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賈維斯也立刻啟動了事先安裝在空中堡壘四周的隱身裝置,通過光線的折射手段,讓空中堡壘消失在雲層中

青木給這座空中堡壘,隨意地取了一個名字,就叫做天空堡!

作為天空隊在天空中的基地,天空堡的大小還是相當可觀的,能容納下上萬人,還不會有擁擠的感覺。

只要瑪機雅娜願意,甚至能在天空堡中開闢出一個個房間,讓人居住。



一天的時間,足夠天空堡的趕回豐緣地區,讓青木能及時地參加自己成為冠軍的典禮。

不過卡著時間回去,顯然讓源治和亞當斯他們感覺時間有些緊急。

現在各大地區的代表都已經趕到了豐緣地區,就差青木這個主角,居然在這個時間都還沒出現。

這可是關乎到這個豐緣聯盟臉面的大事,明天就要進行接任大會,到現在青木都還沒有出現。

就在亞當斯、源治等人在會長的辦公室內焦急的來回踱步時,青木的瞬間移動讓他突兀地出現在這裡,把兩個老頭子嚇一跳。

「臭小子,你想嚇死我們?超能力者了不起?動不動就這麼來一趟!」 將軍夫人惹不得 源治拍著亞當斯的胸口沒好氣地說道。

「拍你自己去!老夫才沒有被嚇到!」亞當斯沒好氣地直接甩開源治的手。

自從知道自己可以安心退休后,源治就整體待在與亞當斯的辦公室里,喝喝茶吃吃點心,整個人都胖了不少。

而且心中沒有壓力后,也越發看起來像是一個老頑童,把亞當斯折騰得苦不堪言。

每次看到源治那欠打的模樣,亞當斯就想原地辭職,然後讓源治原地升天。

還好他的定力夠,否則每天他埋頭於處理各種文件和事務的時候,卻有那麼一個人,搬了一張小桌子,坐在他的身邊,一杯香飄四溢的茶,還有幾個光看就知道很美味的甜甜圈,吃得津津有味。

從這裡就能就算出亞當斯心中的陰影面積。

但是沒辦法,誰讓這個人可以退休了,什麼責任都不用承擔,而自己比他的年紀還要大,居然還不能退休,實在是沒天理。

「青木,準備好了沒有?」亞當斯強行壓下自己心中的羨慕嫉妒恨,無視源治朝著青木問道。

在空中堡壘的全速飛行下,青木才終於在天黑之前出現在了這裡,而明天,就是正式典禮的開始。

聞言青木自信地點點頭,「會長你放心,現在的我自信滿滿!」

實力的提升所帶來的,當然就是滿滿的自信!

看到青木這麼自信,兩個老人當然也開心。

畢竟這可是代表著他們豐緣聯盟走向新一輩統治的關鍵時刻!

「那你先去好好休息吧,明天從早上到晚上,都會是忙碌的一天!

而且…我們可是幫你找了一個非常不錯的對手,既能讓你展現出實力,又能增加你的可信度!」 惡魔的寵兒:囚愛新娘 亞當斯對青木說道。

青木點點頭,再次瞬間移動消失在原地。

看著青木消失的地方,亞當斯和源治兩人臉上的笑容卻是緩緩收斂。

嘭——

兩人幾乎是同時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你說的,可信度高嗎?」源治整個人看起來有些頹廢。

「我也不知道的,但是…」亞當斯一隻手撐著腦袋,看起來狀態也沒有比源治好多少。

「那你,為什麼在那天沒有拒絕,也沒有…沒有提醒過我?如果真的是這樣…」

亞當斯緩緩地搖搖頭,「他的成長是我們從頭到尾都看著的,雖說速度的確是有些誇張,但每一次卻都有非常合理的解釋,而且單看這些的話,的確不足確定這件事,要知道…要知道,他幾乎代表著我們,我們整個豐緣的未來。

而且,最重要的是,你覺得…他有做過對不起我們豐緣的事嗎?」

聽著亞當斯的問題,源治陷入沉思,片刻后,緩緩搖搖頭,「我不知道,不過,站在我的角度來看是沒有,甚至都不能說有損我們豐緣聯盟,反倒是給我們提供了不知道多少的幫助,給我們帶來了多少的好處。」

亞當斯點點頭,眼神逐漸變得有些堅定,「這就夠了,不論到底是什麼,從他出現到現在,都沒有做過有損豐緣聯盟的事情,那麼就算是真的有人舉報他,我們也不不能因此就不再相信他。」

