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地面下,一個何家子弟,再度,死!

「這麼多人看著你,何嶺,你想過沒有,你要是再不轉身,即使不死,以後,你之臉面,會何在?你即使回到何家,又緣何能呆得下去?憑你見到殘殺你的族人之人也逃避這件事情?……怕是,以後你即使有家,也沒臉回了。」

伴隨著蕭北的這幾句話,地面上的何家子弟之中,再度多了幾具屍體!

而另一邊,何嶺那已經在遠處的身體,也終於是剎住,並且,轉回這裡。

蕭北的心,終於放下……他之所以這樣有點偏離以前的性格,幾乎可以說是有點太過於狠辣的一點點殺掉地面上的這些何家家族子弟,只是因為一個計中計的原因。

同時,也可以說,這個計中計,是蕭北連環計劃的一步,也是蕭北一個性格謹慎睿智的體現,那就是——為蕭北之前與一旁正在看著此時情形的「萬香堂」王毅與周月所做的解釋,他與蕭家無關,而且,說不得會對蕭家不利,再一次的證明!

世事,絕不能百密一疏,蕭北,就是為了讓一旁的王毅與周月看個明白,自己正在做的表現,不像是蕭家之人!

這樣的話,可以促進周家以為蕭家會受到更多的打擊,讓周家提前動手,而自己可以放心的在去往橫香學院之前,解決掉這幫能對娘親等產生危害的人!

「你欺人太甚!」

何嶺已經轉了回來,沖著蕭北大喊了一聲,隨後,整個人身軀猛然間驟然提速,再到蕭北近前的時候,何嶺雙掌錯開,臉上的面容也是一副森然與狠絕的表情。

而蕭北,也是感覺得到,何嶺,終於是被自己的話憋出了火氣。

現在的他,身上的氣息儼然是達到了君品武者的頂峰,但於細微之處,蕭北當然也感覺到了,何嶺的生命氣息,有些很大的波動。

這就證明,何嶺,是運用了類似於「血祭功」那樣的功法,用自身生命的損害,換取了現在暫時的功法的提升……但,只不過是君品武者的頂峰實力,又能耐蕭北何?

蕭北蒙著面巾的臉舒緩,心道,計劃的連續性,來了……武氣澎湃而出,蕭北在空中直接跨了一步,而後,直接跨到了何嶺的面前。

蕭北,給了何嶺一個伸拳出擊的機會……讓周圍,包括很多的百姓,還有眼睛一直眨也不眨的往這裡看來的王毅與周月,看得清清楚楚的機會。

何嶺的拳頭,包裹著他強悍的身體之中湧現出來的功力使化出來的武氣,直奔蕭北的面門而來。

但,何嶺的臉上,絕對沒有半分勝利的喜悅……他自然知道,自己不可能是面前蒙面武者的對手,哪怕是拚命,也不行!

可是,面前的蒙面武者,為何會給他出拳的機會,這讓他懷疑……隨後,何嶺卻是感覺,自己的身體,再也動不了了!

是武氣!

是強悍的武氣!

那武氣,是面前的穿著黑袍的壯碩漢子強者的!

他的武氣,在操縱著自己!

隨後,何嶺發現現在的他,僅僅能夠控制住自己的眼神,而他的那正揮擊出去拳頭,開始慢慢的碎裂掉,他一雙手的全部前半隻手臂,都是變得血肉模糊!

「蓬!」

那蒙著面的黑袍之人,看起來只是輕飄飄的一掌,便將他打的飛奔出去……不過,這個蒙面人,卻還是沒撤走他的武氣,那武氣,包裹著他,使他的身子表現的如同真的被打擊的後退一樣。

何嶺,則是清清楚楚的看見了,她那嘴角噴出來的艷紅色的鮮血,一點點的噴出去的全過程,太可怕了…..這個黑袍人,到底想幹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做?難道,他真的只是殺神,有一種癖好,將敵人**過後便殺死的殺神?

