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獵殺不死,只要不停的跪拜,信仰黑暗主宰,就會有更加雄厚的黑暗之氣供的他的邪靈汲取。

禿鷲鳥邪靈!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看着那濃厚的黑暗之氣,沒來由的懼意在每人心中產生。

旁邊的白娘子和老道也進入了白熱化狀態。

“轟!”

兩人引動自身氣息強勢對抗,硬是將周圍座椅擊打成了粉末。

“喝!”

老道大呼一聲,咬破自己的手指甩向空中,一隻巨人般的鬼類出現在半空,同樣也是鬼帝,但這鬼帝卻是真真實實的鬼帝巔峯級別!

“用鮮血爲你祭靈,去吧,殺了她!”

老道拿着拂塵大聲呼叫“衝殺吧!”

“滅殺我?”

白娘子冷笑道:“一個破鬼帝也想滅殺我?”她將手中的年輕趕屍人輕放到一邊,隨後拿出橫笛,吹了一聲,四隻粗壯的黑蟒蛇如咆哮的洪荒猛獸般盤飛當空,這次她並沒有召出自己的鬼類。

在動聽的笛聲中,四隻龐大的黑蟒蛇吐出了濃黑的霧氣,朝老道覆蓋過去!

“蠱毒天下,血毒萬里!”

白娘子的聲音在空氣中瀰漫開來,而她的周圍竟然出現了兩道紫色重影。

四隻黑蟒蛇在空中與鬼帝糾纏在一起,隨着白娘子的笛聲越來越大,周圍的紫黑夾雜之氣越發的濃厚!

“嗵!”

一聲巨響,紫青愣是被衝飛了出去,空中他的鬼帝也被那隻禿鷲鳥邪靈追殺的無處可逃。

獵殺看着地上口吐鮮血的紫青,冷笑道:“這麼多年過去,你真的沒有任何的增長,今天你必死!”隨後指揮自己的禿鷲鳥邪靈俯衝而下,而他則是揮動手裏的法杖,引動周圍黑暗之氣朝白娘子和老道捲了過去。

“唰。”

正在撕扯的白娘子和老道兩人感覺到身後的恐怖黑暗之力,趕緊閃躲,突然,一個黑影從他們中間穿過去,直接朝地上的那個暈死過去的年輕人抓了過去“我說過,你們誰都帶不走!”

獵殺突然在半空中狂笑着大吼“哈哈,你們都得死!”

但是,等他落下之後,整個人臉色大變,因爲地上準備抓的那個年輕趕屍人不見了!

很突然的,一陣風吹過,一個身穿黑衣的中年男子出現在獵殺面前,而他的手裏扶着的是那個年輕的趕屍

人。

讓獵殺更爲惱火的是,這個黑衣的中年男子,竟然看都不看自己一眼,轉身朝會場邊緣走去。

“站住!”

獵殺能猜測到此人道法也是恐怖的很,他倒是沒有懼怕,畢竟他還未動用全力,他猜測這個人強大也強大不到哪裏“這裏你以爲你想走就走?”

“呵,又來一個送死的!”

老道在空中與白娘子激戰,嘴巴還不老實“老子還沒帶走,你倒搶先?”畢竟都是恐怖實力的玄門強者,說起話來都是高傲的很。

楚逍遙猛然轉身,一個踏步間就到了老道身旁,他迅速出手,只見空氣出現了一道白色的火焰,老道胸口直接被戳了一個血洞,整個人大口吐血倒飛出去!

老道的鬼帝不懼危險的衝下來,楚逍遙站着未動,一股磅礴的亙古土氣直衝當空。

空中,慘叫襲來,高傲的鬼帝已經消融了半截身子!

強悍!

在場的四個人都有些木楞的看着這個眼睛裏冒着燃燒的白色火焰的中年男子,一時間他們都沒開口說話,因爲他們根本就沒感覺到這個人的身上的玄門道法氣息波動,這樣的情況只有兩種,那就是:這人是普通人,要麼就是足夠的強!

能在這裏出現,只能是後一種!

