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飛雲點了點頭,剛要說話就聽到門外轟隆一聲震天大響。

“壞了。”葉南突然想起什麼,一撩帳簾跑了出來。

一朵灰色的蘑菇雲從神僕的帳篷上空張牙舞爪的飄蕩着,神僕的帳篷早已被爆炸炸的沒了影子。

“什麼情況?”聶飛雲被眼前的境況嚇了一跳。

“神僕失手了。”葉南心中一陣慌亂,生怕神僕會出什麼意外,急忙小跑着跑向神僕的帳篷。

剛跑了沒幾步,神僕滿身掛着破布條,頭髮蓬亂的豎立着從蘑菇雲下方跑了出來,邊走邊喊:“我成功了,我成功了。”

“神僕不會瘋了吧?”聶飛雲跟在葉南身後,有些心驚的問道。

“應該不會吧。” 復仇遊戲:撒旦奪愛

神僕已經看到葉南和聶飛雲接近,衝着兩人就跑了過來,邊走邊喊:“葉南,葉南,我成功了,我成功了。”

葉南左右看了一眼,發現很多人都被爆炸聲吸引過來,正在指指點點的說着什麼。

“你們都去忙自己的。”葉南左右喊了兩聲, 陰陽乾坤顛

“看到了嗎?葉南,剛剛的爆炸。”神僕有些語無倫次的說着:“剛剛的爆炸就是爆裂晶石的威力,夠大吧。”

看着滿臉黑灰的神僕,葉南一陣無語,這威力大是夠大,可炸自己的話,越大就越難受啊。

“你爲什麼不恭喜我?”神僕瞪了瞪眼睛,對葉南的平靜非常不滿意。

“你得能控制的爆炸纔可以啊。”葉南無奈的說:“你這炸的是自己,我再恭喜你,那不就是自殘麼。”

“這次是失誤。”神僕抓了抓頭皮,說道:“這次我沒控制好而已。下次絕對不會了。”

兩人正在交談,修倫帶着幾個公民走了過來,看到一片狼藉之後,對葉南建議道:“既然這裏已經被炸成這樣了,不如直接重建好了。”

葉南無所謂的聳聳肩,問神僕說道:“你覺得呢?”

神僕臉色黯然,有些心痛被炸飛的器械,不過事已至此也沒什麼辦法,只好說道:“那就重建吧。”

“那你先找個地方住着。我這裏還有點事要忙,奧里斯來了,王城那邊好像很厲害。”葉南說完和聶飛雲再次回到了帳篷,既然神僕無恙,炸個帳篷只是小事,現在營地正在建設,這點事情連添亂都算不上。

帳篷裏的奧里斯也被爆炸聲嚇了一跳,靠在帳簾正在查看着帳外的情況。看到葉南和聶飛雲回來之後,一瘸一拐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葉南進入帳篷,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問道:“你逃出來了,你店裏的魔法材料呢?”

“丟了。”奧里斯滿臉頹廢,說道:“我能逃出來已經算走運了,哪裏還顧得那些東西。”

“你能不能幫我聯繫一下魔法工會?”葉南說道:“我要買一些魔法材料。”

“現在不行。”奧里斯搖了搖頭,說道:“我的聯絡水晶丟在了王城裏。”

“聯絡水晶?”葉南問道:“是什麼東西?”

“是魔法工會給下屬配置的專門用於傳達消息的魔法工具,”奧里斯說道:“訂貨什麼的都靠這個了。”

“你們魔法工會的總部在哪裏?要是有必要的話我可以專門去一趟。”葉南說道。

“這個我真的不知道,上次魔法工會消失之後很長一段時間才聯繫上,這次好像是在躲避什麼,完全沒有透露新總部在哪裏。”

“這樣啊。”葉南揉了揉下巴:“事情不好辦了。”

“你想要買什麼?”奧里斯問道。

孫小空再戰天宮 白板魂晶,大量的白板魂晶。”葉南脫口說道。

“這個我沒有辦法,魂晶是魔法工會的高級物品,像我這種小商販,想買到也得靠機遇。”

“好了,你先休息吧,我自己再想辦法吧。”葉南知道奧里斯所說都是真的,也沒有再說什麼,叮囑聶飛雲幫他找個房間住下,轉身出了聶飛雲的帳篷。

天很快黑了,忙碌了一整天的營地逐漸安靜下來,由於最近斬天者冒險團團員已經接替了營地的巡夜,葉南少有的安睡了一個晚上。

第二天一早,蘇菲很早就把早餐送了過來,葉南有些尷尬,雖然和蘇菲已經有了不尋常的關係,卻沒有表示過什麼,而蘇菲也一直以僕人自居,只要葉南迴到營地就會親自過來照顧,這讓葉南心中有些不忍。

“起牀吃飯吧。”蘇菲對正縮在被窩裏的葉南說道:“這是我讓他們特意準備的。”

“你能不能先出去。”葉南臉上一紅。

“我來服侍你起牀吧。”蘇菲嬌笑着拉開了葉南的被子。 蘇菲伺候葉南吃完早飯之後又回到了自己的帳篷裏,在哪裏還有小神女需要關照。

葉南在房間裏休息了一會,想起了什麼東西,穿過營地直接來到也聶飛雲的帳篷裏。

聶飛雲清晨起來正在算賬,看到葉南之後楞了一下,在營地裏呆了可不下幾個月了,葉南可從來沒有這麼早就串門的習慣。

“怎麼?有事?”聶飛雲停下手中的工作,問道。

葉南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捏着下巴說:“昨天我沒想起來,今天早上猛的醒悟了,我們的存糧還有多少?”