這個念頭,在何嶺現在不能動的身體的腦袋之中,飛速的轉動起來……隨後,何嶺發現,他的嘴巴,居然張開了,不過,卻不是自願的……毫無疑問,是在蒙著面的黑袍人武氣的支配下,才張開的。

而後,說出了聲音,蘊含著懼怕成分的聲音,聲音還不小——「你……你……就不怕蕭家?我們何家可是蕭家的聯姻家族,你敢得罪蕭家?……你要知道……知道,蕭家可是有……帝品武者的……」

聲音是遵循著越來越弱的程度說出來的,這一點的惟妙惟肖,讓何嶺自己都苦笑著之中驚詫。

畢竟,這話說的很到位,他本人說也就是這個樣子了,何況這還是蒙面的強者用武氣控制著然後模擬的,這需要先對武氣有很高的操縱力,然後能夠通過對武氣的影響進而影響到這天地之間的元氣,然後是自己的契合……

何嶺的嘴巴說出了這些話,這些在何嶺看來他絕對不會說的話!

而那一邊,蕭北暗暗的點了點頭,知道自己這一次做的不錯,緊接著,蕭北大聲應答道,「蕭家?可笑,周家我都不怕,難道,何嶺,你認為我會怕蕭家?」

話落,蕭北知道,這一回,才是把戲真的給做足了。

不著痕迹的在武氣的包圍之中掃視了一眼王毅,蕭北發現那個老者王毅的眼神,果然是變了,變得疑惑頓解一般,那副模樣,表明他信了,他信了蕭北不是蕭家之人,而且對蕭家產生了怨念!

成功!

蕭北內心到,隨後,馬上爆發了全部的實力。

掌動!

方向,就是地面!

那除卻何勇的幾個剩餘還生還著的何家之人,在蕭北的掌動力擊之下,再怎麼掙扎都是徒勞。

死!

一個字,死!

他們現在正在掙扎的身子,在巨大的蕭北武氣凝聚而成的掌型印記之下,再也動彈不得,只能慢慢的,感覺身體在壓力之下的崩潰!

在巨大的痛苦之中,感官上慢慢的感覺到死亡——這個人類從出生以來,除卻少部分人不懼怕之外,幾乎所有人都懼怕的兩個字!

「何嶺,你拿蕭家壓我,呵呵,不要讓我碰到蕭家的人,要是碰到,管他是誰,我照殺不誤!」

說出這句能夠讓台下的百姓還有王毅與周月都聽到的話之後,蕭北,再次收網了!

手緊握!

「蓬!」

武氣,如同無數道繩索,從四面八方,以一種帝品武者能夠呈現出來的絕對掌控力量,將何嶺的身子,整個的提到空中!

然後,蕭北甩手,一捏!

爆!

就是爆!

沒有別的變化!

空氣之中發出「嗤嗤」的響聲……台下,不管是誰,看到這一幕,俱是心寒!

心寒之餘,其中的一些人,對於武道練成之後的成就的嚮往,更是無限!

強者,無敵!

一些熱血分子,雖然離得這處戰況的位置遠遠的,不過,一雙眼睛,卻是瞪的不能再大的看著蕭北用功法之後變換了的蒙著面的身子,陷入了痴醉之中!

毫無疑問,要不是蕭北已經建立了一個絕對嗜殺的形象,這些武痴一般的練武之人,會撲上近前,膜拜蕭北!

.

新修真大時代 手打小說盡在- -歡迎您的到來。

第七十章不留,滅!

【PS:恭祝「WSDSY」書友成為本書的第一位堂主,威武!還有感謝書友「找沒人」的打賞。..】

……

……

輕鬆的解決掉了何嶺之後,蕭北從空中慢慢降落下自己的身子,來到了已經尿了褲子的,將袍子弄得很濕的何勇面前。

臉上帶著血漬的何勇的眼神,現在看起來,簡直就是已經無神,不再是獃滯不獃滯,驚愕不驚愕的問題了。

身邊一起來的,比他級別要高很多的何家子弟,一個個的在他面前以一種無法抵擋,面露恐懼神態的表情死亡,這一幕幕的衝擊,實在是太強,讓何勇的心裡心靈,被震傻!

