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璃聞言微微點頭,看了一眼熟睡中的花浩宇,隨即便是叮囑軍醫好生照顧,若是花浩宇醒來再來通報。

軍醫自然是應下,花璃又待了一會兒之後這才轉身離去了,夜言見花璃出來也跟上去了,先前花璃心不在焉的,現在好了自然是要去看看森久這群大傢伙安頓的如何。

「花璃!」小怪趴在大威的腦袋上,看到花璃來了之後,連忙便是躥到了花璃的肩頭,小狐還是不甘示弱的要往花璃懷裡鑽,然而現在的小狐長大了好多,導致花璃特別的嫌棄不愛抱了。

「都還好嗎?沒打架吧?」花璃其他的都不擔心,就怕這些大爺們,你不服我我不服你的,在這打起來。

「哈哈哈……剛剛打完了!」小怪興奮無比的將剛剛的事情說了一遍,大威單挑巴克完勝!

「你們啊……」花璃頓時一臉的無奈,看了一眼四周,那些將士們對這麼大一群野獸都是望而卻步的,恨不得有多遠站多遠,此時看到花璃跟一群野獸們說話說的有來有去的。

頓時便是用一種非常奇怪的目光看著花璃,花璃倒是淡定,默默的坐在了一邊,花浩宇是救回來了,但是東方百堯還好好的活著,這件事沒完。

「你們也不能一直跟隨在我的身邊。」花璃眉頭皺起了幾分,有些頭疼的說道:「若是每一次聯絡起來,都要我遠赴千里去找你們的話,這實在是太麻煩了。」

「你們可知道,有什麼辦法能快些聯絡上你們的?」花璃坐在了正中間,身邊是巴克是符靳,然後是森久和小狐,小金子和大威再是安格,一群獸圍坐在一起。

眾獸聽到花璃這話頓時面面相覷,心中似乎也在思考這件事。

「不管是你們有難,還是我有事,若是不能及時求助的話,按照我這去尋找的節奏,實在是太慢了。」花璃眉頭皺起,正在想著這古代有什麼傳信的東西之時,突然想到了上一次狩獵在森林之中抓鳥的事情。

「各位,你們見多識廣,知道什麼鳥飛的最快,飛行時間很長的那種鳥類。」花璃深思了一下轉首看向一眾動物們問道。

「若是論飛行最快的當然是獵隼了。」一邊的小狐連忙說道:「獵隼攻擊強橫,比鷹更大膽,速度極快!」

「那飛行時間久嗎?」花璃聞言眼眸一亮開口問道。 「獵隼飛行速度雖然很快,但是沒有信鴿飛的高遠。」小狐默默的說了一句,花璃頓時黯了眼眸,緩緩搖頭說道:「光是速度快是不行的,還要飛行時間長。」

「若是這樣說的話,也許有一種鳥類能符合你說的。」趴在花璃肩頭的小怪在此時甩著自己的尾巴開口說道:「鷹燕飛行速度快,時間長還善於辯別方向。」

「鷹燕是什麼東西?老鷹和燕子的雜交?」花璃一聽這名字頓時一臉詭異,鳥類裡面有這麼個東西嗎?

「鷹燕就是一種鳥類啊!」小怪很是嫌棄的說道:「鷹燕獵捕功夫了得,我們蜥蜴常常成為它的盤中餐,是天敵!」

「哦?」花璃頓時來了興趣,見小怪這滿是嫌棄和不滿的樣子,很是好笑的說道:「你既然知道這種禽類,那你知道這鷹燕在何處可尋嗎?」

「自然知道。」小怪跳下了花璃的肩頭,趴在巴克的腿上說道:「鷹燕多在平原丘陵之地,對各地氣候適應特別厲害,對鷹燕來說,哪裡有食物,就在哪裡棲息。」

「我聽我族人說,在遼北一帶就有許多丘陵之地,那裡是鷹燕生活最多的地方,那邊的丘陵靠近海岸,因此鷹燕有大把的食物,一直在丘陵和沿海地區飛越活動。」 盛寵之前妻歸來 小怪默默開口說道。