聽起來彷彿是在安慰源治,又彷彿是在安慰自己。

但不管怎麼說,從此刻開始,兩人心中的芥蒂就消除不掉了。

而且已經在這麼關鍵的時刻,不管怎麼說,已經不是他們能左右的時候了。

「再說,再說我們也沒有老到無法動,不是嗎?」亞當斯笑著說道。

源治默默地點點頭,雖說他不願意相信,畢竟從他收他為徒開始到現在,就有不少的人一味的詆毀他,從一開始的懷疑到後面的完全確定,他用自己的想行動證明了這一點。

只是…這次的這個人不同,有很大的不同,他說的話讓人知道可信度不低。

「希望…不是這樣…」源治低著頭,默默地在心中想道。



「青木,要做冠軍了,有什麼感覺?!」一個身穿暗紅色長袍的青年,背後也披著一條暗紅色的披風,此人正是剛剛轉到城都地區,並且成城都地區龍系天王的渡。

這一次青木成為冠軍,可以說是他們年輕一輩的盛世,所以就算現在御龍家族處境很不好,但渡還是來了。

他很想看看,當初那個需要經過他考驗才能成為道館館主的青木,那時候的實力比自己還要弱小得多,但現在卻是先他一步成為了一個地區的冠軍。

這種被人彎道超車的感覺,雖然是被自己的好朋友,但多多少少還是有種挫敗感。

所以這次的儀式他必須要參加!

當然,參加這次大事的,並不只是御龍渡,還有神奧地區的希羅娜等人,卡洛斯地區的卡露乃等人,甚至是和青木關係沒有那麼融洽的合眾地區的年輕一輩。

青木拍了拍渡的肩膀笑著說道,「怎麼樣?城都地區還可以吧?

你可是關東地區的寶貝,跑到城都地區,估計你們會長的嘴皮子都要磨破了吧?」

渡不論是在關東地區,還是在城都地區,都算是寶貝,所以跑到城都地區,可能待遇會更好。

聞言,渡無奈地笑了笑,從他的笑容中,青木能看出渡笑容中的疲憊,「沒辦法,雖然我一直不是很待見御龍家族,但他們和我畢竟有著血緣關係,這是我無法抹除的痕迹。

而且為了穩定整個御龍家族,他們現在是把家底全都掏出來了,就想著讓我能快點成為冠軍…」

緊接著,其餘人也都圍了過來,一個個的嘴巴上說著恭喜。

都是老熟人,青木也不和他們客氣,欣然接受他們的恭喜。

如今他的實力的確傲視這裡的所有人,那麼就沒有什麼好謙虛的,實力強大所帶來的必然就是滿滿的自信。

「對了,你們最近超進化石收集得怎麼樣?身上多多少少都有幾隻能進行超進化的精靈了吧?」青木笑著問道。

在這裡的所有人,可都是他在這些年所積累下來的人脈關係。

有時候,一個人的人脈關係,可是比那個人的實力如何更加重要。

聽到青木的話,在他們這圈周圍的人,多多少少都浮現出笑容,畢竟在這裡有一些人是佔了青木在時空大陸時所提前告知他們的消息。

還有一些人則多多少少也通過青木得到了一些先機。

唯獨合眾地區的人就看起來米有那麼心情愉悅了。

不知道為什麼,超進化石這種珍貴的東西,如今已經發現的,通過聯盟的整合統計,發現數量最多,相對比較密布的地區,居然是豐緣地區和和卡洛斯地區這兩大地區。

豐緣地區還好說,畢竟發現者青木就是豐緣地區的人,看起來也順理成章。

但是卡洛斯地區,多多少少還是有些出乎別人的意料。

其實,要不是因為青木讓閃焰隊提前收集了很多的超進化石,估計聯盟在卡洛斯地區找到的超進化石還要多得多。

就算有青木插手,卡洛斯地區的超進化石發現數量也不遜色於豐緣地區。

這導致去這兩個地區旅行的訓練家突然的暴漲,讓兩大地區的聯盟是痛並快樂著。

黑暗之淚 痛苦是因為有人來找超進化石了,來分一杯羹。

但同樣也有好處,進一步促進了這兩個地區的人員流動、資金流動金、以及精靈流動,讓兩個地區的發展進一步快速提升。

而且保不準就有一些比較優秀的訓練家,看上了這兩個地區的風水、精靈,選擇定居,這對兩個聯盟來說,也是很大的好處。

畢竟就算是今天要成為冠軍的青木,雖然最早的名頭是和大吾的「豐緣雙子星」,但青木的來歷所有人都很清楚,是當初的關都地區。

為此現在的關東聯盟和城都聯盟想到了還會覺得心痛。

而這些選擇定居的人中,保不準就有幾個天才,雖然再出現青木這樣一個層次的人幾乎是不可能,但只要是個人才,就是很大的收穫。

其他地區想要這樣的煩惱還沒機會。

所以今天青木的冠軍加冕典禮,就有很多別的地區的訓練家慕名而來。

再加上豐緣聯盟為了這件事情,本身身就花了一個月時間進行宣傳,無論是電視上,還是電腦網路中,連續不停刷新,整整持續了一整個月的時間!