重傷的老道捂着胸口驚恐的看着那個黑衣中年男子,內心沒來由的恐懼,這個人絕對不是自己所能對付的,一咬牙決定逃跑,但,這個空間像是被禁錮了一樣,他根本就出不去!

外面衆人看不到裏面,只能看到白光繚繞,霧氣騰騰。

楚逍遙回頭看着獵殺“弱小巫族也膽敢放肆?”

獵殺雖然心中膽怯,但,他還是不服輸決定拼一下,怒吼一聲引動周圍黑暗之力操控禿鷲鳥邪靈攻了過去“報上名號,留你全屍!”

“楚家楚逍遙!”

楚逍遙冷冷的回了一聲,隨後單手揮動引起四方雲動,浩瀚磅礴的恐怖之力覆蓋整個空間,空間一陣扭曲,整個地下層晃動了幾下,兩最邊緣的衆人也都吐血倒飛出去,戰圈中四人在這種恐怖之力襲擊中,早沒了還手之力,站的遠的白娘子和紫青在自衛的同時,趕緊收回了他們的豢養的物種!

(本章完) 突然,空間急速顛倒,如天塌地陷一般,雄厚的亙古氣息如同泰山壓頂一般朝場中幾人壓下來!

空中,一陣慘叫和悲鳴,老道的鬼帝和獵殺的邪靈,在這股氣息的衝擊下直接雲消霧散,獵殺更是首當其衝,直接被衝飛了出去,全身冒出鮮血,五臟六腑,全身筋骨皆受重創!

其餘三人也好不到哪裏去,都是氣血翻滾,都受了重傷。

好在,這個禁錮碎裂的同時,白娘子等三人一臉蒼白的衝出了束縛!

強悍,這纔是超級恐怖的強者!

他們也會永記這個名字:楚家楚逍遙!

獵殺自以爲自己能雄霸天下,但,他看着朝自己走來的這個中年男子,整個人如同霜打了的茄子,毫無生機。

“我倒是誰在這裏裝大。”

一個蒼老虛無的聲音在空中擴散“但,你卻遇到了我!”

楚逍遙一腳將地上的獵殺踹飛出去,隨後擡手“走吧,隨我征戰天下!”軒轅劍疾飛而來,揮動間撕裂空中氣流,發出噼裏啪啦的巨響,他直接踏劍追着一道黑影而去!

當,所有一切塵埃落定,煙霧散去,受着不同程度的衆人,踮着腳尖朝那一片混亂的拍賣臺那裏瞅去,一片狼藉,但,空氣中殘留的恐怖氣息還是讓所有人恐懼的不敢朝前走一步。

場外的衆人,根本不知道剛纔那白霧繚繞的戰圈中發生了什麼,但,根據現場來判斷,都知道是異常驚心動魄的強者大戰!

時間就這麼靜靜的過了一刻鐘,所有人還沉浸在剛纔的恐怖氣息之中,就連拼死逃生出來的白娘子和紫青、老道等三人也是心有餘悸,那個楚家的人太強了,太強了!

楚傢什麼時候有這麼一個人,他們都無法追尋,但,他們都知道今後的楚家將會如同一顆閃耀的明星立於當世,也將成爲無法撼動超級家族!

因爲,楚逍遙!

他們在震驚的同時,也在想剛纔那個蒼老而又飄渺的聲音來之何方,到底是誰?

他們幾人總以爲踏入玄門道法絕境之列就是普天之下超級恐怖的強者,但,他們大錯特錯了,強中還有強中手!

正如玄門道法宣揚的:世間沒有亙古不變的定律!

玄心奧妙,萬法歸一!

綜藝大導演 難道真的有這種虛渺的境界?

白娘子看着地上重傷蜷縮一團的獵殺,這個巫術恐怖到極點的矮騾子,在楚逍遙面前,也是這麼不堪一擊,楚逍遙到底多強?

興許是絕境中級,再或者是絕境巔峯?再或者是……

她不敢想象。

玄門道法,四個階段,若想突破到絕境,堪比登天,需要天時地利、天賦、毅力、耐性等等集於一身,就這樣也需要許多年才能衝破束縛,四個境界之中,無論哪個境界,只要比對方高出一個等級,那就是擡手間就能將對方煙消霧散。

獵殺受到重創顫巍巍的站起身,隨後在血晴等一大批獵殺組織成員的保護小倉皇逃出地下層,直奔川貴之地萬山之林邊緣的老巢!

