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這句話的意思,並不只是讓他去管理一天兩天或是十天半個月,是要讓他一直待在那裡。

天哪,如果他要一直待在那裡,是會沒命的。

他寧願被裴燁罰去到鳥不拉屎的地方開拓新業務。

「咳,哥,咱們之前不是說好了,讓我去……」

他話還沒說完,裴燁便打斷了他:「那地方不用去了,去了那裡,也是浪費公司的資源和資金。」

裴皓:「……」

他之前不是還說會支持他,讓他務必一定要出去開拓新業務的嗎?他想他的親哥能變回那個言而有信的人。

「親哥,咱們之前都說好了,再說了,我都已經做好了準備。」

裴燁幽幽的瞥了他一眼,聲音意味深長。

「這麼說,你是不想去S國?」

一股令人窒息的死亡之氣,無聲的從裴燁的身上漫延開來,裴皓不由得打了一個激靈。

「當……當然不是,親哥你就是指揮員,我就是你手底下的兵,當然是你指哪我打哪,你放心,S國我一定去。」

裴燁的臉色緩和了些:「事不宜遲,你明天就出發吧。」

裴皓哭喪著一張臉。

「好!」

這麼說來,他這是一定要去赴任了,他還想問問他親哥有沒有什麼轉寰的餘地,不過,對上他親哥那雙沒有溫度的眼睛,他便把話咽了回去。

算了,他還是不要雞蛋去碰石頭了,免得引火自焚。

他感覺自己的未來一片黯淡。

在裴燁和傅芊芊倆人到了電梯口,裴皓垂死掙扎的說了一句:「親哥,既然我明天就要出發了,下午肯定要回家去收拾些東西,那下午,你能來公司,讓我有時間回家收拾東西吧?」

他東西總得收拾收拾一下吧?

嫁給極品太子 不過,預料中的,他剛說完,裴燁便朝他投來冰冷的目光:「不過是出國一趟,東西晚上收拾也來得及,下午,你依舊在公司!」

裴皓:「……」

裴燁說完,便無情的頭也不回的進了電梯,按上了關門鍵,從他的面前消失了。

他這當弟弟的,是真命苦啊。

裴皓打算打電話尋找安慰,就給盛延打去了電話。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

「二舅舅,怎麼了?」盛延開口就問。

聽到盛延那邊的聲音有點吵,裴皓疑惑:「你那邊怎麼這麼吵?你在哪裡?」

「哦,我在裴園!」

裴皓:「……」

「你怎麼去裴園了?」

「聽說大舅舅和大舅媽回來了,中午要來裴園吃飯,所以,我就來裴園裡幫忙了,我剛到裴園,裴園裡的下人正忙著準備東西,中午你回裴園吃飯嗎?」

裴皓哭喪著一張臉:「我倒是想回。」

「怎麼了?」

他咬牙切齒:「你大舅舅把公司的事情都丟給了我,我在公司處理公司的事情呢。」

盛延『哦』了一聲:「那你在公司里好好工作,天天向上,你喜歡吃的澳洲大龍蝦,我會拍給你看的。」

裴皓:「……」

這混蛋,明明知道他回不去,也不能吃到澳洲大龍蝦,居然還要拍給他看,純屬是氣他的。

「我這麼慘,難道,你就不說些什麼安慰安慰我嗎?」

「哦,回頭我跟外婆和太姥姥兩個商量一下,給你安排晚上相親,給你找未來的二舅媽安慰安慰你?」

「盛延,你要是敢在我的背後出賣我,小心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二舅舅,我到別墅前了,要進門了,你在公司里好好工作,千萬不要惦記著家裡,拜!!」

