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親至愛的獻祭!!!

明天獻祭開始! 至親至愛,獻祭!

這對她來說,是多麼的殘忍,你讓她醒來后如何面對這一切!

紫溟狠狠地握緊了拳頭,半晌才鬆開,幽幽地說道:「彼岸,替我照顧她,如果,她問起我,麻煩你告訴她,我為了對付混沌,不得不回歸幽冥之火,召集幽冥之力。如果要讓我重新復活,必須要帶著幽冥之火進入溟池用幽冥之力滋養。而你,趁她進入溟池時用幽冥之火鎖住她的神力,讓溟池吞噬她的記憶,把我,從她生命中徹底抹去!」

彼岸深深地看著他,低聲道:「你真的決定了嗎?可是,這樣對她,會不會太殘忍了?」

「殘忍?」紫溟苦笑道:「如果她一直活在我用命換回她的命的痛苦著,這才是對她最大的殘忍!我愛她,可是,我更想讓她活著……沒有了我,忘記了我,可以有別人代替我給她幸福,我想,冰會比我做得更高……而我……如果能讓她用我的命活下去,我無悔!」

彼岸深深地看著他,眼神微動,這就是幽冥王的愛嗎?白帝,如果你還活著,我該是多麼的幸福啊!

******************************************************************

紫溟緩緩地睜開眼,看著躺在床上沉睡的韓雪,輕輕地伸手撫摸著她的臉……

對不起了,雪兒,我恐怕,又要食言了……可是,這一次,我不會讓你為了我再痛苦了!

****************************************************************************************************************

神殿


沉悶的密室,清冷的祭台,韓楓勾畫上繁雜的魔法陣最後的字元。他緩緩地起身,碧綠的雙眸看著遠處坐在床邊的男子,幽幽地嘆了口氣,向他走去。

紫溟貪戀地撫摸著韓雪的臉龐,深深地看著她。

雪兒,我好捨不得你啊!讓我再多看你一會兒,就一會兒,好嗎?

韓楓走到他身旁,輕聲道:「既然那麼捨不得,為何還要如此?」

紫溟沒有理他,只是淡笑著撫摸著韓雪的臉。雪兒,以後,你就要忘了我了吧,忘了這個曾經欺負你,曾經愛你,讓你有歡樂也有悲傷的溟哥哥了吧……

「也許,不一定非要是你!」韓楓看著他,碧綠的雙眸變得幽深。

紫溟搖了搖頭,柔聲道:「我沒有權利抹去她對任何一個她至親至愛之人的記憶,唯有我,我還有那麼一點點權利……」

韓楓深深地看著他,幽冥王,其實,你最沒有權利抹去的,就是她對你的記憶啊!

紫溟緩緩起身,坐上了祭台,留戀地看著躺在床上的韓雪,淡淡道:「開始吧……」

韓楓搖了搖頭,無奈地坐到祭台下方開始催動起陣法。雪兒,對不起,還望,你不要恨我……

*****************************************************************************************

「嘭!」一道冰藍色的神力襲向紫溟,冰猛地撲向他,與他一同在祭台上扭打!

「嘭!」冰一拳砸向紫溟,憤怒地吼道:「你個混蛋,你就這樣拋棄她,不要她了嗎?你怎麼答應我的,啊!你都忘了你當初說的嗎?你這麼做對得起她嗎?她真是瞎了眼才會愛上你這種絕情絕愛,冷血無情的人!」

紫溟咬著牙,狠狠地一拳揍向冰,怒吼道:「我記得,我當然都記得!我沒有不要她,我沒有拋棄她!我愛她,愛到骨血,愛到……」

「愛到願意為了她去死,愛到寧願抹去她對你的所有記憶也要讓她重新生活!」白君冰冷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他躍上祭台,琉璃色的雙瞳充滿怒火:「紫溟,你是想讓我們一輩子都活在你的陰影中,讓我們一輩子看著她都愧疚她嗎?你,可真夠殘忍的!」

紫溟看著他們,無力地伸手捂住雙眼,痛苦地說道:「我還有其他的選擇嗎?我是她至愛的人,身為幽冥王的我為她獻祭,是最好的選擇!」

「不一定!」白君冷漠的聲音傳來,紫溟垂下手,抬眸看向他。

白君微微勾起唇角,琉璃色的雙瞳閃著異樣的光芒:「我是她至親的朋友,是遠古神獸獸王,用我獻祭,亦是最好的選擇!」

「呵!」冰冷的聲音傳來,冰冷冷地笑道:「若要說至親至愛,我和她有些血脈相連,前年情緣,又是天地間獨一無二的精靈王,難道你們覺得,你們比我更適合?」

「滾!」紫溟一掌襲向他們,他不會讓這兩個傢伙替雪兒獻祭的,他不會讓他們一輩子活在他們之間!

