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一套六階功法修習,同境界之中便罕有敵手。

徐默點頭道:“徐霸,之後你把帝體經也教給沈風,我給你們五個月的時間,你們必須修煉到武師境界,然後去武師學院報名!”

徐霸和沈風當然高興道:“我們一定會勤加修煉!”

對兩個人的態度,徐默很滿意,舒展了幾下身體,發覺勁力仍虛,不禁道:“那個炎熾,真的很厲害,是我見過天賦最高的武者!”

徐雄這時道:“如果我猜的不錯,這個炎熾,應該是捕龍者的後人!”

捕龍者的後人?

衆人皆是一驚,不禁同時道:“那不是個傳說麼?”

徐雄笑道:“雖是傳說,但無風不起浪,這個炎熾的天賦也絕對擔當得起這個名號!”

徐霸得意的道:“還不是被徐默給打敗了!”

徐默若有所思道:“擂臺之上有限制,若真正的生死相搏,別說跨兩個小境界,就算是同等級我也難以勝他!”

沈風道:“這麼說,這個炎熾,的確很厲害!不過,自青武擂臺賽之後,好像也沒有人再見過他,想來是怕丟捕龍者後人這個名號的臉!”

炎熾竟然消失了,徐默不禁有些失望,剛有些竹風的線索,居然就斷了。若是當時問清楚該有多好?

可轉念一想,以自己現在的實力,即便找到竹風,也不過是再死一次。

罷了,竹風這裏先暫且不管,當前緊要的是將搬山拳剩餘三式練到心拳境界。

還有飛火流星步,這個步法可以增加不少速度,更要練得爐火純青。

每次經歷險境,若不是有飛火流星步傍身,還真不知道自己會怎樣?

與左烏之約還有三個月,這三個月,便要刻苦勤練了。

想到這,徐默便道:“我想再休息休息,儘快恢復體內魂力。”

徐雄道:“既然如此,咱們就不打擾徐默休息了,都走吧!”

與徐默和徐李氏告了辭,三人便出了聽風閣。

三人走後,徐李氏又關切的爲徐默做了一碗蔘湯。

將蔘湯喝下後,徐默睡意朦朧,便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迷糊中,梅吟雪那張絕美的臉龐又浮現出來,靜靜的看着他,誰知一個微笑後卻又變成了徐長青……

父親蒼老的面上充滿着悲憤的神情,似是在說,封雲,一定要替徐家報仇!

……

徐默這場覺睡得並不好,次日一早,便從睡夢中醒來。

活動活動已經有些僵硬的身體,魂力充沛,魂海之內的魂力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

徐默從懷中拿出那瓶洗髓液,決定立即再把魂脈提升十點完美程度。 三人並沒有說多久,不過慕樂從資產到不動產都被一名獸人鄙視的事情……

這種黑歷史還是讓它靜靜成為歷史好了,

雖然洛斯明確表達了慕樂的家不歡迎洛奈的事情,但是洛奈還是很自覺主動的在水果市場買了一大堆水果後跟著慕樂上了計程車,並且在下車看見是慕樂掏錢的時候來了一句:「祭司大人,難道你和慕樂在一起從來不出錢嗎,我看見人類世界的伴侶關係中,一般都是男性出錢的,」

洛奈,這句話我必須給你點個贊啊,

洛斯的背影有一瞬間的僵硬,

不過隨即很快恢復正常:「鏟屎官的就是我的,」

這下洛奈沒有再和洛斯說話,而是一一種很平靜的語氣說了一句:「慕樂你真可憐,」

洛斯:……

這種語氣雖然沒有任何變化但是話的內容實在是讓人很想……把洛奈副祭司的職位給卸載了好吧,

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開空調,

空調給力的日子真好,慕樂眯起眼,樣子特別滿足,

洛奈在走出電梯的時候就注意到了慕樂隔壁的那戶人家,此時坐在沙發上,也不知從哪兒摸出水果刀,隨手給西瓜施加了一個冰凍魔法,然後將西瓜切開,首先給了洛斯一瓣:「隔壁那套房子,有人住嗎,」

慕樂有些疑惑:「好像沒有吧,從來沒看到那裡有人出入,」

「哦~~」洛奈面無表情將西瓜送進嘴裡,「那我把它買下來好了,」臉上是明顯的嫌棄慕樂的屋子太小,

慕樂發現一段時間不見,洛奈打擊人的能力明顯上升了好幾個檔次啊,這種能力……她一定會和女王成為好朋友吧……然後洛奈和女王一起來壓榨我嗎,

想到那個慘不忍睹的畫面,慕樂默默給自己點了一根蠟,這種自己給自己點蠟的感覺,實在是……不要太悲傷,

「洛奈,你沒有身份證怎麼可能買房子嘛,」慕樂擺擺手,「在我們這兒,你是黑戶好嗎,」

洛奈看了慕樂一眼:「你不是有嗎,」

所以……

這是要用我的名義買房子,

以後我的名下會有兩套房子,

驚喜來得好突然啊哈哈哈哈,,

洛斯覺得自己不能讓鏟屎官和其他人產生這種「親密」的關係(慕樂:祭司大人您不能斷我財路啊,),所以他沉吟一會兒:「我出錢,你住,」

他是對著洛奈說的,

洛奈看了洛斯一眼,

祭司大人對自己的鏟屎官可真好,

洛奈對此完全沒有意見,反正祭司大人是最有錢的獸人了,

一套房子而已,


「祭司大人你有錢,」慕樂的眼神滿是懷疑,

洛斯眼角一抽,表示拒絕回答這種腦殘的問題,

「對了,之前離笙和我一起來的人類世界,你們碰面沒,」洛奈問道,

慕樂點頭:「早就遇到了,只有你,一直沒出現,想找都不知道怎麼找,」

洛奈吃完了手中的西瓜,扯了紙巾將嘴擦乾淨,慕樂吃得滿嘴都是西瓜汁,看著身邊吃相無比優雅的洛斯,無奈嘆氣,吃西瓜這種多汁的水果都這麼乾淨,不像她,只想用衣袖把自己嘴角的西瓜汁人道毀滅啊,對了,說到衣袖,,

