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一般的弟子不同,兩個人與其說是比刀,不如說是比的身法,幾乎是每時每刻。兩個人都在不停的快速移動,通過位置的不停變幻。尋求更好的出刀位置,希望能夠一刀斃敵。

可惜兩人最終都沒有能夠如願。蘇淺雪的位置變幻讓霧夜好人完全把握不到他下一步會移動到什麼位置,而霧夜好人的身法實在太快,蘇淺雪出刀竟然跟不上他的移動速度。

台下眾人只見台上的刀影身影變幻,竟然一時分不出到底誰佔據了上風。

「六……七……八……」台下的弟子心中都在默默的數著,因為還沒有弟子能夠在霧夜好人的面前挺過十招,不知道蘇淺雪這個一級鎧武者,能不能夠打破這個魔咒。

「這就是海皇宗最強弟子之戰嗎?」一個有些不屑的聲音在海皇宗主的身邊響起,那人竟然是一個看起來只有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這樣一個年輕人竟然敢在海皇宗主身邊如此說話,而且還說的如此大聲,令所有人都為之側目,目光紛紛看向了海皇宗主所在的看台。

「不錯,這就是我海皇宗最強弟子之戰。」海皇宗主淡淡地答道,那年輕人如此對他說話,他卻並沒有生氣。

不是海皇宗主不想生氣,而是他不能生氣,因為這個年輕人是四海龍宮的弟子,而且還是龍宮之主的私生子,這次想要娶走海景香的人。

海皇宗依靠著四海龍宮這棵大樹才能發展到今天,得罪了這個年輕人,看似龐大的海皇宗基業,很可能會在短時間內毀於一旦。

「小門派就是小門派,最強的弟子也只有這種程度而已,連我四海龍宮的一個外門弟子都不如。」年輕人張揚狂妄,但這本就是四海龍宮的底氣,四海之內惟我獨尊,四海龍宮本來就是這麼一個霸道的門派。

「你那孫女還不錯,以後跟著我你就放心吧,到了四海龍宮之後,莫說是做我熬龍風的小妾,就算是做一個侍女,也比在海皇宗要好的多。」熬龍風

熬龍風說的沒有任何遮攔,所有弟子都聽的一清二楚,他根本就是將整個海皇宗視為無物,所有海皇宗的人都對熬龍風怒目而視,可是卻沒有人能夠做到,海皇宗和四海龍宮的關係,就如同奴僕與主人的關係,雖然被如此羞辱,但是卻也只能忍受。

海景香要嫁與熬龍風,這本身就是一件極為屈辱的事情,代表著海皇宗向四海龍宮的屈服,獻上祈求保護的祭品。

所有人都在默默的忍受著這份屈辱,可是卻沒有任何辦法,因為他們身上早已經打下了奴僕的印記。

擂台上的戰鬥還在繼續,蘇淺雪已經撐過了十招,可是這時候卻沒有人有心再關注這些,所有人心中都被屈辱所填滿,有一股無法發泄出去的怒氣。

「十招已過,我要用我的真正力量了。」霧夜好人停下手來,目光直視著蘇淺雪,這十招本就是他對蘇淺雪的敬重。

「請。」蘇淺雪自然也知道,剛才那十招,霧夜好人並沒有盡全力,決戰現在才算是真正開始。

霧夜好人動了,這一次比以前任何一次都要快,蘇淺雪甚至沒有看清楚他移動的軌跡,霧夜好人的刀就已經距離蘇淺雪的脖子不足三寸。

蘇淺雪連吃驚的時間都沒有,脖子向外閃動,同時反手豎刀擋住了霧夜好人的紫色玉刀,那玉刀的刀刃幾乎已經割開了蘇淺雪脖子上皮膚的時候,終於還是被擋了下來。

紫色玉刀狠狠的撞擊在神月之上,然後神月連同蘇淺雪一起被砸飛了過去,整個人騰空飛出去十來米,還沒有落地,霧夜好人又已經追了上來。

無論速度還是力量,真正爆發出全力的霧夜好人,都超過蘇淺雪太多太多,這已經是絕對的實力壓制。

觀戰的弟子也都是第一次看到霧夜好人全力出手,以前霧夜好人十招勝過其他弟子的時候,竟然從來沒有使用過全力,而所有人都想不到,本以為想象中的霧夜好人已經非常的可怕,可是當霧夜好人真正露出獠牙的時候,卻比想象中的還要可怕。

