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現在不能死!

可龍炎花的事情……不由得,葉夕瑤腦海中回想到之前在院子門口的情形,心口一疼,隨即劇烈咳嗦起來。

當下,葉夕瑤趕忙從懷中拿出丹藥,塞進嘴裡。隨後微微閉眼,而就在這時,葉夕瑤眼角一動,隨即揚聲道:

「既然來了,就進來吧!」

剛吃過丹藥,讓葉夕瑤的聲音,隱隱偷著一抹虛弱。而話落,果然只見兩道黑影猛地從外面閃了房間,來到葉夕瑤的面前。

正是厲承和風清烈。

只是此時兩人的神情有些尷尬,進來后,竟好一會兒沒吭聲。葉夕瑤也不急,隨後端起桌上的清茶,潤了下喉嚨,同時頭也不抬的說道:

「這麼晚,不知二位有什麼事,直接說吧!」

葉夕瑤開門見山。風清烈和厲承不由得對視一眼,隨後厲承有些不好意思的低聲道:

「葉,葉姑娘,我們過來是想問問,之前在院子里,你說的話,不,不是真的吧……」 厲承說的『剛剛』,自然是指給諸葛宸去除蠱蟲的事情。

不出所料,葉夕瑤微微一笑,道:

「你們果然是好兄弟。」

厲承臉色一僵,當下清楚,葉夕瑤話里的意思。

同樣都是危在旦夕,可他們卻只問諸葛宸的事情,這話讓誰聽了,心裡都不舒坦。

所以當下,厲承趕忙解釋道:「不是的,葉姑娘,你聽我解釋……」

「不用解釋。你們從小一起長大,親如手足,人之常情而已,可以理解。

不過,我剛剛已經和大家說了,讓他們明早收拾東西,離開錦水城,所以你們還是另請高明吧。」

不是葉夕瑤愛計較,實在是如今她真的不想再和天尊閣攪合在一起。

可一聽這話,厲承和風清烈頓時臉色一變。隨即風清烈一巴掌推開厲承,來到葉夕瑤面前,道:

「葉姑娘,你這話不是說真的吧?阿宸如今剛剛有些好轉,若是沒有你,那阿宸他……」

「諸葛宸中的是鬼蠱,不過是一種低級蠱蟲而已。去除方法我已經之前已經寫了,所以就算沒有我,也沒有關係。」

說著,葉夕瑤再次輕抿了一口手中的清茶,隨即道:「再說,就算我救了他,可誰又能救得了我呢?」

一句話,厲承和風清烈頓時啞口無言。

但是,風清烈還是想爭取一下,可卻被厲承打斷了。

「好,既然葉姑娘這麼說了,那我相信,肯定是有把握的……不過,今天除了阿宸的事情之外,還有件事,我想和葉姑娘說一下。」

隨即,厲承便把當初洛九天冰封清瀾江后,進入妖界,屠殺數頭妖聖,封禁月河,屠戮數萬水妖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厲承說的很詳細。之後,待足足說了小一刻鐘的功夫,才終於呼了口氣,道:

「……當然,這其中的細節,很多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那時當我順著虛空追過去的時候,便看到尊上大人已經開始發狂了,然後暈死過去。

當時,我以為尊上大人昏迷幾天,就會清醒。所以為了怕葉姑娘擔心,就沒敢說。

沒想到,後來,尊上大人終於醒了,結果卻發現,這回尊上大人不但忘了葉姑娘的事情,甚至連近三年的所有記憶,都失去了。

這樣一來,我更不敢說了……」

說到這裡,厲承微微一嘆,隨即抬頭看向葉夕瑤,道:「所以,這件事前前後後,若說是錯,都是我一個人的錯。尊上大人只是被蠱蟲影響了,真的不是故意對葉姑娘這麼無情的!」

厲承說的認真,可此時的葉夕瑤,卻絲毫沒有反應。而原本以為,只要自己說出內情,葉夕瑤就會原諒的厲承,不禁微微一頓。見此情形,旁邊的風清烈當下一把扯過厲承,同時揚聲道:

「栗子,都這個時候了,你還瞞什麼?你不說,好,那我說……葉姑娘,尊上大人如今不光失去了記憶,甚至連靈階,都一下子降了兩大階!

