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久,老頭打破了審訊室里的平靜,終於開口問話。

「對,我是龍小凡。」

「我叫郭剛,聽說你打了一個少校軍官,膽子不小嘛?」

龍小凡跟他對視了一會,隨即目光轉移他處。本來想從他眼裡看出點什麼破綻,卻發現他的眼神比自己銳利多了。

「教導員區別對待新兵,部隊是保家衛國,捍衛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的地方,不是交給某些人利用職權,謀取生存之道的地方。部隊是純潔,庄炎、神聖的地方,不應該有銅臭味,更不應該有相互偏袒,相互利用的事情發生。」

龍小凡一口氣說完,眸子盯著郭剛,管他是什麼人,管他姓趙還是姓郭,任誰也不能改變自己的看法。龍家人世代從軍,受傷重殘也好,流血犧牲也罷,龍家人的字典里從來就沒有一個怕字。

郭剛臉上十分平靜,心裡卻十分激動。龍老說的沒錯,這小子是塊當兵的材料,他那執拗的勁兒,更是塊好兵的料子。

「我沒有問你那麼多,就問你膽子不小嘛,回答我的問題!」郭剛眉毛一橫,不怒而威。

「呵呵。」龍小凡呵呵笑了:「膽子大的人不是我,而是教導員。人家滿身的銅臭味,身上還有一股子權利的氣味。如果新兵三個月是在他的手下完成的,我寧願被遣返原住地。」

「龍小凡,我命令你去換衣服,跟我出去。」郭剛站起來說道。

龍凱峰走了,他要再培養一個龍凱峰出來,而龍小凡就是他的目標人選,未來,他有可能成為血鷹新的大隊長。

郭剛的話剛說完,方萌拿著一件便裝走了進來,衣服放到小桌板上,轉身就走。

她那雙眸子幾乎是紅腫的,雖然方萌沒有抬頭,但龍小凡還是注意到了,她哭過。

望著方萌離開的背影,龍小凡開口道:「如果我拒絕呢?」

知道龍小凡被送進監獄,方萌跳樓的心都萌生了。如果不是因為自己,小凡也不可能進到監獄。如果不是因為自己,趙雲飛也不可能盯上他。

他一個沒權沒勢的普通人,又怎麼能跟趙家的人抗衡?

方萌手抓著審訊室的門把手,聽到那句:「如果我拒絕呢?」,熱淚頓時溢出眼眶。

郭剛似乎早有準備,他自信滿滿的走過來:「你的拒絕無效,馬上收拾東西滾蛋,你以為監獄是養閑人的地方嗎?」他罵道。

龍小凡坐在老虎凳上,說實話,心情很不爽。這兒又不是養老院,讓來就來,讓回去就回去!

抬頭望著郭剛深邃的眸子:「首長,我就是個普通人,你們為什麼非要難為我呢?」

這時,房門被人推開了,一個穿著軍裝,戴著墨鏡,身材高挑的女人走了進來。那人龍小凡認識,正是親自把自己送進新兵連的隱若雪。 逆天狂妃 她走路的時候一瘸一拐的,桌腿小腿處纏著白色的紗布,與迷彩色的軍裝,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龍小凡站了起來,銳利的眸子盯著她的眼睛:「出事了?!」他問。

從進來的那一刻起,自己的心就沒有平靜過。那種不好的預感,遲遲沒有消失。龍小凡只認為是自己沒有休息好,因為他不敢想出什麼事兒。

生在一個軍人世家的家庭里,沒有人能體會那種想都不想的感覺。因為誰也不知道執行任務期間會發生什麼,但又忍不住去想,去思念,去擔心。

隱若雪進門后朝著郭剛敬了個軍禮,扭頭看向一臉懵逼的龍小凡,掏出一封信遞過去:「這是大隊長留給你的信。」

龍小凡伸出去的手瞬間縮了回來,他抬頭望著隱若雪,又望著郭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

他不敢接那封信,也不想接。龍小凡心裡害怕,害怕接過來后,他連心裡最後一絲的念想都斷了。

龍凱峰不會出事,絕對不會!

他是血鷹的大隊長,是全國最佳特種部隊選出來的教頭,曾經帶著血鷹到E國,M國執行過任務,參加過比賽,並獲得過國際認可的大獎!

平時怎麼吵,怎麼鬧,怎麼打都無所謂,但這一刻,龍小凡心突然慌了。

老子就那麼一個哥,就算老子死了,我哥也得活著!必須活著!