就這樣,盛延掛掉了電話。

盛延氣的想把手機給摔了。

本來是想找盛延安慰安慰自己的,結果,被盛延又氣出了一肚子火,早知道,他就不該打這個電話給自己招來火氣。

裴皓的助理走了進來,手裡捧著幾份文件,一看到助理手裡捧著的文件,裴皓的心便沉入了谷底。

「不要告訴我,這些又是急件!」

助理好笑的看著裴皓:「咳,二少,這些都是今天下午就要用的文件,您請過目。」

裴皓無力的擺擺手:「好,我知道了,放下吧,都放下吧。」

助理飛快的把資料飛快的放在了桌上,便轉身離開了裴皓的辦公室,深怕裴皓在暴躁之際,拿他下手。

在裴皓處理文件的時候,手機上收到了一條消息。

一看到手機上盛延發來的大龍蝦照片,裴皓直接把手機摔成了兩半。 裴燁和傅芊芊倆人出了裴氏集團大廈之後,直接趕往了裴園。

到了裴園之後,傅芊芊發現,裴園之中還有一個意外的人——傅老爺子。

傅老爺子一看傅芊芊回來了,便驚喜的迎了上來。

「芊芊,小燁,你們回來啦!」

「爺爺,您怎麼在這裡?」傅芊芊疑惑。

站在傅芊芊身側的裴燁微笑道:「既然是商量婚事,自然要雙方的長輩都在場!」

雖然傅芊芊並不是傅家的親生孩子,但是,在旁人的眼中,傅芊芊仍是傅家的孩子,而傅老爺子又將傅芊芊當成親孫女,請傅老爺子過來,那是理所當然的事。

傅老爺子本來還疑惑,裴燁突然請他過來裴家是因為什麼,這會兒,聽到裴燁提到婚禮,他便驚了。

「你們兩個要舉行婚禮了?」

裴燁握著傅芊芊的手,鄭重的看著傅老爺子:「爺爺,雖然我和芊芊已經是法律上的夫妻,但是,我想公開我們兩個的關係,還請爺爺成全。」

傅老爺子的雙眼來回看著裴燁和傅芊芊二人,激動過後,輕嘆了口氣。

「你們兩個想公布你們兩個的事,我自然是同意的,只要你能好好待芊芊,我就能放心便芊芊交給你。」

「爺爺放心!」裴燁握著傅芊芊的手又緊了幾分,他側頭深情的凝視傅芊芊:「我一定會好好對待芊芊。」

「好好好,那爺爺我就等著喝你們的喜酒了,對了,你們打算把婚期定在什麼時候?」

「明年芊芊的生日。」

「四月二十一日啊,回頭我們查查黃曆,如果那天沒有什麼防礙,就定在那一天。」

「謝謝爺爺!」

「唉,你們只要能好好的,爺爺怎麼樣都行。」傅老爺子握住傅芊芊的另一隻手:「能親眼看到我的寶貝孫女兒出嫁,爺爺這輩子就沒什麼遺憾了。」

傅芊芊定定的望著傅老爺子,眸底閃過一絲異色。



裴老夫人見傅芊芊和裴燁倆人因來,也是高興異常,當場要與人下棋助興,可惜的是,裴老夫人一提出要下棋,其他人都嚇得後退兩步,不願意與裴老夫人下棋。

見所有人都後退,傅芊芊想表現一下,便站了出來:「奶奶,我與你下棋吧!」

本來一臉興奮的裴老夫人,一看到傅芊芊站出來要與她下棋,當下嚇得頭皮一緊,向傅芊芊連連擺手:「呃,還是算了,算了,今天這麼好的日子,下什麼棋,咱們還是繼續聊天吧。」

笑話,與傅芊芊下棋,悔棋都不行,那還有什麼樂趣?

眾人見裴老夫人一臉被嚇到的模樣,全都了笑了起來。

在大家開心的時候,傅芊芊拉著傅老爺子走到了無人處。

裴夫人見傅芊芊把傅老爺子拉走的時候,想追上他們說什麼,被裴燁給攔住了。

「媽,暫時不要打擾他們!」

裴夫人皺了下眉,沒說什麼,便走開了。

裴夫人走後,裴燁深深的看了一眼傅芊芊和傅老爺子倆人所在的位置,然後轉身離開了。

「芊芊,咱們是客人,就這樣走開,不太好。」

「爺爺!」

傅老爺子發現傅芊芊的神情十分嚴肅,頭皮一緊。

「芊芊,怎麼了?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以前傅芊芊可從來沒有對他這樣嚴肅過,他直覺發生了什麼大事,瞬間腦補了一大堆可能性:「你是不是不想跟裴燁結婚?呃,如果你不想跟他結的話,你現在就告訴我,你覺得不好意思說的話,由爺爺來跟他們說,爺爺的年紀大,皮厚,不怕他們戳我的脊梁骨。」

他第一感覺就是傅芊芊不想與裴燁結婚,畢竟傅芊芊今年周歲才十九,人在年輕的時候做事總會衝動些,後來突然發覺自己的感覺錯誤,與自己當初在一起的人,也不想在一起了,這也都很正常。

傅芊芊的嘴角抽了一下。

很顯然,傅老爺子腦補過多了。

不過,傅老爺子的言語之間對她都是維護,甚至不惜為了她捨去自己的臉面,這讓傅芊芊的心裡十分感動,這是她前世沒有體會過的親情,可是,一想到她現在擁的這些,原該該是屬於傅芊芊的,她的心裡又有些愧疚。

傅老爺子會這樣待她,不過是因為原本的傅芊芊,可她……是紫車!

