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小咪躲在被窩裡雙手合十,虔誠地向上天祈禱。

然而才過了一分鐘,浴室門便打開了,一股好聞的香氣率先令人心跳加速,豐城爵穿著松垮的絲織睡袍一面擦著濕漉漉的頭髮一面慢條斯理地坐到了床邊。

艾小咪不敢出聲,她竟幼稚地期待著豐城爵沒有看見自己躲在被窩中,這樣一來她就能逃脫今晚的懲罰了。

「我只給你五分鐘的時間,否則明天新聞就會報道鹿城的開發新建項目。」

艾小咪是傻的嗎?

她以為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就可以躲過男人無法饒恕的責罰了嗎?

簡直就是異想天開啊!

「嗚……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去。」

豐城爵動起真格來著實嚇人,而且他威脅人的本事總是那麼一流。

五分鐘的時間能夠想出什麼自救的方法?

可惡,五分鐘就連把自己洗乾淨的時間都不夠好嗎?

艾小咪又氣又急,可是她的雙手還是加快了速度在往身上塗泡泡,最後她當真只用了短短的五分鐘就把自己香噴噴地呈現在了豐城爵的面前。

豐城爵先一步躺進了被窩,可是艾小咪卻滿臉緊張地站在床邊。

連哭都是我的錯 「進來!」

又是命令式的口吻,嚇得艾小咪雙眼一閉直接鑽進了被子里。

每晚都和豐城爵睡在一起的艾小咪早就習慣了兩人同床共枕的感覺,可是今晚不同以往,因為男人還沒等她躺好就開始……

「啊,你想幹嘛?」

豐城爵的手一觸碰到女孩的衣服,她就開始忍不住大叫起來。

「艾小咪,如果你想主動我也不介意。」

豐城爵有些不耐煩地瞪著女孩驚慌失措的臉,然後等待他的就是預料中的眼淚。

「豐城爵,我真的知道錯了,你就不要再生氣了好嗎?」

艾小咪委屈至極,她都已經將誤會解釋清楚了,可是豐城爵還是不肯原諒她。

「艾小咪,你到底是脫還是不脫?」

男人的心情越來越差,為什麼艾小咪總是要用眼淚來拒絕他呢?

她就這麼討厭和他在一起,這麼嫌棄成為他的女人嗎?

「嗚……我不脫,我……不要!」

豐城爵一聲怒吼,害得艾小咪哭得也更大聲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把鹿城的地給……」

艾小咪每次一哭,豐城爵就急火攻心,他討厭這樣的自己,更恨這樣的艾小咪。

「不要,不要!我脫,我脫……嗚!」

艾小咪再次受到了男人的威脅,迫於無奈和眼前的壓力火速把身上的睡衣丟下了床,她忍著羞愧將身體藏在被子里,整個人距離男人足足有一米遠。

沉默是很可怕的,艾小咪只允許自己的腦袋露在外面,豐城爵早一步丟在床上的睡袍看上去也就格外刺眼了。

「過來!」

豐城爵已經隱忍得夠久了,此刻他不能再忍了,長臂一伸,男人就拉著艾小咪光滑的胳膊擁入了自己懷抱。

「唔……」

艾小咪嚇得渾身發抖,還沒來得及尖叫就被男人用力地吻上了。

不要,不可以這樣!

艾小咪雙手死命抵住豐城爵的親近,推搡之間不小心觸碰到男人最敏感的……天哪!

「艾小咪,你今天逃不掉了!」

一個人的心中如果盛滿了愛,那麼他現在所做的一切就算不上是強迫……這是豐城爵自以為是的認定。

「嗚……豐城爵,求求你不要這樣,我以後再也不敢和其他男人說話了,真的不敢了!」

艾小咪知道自己總有一天會為了報仇而成為豐城爵的女人,但,不應該是現在。

「艾小咪,我要你不只是因為你和別的男人說話了。我要你,是因為……你只能是我一個人的!」

這算是什麼霸道、毫無根據的理論,艾小咪為此只會感到更加地無奈和痛苦。

接下來的時間裡,豐城爵用自己的行動很好地詮釋了什麼叫作「你只能是我一個人的」,而艾小咪也在經歷了一個晚上的身心疲憊之後,含著淚沉沉地昏睡了過去……

「艾小咪,我終於把你變成了我的女人!」

到了最後,豐城爵竟有些慶幸好在自己沒有心慈手軟地放過女孩。

因為艾小咪並非真的討厭他,也並非是真的不願接受他。

兩個人的心距離彼此有多近,只有彼此心知肚明!