「你們說話啊?都他/媽/的啞巴了?!」

龍小凡一腳踹翻了固定在水泥地上的老虎凳:「隱若雪,你告訴我,我哥到底怎麼了?」

隱若雪拿著龍凱峰留下的信,扭頭望著窗外,好大一會後才開口:「所有的事兒,你哥出發之前都寫在了這封信里,如果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看看這封信!」

龍小凡接過信,手指尖剛剛拆開信封,又接著封了起來,抬了抬下巴:「我不會看的,我要見龍凱峰,見你們特戰旅的旅長,不是想讓我出去嗎?讓龍凱峰親自過來接我出去!」

一屁股坐到地上,龍小凡心情非常沉重。拿著那封信,總覺得沉甸甸的。想拆,但又不敢拆。誰知道拆開信之後,我哥還有沒有……

隱若雪咬著唇瓣,突然失聲哭了起來:「對不起——對不起——」

聽到那聲對不起,龍小凡感覺自己心都碎了。 大叔來勢洶洶 那封信里,很有可能是龍凱峰給自己留的遺言,呵呵,你他/媽/的出事了,爹和爺爺怎麼辦?!

「龍凱峰是不可能過來接你了。」郭剛走了過來:「我是中部戰區燕京軍分區特戰旅旅長郭剛,你有什麼話想和我說就說吧。」

龍小凡坐在地上,目光失落的盯著那信封上的落款:弟龍小凡親啟。

抬頭望著郭剛:「你是我哥的首長吧?」他問。

郭剛眉頭緊蹙,點頭嗯了聲:「他歸我管!」

龍小凡迅速站起來,直接走到郭剛面前,四目相對:「我哥到底出什麼事了?不給我個說法,今天咱們兩就住在這兒吧!」

「龍小凡,你混蛋!」隱若雪衝過來一把推開了他:「你想幹什麼?!」 龍小凡皺著眉頭,望著隱若雪誇張的表情不禁覺得有些好笑。我想幹什麼?他們把我哥弄丟了,現在問我想幹什麼?

「說這話的人應該是我才對吧?你們特戰旅把我哥弄丟了,我還不能問問出什麼事了?」

「龍小凡,你哥是軍人,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軍人從哪來,到哪去,不需要你知道。因為你連半個軍人都不算,我甚至都不相信你是龍家的後人,龍家人世代從軍沒錯,但隨便一個人都知道軍事機密不是誰想知道就能知道的。」

郭剛銳利的眸子盯著龍小凡的眼睛,這小子太傲了。如果不讓他受點挫折,以後肯定會出大事兒。

「既然他不願意跟我們走,那就算了。救人的事兒,先放一放,我們再找人。」郭剛拿上手包,轉身朝門口走去。

方萌、隱若雪迅速跟上,她們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和停頓。

「等等……」龍小凡望著郭剛的背影開口道:「你們說的人,是我哥嗎?」

郭剛邁出門檻的腳突然收了回來,手放在門把手上,沉默了片刻才說:「你還不算個軍人,所以你沒有資格知道。」

龍小凡突然慌了,連忙跟了上去:「我跟你們回去,保證服從上級的命令和指示。」

聽郭剛話里的意思,龍凱峰還活著。只要他還有一線生機,踏遍全球老子也要把他找回來!

郭剛很不情願的轉過身,深邃黑亮的眸子上下打量著龍小凡:「你想好了,只要出去這扇門,你的舒服日子就結束了。你想救你哥,只有一個辦法,變強,變強!

如果你選擇繼續待在這裡享受監獄里的生活,那我也沒有意見。我們馬上會找其他合適的人選,設法營救龍凱峰。」

是的,龍凱峰出事了。

龍小凡雙手攥成了碗口大的拳頭,但他可能還活著。很難相信這個世界上還有能困住龍凱峰的人,是自己太過自大,太過自信了。

他說的沒錯,戰場上瞬息萬變,每一秒鐘都有可能碰上死神。躲避死神唯一的方式,把自己變的更加強大。

「我想好了,舒服是留給死人的。」

郭剛沒有說話,而是看向隱若雪:「馬上給他辦理手續。」他說。

「是!」

隱若雪答應了聲,出去叫人辦理手續。

「我可以帶個人出去嗎?」龍小凡抬頭望著郭剛,他是特戰旅的旅長,應該有辦法讓自己帶個人出去。

那個人就是因為玩「蛇」進來的唐龍。

郭剛愣了下,他沒想到龍小凡會提這樣的要求。而且,他剛進來半天,怎麼就想著帶人出去?

「帶什麼人?」

郭剛還沒來得及發問,方雪妍拿著一沓文件走了進來。不是說就算有人求著他也不出去嘛,那現在出去幹嘛?

可惡的是他居然想帶人出去,今天上午和他關在一起的那些人,可都是重犯。有的人追逃了十幾年才抓到,他想帶走就帶走?把自己當成孫悟空了吧?