「早前我蜥蜴族也是在丘陵的,後來因為深受鷹燕殘害,所以遷移到了沙漠裡面。」小怪仰著頭說道:「這都是祖輩傳下來的,現在不知道鷹燕還有沒有。」

「你這麼一說還真是……」花璃猶豫了一下,隨即咬牙說道:「你們蜥蜴都能活這麼久,那鷹燕應該也不會離開太遠。」

「不過……」花璃話語一轉,目光詭異的看著小怪說道:「你不是斑石蜥蜴嗎?不是有毒嗎?為什麼鷹燕會把你們當獵物?」

「……」小怪頓時被噎住了,咬牙切齒的看著花璃說道:「鷹燕就是斑石蜥蜴的剋星!它們胃裡會分泌出一種白色的液體,能化解劇毒,任何毒蛇毒蜥蜴它們都能吃。」

「所以……有人類獵捕鷹燕,可惜鷹燕極其敏捷,人類找到都很難,更別說追上抓到了。」小怪默默開口說道,花璃這一聽頓時瞭然了,原來這鷹燕還要這功能。

更是讓花璃堅定了去尋找的心,若是能馴服這鷹燕為花璃與動物們傳遞消息的話,那可真是方便太多了,花璃又問了小怪一些關於鷹燕的問題之後,看天色已經越發昏暗了,這才準備離去。

同時也囑咐這麼大一群傢伙們被搗亂,花璃回到了營帳之後,墨玄還未回來,花璃有心查一下這鷹燕的資料,奈何這營帳之中有的全都是兵書什麼之類的。

完全沒有花璃要找的書,不過細想一下也是,這出來行軍打仗的,誰還會帶那些無用的書呢?

花璃隨意抽出了一本兵書看了看,結果看了半天沒看懂就放棄了,倒是後來找到了不少記載先輩的戰績案例什麼的,花璃倒是看了起來,這書中的戰績名字國家什麼的。 都是完全陌生的,花璃當年學的那些歷史什麼的,在這完全就是抓瞎。

真是一個……詭異的時空。

花璃想到這裡,猛然間又想到了那個巨大的石頭,頓時臉上的神色又是變了幾分,眉頭深深皺起臉上的神色不明,書中的內容一個字也沒看進去。

那石頭……莫不是真是從天而降的?

是什麼東西呢?

難道……是通往地球的鑰匙?

不能吧!

花璃心中不安,緩緩伸出手看了一眼自己的手,那觸碰到巨石的時候,那一股牽扯之力絕對不是假的,花璃當初莫名其妙的穿越來了,現在難不成還想把花璃身軀和靈魂分開?

花璃想到此處臉色又難看了幾分。

營帳之內燭火閃爍,花璃正想的出神之時,營帳外輕微的聲音響起,花璃神色也拉回來了一些,轉首看去便是看到了穿著軟甲大步走來的墨玄。

「回來了?」花璃唇角微微彎起,將腦海之中紛亂的思緒壓下,站起身來朝著墨玄迎了上去。

「嗯。」墨玄看到還在等候自己的花璃,眉梢上也是染上了幾分柔和之意,伸手將身上的披風解開了,花璃上前幫著墨玄一起脫下了身上的軟甲。

「看兵書?」墨玄看了一眼花璃放在桌上的兵書,眉梢微微挑起,像是有些詫異的看向了花璃問道:「能看的懂?」

「我哪有那本事。」花璃順手將那書放回書架上,側首看向墨玄說道:「我就是看著玩的,你快去洗洗吧,一身汗……」

「……」墨玄聽到花璃這話語頓時臉色一黑,居然被嫌棄了。

花璃在這邊整理了一下書架和床鋪,在這戰場不會有服侍的丫鬟,花璃自然是要自己做的,花璃也不是個干這種活兒的人,簡單的整理了一下便是。

墨玄出來之時,正巧看到的便是在鋪床的花璃,花璃穿著一件白色的中衣,外面隨意披著外袍,那身姿看的清楚,墨玄看到這一幕眼眸緩緩眯起。

「哎呀……」花璃這才轉身,便是被墨玄一把抱住,花璃還未來得及說話,墨玄便是直接壓在了花璃的身上,兩人倒在了床榻之上,花璃驚呼了一聲,瞪大眼睛看著這抱住自己的男人。