熬龍風微微有些驚訝的看著霧夜好人,一個青銅鎧紋的二級鎧武者,能夠有這樣的鎧甲,這樣的力量和速度,確實也讓人吃驚,就算是在四海龍宮的真傳弟子當中,似乎也沒有幾個人能夠做到這種程度。

「想不到你們海皇宗這樣的小門派,竟然還能夠出這麼個人才,這次應該就是他進入我們四海龍宮,他叫什麼名字?」熬龍風向海皇宗主問道。

「霧夜好人。」海皇宗主平靜地答道。

「好人?這名字有點意思,那麼他到底是不是一個好人呢?」熬龍風似笑非笑的看著台上的霧夜好人。

「是,一個很好人的人。」海皇宗主答道。

「可惜,好人從來都不會長命,如果他在四海龍宮中還要繼續做個好人,那麼他很可能會不久於世。」熬龍風冷笑道。

短短几秒鐘,蘇淺雪已經數次經歷了生死,身上也留下了數道正在流著血的血痕,速度和力量實在差太多,他已經用盡全力,也僅僅只能夠勉強存活下來,莫說是反擊,就連下一擊是不是能夠抵擋的住也是一個未知數。

「你已經敗了。」霧夜好人紫玉長刀狠狠落下,蘇淺雪以雙刀相架,雖然架住了霧夜好人的刀,可是那恐怖的力量卻令他連站立都做不到,一下子單膝跪在了地上,地面被砸的碎裂開來,而霧夜好人的紫玉長刀還在繼續下壓,那恐怖的力量根本無法抵擋。

「勝負已分,讓那什麼好人和景香準備準備,這就隨我回去四海龍宮吧。」熬龍風轉身欲走,可是卻突然聽到比武台下傳來驚呼之聲。

ps:感謝葉楓辰的588,愧對打賞,這本書的成績很差,大家也都知道了,現在純粹是為了感謝一直支持十二的兄弟們在寫,我也不知道能堅持多久,只能說謝謝大家。 在霧夜好人的強力壓迫之下,蘇淺雪內積蓄的元素終於徹底的爆發了出來,逆刃術和邪情種玉鎧幾乎是同時突破進入寶體階段。

霧夜好人的紫玉刀兇狠的下壓,原本一直十分順利,可是卻突然卻是入水撞到了底一般,蘇淺雪的雙刀突然間變的強硬了起來,霧夜好人的紫玉刀竟然再也無法下壓一分。

蘇淺雪全身的毛孔中都湧出絲絲金氣,從青銅體到黃金體,一般人身體內的雜質都已經清除的差不多了,晉陞寶體再次的洗鍊體質,所逼出的已經不止是雜質,還有著身體一些並不優良的元素。

「晉陞了,竟然不是晉陞二級,而是寶體!他修鍊的是什麼鎧甲術,竟然能夠凝聚出寶體?」看到這一幕,許多人都吃了一驚,海皇宗中能夠凝聚出寶體的鎧甲術一共也就兩種,可是看蘇淺雪晉陞寶體的模樣,卻不是海皇宗中的兩種鎧甲術的任何一種。

當!

渾身帶著金色熱氣的蘇淺雪,舉著雙刀,硬生生一點點支撐了起來,把霧夜好人的紫玉刀彈開,整個人完全站了起來。「怎麼可能?」海皇宗主等海皇宗的高層人物都吃了一驚,就算蘇淺雪晉陞寶體,那也只是寶體而已,天下又不止是蘇淺雪一個寶體,霧夜好人同樣也是以寶體晉陞的二級鎧武者,比蘇淺雪還高了一個大級,蘇淺雪怎麼可能在力量上竟然能夠與霧夜好人匹敵。

熬龍風也是微微皺眉,那霧夜好人的實力已經算是二級中的翹楚,四海龍宮之中的青銅鎧紋弟子。也沒有幾人能夠與之相提並論,可是那個一級鎧武者。晉陞寶體之後卻能夠在力量上面與霧夜好人抗衡,這事情透著一點古怪。

「你還真是出人意料。本以為你在我的壓迫之下能夠進入二級鎧武者與我一戰,卻沒有想到你的確晉陞了一級,只不過晉陞的卻是寶體,以寶體的力量能夠與我匹配,恐怕你所修鍊的鎧甲術,是力量型的吧,只是力量強大,那是沒有辦法戰勝我的。」霧夜好人看著晉陞完成的蘇淺雪說道。

「如果不止是力量呢?」蘇淺雪身形一動,人如一道清煙般閃向霧夜好人。雙手中的雨魔和神月,劃出一金一碧兩道閃電,瞬間到了霧夜好人面前。當!