愛上離婚女人 這一刻的他,在蕭北幻化的壯碩蒙面強者,以一種強悍的無與倫比的強者姿態之下……尤其是硬生生的將何嶺直接在空中,隔空捏爆的場景,都讓何勇的神經經不住摧殘震懾,直接廢了。

哪怕,即使是生,何勇,也是一句行屍走肉。

契約嬌妻:豪門閃婚慢慢愛 蕭北看著何勇的這個樣子,搖了搖頭。

隨後,用誰都能聽得見的聲音道,「記住,做人,不能太高調,有本事,也不要太高調,倒不是說你不能高調,而是說,該低調的時候,一定要低調——不然,在不清楚的情況下就相當高調,惹怒不該惹的人,你會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就比如……」

蕭北拖了一個長音,「你——」

一個你字說完,蕭北甩手,一指武氣,像是一柄劍一般的,閃現在了蕭北的指尖。

武氣擬化之劍道!

從那個被蕭北擊殺的這個大陸之上蕭北第一次面對著的帝品武者黃袍人的武氣擬化上尋求溯源而作為第二殺招的,劍道!

所謂武道千萬條,人人只取一瓢,練多則雜,專一而精,從專一過渡至繁瑣,從繁瑣在化簡到簡單,正如一句老話,形容境界——三十年前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現在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三十年後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

而蕭北,自然不是想要修鍊劍道般的武道,只不過,小小的通過掌握了相同原理而使用一下,還是能夠做到的。

在這個時候,蕭北可不想使用自己的最大特點,將那星辰的武氣弄出來,讓周圍都知道他最擅長的是什麼。

武氣擬化的劍尖閃現在指尖,蕭北身子騰空,手往下一甩……那道武氣擬化的劍,帶著尖銳的呼嘯之聲,直接襲向何勇。

眉心!

心臟!

四肢,包括手腳的關節處!

還有一道,方向,是何勇的丹田!

劍尖,在靠近著何勇的時候,從一道,化為了七道!

「噗噗噗……」

接連七聲,帶著先後的順序,將何勇的生機完全的斷掉!

何勇,死!

死的不能再死!

不過,此刻的人群,已經再也沒有誰注意何勇了,所有的人,看著的,全部都是騰空的蕭北化作的那個壯碩的漢子。

所有人的,最終的現在的想法,都是敬仰這個強者!

「強者,我要成為強者!」一個矮個的漢子大聲的道。

此聲一出,倒是沒有惹到多少唏噓聲,人群之中有幾個視線從蕭北化作的那個壯碩的漢子消失的地方移回來,看著矮個的漢子,默然不語。

不一會,有一個四十多歲的婦人領著的四五歲的小女孩,也是嬌紅著臉道,「娘親,娘親,我也要將武道練好,這樣的話,那個鄰居王大叔要是再上咱們家騎大馬似的欺負你,讓你痛苦,我就收拾他!」

小女孩的話,讓她的娘親目瞪口呆之餘馬上羞紅了臉,而一旁熟悉他的人群,則是哦了一聲,隨後轟然大笑。

其中原先叫著說我要成為強者的那個矮個的漢子,很明顯也是熟悉這一對母女的,看了一眼另外一邊的所謂王大叔,這個矮個的漢子道,「老王啊,你還是趕快和小梅成親吧,不然啊,我看小囡囡長大后練武有成你可*潢色小說WwW.ShuBao2.Com/class12/1.html就慘了。」