“存糧?”聶飛雲猛的醒悟,說道:“我們的存糧只夠兩個月的量了。最近一直忙着營地的建設,你不說我也沒想起來,我馬上安排人去山下多買一些。”

“別去了。”葉南說道:“山下王城裏已經開始暴亂了,再加上瘟疫,估計存糧都已經讓人囤積了。”

“那怎麼辦?”聶飛雲皺着眉頭,問道。

“不行的話就安排些人去打獵,少吃糧食,儘量先吃不易保存的肉類和蔬菜,等過段時間看看情勢,如果王城的暴動還沒有平息的話,說不得只好下去搶購了。”

“那時候也不一定能買到啊。”聶飛雲說道。

“那就只好想辦法了,活人總不能餓死。”葉南微微搖頭,滿臉的無奈。

“那我儘量安排人去打獵吧。”聶飛雲突然察覺有些不對,問道:“你讓我安排人手去打獵,那你是不是要出門?”

葉南點了點頭,說道:“我確實是要出門,魔紋精靈的小神女過來求救,神僕那邊說有些事情想讓我去魔紋精靈的駐地辦理一下,說不好得去一段時間。”


“你走了如果暴動鬧到這裏來怎麼辦?”聶飛雲有些擔憂的說:“王城裏王子們奪權現在還好說點,要是過幾天戰爭白熱化之後肯定會缺少物資和錢糧的,要是他們把目標盯住我們,怎麼辦?”

葉南嘆了口氣,說道:“我走之後你把斬天者冒險團控制起來,那些人都是你的舊友,忠誠方面絕對不會有問題,另外讓團員一定要控制好營地裏的塔樓,記得千萬別讓漢斯帶領的公民們掌握塔樓,漢斯以前搞過暴動,必須得防範一些。修倫的士兵已經回去駐北軍了,城門前面的塔樓我讓阿二駐防,阿二感覺很敏銳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另外我再給你留下五十個傀儡,其中五個你調到身邊保護自己,另外的人你自己分配,就算王子們帶着部隊來掠奪,有弩炮和傀儡們的掩護再加上公民們的協防,估計還是能撐一段時間的,如果情況吃緊,就找唐納德。他畢竟拿着礦脈的股份,這個時候只能讓他的駐北軍來抗了。”

聶飛雲把葉南的話一一記下,問道:“那你要去多久?”

“我也不知道,小神女不說魔紋精靈的駐地在哪裏,多少的有些棘手,我儘量提早回來吧。”


聶飛雲叮囑道:“那你一切小心。”

“放心吧。”葉南笑道:“有小黑保護我,不會出事情的。”

提到小黑聶飛雲臉上的擔憂減輕了不少,小黑可以說是這個營地裏最神祕最強力的存在,有他在,一切都不會有問題的。

兩人又閒聊了一陣,葉南才離開聶飛雲的帳篷,走到塔樓上把弩炮全部檢查了一遍,確認沒有問題纔回到了自己的帳篷裏。

弩炮可是這個營地的根本,雖然傀儡們的能力很強,但由於靈魂方面存在着缺憾,所以外人很難溝通,雖然最近和人類相處讓他們的思維有些活躍,某些都已經學會了思考,可事實上如果葉南離開的話,只有阿二纔可以控制其餘傀儡,聶飛雲如果說要想控制的話,也得先和阿二打招呼的。

當然,這些事情葉南已經教給了阿二,所有傀儡們的命令都要經過阿二的確認纔會執行,在得到聶飛雲的命令之後第一件事不是要去做,而是先彙報給阿二,因爲有意識網絡存在着,所以這是一件極其簡單的事情。

在房間裏收拾了一些隨身的衣物,等中午的時候蘇菲和小神女已經來到了房間裏。

“都準備好了嗎?”葉南隨手把東西放進儲物戒指裏,嘴裏問道。

“準備好了。”蘇菲和小神女同時應聲。

葉南看了看蘇菲,發現她是一身要出遠門的打扮,不由問道:“你這是要做什麼?”

