好不容易找了個機會才逃出來,他不知道該找誰,唯一想到的人,就是肖遙,於是沿路乞討,終於來到了S市。

聽了李天佑講述,肖遙心裏涌起一股憤怒的情緒,居然有人如此對待李天佑,簡直是喪心病狂!

他攥緊拳頭,猛地一拳打在面前的會議桌上,只聽“咔嚓”一聲,整張會議桌四分五裂,碎成了一堆木渣。

這狀況把丁薇嚇了一跳,

“師……師父,你……你怎麼把桌子給砸了?它又沒礙你事。”

肖遙這才意識到自己的事態,深吸了一口氣,稍稍平復了一下情緒,轉頭對丁薇說道:“待會你跟龍隊長解釋一下,這桌子我賠了。”

他說着,又衝李天佑問道:“天佑你告訴我,把你從孤兒院帶走的老東西是什麼人?我爲你討回公道!”

李天佑搖了搖頭,“我只知道他叫四爺,不知道他的真名。而且他把我帶到那棟豪華大別墅後,我就再也沒見過他。”

“那那棟豪華大別墅在哪?”肖遙又問。

“原本別墅應該就在M市市郊,但我好不容易逃出來,發現是在一座山谷裏。那兒有一大片別墅羣,很多守衛,都拿着槍,戒備十分森嚴。”

聽了李天佑所說,丁薇立刻說道:“怎麼可能呢!除了軍方和警方之外,一般的保安不可能配槍。天佑你是不是看錯了?”

“我絕對沒有看錯,而且,我從那兒逃出來後,還有人向我開槍了,幸好沒打中我。”

“臥槽!這幫傢伙是畜生吧,居然向一個十二三歲的娃娃開槍!”

肖遙話音剛落,會議室的門被人推開,刑偵隊長龍陽走了進來,

龍陽見到肖遙,臉上立刻露出了笑容,

“今天是哪陣風,居然把肖大師吹到我們刑偵隊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