就算他真是孫悟空,監獄也不是鬼門關,這裡更沒有生死簿。

「唐龍。」龍小凡吐出兩個字。

「你瘋了吧?」方雪妍眼珠子差點掉出來,啪的聲把東西放到龍小凡面前,指著落款處沒好氣的說:「簽字,簽完滾蛋!」

唐龍身上的案子如果仔細數數,光是案底,都能裝上一麻袋。老娘有今天的位置,也是抓住唐龍之後才升的!

搞不懂龍小凡到底作的什麼妖,他一個死刑犯減刑到死緩,又從死緩到無期,這已經是極限了。這個龍小凡居然想要帶他走,開國際玩笑吧?!

「方警官,那個唐龍是什麼人?」

郭剛很納悶,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居然讓龍小凡、方雪妍如此走心?

「那個唐龍曾經在西部戰區某特種部隊服役,退伍后給一個毒梟當了保鏢。後來就挑燈單幹,還殺了那個毒梟。幾年的時間,他就發展成了控制東南亞市場的大毒梟。

唐龍可是個危險人物,他這個人走私軍火,毒/品。但是在華夏內只有幾家正經的物流公司和幾家會所。我們一直抓不到他販毒和走私軍火的證據。

但是抓捕他的那天晚上,有人給我們提供了他所在的位置,我們當場布控,從他車裡搜出了足夠槍斃他十幾次的冰毒和海洛因,以及幾把AK步槍。」

方雪妍很不爽的看著龍小凡,這傢伙就是惹事精,看來以後得離他遠一點。

龍小凡還沒聽那個唐龍講這麼多,說帶走那個唐龍,也是藉機聽聽方雪妍的意思。聽她那麼一說,心裡頓時打定了主意,他必須和自己一塊走。

一個西部戰區退役的特種兵,一個不禍害華夏人的壞蛋,說明他的良心還沒有完全泯滅。華夏對槍支彈藥的管控非常嚴格,在沒有成為特種兵之前,自己最先要搞到的東西便是槍。

「首長,方警官也說了,這人從來沒有禍害過華夏人。從他車裡搜出來的毒/品,也很有可能是別人栽贓陷害。他可能是國際通緝犯,但至少跟我國沒有多大的關係。我建議警方對唐龍進行居住監視。」龍小凡雙手插在口袋裡,雙眸凝視著氣呼呼的方雪妍。

她跟方萌幸虧沒有穿一樣的衣服,不然還真挺難分辨出誰是誰。

方雪妍肺都快氣炸了,她有點後悔自己沒有給他安排個單間。他上午來,下午走也就算了,還挖人?這尼瑪也太狗血了吧?一個罪犯,他都不放過?

真懷疑他是不是被唐龍爆菊花爆爽了。

「首長,唐龍是國際通緝犯,東南亞多個國家的警方都在追捕他,如果讓我們放了,我們當地公安沒有辦法跟國際刑警交代。」方雪妍很無奈,遇上龍小凡,這輩子算是倒大霉了。

也真不知道妹妹到底喜歡龍小凡哪點?

難道喜歡他掃把星一樣的運氣?那傢伙就跟瘟神似的,到哪都會出亂子。

如果沒有前西部戰區退役特種兵的身份,郭剛連考慮都不會考慮。聽了那麼多,他反而有點想見見那個唐龍:「方警官,能不能帶我去見見那個叫唐龍的傢伙?」

方雪妍算是明白了,唐龍這條大魚,監獄里估計是留不住他了。點頭答應了聲,帶著郭剛朝牢房走去。

龍小凡很好奇,前特種兵的功夫怎麼會那麼弱?而且,他那一身銅臭味不像是裝出來的?難道退役之後,腐敗了,就變弱了?

長時間不訓練,的確會影響動作發揮。但唐龍那也太假了,連基本的功夫,也忘光了?

「唐龍,出來!」獄警打開門,拿著鎖頭砸了幾下鐵柱子。

唐龍先是一愣,隨即起身走到門口,跟著獄警朝詢問室走。對於一個被判了無期徒刑的人來說,早已經不奢望有人來探望自己。

那些洗手的兄弟,或許會每隔一段時間送點吃的,喝的過來。

推開門,一個高大威猛的背影映在眼前,那人身上,竟然有一絲熟悉的感覺。唐龍站在老虎凳旁,望著那背影,心跳不由的加速。

「掌控著東南亞地區的毒/品交易鏈,與毒販,非法武裝組織為伍,這就是你的夢想?」

幽冷的聲音打破了審訊室里的寂靜,郭剛轉身,凌厲的目光轉移到唐龍身上。剛剛翻看了唐龍的資料,他的確是西部戰區戰狼突擊隊的一員,7年前,在一次執行任務中,彈道估算錯誤,造成一名懷孕的婦女中彈身亡,因此退伍。