「你幹嘛呢?」花璃臉一紅,摸著墨玄的頭髮說道:「快起來,你頭髮還是濕的。」

「……不管了。」墨玄對著花璃的嘴便是親了下去,滿是深情的說道:「本王好想你……」

「唔……」花璃輕輕哼了一聲,本念著墨玄這頭髮沒吹乾,萬一著涼了就不好了,可在墨玄這強硬熾熱的攻勢之下,最後那推著墨玄的手變成了摟住墨玄。

兩人滾進了床榻裡面,自從花璃掉下懸崖養傷,到後來直接去了東邊的森林,這麼長的一段時間,本該是新婚的兩人硬是這麼就沒碰一下的。

如今真是小別勝新婚,墨玄那力道不慎用力了一些,頓時便是引起了花璃的驚呼之聲。

花璃也是心疼墨玄,這新婚之後事情一堆一堆的,想著今夜好好補償墨玄,自然是使出了渾身解數,然而花璃還是小看了墨玄這一頭狼,簡直恨不得將花璃榨乾了。 燭火搖曳之間,那床上翻滾的兩人已經停歇,花璃那一頭黑髮披散在肩頭,緊緊閉著眼眸像是睡著了一樣,墨玄手臂環住花璃,略帶粗糙的手指遊離在花璃的後背。

「璃兒……」這麼久的思念,此時此刻才覺得心口被填滿,墨玄眼眸半閉,輕輕嗅著花璃身上的味道,那摟著花璃的腰微微貼近自己,花璃本就沒睡,自然是感覺到了。

墨玄那貼著自己的灼熱東西,側首一抬眼便是看到了墨玄那迷戀的模樣,也不知是怎麼想的,花璃心中頓時有一種自豪感,隨即有些有些無奈。

「墨玄你不是吧?還要?」花璃的聲音帶著淡淡的沙啞看著墨玄說道。

墨玄沒說話,但是那被子里的手已經開始不老實了,身軀微微向前一壓,從後面直接便是進入了,花璃輕呼一聲,呼吸也不順了,本有的一點困意消失不見。

「混蛋,一起死吧!」花璃咬牙看著墨玄,直接便是翻身坐在了墨玄的身上,主動熱情的誘惑起了墨玄,那動起來妖嬈的姿態讓墨玄迷離了眼眸。

這一夜註定是無眠的,到後來花璃是怎麼睡著的花璃都忘記了。

清晨第一抹陽光升起,花璃從睡夢之中睜開了略帶迷茫的眼眸,入眼看到這營帳之時,花璃大腦有一瞬間的茫然,隨即便是想到了昨夜的瘋狂,才覺得喉嚨乾澀的厲害。

「瘋子……」花璃嘀咕了一聲,翻了個身才覺得渾身都在酸痛,身邊墨玄早已經不見了。

花璃在床上躺了好一會兒,才認命的爬了起來,如今這裡可沒人伺候了,花璃給自己倒了一杯水之後,這才叫來了熱水,給自己好好跑了個澡,把那凌亂無比的床收拾了一下。

在收拾的時候,花璃仔細的想了想,以後做這檔事的時候,還是節制一點吧!

這麼下去,花璃覺得自己遲早會死在床上的!

把床收拾好了,又把花璃自己給收拾好了,花璃這才出了營帳,營帳之外一大早的就已經是在熱火朝天的練兵了,花璃還是第一次接觸這樣的情況,很是驚奇的看了一圈。

「王妃。」花璃正在看將士們練兵的時候,夜言走到了花璃的身邊。

「怎麼?」花璃側首看去。

「王爺在議事營內等候王妃。」夜言如此說道,花璃聞言眉梢微微挑起,皺眉問道:「是東烏出什麼事了嗎?」

「屬下不清楚。」夜言搖頭,花璃這才沒多問,轉身跟著夜言去了議事營內,花璃踏入這議事營內之時,裡面除了有墨玄,還坐了許多人。

「末將見過王妃!」一眾將領見到花璃到來,皆是躬身行禮。

「各位將軍不必客氣。」花璃微微點頭,上前站在了墨玄的身邊,這才側首看向墨玄問道:「是有什麼事?」

「剛剛東烏來報。」墨玄微微額首說道:「東烏退兵了,並且掛出了免戰牌。」

「哦……」花璃應了一聲淡然說道:「意思也就是說,東烏不準備繼續打了唄?」 「嗯。」墨玄點頭看了花璃一眼說道:「這件事已經傳信回去告知皇上,東烏恐怕是懼與你的獸軍才如此的,本王喚你前來是想問一下,下一步你有何打算?」