「呦,這就是青木小哥吧,一直都有在電視上看到呢,哈哈哈哈——」一個人出現在青木他們的面前。

一個頭髮微紅色與橙黃色相間的顏色,張開就像是一朵燃燒著的火焰,同時還有大量的頭髮紮成辮子束在身後。

上半身穿著一條寬大的袍子,在他的脖子上掛著用精靈球串起來的項鏈,是中年大叔模樣的人。

青木等人看到來人,臉上紛紛露出尊敬的神色,「阿戴克冠軍!」

沒錯,來人正是合眾地區的現任冠軍,阿戴克。

和青木一樣,並非是一個專精一種屬性的訓練家,他的精靈培養沒有太多的針對性。

阿戴克看到他們的樣子立刻揮揮手,「哎呀,哎呀,別這樣,我和你們可是沒有什麼區別,都是熱愛精靈的訓練家,所以啊,不用總是把冠軍、先生地掛在嘴邊。」

說話間,阿戴克慢慢地走近青木他們。

對於阿戴克的事迹,眾人多多少少都知道一些。

其實阿戴克也是一個非常有天賦的訓練家,早年成名,在接近中年的時候就成為了合眾地區的冠軍,牧守一方,保護整個合眾地區。

但是在一次保護精靈聯盟的任務中,因為任務過於重要,所以不得不讓自己的精靈過分爆發實力,雖然任務完成了,但從那之後,阿戴克的精靈也因此而病逝。

為此,阿戴克的本人一蹶不振,甚至想要放棄冠軍的身份選擇歸隱,那段時間也是合眾地區防守最薄弱的時候,要不是因為有四天王在,恐怕合眾地區就危險了。

不過後來,阿戴克放下一切,和自己的精靈開始在合眾地區慢慢旅行,尋找訓練家與精靈之間共存的真諦。

這些年,自身的狀態才慢慢恢復過來。

沒想到亞當斯他們居然能把阿戴克找過來。

「阿戴克冠軍說笑了,該有的尊敬還是必須要有的。」青木笑著說道。

看來,這次很有可能艾戴克的到來是為了給青木晉陞冠軍做鋪墊,或者不應該說是鋪墊,應該說是讓阿戴克的出現讓青木的冠軍身份更有價值,更能得到別人的認同。

「你們啊…」阿戴克搖搖頭,沒辦法,他和青木他們不是同一個時期的人,作為長輩要是不被尊敬的話,還是容易讓人說閑話的。

「哈哈哈——沒想到阿戴克你也來了啊?」又有幾個人從一旁出現,領頭的正是青木的老熟人,大木博士。

怎麼好像哪裡都有大木博士出現,總覺得作為博士的他好像並沒有那麼忙,挺空閑的。

「大木博士!」本來阿戴克在這裡輩分算高的,哪知道來了一個比他更高的,於是和眾人一起恭敬地喊著。

「青木啊,這次事情結束后,你可是要好好跟我說說的超進化的事情,我們現在忙死忙活大半天,可能還不如你一句話來的管用。」大木博士一把抓住青木,也不管其他,就是這麼說。

青木看著大木博士那滿是小星星的眼神,就知道這次不是那麼容易拒絕的。

不動聲色地從大木博士的手中將自己的手抽出來,這種被大男人抓住手的感覺,總覺得不是那麼容易接受。

「咳咳,好的,等這次事情結束后,我們慢慢聊。」青木連連點頭。

說完,青木就向眾人告辭,因為典禮開始了!

信了你的邪 「下面,有請我們的冠軍,源治冠軍!以及我們的第一天王!沙暴天王,青木!!!」在主持人的高呼中,青木和源治這一對師徒一齊出現。

兩人在震天的歡呼聲中一起走到了舞台中央。

感受過被幾萬人一起歡迎的感覺嗎?

那種萬眾矚目的感覺,絕對是非常特殊和震撼的。

「小子…別讓我失望啊。」源治和青木在走過來的時候,在青木的身邊淡淡地說道。

突然的話,弄得青木一愣一愣的,旋即點點頭。

看到青木下意識地反應,源治也沒有多說,打從心底,他還是非常相信青木的,不認為他會成為那個人所說的那樣。

冠軍的加冕儀式豐緣聯盟弄得非常複雜,但是青木沒辦法,不得不照做,畢竟一切都是為他好。

在眾人的注視下,一個金黃色的既像獎盃,又像權杖一樣的東西,從源治的手中遞到了青木的手上。

這個權杖並不是什麼特殊的東西,僅僅只是一個象徵,也就是儀式的作用。

不過這個權杖上,有著一枚精靈球,並不是裝飾品,而是真的精靈球。

而且還不是那種普通的貨色,是大師球!

任何一個地區的冠軍,在成為冠軍的當天,都會得到一枚大師球,算是對作為冠軍牧守一方,表示感謝,又或者是獎勵。

大師球是精靈聯盟目前為止,所能製造出來的,最高級的精靈球。

只是因為青木見識過更強的精靈球,才會覺得大師球好像沒有那麼厲害,但是在大部分人的眼中,大師球可是能媲美准神精靈幼崽的重寶!

接過這個權杖后,青木舉著權杖高高揚起。

「冠軍!!!冠軍!!!青木冠軍!!!」

「冠軍!!!冠軍!!!青木冠軍!!!」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