到了最後,艾小咪的淚水化作了羞澀的迎合,她終究還是願意放下內心的堅持,為男人的自私和霸道妥協。

「豐城爵,你以後再也不要凶我了好嗎?」

「……嗯。」

「嗯,那我以後也會乖乖聽話和你在一起,好不好?」

「好!」

這就是幸福的滋味,是豐城爵此生感受到過最最溫暖和動心的時刻。

這一夜,勝過千言萬語,更化解了男人內心深處積攢了多年的怨氣和悲憤。

愛情的魔力究竟有多偉大?

顯然只有正在被愛情眷顧的男女才能深刻體會到了吧! 鹿城的白天風景宜人,戶外的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花香,在這春風拂面的季節,當真應該走出家門,和大自然來個親密的擁抱。

然而,等到艾小咪醒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渾身像散了架般的虛弱,豐城爵就在她的身邊躺著,滾燙的身體如同一個大火球。

艾小咪扯了扯胸前的被單,疲倦的目光落在了豐城爵那張被日光照射到發光發亮的臉龐上。

沒有驚喜,也沒有怨懟,似乎是預料之中發生的事情一樣。

不分對錯,也不論好壞,不過是早晚而已。

男人和女人生活在一起久了,發生點什麼也是正常的……昨晚艾小咪就是這樣說服自己的,只是過了一晚當她徹底清醒過來之後,竟變得迷茫了。

她是不是做錯了?

就這麼輕易將自己一整個都交了出去?

豐城爵在男女之事上是惡名昭著的老手了,通常被他看上的女人都沒有在西山別墅逗留超過三天的。

艾小咪之所以能夠留在男人的身邊這麼久,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豐城爵一直都對她手下留情了。

「今天不用去公司,陪我多睡會兒。」

豐城爵順手摟住一旁的小女人,抱著他心愛的「小抱枕」,真是又香又滑又舒服。

艾小咪沒有拒絕,因為她很清楚從今往後她都不會再有拒絕豐城爵的機會了。

「怎麼不說話?」

艾小咪昨晚的表現羞澀中夾雜著甜美的誘惑,簡直令人意猶未盡。

不過豐城爵最在乎的還是她的思想,此時此刻,這小丫頭的心裡在想些什麼?

「說什麼?」

艾小咪背對著男人目光獃滯,她的腦袋直到現在還有些懵,身體稍微動一下又感到特別疼。

她不想說話,也懶得動彈一下,她只是覺得累,好累好累。

「說我想聽的話!」

艾小咪的反應太過冷淡,也太過平靜,如同石塊丟入水中起不到一絲的漣漪。

通常女孩在成為女人後的第一個反應是怎麼樣的?

豐城爵雖說不是特別清楚,但多少也能猜出個大概來。

艾小咪艱難地轉過身子,她迷離的目光中裝滿了男人迫切渴求的答案。

「……」

豐城爵擁有著一張世人公認的酷臉,如果艾小咪果真能夠因為昨晚的事就順理成章愛上他,似乎也不是什麼壞事。

女孩的手指在男人俊逸的眉間遊走,然後閉上眼睛,甜甜的小嘴輕輕觸碰上了豐城爵微薄成線的雙唇。

艾小咪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但是她也清楚自己什麼都不做的下場是可怕的。

「唔……」

艾小咪罕見的主動讓人感到心暖融化,豐城爵很快加深了這個吻,隨後也加深了對愛的了解。

女孩兒渾身都疼,但是她已經失去了反抗和矜持的能力,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讓對方感到滿意和舒心。

男人的體魄驚人,昨晚折騰了整夜都不讓艾小咪休息,好不容易等到了早上,這會兒他怎麼又要開始了……

拜託,只是一個吻而已,艾小咪發誓這其中絕對沒有包含那個的意思啊!

時間過得既快且慢,艾小咪無可奈何地在床上躺了很久很久,從黑夜到白天,又從白天到黑夜,除了吃和睡,就是和豐城爵一起睡。

想來到鹿城總共也就三天的行程,第一天艾小咪忙著和豐城爵鬧情緒,第二天則是被豐城爵……到了這第三天,貌似豐城爵依舊沒有起床的打算,這還是那個被稱為「工作狂人」的黃金城主豐城爵嗎?