「……」花璃沉默了一下,看向了這營帳之內的將領。

原本這種事情花璃作為一個攝政王妃是不可能插嘴的,但是現在花璃的身份可不僅僅是一個王妃,還是獸語者,手握一支獸軍更是強橫的嚇人。

「這件事,不能就這麼算了。」花璃緩緩沉下了眼眸,眸色冰冷的說道:「東方百堯的命我要定了。」

「……」墨玄沒說話,繼續看向了花璃,等著花璃把話說完。

「東烏退兵,想來是不會再跟西北結盟了。」花璃看向眾人說道:「若是如此,東烏咱們先不動,西北我要定了。」

「王妃的意思是……」下首的將領聽到花璃這話語,頓時都是皺起了眉頭,其中一位將領上前一步,看向花璃問道。

「踏平西北。」花璃輕飄飄的一句話吐出,一眾獎勵頓時便是覺得呼吸一頓,這西北乾元早就想拿下了,但是當初因為這西北可沒少弄出事情來。

所以現在花璃說出這話,各位將領雖然是覺得有這念頭,但是心中還是有些猶豫的。

「不過……」花璃話語一轉再度說道:「不過也不是現在就去的,西北我要了,但是在去之前我需要將我的獸軍好好訓練一下,等到獸軍完全訓練好的一天,便是踏入西北之時。」

「在這之前,就先讓西北喘口氣吧。」花璃如此說道,花璃這話語落下,頓時營內的一眾將領眼眸之中都露出了亮色。

「王妃要訓練獸軍?」其中一位將領問道。

「不錯。」花璃點頭說道:「你現在別看我帶來的這些獸類們一個個架勢嚇人,這若是真打起來,恐怕敗的還是太快了,我需要針對它們制定一套訓練計劃。」

「嘶……若是將野獸訓練的跟人一樣……」那將領默默的說了這麼一句話,頓時便是覺得後背一陣發涼,那感覺真是太嚇人了。

野獸之所以會被人類捕殺,其原因就是,獸類的本性就是用蠻力什麼的,不懂應敵只計策,也不知道變通,若是被花璃訓練了,每一隻野獸都能避開自己的弱點,儘可能的發揮出自己的長處。

那對敵的時候,簡直就完美了!

眾人顯然都想到了這裡,頓時那一個個看向花璃的目光都變了,難怪說獸語者是何等的可怕,若是訓練出了一支強橫的獸軍,這西北還有何可懼?