紫青臉色依然很蒼白,這幾個人中,他也算是知道了,就屬他實力最弱,百年浩劫一到,估計很多百年前隱世,沒有死的老怪物都將出來了吧!

在恐怖之氣的衝撞中,楚雲、唐雲天也受了不同程度的內傷,唐亦曉更是直接昏迷了過去,但,楚菡卻沒有受一丁點傷,她依然完好無損的站在哪裏。

待衆人散去,煙霧徹底消散,楚菡像是發了瘋一樣衝進了戰圈中,但,這裏卻沒發現任何關於心中那人的蹤跡,楚雲和唐雲天都清楚,在這種恐怖力量的衝擊中,那個趕屍年輕人活下來的機率渺茫。

你好,首席執行官! 不過,唐雲天卻扭頭看向了他的母親,畢竟他母親剛纔親臨戰場。

“走吧!”

白娘子顯得很疲憊“別找了,他興許還活着!”隨後,強制性將楚菡帶走。

其實她也只是推測,這個楚逍遙是楚家的人,或許應該能保全那個年輕的趕屍人。

霸道總裁:惡魔愛天使 轉眼三天過去,很少

有人再提起拍賣會,許多玄門高人,隱世家族都逐漸離開了湘西這片紛爭的土地。

陸家人在陸清風的帶領下,收集了所有死亡陸家子弟的屍骨,在一個漆黑的夜裏,朝崑崙山行進。

他們的仇恨化解了麼?

沒有人知道!

在拍賣會結束的第五天,楚家楚菡的庭院閨房門口躺着一個人,他的身上放着一把劍,他的胸口上躺着一隻不知生死的長着翅膀的小豬熊怪物,一個帶着符文的罈子裏封印着狐狸姐姐和肚兜小鬼兒。

沒有人知道是誰將他完好無損的帶了回來!

楚菡一大早開門,看到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隨後反應過來趕緊將地上的那個年輕人拖起來,並且吩咐僕人去通知爺爺和三爺爺。

沒一會兒,楚天和楚雲趕了過來,幾人慌忙把地上的年輕人擡到了楚菡的牀上。

經過一大天的休息,我逐漸清醒過來,但,腦子依然是鑽心的痛,眼前時不時的出現是一個身穿黑衣的中年男子手拿巨劍,橫掃上百高級鬼類,而一個帶着如同洪荒猛獸般的黑影與他大戰與天地,他們引動了天地之劫,龐大的陰兵以及牛頭馬面隊伍對他們進行了狂勢夾擊。

一個個場景在眼前閃過,熟悉的亂墳崗,熟悉的古河村,還有熟悉的院子,破敗的堂屋中間擺着一口棺材……

我的能記起來的是零碎的,是片段的,但唯一值得肯定的是,這個中年男子確實將自己帶進了古河村!

想起生我養我的土地,以及熟悉院落老堂屋那口棺材,我心裏有種莫名的抽痛,感覺那口棺材裏就住着爺爺!

所有的悲傷一起涌來,將我壓制的將要破裂,忍不住大吼幾聲。

我不知道爲何那個中年男子將我帶進古河村,這已經不是我想要追尋答案,而是想做的是,我得回去看看!

哪怕是我腦子裏反應的是虛幻的場景,我也要出去看看,爺爺葬身那裏,婆婆不知所蹤更是不知生死,我真的有必要回去了。

(本章完) 在楚家又休息了一天,我所有精力全部恢復,此時,我才發現小豬熊脖子上的牙印傷口。

我打破符文壇子將狐狸姐姐和肚兜小鬼兒放出來,它們爭先恐後要跟我將關於在楚家密室看到的一切。

從它們爭執的講解中,我算是知道,楚家老祖宗復活了,並且是一個穿着黑衣的古代中年男子,這樣的描述讓我想起了那些關於在古河村那個拿着巨劍橫掃高級鬼類的片段記憶。

我猜測,帶我進入古河村的那個人十有八九就是楚家老祖宗,我實在不解的是,他竟然復活了。

難道僅靠吸食了小豬熊體內的鮮血?