「爺爺,我沒有要和裴燁分開!」該解釋的還是要解釋清楚的。

傅老爺子鬆了口氣。

「沒有想要和他分開就好!」不過,那就奇怪了:「那你突然這麼嚴肅是做什麼?難不成,是做了什麼對不起裴燁的事?」

傅芊芊:「……」

他的想象力太豐富了。

「爺爺,我是有一件事要告訴您。」

「呃,什麼事?」傅老爺子的表情突然變得緊張了起來。

傅芊芊知道,自己說出這件事之後,她和傅老爺子之間的關係,可能會變得陌生,甚至,傅老爺子可能會不認她這個孫女,更甚者,還會恨她,可她覺得,事實她還是要說出來。

「爺爺,我想說的是……」傅芊芊怔怔的望住傅老爺子:「我……並不是傅芊芊。」

傅老爺子好笑的看著傅芊芊:「芊芊,你這是說的什麼話,你就是芊芊啊,怎麼會……」

傅芊芊原原本本將自己從紫車變成傅芊芊的事情簡單的解釋了一下。

解釋完之後,傅芊芊有些緊張的看著一臉沉默的傅老爺子,擱在身側的雙拳微微握緊。

「這……就是我要說的,所以,我並不是真正的傅芊芊,而且……原本的傅芊芊,也不是您的親孫女!」傅芊芊一字一頓。

傅老爺子依然繼續沉默著,似沒聽到傅芊芊的話般。

好一會兒,傅老爺子沒有說話,傅芊芊也沒有開口催促他。

她知道,傅老爺子現在在消化她所說的這個事實,心裡在進行著強烈的思想掙扎。

不知過了多久,傅老爺子方艱難的開口,聲音裡帶著幾分嘶啞:「你說的這些……都是真的?」

傅芊芊垂頭點了點:「是真的。」

傅老爺子再一次沉默了起來。

傅芊芊垂下頭:「對不起!」 如果不是她霸佔了傅芊芊的身體,也不會發生這麼多事,傅老爺子恐怕一輩子也不會知道這個真相,還以為他最疼愛的孫女就是他的親孫女兒,但是,現在她直接揭穿了這個真相。

她猜想著,下一秒,傅老爺子恐怕就會生氣的斥責她了吧?

「你……不喜歡爺爺了嗎?」傅老爺子冷不叮的問了一句。

傅芊芊猛地抬頭,然後朝傅老爺子用力的搖了搖頭:「不,我很喜歡爺爺。」

他突然問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在傅芊芊心裡忐忑的時候,傅老爺子面帶笑容的開了口:「既然你不討厭爺爺,那你繼續當爺爺的孫女兒,那又何妨?」

傅芊芊驚訝:「難道……您不怪我霸佔了傅芊芊的身體?」

「唉,芊芊她會丟掉性命,那是她的命,你……也不是有心佔了她的身體,而且,這些日子以來,我知道你是個善良的好孩子,既然是好孩子,爺爺又怎麼會怪你呢?」

旺夫命:拐個夫君熱炕頭 傅芊芊的心微顫。

「可是,就算我是傅芊芊,我這具身體,也不是您的親孫女。」

「唉,其實,芊芊她不是我親孫女的事,我早就已經知道了。」

「什麼?您知道?」

情獵腹黑總裁 「對,當初,她和你爸閃婚,我就察覺到不對勁,後來,我查到,她和你爸認識之前,就已經有了身孕,那個孩子,不是你爸的,可是,你爸他為了可以得到連氏集團,依然要與她結婚,說到底,錯的人並不是你,而是你爸。」說起往事,傅老爺子的聲音顫抖的更加厲害:「你媽也因為他,唉……我們傅家對不住你和你媽媽呀,你還能認我這個爺爺,我已經很欣慰了。」

所有的話全部說開,傅芊芊和傅老爺子兩個人也算是敞開了心懷的談過。

傅芊芊不確定的問:「那我……以後還能再做您的孫女嗎?」

「當然!」傅老爺子重重的點頭:「你以後只能是我的孫女,誰都不能把你搶走。」 我愛你,蓄謀已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