隨後又說了一下接下來的一些繁瑣的事情,一眾將領這才散去,花璃轉首看向一邊的墨玄。

「墨玄,訓練獸軍是一回事,但是目前我還要去做一件事。」花璃沉默了一下很是認真的說道。

「又走?」墨玄聽到花璃這話語,臉色頓時便是一黑,伸手將花璃拉入了懷中,眯眼看著花璃也不說話。

「那個……你先別生氣嘛!」花璃連忙伸手攬住了墨玄的脖子,很是認真的說道:「我這也是逼不得已……」 「……」墨玄黑眸盯著花璃不說話。

「我要去遼北一趟,小怪說那裡有鷹燕,我需要去尋找鷹燕。」花璃默默看著墨玄說道:「若是能將鷹燕收服,用來傳信的話那簡直是再好不過了。」

「這樣我跟大威和小金子之間也不需要我是不遠千里的去找啊,只要讓鷹燕去就行了,又快又方便,你說呢?」花璃眨巴著眼眸,很是認真的看著墨玄說道。

「……本王跟你一起去。」墨玄想也沒想便是如此說道。

「這怎麼行?」花璃連忙說道:「現在雖然東烏退兵,但是不難說萬一東烏又開戰了呢?這怎麼辦?」

「……」墨玄的眸色沉了沉,目光冰冷的說道:「這個,本王自有辦法。」

花璃聽到墨玄這話語,頓時便是皺起了眉頭,面色有些奇怪的看著墨玄,詢問墨玄是有什麼辦法,墨玄卻一個字都不說,弄的很是神秘的樣子。

花璃的確是要去遼北,但是在去之前卻是不能這麼快就去的,這一次花璃去遼北並不想大張旗鼓的去,這些獸類們花璃還在考慮怎麼辦才好。

「我上仔細想了想,若是帶著這麼大一群獸去,那真是太引人注目了,應該想想辦法。」花璃坐在了一邊的椅子上,仰頭腦袋看著眼前的這牆上掛著的地圖。

「若是獸軍在這對東烏的威脅也是較大的,東烏不敢輕易進攻。」花璃皺眉說道:「所以這一次去,速去速回,我就帶小怪去,剩下的獸類都留在這裡。」

「……好。」墨玄微微眯起了眼眸問道:「何時。」

「看情況吧。」花璃收回了目光,摩擦著自己的下巴說道:「等我制定出訓練的計劃,將這一群獸都整頓好。」

「好。」墨玄點頭,正好墨玄將這軍中的事情整理清楚。

花璃說做就做,不曾有半點的停留和猶豫,從墨玄那邊出來之後,直接便是去了獸類們休息的地方,叫墨玄擴開了大面積的地方,弄來了木樁當成護欄。

然後做出了各項的木頭什麼之類的東西,針對肉體強度和敏捷度的訓練,花璃要做的只需要制定出計劃,然後讓眾獸類都按照流程開始訓練就行了。

在實行的時候,自然是要挑選出每個種族的老大,能讓自己的族群聽自己的命令。

安格這邊就不需要選擇了,安格作為頭狼自然是能訓練整個族群,其他的種族則是展開了激烈無比的爭鬥,花璃親自觀戰,因為這邊的打鬥,也吸引來了許多將士們觀戰。

動物們對於強者都是無比認可的,若是你擊敗了我,那麼聽從你的命令自然是可以的,因此在花璃說出了這話之後,當即便是出現了爭奪。

大威和森久同為老虎,雅格聽命與森久,大威在它們族群之中也是說一不二的,因此森久和大威來了一場大戰,花璃的本意便是將這虎隊合併了,那這同是老虎,說話的自然只有一個。

大威和森久這一場的博弈大約是最精彩的。 那場面看的人熱血沸騰的,最後森久幾乎平盡全力險勝大威,贏得了一片歡呼之聲,森久那虎嘯之聲氣勢十足。而後是巴克代表黑猩猩,小金子代表了金錢豹。

這一場的爭鬥下來,天色已經是完全漆黑了,花璃也徹底滿足了。

符靳和小狐則是成為了教官,負責在花璃離開之後的監督和訓練教官,當晚花璃便是針對每個種族列出了訓練計劃,雖然紙面上的計劃已經訂好了。

但是效果還是要看具體實施,再加以改進,最後才是一套完整的計劃,這聽起來像是簡單,但是實際做起來卻是很有難度的。

虎族勝在強橫,個體戰鬥力很厲害。

豹族勝在敏捷,遊離躲避戰非常完美。

狼族勝在兇狠,團隊戰無人能擋。

猩猩則是最接近人類的形態,使用武器把控力量訓練到位,一定會特別的厲害。

花璃撐著腦袋坐在案櫝之邊一點點的分析,微微眯起了幾分眼眸,在紙上修修改改的,避開每個種族的弱點,將那些弱了的地方加以強化,再把原本很強的地方發揮到極致。

這麼一套訓練,真不是輕鬆的事。

「還在想?」花璃這修改的認真之時,突然感覺到一件衣裳披到了自己的身上,墨玄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花璃頓時便是嚇了一跳,轉首看了一眼身後的墨玄。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走路都不帶出聲的,嚇我一跳。」花璃將手中筆放下,緩緩站起身來。

「有困難?」墨玄瞄了一眼花璃這案櫝上放著的東西,眉梢微微挑起,看向花璃問道。

「有一點……」花璃默默點頭,隨即又說道:「不過不是特別的困難。」

「嗯。」墨玄聽到花璃這麼說,這才緩緩收回了目光,伸手將花璃攬入了懷中,不輕不重的抱著,花璃靠在墨玄的懷裡說道:「我剛剛突然有一個想法。」

「什麼。」墨玄眯著眼眸,把玩著花璃那白皙纖細的手指。

「我想找鐵匠,做一些武器和護甲,給這些獸類們穿上。」花璃說著話語微微一頓說道:「不需要像士兵一樣全副武裝,腿腳頭部一些重點部位弄上就行了,是你覺得怎麼樣?」

「……」墨玄聽到花璃這話頓時便是亮起了眼眸,隨即緩緩點頭應道:「本王覺得可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