「洛奈你怎麼會穿弔帶,之前在獸人閣你全身上下都是密不透風的好嗎,」感覺就像修女成了欲女……咳咳,這比喻好像不太對啊……

「哦,因為你們人類世界的夏天挺熱的,我昨天去商場逛了一圈,就這衣服布料比較少,」

果然如此啊……

不過連洛奈都覺得熱了,洛斯這麼淡定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獸人閣的服裝向來花樣百出,慕樂也不是沒見過穿得比洛奈還少的,只是以前副祭司的裝扮都比較……保守,

「現在碰到你們了,終於可以解放了,」洛奈說完,就在慕樂的目瞪口呆中變了身,寬大的和服後面是搖擺蓬鬆的九條尾巴,剛好此時,大門傳來響動,慕樂和洛奈同時回頭,黎小圓和離笙的身影緩緩隨著大門的打開出現,

……

……

「喲`~這是……變種人,」黎小圓挑眉,

好像聞到了同類的氣息啊,

「九尾狐,」

客廳里,黎小圓和離笙一起,洛斯單獨佔了一個沙發,洛奈由於伸出尾巴體積較大,所以也佔了一個長沙發,而慕樂……她站著,

黎小圓看著洛奈,兩人眼裡同時出現了「知音」二字,

表問我是怎麼從洛奈那張沒有表情的臉上看出來的,慕樂捂臉,她其實一點都不想學會讀臉術這種技能好嗎,

洛斯不知從哪兒又摸了書開始看,反正這種初次見面請多指教的場面祭司大人表示一點興趣都沒有,離笙獃獃地坐在黎小圓身邊,看著電視上的動物世界,

只有慕樂一個人依舊盡職的做著背景板,


果然是打醬油的命啊,

黎小圓和洛奈兩人頗有一種相見恨晚的味道,在黎小圓同志的熱心幫助下,洛奈以非常人的速度迅速將隔壁的房子也登記在了慕樂的名下,然後請裝修工人直接將兩套房子的隔牆打通,,還好那不是承重牆,即使打通也不要緊,傢具之類的更是直接包給裝修工人,要求只有一個,簡單,舒適,

在工人裝修的這段日子,慕樂和洛斯在洛奈的邀請下也享受了一把本市唯一一家八星級賓館的總統套房的完美待遇,還好;洛斯從來都是要求頗高的人,即使面對如此完美的待遇也只是微微點頭,表示勉強接受,

所以之前住在我家果然是委屈你了嗎祭司大人,

原諒我這顆沒有見過大場面的小人物的心吧,

不過祭司大人意外的這次很是溫和地表示,鏟屎官的家他是不會嫌棄的,

不過最重要的是鏟屎官而不是居住的條件這種事,祭司大人才不會承認呢,

因為要求盡量少使用對人體不好的裝修材料,慕樂的另一套房子是貼的牆紙,傢具什麼的也基本都是高端貨,慕樂的嘴角幾乎笑歪,

至於祭司大人明明沒有回獸人閣卻有巨款買房子這件事則是被已經被突如其來的喜悅沖昏頭腦的慕樂同學無視了,


有新房子可以住真的好開心……

某日,終於房子裝修完畢,搬回家,

洛奈將自己的所有東西都收拾完畢,雖然自家的沙發也很舒服,但是她明顯更喜歡呆在慕樂這邊,所以常常無視祭司大人不爽的眼神,,又不是在獸人閣現在我兩魔法能力相差不大,這種眼神殺傷力可以選擇性忽視啦,

這天洛奈正抱著椰子用吸管吸椰汁,見洛斯由於忍受不了自己發出的噪音拿著書直接起身往房間走,突然冒了一句話出來:

「祭司大人,沒有到發情期也可以和伴侶睡一起嗎,」

獸人們一般都是發情期在一起,其餘時間除了黏糊一點基本都不會睡一張床,當然也也和相當一部分獸人睡姿比較霸道佔床面積很大有關,

慕樂聽到這句話,直接被椰汁嗆到了,咳嗽不停,洛斯身影頓了頓,

眼神看著洛奈,

涼颼颼的啊,冬天到了么,

洛奈搓搓手臂,繼續面無表情吸椰汁,不說就不說唄,

見洛斯將房間門關上了,洛奈看向還在咳嗽的慕樂:「慕樂,你們人類好像沒有發情期,一年四季都可以生孩子,你都和祭司大人在一起那麼久了,怎麼還沒有懷孕,」洛奈的臉上明顯寫著:難道慕樂身體有問題,

慕樂直接從沙發上摔下來了,

房間門突兀打開,洛斯看了血色已經蔓延到脖子的慕樂,淡淡開口:「如果你很閑,可以回獸人閣幫助洛落處理事務,」

慕樂覺得自己實在無法在這種場面下待下去了,索性頂著已經冒煙的腦袋直接鑽出門恢復臉色去了,洛斯雖然注意到了,但是權當看不見啊,,鏟屎官害羞了,他還是要體貼一下的,

「慕樂一點都經不起調戲啊,」洛奈語調平板的感嘆一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