霧夜好人雙手握著紫玉刀劈出,與神月和雨魔相撞,崩射出飛散的火花,霧夜好人身形止不住的連退數步,而蘇淺雪也被震的在空中飛出數米,這一擊竟然是平分秋色。

「好快的速度!」霧夜好人不驚反喜,眼中放射出灼熱的光芒。整個人興奮的身體都在顫抖著,但是卻不是普通人那般緊張的顫抖,霧夜好人的每一次顫抖,都令他的氣勢變的更加強大。信念變的更加堅定。

在海皇宗年輕一代之中,霧夜好人無疑是一個無敵的存在,連找一個能夠與他稍微匹敵一下的對手都找不到。那種空有一身力量卻使不出來的感覺,是一般人所無法理解的。

就像一個苦練了許多超級動作的球星。上場比賽的時候,對手實在太弱。只需要站著投籃就可以贏得比賽,那種想要炫技都沒有的感覺,實在是令人鬱悶。


以前的蘇淺雪,只是讓霧夜好人看到了一點希望,也許是一個可能與自己一戰的對手,而現在的蘇淺雪,卻是真的站到了他面前,讓他能夠盡情施展自己的一身所有,盡情的施放出自己的驚天才情,這樣一個對手,本就是霧夜好人所渴望的。

「海皇宗主,你那名弟子修鍊的是何鎧甲術?」熬龍風看著海皇宗主問道,蘇淺雪突破至寶體之後,力量和速度等各方面竟然都能夠與霧夜好人抗衡,而他卻只是一個寶體,這實在是有些太過恐怖了。

就算是他熬龍風,修鍊是的四海龍宮最頂級的鎧甲術,在寶體時期也不可能達到這種程度,什麼時候海皇宗竟然有這麼厲害恐怖的鎧甲術了。

如果這種鎧甲術真的屬於海皇宗,熬龍風無論如何也要想辦法把這種鎧甲術帶回四海龍宮。

「那人入我海皇宗也不過一年多,入門之前就已經修鍊過鎧甲術,並非我海皇宗所傳。」海皇宗主苦笑道:「若是我海皇宗真有那般鎧甲術,也不會傳給一個普通的真傳弟子。」

熬龍風微微點頭,海皇宗主說的到是沒有錯,如果海皇宗真有那樣的鎧甲術,恐怕也會著急藏著,連核心弟子都未必能夠學到,更何況只是普通的真傳弟子。

第一初戀:總裁別鬧 ,拳法、指法、掌法、腿法,各種武技配合著他的刀法,進攻如同行雲流水一般,而後退則是千般變化,每次都有著出人意料的變幻。

蘇淺雪的變化就少了許多,只是刀法中偶爾夾雜著一些拳法,只是蘇淺雪的每一次移動,都似乎能夠料敵先機一般,任憑霧夜好人如何變幻,他都彷彿早就想好了應對之策。

台下眾人早已經看的目瞪口呆,霧夜好人強到了極點,可是蘇淺雪同樣令人不可思議,一個一級鎧武者,雖然晉陞了寶體,但是卻能夠與霧夜好人戰的難分上下,這實在是令人感覺驚奇。

「這傢伙真的是蘇淺雪嗎?」白浩然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比武台上的蘇淺雪,實在無法想象,這就是那個任他擺布從未說過一句話的蘇淺雪。