郭剛太熟悉眼前這個男人了,只是歲月在他們臉上都留下了鮮明的記號。夜天狼,戰狼突擊隊戰略狙擊手,因為任務失敗,幾度被送進精神醫院。

因為受不了巨大的壓力,夜天狼提出了退伍。

七年前,他不是旅長,而是戰狼突擊隊大隊長。

唐龍一下子懵逼了,渾身不由的一陣發抖。望著那熟悉的面孔,他接連往後退了幾步:「你,你是幽靈?」說到「幽靈」,喉嚨里不禁發出一聲顫音。

郭剛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把那一沓檔案狠狠地摔在桌子上:「來人,把他狗/日的手銬解開!」他吼著,解開上衣的扣子,脫掉中山裝扔到一邊,五十多歲的人了,眼睛里竟然冒著炙熱的火光。

獄警知道今天來的人是誰,連忙打開手銬跑一邊待著去。

郭剛一個箭步沖了上去,掄起拳頭朝唐龍的臉上打了過去。嘭的聲,唐龍後退了兩步,後背直接撞到了問詢室的鐵窗。

「給老子丟人,你他/媽/的不是毒梟嗎?你他/媽/的還手啊?!」

郭剛絲毫沒有因為唐龍不還手而停下毆打他的節奏,反而加快了節奏,加重了拳腳之力。滿腔的憤怒轉換成拳打腳踢,抬腿一腳朝唐龍肚子踹了過去:「媽/的販毒是不?走私軍火是吧?老子今天給老部隊清理門戶,打死你個狗/日的!」

唐龍鼻子里、嘴角流著血,臉上腫成了打包,渾身上下更是青一塊紫一塊。聽到聲音,方雪妍跑了過來,但房門從裡面鎖著,她也無能為力。

混跡二次元的陰陽師 特戰旅跟過來的警衛員站在門口,槍都掏出來了。如果裡面的人有傷害旅長的意圖,他會果斷的擊斃對方。

龍小凡站在詢問室門口,一臉大寫的懵逼。 許你光年晟世 靠,本來是想平平安安的把唐龍那小子帶出去的,怎麼特戰旅的旅長還動手了? 郭剛年過花甲的人了,打起人來卻一點也不含糊。龍小凡倚著門邊,看來這個唐龍,之前的確隱藏了他的實力。不過,他和自己素未相識,為什麼藏著掖著?

直到郭剛一腳踹翻唐龍,龍小凡渾身一個機靈,隨即衝進房間拉開郭剛:「首長,再打就出人命了。」

說著朝方萌使了個眼色,示意她把唐龍拉出去檢查下傷口。雖然跟那傢伙不算很熟,但老郭打他的時候,那傢伙硬是沒還手。

足以說明唐龍具備常人不具備的忍耐性。一個年輕人面對父母的責罵,有時候都會大打出手,更何況唐龍面對的是一個沒有血緣關係的人。

郭剛氣喘吁吁地坐到一旁的凳子上,臉和脖子漲得通紅。之前的確聽說過唐龍的消息,但一直沒有上心。

「首長,您如果把他打死了,那我還的賠一筆殯葬費。」

龍小凡蹲著,抬了抬下巴:「他現在是我的人,如果給你打死了,他那幫兄弟回頭找我理賠,這筆錢你給我出啊?」

不管郭剛同意與否,這個唐龍他都要帶出去。對於好人壞人,龍小凡有自己的定義。唐龍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需要時間論證。

總而言之,一個不禍害華夏人民的壞人,說明他的良心還沒完全壞透。

「如果我不同意你帶他出去呢?」郭剛皺著眉頭說。

龍小凡直接坐到地上,盤起腿來說:「唐龍有今天,完全是因為被他那些狐朋狗友迫害的。他在國際上可能是個罪人,但是在國內,沒有一件案底。

首長,您不覺得未來我們可能需要這樣既有能力,在國外又有影響力的人嗎?」

如果這話說給別人聽,或許人家會罵自己神經病。但郭剛不會,他是軍分區特戰旅旅長,指揮,參與過各種各樣的任務。

唐龍這樣的人在某些任務中可以扮演什麼角色,郭剛心裡十分清楚。

郭剛猶豫了片刻,抬頭望向站在門口的方雪妍:「方警官,那個人我要帶走。」他說。

方雪妍那冷冰冰的臉蛋透著一絲憤怒,就知道碰上龍小凡准沒什麼好事兒。狠狠地瞪了龍小凡一眼,這才轉身離開去拿卷宗,辦理手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