“我要陪你去魔紋精靈的駐地。”蘇菲說道:“前兩天我和瓊貝商量好了,一定要去的。”

“胡鬧。”葉南說道:“你不許去。”

“爲什麼?”蘇菲有些不快。

“沒有爲什麼,我說不許去就不許去。”葉南說道:“你留下來幫聶飛雲守護營地,王城離這裏不到一天的路程,別出什麼意外。”

“可是我們說好了的。”

“說好了也不行,這次是要去幫瓊貝爭權,你以爲是過家家啊。”葉南不再理會蘇菲,對瓊貝說道:“走吧,她不能去。”

瓊貝見葉南不讓蘇菲一同幫忙,依依不捨的可蘇菲道別着。

“行了,時間不早了,咱們走吧。”葉南招呼了一聲,率先出了房門。

瓊貝和蘇菲的關係出奇的好,兩人道別的話說了足有半個小時,葉南一個人守在門外等的都有些無聊了,想去催促又覺得太不近人情。

正在等候着,聶飛雲遠遠的走了過來,看到葉南之後遠遠的喊道:“原來你在這裏,神僕說有點事情要找你。”


“神僕找我?”葉南迴頭看了一眼正在依依作別的兩個女孩子,知道兩人還要說很久的話,也正好抓緊時間去看看神僕有什麼事情。

神僕由於舊的帳篷被炸飛了,所以就在別的地方重新找了個住處,由於神僕的身份特殊,所以聶飛雲就把他安排在了葉南房間的一側,雖然兩人距離很近,可是神僕比較低調,極少露面,有事就讓人傳話,哪怕只有幾步的距離。

來到神僕的房間裏,發現神僕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搞出了很多器械,密密麻麻的擠滿了整個房間。

葉南小心翼翼的穿過房間裏凌亂的器械,終於在角落裏找到了還穿着一身破衣服的神僕,神僕滿臉油污,正在鼓搗着什麼,地上擺滿了一個個只有幾釐米高的小瓶子,瓶子裏裝着一些白色的液體,看起來晶瑩剔透的,只是不知道有什麼用處。

“你找我?”葉南湊近之後小聲問道。

儘管葉南的聲音很小,可神僕還是被嚇了一激靈,看到是葉南之後臉上的不悅才緩解一些,說道:“是啊,找你有點小事。”


“什麼事?”葉南問道。

“這些是我新研製出來的東西,你這次去魔紋精靈的駐地也許能夠用到。”神僕指着地上的小瓶子,說道:“帶着這些吧。”

“這些有什麼用?”葉南問道。

“這個用處可大了。”神僕捋了捋鬍子,介紹着說:“這是上次成功提取爆裂晶石的能量液化之後的產物,我現在給它取了個名字,叫做‘液態爆炎’。只要在箭頭上粘一些,射中什麼炸什麼,威力十足啊。”

“這麼神奇?”葉南隨手拿起一個小瓶子,看着裏面白色的爆炎,手指一動就想擰開瓶塞。

“別動。”神僕一把按住了葉南的動作,說道:“這些爆炎還只是半成品,時間控制的還不是很穩定,每次打開瓶塞之後只能保存三分鐘時間,記得過了三分鐘不管瓶子裏還有沒有爆炎液體存在,一定要把這個瓶子給丟出去,否則就會像我上次一樣挨炸。”

“這麼危險?”想起上次神僕的帳篷被一下子炸成稀巴爛,葉南有些心驚的感覺。

“這些只是半成品,而且是特製的。”神僕說道:“我正在想辦法把這些爆炎固化,現在這種液體確實有些危險,不容易攜帶。你先湊合着用吧,固化的方法我已經找到了,就是需要時間。”神僕有些尷尬的說。

“哦,那我先帶一些防身吧。”葉南隨口說着。

“你的傀儡呢?”神僕看了看葉南的身後,發現只有葉南一個人,不由問道:“你不帶去嗎?”

“當然要帶傀儡了,我這次還想試試琥珀傀儡的威力呢。”葉南揉了揉鼻子。

“那好了,你先去吧,我就不送你了。記得多弄些魔核和七彩晶石回來。”神僕說道。

離開神僕的房間,發現蘇菲和瓊貝兩人還在告別,不由感嘆一聲女孩子真是難以捉摸,兩個人都不是一個種族還會有這麼多話要說。

好不容易等到瓊貝和蘇菲兩人的話全都說完了,葉南把小黑和阿三招了出來,領着五十名琥珀傀儡離開了營地。

以礦脈爲中心向西走是王城,向東走則是艾德龍山脈的另一側,這裏全部都是原始森林,高大的樹木遮天蔽日,走在森林中很容易迷失了方向。

葉南的方向感不是很好,只走了兩天就已經辨認不清東南西北了,好在小黑的方向感卻和葉南相反不是一般的好而是出奇的好,所以也完全不用擔心迷路的問題。

一望無際的原始森林一直延伸到天的另一邊,一直在森林裏走了將近半個月纔到達了魔紋精靈的駐地邊緣,一個叫做埃姆雷的樹居小鎮。 一望無際的原始森林一直延伸到天的另一邊,一直在森林裏走了將近半個月纔到達了魔紋精靈的駐地邊緣,一個叫做埃姆雷的樹居小鎮。

這座小鎮是完全的建造在樹上的,樹與樹之間用木板連接,一座座樹屋在平鋪在木板上一直延伸了大概幾百米。

原本以爲魔紋精靈的小鎮裏應該全部都是魔紋精靈,但是事實上卻並非如此,在埃姆雷小鎮上,魔紋精靈寥寥無幾,最多的反而是人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