「這怎麼可能?」司徒晨風和司徒光早已經目瞪口呆,霧夜好人已經表現出了讓人絕望的強大,可是蘇淺雪竟然與他戰了個平分秋色,現在誰輸誰贏已經難以預料。

「應該早些殺了他的。」現在司徒晨風十分後悔當初讓白浩然帶走了蘇淺雪,那時候實在是應該多花些代價,無論如何也要把蘇淺雪弄到身邊,想辦法把他弄死以絕後患。

現在蘇淺雪已經成長到令人驚恐的程度,現在再想去弄死蘇淺雪已經是難如登天,更可怕的是,如果蘇淺雪真的打敗了霧夜好人,那麼他就將會成為四海龍宮的弟子,想到這一點,司徒晨風只感覺渾身發冷,如果蘇淺雪真的能夠在四海龍宮渾出明堂來,那時候要取他的性命豈不是易如反掌。

更糟糕的是,如果蘇淺雪贏了,他還要賠給蘇淺雪五千三級獸晶,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關鍵是這等於是拿自己的錢去培養自己的敵人。

現在司徒晨風只能在心裏面默默的祝禱,祈求霧夜好人千萬不能敗,無論如何都要贏蘇淺雪。

可惜司徒晨風的祈求並沒有產生效果,那般強大的霧夜好人,竟然漸漸落在了下風,而蘇淺雪竟然慢慢的壓制住了霧夜好人,令司徒晨風的臉色變的越來越難看。

霧夜好人各方面都很強大,幾乎同階之中難以有人與他正面一戰,可是在力量和速度都不遜色的情況下,蘇淺雪的神一道實在太過霸道,那種幾乎是神一般能夠看穿人心,預料到對手一舉一動的能力,就連霧夜好人那超級的反應能力也無法與之抗衡。

霧夜好人的反應再快,那也是要等蘇淺雪做出動作之後才能進行反應,而蘇淺雪卻是在霧夜好人沒有出招之前,就已經預料到了他會出什麼招式,甚至是在數招之前,蘇淺雪已經知道他要出某一個招術。

這根本就不是一場公平的戰鬥,因為蘇淺雪幾乎是站在上帝的視角與霧夜好人大戰,霧夜縱然有超人的神力,也無法在這樣的戰鬥中取得優勢。

霧夜好人開始的時候還能夠與蘇淺雪勢均力敵,那是因為他有許許多多蘇淺雪根本沒有見過的武技可用,那些完全在蘇淺雪意料之外的東西,自然不可能預判的出來。

可是就算霧夜好人學究天人,所會的武技多如牛毛,可是卻總會有用盡的時候,當霧夜好人開始重複使用武技的時候,他便已經落入了下風。

「這怎麼可能?霧夜好人竟然要敗了嗎?」所有人都不可思議的看著比武台上已經落在了下風的霧夜好人,沒有人想過霧夜好人竟然會被人壓制,而且壓制他的人還是一個一級鎧武者。

如果不是所有人都清清楚楚的看著這一切發生,他們幾乎以為自己是在做夢,而那些只是一時好玩,隨手買了一些蘇淺雪贏得比賽賭注的人,這時候才突然意識到,他們好像要發達了,因為他們所買的賠率,最低的也是一百倍,甚至有些是數百倍近千倍的賠率。

現在許多人都在後悔,當初為什麼不多買一些呢。

很多人都不忍心看到霧夜好人落敗,因為霧夜好人這麼多年來,已經成為了他們心目中如同神一般的偶像。

可是失敗終歸還是要來臨的,霧夜好人使用盡了渾身解數,最後還是失在了蘇淺雪的刀下。


當蘇淺雪以勝利者的身份站到海皇宗主面前的時候,所有人的眼睛都如同看著一個奇迹般的看著蘇淺雪。

「宗主大人,您是否說過,只要九重塔開神燈現,海景香就不用嫁入四海龍宮?」蘇淺雪在海皇宗主面前,問出了一句石破天驚的話。 蘇淺雪本來不打算管海景香的事情,可是熬龍風如此言行,他又如何能夠眼睜睜的看著海景香跳入火坑。⊙頂點小說,

「放肆。」熬龍風大怒,起身拔出旁邊士衛腰間的長刀,向著蘇淺雪狠狠飛投而去,長刀似雷電般劃過長空,瞬間就到了蘇淺雪的面前,看那石破天驚之勢,彷彿連銅牆鐵壁都能夠劈裂。