之前尊上大人是靈上尊,差一步成聖,可現在只是靈宗了!」 靈階越高,升級越緩慢。

而從靈宗到靈上尊,兩大階,六小階。

有的人用了五十年,有的人用了一百年,而大多數人,甚至終其一生,都無法達到。

如今,洛九天從靈上尊巔峰,瞬間降至靈宗,簡直是讓人無法想象的。

也正因如此,厲承之前才沒有說。

可此時的風清烈,卻顧不了那麼多。而一聽這話,葉夕瑤果然微微一愣,但也只是愣了一下,隨即便又再次恢復了冷漠。

房間里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葉姑娘,尊上大人如今已經這樣了,他真的……」

「我知道。」

盯著葉夕瑤,半晌后,風清烈終於忍不住再度開口。可沒等他把話說完,就被葉夕瑤打斷了。

「我知道,他現在這樣,都是蠱蟲作祟。可那又如何呢?」

葉夕瑤一邊說,一邊將手中的茶杯放到旁邊的桌子上。隨即看著不遠處躍動的燭火,道:

「第一次,我等著他半年,之後種種,自不用說。

眼下這是第二次了,那麼請問,這回我還要等多久?

而如果,將來他身上的蠱蟲,永遠也除不掉的話,那之後是不是還有第三次,第四次?

前一天情深似海,下一刻見面不識……你們體會過嗎?」

褪去了往日的清冷,此時葉夕瑤的嗓音,分外輕緩。但風清烈和厲承依舊聽出了一抹難言的複雜。

一時間,原本還想說些什麼的厲承,竟瞬間無言以對。而風清烈卻微微皺眉,半晌后,道:

「可,可是每次發作,尊上大人都是因為……」

「對,因為我!」直接說出風清烈的說辭,葉夕瑤沒有一絲否定。但隨後還是微微抿唇道:

「正是因為我,所以之後我也不會袖手旁觀。蠱蟲,天芒族,若家,我依舊會調查。可其他的事情,還是罷了吧。

而且,你們應該也多少察覺到了吧。每次他發病,或是失憶的部分,都和我有關。也就是說,如果沒有我,他的狀況可能會好。

因此,如今我雖然不能肯定,但他之前所中的蠱蟲中,應該有****的成分。具體如何,現在還不好說。所以,以後的事情,還是順其自然吧……」

葉夕瑤沒有把話說得決絕,但一句『順其自然』,卻已然表明了心意。

所以當下,就連風清烈也說不出什麼。而且,葉夕瑤有一點說得不錯,那就是每次尊上大人蠱蟲發作,都好像和她有關。若是以後兩人不見面,是不是尊上大人的情況,就會好轉?

想到這裡,風清烈和厲承不禁無聲對視一眼,隨後再無話可說,悄然走了出去。

可當兩人剛走到門口,推開門,卻不禁愣住了。

原來,不知何時,洛九天竟已然站在了葉夕瑤的廂房門口。

頓時,風清烈和厲承臉色一變,接著剛要出聲,卻見洛九天面無表情的抬手一擺。兩人一愣,隨後會意的低頭快步離開。而待兩人一走,洛九天這才薄唇一眯,接著邁步走了進去…… 風清烈和厲承的離開,讓葉夕瑤終於有了喘息的機會。

平靜而淡漠的臉,終於有了動容。

接著葉夕瑤不禁將頭埋在了手掌之中。

佯裝冷漠的心,隨即開始慢慢龜裂,露出脆弱的傷口。

疲累中帶著疼,讓葉夕瑤越發難受,但終究,沒有吭一聲。

但葉夕瑤的理智告訴她,這樣也好。想到這裡,葉夕瑤微微呼了口氣,可下一刻,葉夕瑤卻不由得一愣,隨即低聲道:

「下去休息吧,不用在這裡陪我。」

葉夕瑤以為是葉煙,沒有抬頭,隨口說了一句。可聲落,葉夕瑤卻發現,眼前的人,並沒有離開。

一室寂靜。頓時,葉夕瑤微微一動,隨後眼中的餘光不禁瞥到身前這人的衣角……頃刻間,葉夕瑤一愣,隨即猛地抬頭。

「……你怎麼來了?」

鳳眸微微睜大,此時的葉夕瑤,臉上滿是驚訝。而將她的反應盡收眼底,洛九天目光不動,隨後一個側身,便坐到了旁邊的椅子上。

這時,葉夕瑤也冷靜了下來。隨即端起旁邊只剩半杯,並已然冷掉的清茶,抿了一口,道:

「閣主殿下難道不知道敲門嗎?並且,天色這麼晚,到陌生女子的閨房,好像不太好吧。」

直視前方,葉夕瑤波瀾不驚的開口。聞言,洛九天側頭看了她一眼,道:

「陌生女人,在說你嗎?」

「難道不是嗎?」

「那這如何解釋?」

說著,洛九天伸手從關懷中拿出隨身文貼玉牌,然後直接放到了桌上。

葉夕瑤聞言低頭一看,這時只見,洛九天的玉牌上,赫然顯示著兩條私貼。正是之前她發給洛九天的那兩條。

『我想你了,你在哪?』

『來找我!』

葉夕瑤一愣,當下抬頭看向別處,道:「閣主殿下這麼晚過來,想問的就是這個?」

洛九天瞬也不瞬的看著葉夕瑤的臉,道:「本尊想知道,之前本尊是不是也給你發過私貼?」

葉夕瑤有些泛白的櫻唇微抿,想也不想的直接說道:「有么?抱歉,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我忘了!」