白君冷哼一聲,七彩神力襲向他們,冰亦催動起冰藍的神力攻向他們。

祭台不斷地被破壞,三人驀地放棄神力,以最原始的方式扭打著,一步留意從祭台上滾了下去。三人滾到地上,你一拳我一拳不斷地扭打著!

***************************************************************************************

「宇宙間至高無上的黑暗之神呀!

我在此向您祈求,

我在此向您請願,

以周遭的生靈作為獻祭,

換取您對我的憐憫,

藉由您的偉大之力,

重新賦予我摯愛的人新的生命! 」

低沉的嗓音在密室中響起,韓楓念動完最後一遍咒語,四周的溫度驟降,來自心底的陰冷讓人心裡發顫,陰暗的力量瀰漫在整個密室!

扭打的三人一驚,猛地轉頭看向祭台,陣法,開啟了,那麼,獻祭的祭品……

今日一更送上~么么噠(^3^)

有木有很感動啊!好殘忍的選擇啊!祭品是誰!!!下午再更~~吼吼~ 祭台上,身著紫色衣袍的女子盤腿坐在祭台中央,幽紫的髮絲無風自動,紫色的雙眸柔和地看著呆在原地的三個男子。

「雪兒能有你們三個如此待她,是她今生最大的福分~我作為一個母親,代替她的父親,謝謝你們,謝謝你們願意為了我的女兒如此付出,我,真的替她高興!能有你們這樣愛她,我相信,今後的日子,她會幸福的!我是一個不稱職的母親,雪兒太可憐了,有我們這對不稱職的父母!紫溟,就算是我求你,不要讓她再有一個不稱職的丈夫,好嗎?白君,雪兒欠你太多了,你不要讓她更為難,好嗎?冰,你愛她,就當放過她,好嗎?我相信,你們會給她帶來幸福的,彌補我們帶給她的遺憾……」寒影月坐在祭壇中央,滿臉欣慰地看著他們,柔聲道:「謝謝你們了……」

三人紛紛低下了頭,面對著母親如此的託付,他們還能說什麼呢?他們,終究還是太自私了啊,一味地打著愛她的旗幟而去做不顧她意願的事情,讓她走在他們替她鋪好的路,過他們替她準備好的未來!

黑暗的氣息漸漸地爬上祭壇,將寒影月緩緩地吞噬……

寒影月微笑著,閉上了雙眼。再見了,雪兒,我可憐的女兒;再見了,寒星,我親愛的哥哥;再見了,魔族,我的族人……大家,對不起了……天哥,我來找你了……

誰也沒有發現,一滴清淚,從沉睡的女子眼角劃過……

***************************************************************************

寒影月的身影漸漸地消失在祭台上,陰冷的氣息漸漸褪去,室內漸漸恢復平靜。

「咔噠!」一陣清脆的聲音傳來,星夢手鏈漸漸地化作七彩霞光,在韓雪上方盤旋著,進入她的體內。

七彩光芒驟然從她身上亮起,紫金神力凝成一團將她緊緊地包裹住!


「轟隆隆!」地面開始震動,四周的柱子開始倒塌,頂上的石灰不斷地落下。

「快走,這裡要塌了!」韓楓眸色一冷,對著三人大喊道。

三人瞬間反應過來,立刻向韓雪跑去。

**************************************************

「嘭!」紫溟,白君和冰同時被巨大的能量彈開,紛紛撞到在一邊,被巨石掩埋!

「該死!」韓楓懸浮在上空,看著坍塌的密室,眼中閃過一抹擔憂。

*************************************************

七彩的霞光夾雜著紫金二色神力驟然亮起,巨石緩緩飄起,光芒中,身穿白色衣裙的女子雙手交叉抱在胸前,一黑一白雙色翅膀渡上了金光。韓雪閉著雙眼,柔和的力量從她身上散開,輕輕地撫摸著四周的生物。