而另外一邊的那個所謂的王大叔,則是也紅著臉嬌憨的笑著……

「萬香堂」中王毅與周月,看著蒙著面的蕭北幻化的壯漢遠去的身影,直到消失了好一會,都沒有說話。

「王老,那個人的實力,真的很強?」周月眼睛眨巴吧一下,然後收回了還在天空之中的視線道。

王毅點了點頭,苦笑著道,「小姐啊,你也看見了,殺一個君品武者,可以如此簡單,直接甩手就捏爆的人,怎麼可能不強?」

苦笑之中,王毅揉了揉腦袋,「小姐,這一次,摟上的『天靈花』還有那顆蛟龍內丹,被他拿走了……」

「什麼?欺人太甚!」

周月俏臉一綳,眼中的憤怒很大很大,「那可是留給祖爺爺的東西,祖爺爺還指著這個東西提升修為,斬除魔障呢!他居然敢拿走,那以後祖爺爺要是來了的話,沒有東西提升,祖爺爺的魔障可怎麼解除?我我……」

說著說著,周月的眼中蠻橫的恨意流露,不過,話語卻是越來越小了。

蓋因,周月雖然十五歲,但天資聰穎的她,不得不面對一個事實,那就是這個蒙著面的強者,實在是太強,比她所認識的帝品武者,要強!

即使是她的祖爺爺,也不是人家的對手!

王毅看著周月沒了話,但是還是嚴重恨意流露的都可以算是噴火,不由得搖了搖頭,隨後想了想,王毅道,「小姐,老祖的弟弟,也就是你的祖爺爺明明已經晉級了帝品武者這麼多年了,那魔障也是存在很久了,咱們好不容易得到了古方還有一株『天靈花』,他為什麼不早早的就來拿走呢?如若是那樣,想必,也不會輪到被這個人搶走啊。」

說完這句話,王毅捻著鬍子,看著周月。

周月面色倒是還是那副樣子,不過,眼神飄忽到王毅身上的時候,周月的手不自覺的動了動白皙的手指。

半響后,周月長嘆了一聲,那稚嫩的美艷臉上,倒是擺出了一個很老氣的樣子,「王老,實話告訴你吧,祖爺爺於多日前又得到了一個異寶,這個異寶的能量相當大,當做武器使用,即使同是帝品武者,祖爺爺也可以完勝。」

頓了頓,周月看著王毅續道,「現在,祖爺爺已於多日前趕往了蕭家蕭府後山的山脈之中,去獵殺帝品武者級別的妖獸去了,這樣既可以鍛煉與異寶之間的契合性,又可以多弄一些妖獸的內丹來……至於為何一去多日,想必是這件異寶太過於好用了,才使得祖爺爺歡喜異常,正在獵殺妖獸興奮的頭上以至於這麼久才沒回來吧,不然,哼……」

.

手打小說盡在- -歡迎您的到來。

第七十一章何家亂

「哼」了一聲之後,周月對著王毅繼續說道,「要是祖爺爺回來的話,別看這個武者的實力是帝品武者的實力頂峰,祖爺爺也不怕他,只要祖爺爺使用那個異寶,他?就像他剛才對何勇所說的,怎麼死的到時候他都不會知道……」

周月再次不屑的「哼」了一聲,看了看王毅,周月續道,「王老,今日之事,你還是早點將事件的所有方方面面告訴我周家老祖一聲吧,我樓上還有幾個丹藥沒有規整完,就先不走了……」

囑咐完這些,周月眯了一下眼睛,對著王毅續道,「嗯,王老,你和老祖說話的時候要再加一句,就說這個強者在剛才進來『萬香堂』的時候,欺負了我。。」

「嗯,嗯…….嗯?」

正不斷的點頭,表示在聽周月的話的王毅,突然聽到從周月脆軟的話語之中傳出來了「欺負」二字,不由得一怔!

「小姐,這,這……欺負?我怎麼說?還是你親自說吧……啊,小姐,事情鬧得有點大,我得快點回去通報家主。」

瞅著標誌著赤火軍的都城中心護衛隊已經趕往了這裡,並且在源源不斷的調人到了街道的何家屍體的旁邊,疏散著人群,設置了警戒,王毅收回目光之後趕忙說道。

隨後生怕周月在說什麼讓自己意料之外的話,王毅話講完,便直接從「萬香堂」的大廳之中,身子騰空飛縱了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