蘇淺雪手中的雨魔和神月交叉上舉,硬生生擋住了那石破天驚的一擊,強大的力量碰撞在一起,那柄長刀碎裂爆開,蘇淺雪如戰神般舉著雙刀穩絲不動。

熬龍風臉色鐵青,他已經是四鎧紋的二級鎧武者,只差一步就踏入三級鎧武者的境界,一擊之下竟然無法動搖蘇淺雪半分。

正欲親自出手斬殺蘇淺雪,卻見海皇宗主伸手把熬龍風攔了下來。

「海皇宗主,你這是什麼意思?」熬龍風冷冷的盯著海皇宗主。

「這是我海皇宗內部之事,還是由我來處理。」海皇宗主說道。

「如果你能夠登上九重塔,將神燈取出,就可以提出任何條件。」海皇宗主看著蘇淺雪說道。

「那就請宗主允許我進入九重塔。」蘇淺雪平靜地看著海皇宗主說道。

「淺雪!」海景香跑過來攔住蘇淺雪:「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你不必去九重塔,那不是你能去的地方。」

海景香很清楚,若是說第九重,以蘇淺雪現在的等級。就算是前面的八重也上不去,如果強行登塔。只會被海息所傷,甚至可能會丟了性命。

「我決定的事。從未曾改變過。」蘇淺雪竟自跟著引路人向著九重塔而去。

「我的宗主大人,您是不是該給我一個交待?」熬龍風神色陰沉的盯著海皇宗主說道。

「熬公子應該也聽說過我們海皇宗的九重塔,你覺得你能夠登上第九重嗎?」海皇宗主不動聲色的反問道。


熬龍風頓時楞了一下,海皇宗的九重塔樓他自己聽說過,以前四海龍宮也曾有強者曾經試過去登九重塔,那已經是第五級的鎧武者,可是卻依然只到了第八重,沒有能夠推開第九重的大門。

「熬公子你都不能登上第九重,我給他一個機會又有何不可。難道熬公子認為他一個一級鎧武者,可能會比熬公子你更強嗎?」海皇宗主說道。

「那自然不可能。」熬公子的神色平靜下來,微笑著說道:「那我們就去看看,他到底能夠登上第幾層,如果他登不上第九重,宗主又將如何處置他呢?」

「如果他真的強行衝擊第九重,已經不需要我處置他了。」海皇宗主輕描淡寫道。

「說的也有道理。」熬龍風笑了起來。

眾人都移步向九重塔所在的位置,海景香則是神色複雜的看著那如同怪物一般的九重樓,心中默默的祈禱著。希望蘇淺雪能夠平安無事,至於蘇淺雪能夠登上第九重這種事,她根本不敢去想。

蘇淺雪走進九重塔,一股寒意頓時襲上身體。雖然只是第一重,就已經讓他感覺到其中的透骨寒意。

「深海之息果然名不虛傳,可惜我修鍊的並非寒系法訣。否則此處到真的是修鍊的絕佳之地。」蘇淺雪舉步向著台階走去。

整個九重樓,每一層都是由螺旋通往下一層的石階組成。每隔一段距離,石階的旁邊就有平台。有許多海皇宗的弟子就在上面修行。

蘇淺雪的到來,吸引了很多人的注目,很多人本就是跟著蘇淺雪進來,他們想要看一看,蘇淺雪到底能夠登上第幾層。

那些注目著蘇淺雪的人,敬佩者有之,不屑者有之,神情千姿百態各有不同。

蘇淺雪平靜地踏上了第一層石階,他既然來此,那就是打定主意要登上第九層,除非之外沒有第二個念頭,自然不需要緊張也不需要心有雜念,只需要向著唯一的目標前進。

九重樓的前兩層都難不到蘇淺雪,普通的一級鎧武者都能夠通過這兩層,但是從第三層開始,對於一級鎧武者來說,就已經有著極大的兇險。

只是蘇淺雪在第三層的速度依然不減,他的雙重寶體遠比一般一級鎧武者要強悍的多,就算許多二級鎧武者也有所不如。

「宗主大人,蘇淺雪已經登上了第四層。」有人向在外面觀看的海皇宗主報告。

「以一級之身能夠登上第四層,看來他還是有些能耐的。」熬龍風現在的心情很放鬆,笑著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