還是別的什麼原因?

他把我帶進古河村作甚?

還有那個老乞丐,他到底是誰?他背後那個是人非人,是獸非獸的龐大黑影是什麼樣的存在?

若楚家老祖宗手裏拿的是軒轅劍,那麼怎麼劈不死那個虛幻的黑影?

他們竟然能衝破古河村的封印進入其中,那麼說明他們足夠的強大,在天劫裏的電閃雷鳴中來去自如,並且不把那些陰兵和牛頭馬面放在眼裏,我想他們一定是早些年代某種恐怖的存在!

種種疑問在我腦海裏不停的翻滾,我始終都沒想通,這個茫茫塵世居然出現了這麼多的老怪物,出來一個就是無敵的強者,曾經楚天告訴我百年前很多玄門、茅山、巫族高人都消失不見,那麼他們如果活着,會不會出來?

顯然,楚家老祖宗和老乞丐存在了絕不止百年。

楚家老祖宗很明顯死去了很多年,他是如何復活的,我查閱了婆婆留下的《趕屍祕術》和《奇門》終究都沒找到答案,一個屍體若想復活,不但要靠天時地利,並且也要靠某種強大的介質。

百年之前發什麼什麼?那麼,玄門江湖中流傳的百年浩劫又是什麼?

我站在窗前百思不得其解。

我同事在思考的是,古河村我到底還能不能進入其中?不管如何,我都想回去看看。

深夜,我在狐狸姐姐和肚兜小鬼兒的帶領下偷偷的進入了楚家後山。

此時的密室已經被楚天找

來的能工巧匠重新修葺了一下,慶幸的是石門的機關沒變,我進入其中,一路緊走到了楚家老祖宗的墓穴之內,裏面空曠如也,並沒有什麼異常,石棺內刻着密密麻麻看不懂的文字,在這裏我將小豬熊放出來,拿着手搖鈴迅速搖動了幾下,但,它悶哼了幾聲卻不見動靜,像是很疲憊的樣子。

我在密室中轉了一圈,將我留在這裏楚菡小時候的照片拿了出來,隨後整理了一番,跨步而去。

超級工業霸主 第二天一大早,楚菡早早的就來敲門,又是一陣的噓寒問暖,一掃之前的潑辣性格,我輕笑着感受這難得的相聚時光。

而後,我帶着她找到楚天和楚雲,他們正在忙碌着購置傢俱用品,臉上帶着難以言表的笑容,因爲私下裏白娘子告訴他們楚家老祖宗復活了!

楚家老祖宗復活,那麼楚家要不了多久就會名滿天下。

來到前院大廳內,我告訴他們有些要緊事兒要說,但,必須得請唐家祠的人到場,或者我們一起去唐家祠。

起先楚天和楚天有些疑惑,摸不着頭腦,我只好告訴他們是有關楚菡爸媽的事兒,這時他們才嚴肅起來。

去唐家祠的路上,楚菡拿着手機撥通了唐雲天的號碼,簡要的告訴我們一會兒就過去。

唐家祠。

我遠遠的看過去,它依然像是一個世外桃源。

大門打開,我第一次踏進了唐家祠這個隱祕而又古老的苗疆家族!

進入他們後院大廳,此時已經聚集很多唐家祠的老者,在這裏,我見到了那個有些面熟的中年婦女,我沒想到在玄門大會救我的就是這個婦女,而她還是唐家祠的人!

她對我一直保持着微笑,冥冥中,我感覺她絕對不是救我那麼簡單。

我走過去,對她以及唐家祠的各位長者行了一禮,隨後我將楚菡那張照片以及楚菡爸媽交給我的那個包裹放在了桌子上。

站在大廳中,我緩緩開口“在長江一處叫做蘆葦蕩的地方,我見到了楚菡的爸媽!”

此話說出,原本還有些吵鬧的大廳,瞬間安靜了下來。

楚菡、楚天、以及唐雲天他們三人

的情緒波動最大,他們顯得很激動“你見到他們了?”

“他們還好麼?”

“他們怎麼不回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