即便他對艾小咪是一時興起,貪圖她的美色不可自拔,那也用不著連所有的工作電話和商業應酬也都一併推掉吧?

反正艾小咪都已經變成了他的「所有物」,無論是在鹿城還是在黃金城,她早已逃不出男人的手掌心了。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為什麼豐城爵就是不明白這樣的道理呢?

自從他擁有了艾小咪之後就變本加厲地放縱自己,彷彿此刻擁有的一切都不是真實的,只要稍不留神就會如幻影般消失一去不回。

「豐城爵,我餓了,我們出去吃飯好不好?」

「我叫客房服務,我們就在這裡吃。」

豐城爵炙熱的回應讓人有種窒息的感覺,艾小咪又不能明著拒絕他的親近,然而她婉轉的表達也起不到一絲的作用。

草草吃完了飯,男人又開始迫不及待地吻上了女孩的雙唇,他的投入令人難以抗拒,可是這都已經是第幾次了……

「等一下,我……我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艾小咪並不是厭倦了豐城爵的吻,只是她覺得還有一些比情事更重要的事情沒能得到解決。

「所以,你這麼快就已經厭倦了?」

愛情會讓人失去理智,也會讓人不由自主地產生一種恐懼心理,害怕失去對方,害怕對方的愛沒有自己強烈,害怕……

「不是的,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我只是覺得……你一直陪著我也不去公司,這樣不好!」

艾小咪紅著臉不敢抬頭,她突然間發現自己越來越越不懂如何去面對豐城爵了。

沒錯,就目前來看,她和豐城爵已經成為了一對親密無間的情侶,但是她總覺得他們之間似乎還缺少了一些東西。

「放心,我會信守承諾!只要,你能每天都像現在這樣陪在我身邊……」

男人含情脈脈捧起了女孩的小臉,細碎的親吻如雨點般灑落,沒想到艾小咪的身上竟會有這麼大的魔力,每一次豐城爵越是想要剋制就越會急切地想去和她親近呢?

艾小咪還在擔心鹿城開發區的將來,或許他真的應該做些什麼才能讓女孩徹底對他產生信任和依賴吧!

萱殺 說好的三天行程,最後被豐城爵向後拖延了兩天,當然這也是沒有辦法之中的辦法了。

「豐城爵,我們不是去機場嗎?」

就在飛機準備返航的兩個小時前,豐城爵匆忙趕回酒店帶著艾小咪來到了一望無垠的大海邊。

「想帶你看樣東西。」

豐城爵拉著艾小咪的手一把將女孩帶入自己溫暖的懷抱。

「豐城爵,快放開我,人家都在看著我們,多難為情啊!」 艾小咪從小最喜歡待的地方就是腳下這片美麗的沙灘了,因為這裡擁有著她童年許許多多美好的回憶。

和黃金城不同,鹿城一直都是一個寧靜祥和的城市,在這裡生活的人也都過著與世無爭的日子。

如果艾小咪沒有因為想考豐城大學而選擇離開了這裡,那她就不可能會遇到豐城爵,繼而也不會成為他眾多情人中的一份子了。

不止一次,艾小咪都感受到了豐城爵對待自己時的喜愛和渴望,她又不是一個木頭人,不可能連一點感覺都沒有。

只是,艾小咪始終都不明白豐城爵為什麼會喜歡上自己,也不清楚男人會將這樣的一種喜歡維持多久。

三天,通常就是豐城爵對於一個女人的保鮮期,似乎每當他得到一個女人之後最多也不超過三天就會把對方拋棄。

時間過得很快,還有一天的時間而已,艾小咪方才意識到自己在頭腦發熱之下接受的現實或許會得不到任何的回報。

此時此刻,豐城爵把艾小咪當成寶貝一樣摟在懷裡,那是因為還沒有到三天,等時間一到,男人一定就會覺得她不再「新鮮可口」,到時候或許就會把她當成剩飯剩菜一樣倒掉。

「從現在開始,你就是這個沙灘的主人了。」

豐城爵在離開鹿城之前,勢必要做的一件事就是讓艾小咪可以安心地留在自己身邊,而且是心甘情願地一直陪伴著他。

艾小咪順著豐城爵手指的方向看去,原本駐紮在鹿城海邊的指示牌上竟刻畫著「小咪沙灘」這四個大字。

「天哪,這……怎麼會,是我的名字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