「嘭!」巨石被推開,紫溟從石堆中跳了出來,他俯身伸手將冰一把拉了出來,淡淡地說道:「沒事吧?」

冰搖了搖頭,淡淡地看了眼他流著血的手臂,冷聲道:「謝謝!」

白君從旁邊走來,琉璃色的瞳孔微閃,伸手替紫溟治療傷口。

紫溟對著他微微點了點頭,便抬頭看向空中,眼中閃過一抹柔和的光芒……

***********************************************************************************************

三生石前,韓雪輕輕地撫摸著眼前的巨石。

驀地,一道冷光閃過,長虹劍帶著絲絲血珠。韓雪染滿鮮血的手伸向三生石,一道紅光亮起,紫金異瞳發出耀眼的光芒,額頭,金色的曼珠沙華妖冶地盛開著……

韓雪緩緩地將手放下,驀地轉身離去。父皇,母后,你們會永遠在一起的,雪兒向你們保證!混沌,我韓雪,在此發誓,必將竭盡全力,付出一切代價,徹底將你封印進無盡虛空,直至耗盡能量,消散於天地之間!

身後,鮮紅的兩排字硬生生地刻在了三生石上……

韓天&寒影月

***********************************************************************************************

「十天……」寒星嘆了口氣,冷聲道:「還有十天,混沌就要和我們開戰了!」

白君點了點頭,沉聲說道:「龍翔大陸的時候其實我們就該想到了,這沒多年,混沌一直在等待著這一刻。此刻的混沌,他的能量已經處於全盛時期,只有當年的創世神和獸王重現才能抵擋他!」

「可是,創世神之力早已分散,要齊集可不是一朝一夕之事啊!」韓楓皺眉道。

昊天搖了搖頭,疑惑道:「按理說,創世神當初分化成了人皇和幽冥王,那讓雪兒和紫溟合力不就可以召喚使用創世神的力量了嗎?」

白君搖了搖頭,無奈道:「沒有那麼簡單,且不說經過那麼多年,人皇和幽冥王的力量早就分散,不如從前。就是他們使用合體魔法,能量也不能相提並論!」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難道我們就等死嗎?」昊天猛地一拳砸到桌子上,混沌,混沌,這該死的東西!

路西法拍了拍他的肩膀,無所謂地聳了聳肩,邪笑道:「我想,這傢伙應該還有后話~他可不是個會等死的樣子~」

眾人紛紛看向白君,白君微微低著頭,琉璃色的雙眸閃著不明的光。

冰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說道:「你是想用輝煌咒語吧……」

韓雪微微抬頭看向他,冷聲道:「白君,有什麼問題?」

白君看了看她,沉聲道:「輝煌咒語是上古流傳的封印咒文,由創世神和獸王一同施展。但是,輝煌咒語催動時間十分漫長,而施術者在此之間不能間斷,所以……」

「所以在此期間,必須有人攔住混沌?」紫溟接著說道,「這也就是當年創世神和獸王沒有使用這個咒語的原因?」

白君點了點頭,沉聲道:「我,雪兒,紫溟三人若是要使用這個咒語,必須齊聚神族,魔族,幽冥界以及遠古神獸一族所有的神力!如此一來,僅憑其他種族和冰,是無法與混沌對抗的。」

白君的話讓眾人紛紛沉下了眸,如此,難道真的沒有其他辦法了嗎?只能,硬戰了!

今日二更送上~么么噠(^3^) 半晌,冰突然開口道:「如果,我能讓七曜蘇醒呢?」

白君驀地抬起頭,震驚地看著他!

紫溟深深地看著他,沉聲道:「龍幽!」

「在!」龍幽臉上露出一陣肅然,來到了紫溟身邊。

「我以幽冥王的身份命令你,率領幽冥一族全員出動,與神魔大陸眾種族共同禦敵!」紫溟沉聲道。

「是!我幽冥一族,必將與他族一道抵禦混沌,共同守護世界!」龍幽沉聲道。

寒星和韓楓對視一眼,沉聲道:「我神魔二族,必將與幽冥界一道,拼盡全力,誓死抵禦混沌,守護家園!」

韓雪看了他們一眼,轉頭看向白君,淡然道:「如此,便沒有後顧之憂了……我們,比創世神有著他所沒有的優勢,那就是——對同伴的信任!」

白君琉璃色的眸子閃著幽深的光,信任嗎?對同伴……

**************************************************************************

「雪兒,你找我們出來有什麼事?」寒星皺著眉,看著韓雪沉聲道。韓楓也皺著眉看向她,碧綠的雙眸深深地看著她。

韓雪轉身看向他們,淡淡地說道:「我只是,想讓你們兩個一起學習輝煌咒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