洛九天瞬間眉頭一皺,道:「這麼說,這兩條私貼,是你任意發的?」

「對,隨手發的。閣主殿下當沒看見就好!」

這回,洛九天沒吭聲。只是靜靜的看著葉夕瑤,葉夕瑤忍了又忍,最後直待過了好半晌,終於忍不住轉頭看向洛九天,道:

「閣主殿下,若是沒有別的事,還是請離開吧。我要休息了!」

說著,葉夕瑤隨即起身。可就在這時,卻見洛九天猛地抬手一彈,瞬間將不遠處燃燒的燭火熄滅。

頃刻間,原本昏黃的房間,一下子變得漆黑起來。葉夕瑤一愣,猛地轉頭,可不等她說話,只見洛九天竟一個閃身,伸手將她抱在懷裡。同時身形一晃,直接躲到了屏風后的拐角處。

久違的懷抱,讓葉夕瑤有片刻的失神。可隨後,葉夕瑤卻反S性的伸手作勢推開他,同時忍不住叫道:

「洛九天,你……」 可下一刻,一隻骨節分明的大手,便瞬間捂住了她的嘴。

「有人。」

洛九天不動聲色的低語。

語氣冰冷,但溫熱的呼吸,卻瞬間掃過葉夕瑤的耳畔。

頓時,葉夕瑤渾身一僵,但隨後立刻反應過來。

當下,葉夕瑤神情一凜,同時輕輕將眼前的屏風,推開一個小縫,並順著縫隙,看了過去。

而此時的洛九天,則不由得斂眸,隨即將目光落在懷中的小女人身上。

黑暗中,房間里一片寂靜,鴉雀無聲。

隨後,待過了好一會兒,果然只聽外面傳來一陣細微的腳步聲。接著,待腳步聲靠近房門,微微一頓,然後便有聲音傳了進來。

「葉姑娘,您休息了嗎?」

女人的聲音?!

葉夕瑤一愣,卻沒有吭聲。因為那嗓音看似詢問,但卻壓得很低,葉夕瑤隨即眸光一閃,越發凝神屏氣。而房外那人等了好一會兒,沒聽到聲音,接著竟輕輕推開房門,走了進來。

黑暗中,葉夕瑤隱約看出對方是個年紀不大的女子。身著一身雷家下人的服飾,手裡端著一個碗盅,看似好像給自己送東西的樣子。

可待進了門,卻見那女子飛快的左右看了一眼,然後隨手將手裡端著的碗盅放到一旁,接著便小心的向著屏風后的床榻,走了過去。

見此情形,葉夕瑤瞬間一凜。而就在這時,卻見洛九天猛地抬手一彈,頃刻間,床榻前掛起的帷幔,瞬間散落了下來。

與此同時,洛九天更是腳下一轉,抱著葉夕瑤轉到了屏風后的衣櫃后。

此時的兩人,親密無間。 堇色華年 溫暖的懷抱,讓葉夕瑤不由得雙唇一抿。而就在這時,卻見那女子已然繞過屏風,待來到床榻前,隨即雙眼一眯,然後伸手從懷中拿出一個玉缽。

那玉缽不算大,也就成人的巴掌大小。接著便只見那女子輕輕打開玉缽的蓋子……頃刻間,只見一條通體血紅,卻細若銀筷的小蛇,緩緩從裡面爬了出來。

見此情形,葉夕瑤不由得瞳孔一縮。隨即猛地抬手一翻,三枚銀針一下子握在手心之中。可下一刻,沒等葉夕瑤出手,卻見洛九天忽而抬手一甩……頃刻間,一道無形的寒風,瞬間向著那床榻前的女子掃去。

頓時,那女子一驚。心知暴露,當下也顧不得其他,轉身便沖了出去。這時,洛九天一聲冷哼,隨即抬手一翻,便將那女子掉落在地上的玉缽抓在手中。同時一個晃身,來到房外,接可剛要抬手,便只聽葉夕瑤忽然喊道:

「留活口!」

所以頃刻間,洛九天猛地手心一翻,微微一點。隨即漫天飛雪下,四道冰牆,形成冰牢,瞬間便將女子困在了裡面!

與此同時,院子里的動靜也驚動的其他人。接著不過片刻的功夫,風清烈厲承,金胖子孟顯文等人便同時沖了過來。

「怎麼了怎麼了?」

「出什麼事了?」

「尊上大人,您沒事吧?」

眾人急呼出聲,可隨後待看到院子里的情形,卻不由得愣住了。 「這,這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