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非因為知道她的心中一直喜歡的是那個男人,他絕對不會再讓她留在這兒。雙眸直直地望著她,眸子中閃過一絲沉思,薄唇微微輕啟,似乎想要說什麼,但是最終卻還忍了下去。

他決定,所有的事情由她一個人做決定,因為他不想讓她的生活留下任何的遺憾。

「怎麼了?」楚風看到他的沉默,終於忍不住問道,看到他的眸子不斷蔓延的憤怒,不由的半真半假地說道,「怎麼?你原來也會生氣的呀?」一直以來,在她的心中,他幾乎就是萬能的,似乎沒有什麼事是他辦不得的,而每次他的出現,也都是那種半真半假的玩笑般的語氣,從來都沒有見過,他會沉默這麼久,而且還一臉的憤怒的。

血炎微微回神,望向她的眸子,不由的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略帶氣惱地說道,「我也是人,自然有人的七情六慾,會有愛,有恨,當然也會生氣了。」聲音中似乎仍就帶著他那種莫名的惱怒,而且在說出愛字時,語氣似乎微微回重了此許,只是卻微忽的讓人幾乎感覺不到,而在說到愛字時,望向她的眸子中似乎也快速地閃過一絲異樣。

不過,他也只有在她的面前,才會有這些表情,外人看到的要莫就是他易容后的臉,要莫就是那張雷打不動的嚴厲。………….

「呵呵呵……」楚風卻沒有注意那麼多,看著他一本正經的樣子,不由的失笑出聲,隨即恍然大悟般地說道,「哦,原來你也是會生氣呀,我還以為連鬼都不怕的人,是不懂的人間的七情六慾的呢?」半真半假的玩笑,伴著她一臉的輕笑,還是絲絲刻意的捉弄,卻沒有注意到他臉上的表情的變化。

血炎聽到她的話后,不由的愣住,而雙眸也慢慢的閃過一絲失望,或者在她的眼中,他是無所不能的,但是卻也是遙不可及,或者她對他,根本就沒有那種常人應該有的感情,更不要說是那種男女之情了。

想到此處,心中不由的快速地漫過懊惱,望著她那美得足以讓人窒息的笑,卻又忍不住暗暗嘆息,或者他真的是前世里欠她的。

「難道你對我的事情就一點都不好奇嗎?」一雙勾魂的眸子直直地望著她,一改平日的那樣嘻笑,眸子深處閃動著若有若無的異動,此刻,他下意識,想要讓她了解他的生活,因為他知道,若不是由他提起,這個女人只怕永遠都不可能會有那樣的認知,不會想到要去了解他,知道他的事情。

楚風不由的微微一愣,望著他的眸子中快速地閃過一絲疑惑,喃喃地說道,「你的事情?」其實並非她不好奇,而是一直以來,他給她的感覺都太過神秘,所以讓她有了一種錯覺,感覺他不希望別人知道他的事情,只是沒有想到,他今天竟然會主動的提起他的事情。

看到她微微呆愣的樣子,還有一臉的錯愕的,血炎的雙眸中不由的再次閃過一絲氣惱,看來這個女人,真的是從來都沒有想過要了解他,或者他根本就沒有在她的心中留下絲毫的痕迹。

雖然,他每次都會在她最危險的時候出現,但是,她只怕在那種最危險的時候都不會想起他吧?

「怎麼?難道你就從來都沒有想過要知道我的事情嗎?」淡淡的聲音中帶著絲絲氣惱,雖然心中早就有了答案,但是此刻,他卻仍就固執地問出了口。

「當然想呀。」楚風微微掃了他一眼,一臉理所當然地說道,認真的臉上,並沒有絲毫的敷衍,雙眸中還不由的浮出一絲好奇。

這次換血炎愣住,望向她的眸了中快速地閃過一絲懷疑,但是看到她那一臉的真誠,卻找不到似乎的虛假,心中這才微微劃過一絲淡淡的欣喜,或者他並非那麼的失敗,並非在她的心中是可有可無的角色。

「只是……,」看到他雙眸中快速地閃過的欣喜,楚風的心中不由的再次劃過疑惑,卻低低地說道,「只是,你的行蹤一向神秘,你確定會希望別人知道你的事情嗎?」她想,他一定有著很多的秘密。

血炎的唇角不由的慢慢扯動,扯出一絲淡淡的輕笑,而望著她的眸子中也慢慢的淡開一絲略帶滿意地輕笑,微微向她靠近了此許,直直地望向她,一臉認真的說道,「我自然不會輕易讓別人知道我的事情。」而天下,只怕還沒有人可以掌握到他的行蹤,也沒有人能夠真正的了解他的事情,但是對她,他從見到她的第一眼,便沒有想到要掩飾。

第192章不要孩子(上)(1)

思索中,卻又下意識的接過血炎手中的藥丸,毫不猶豫地吞了下去,對血炎,她永遠都是那種毫無理由的相信。…..

看到她那麼急急地吞了下去,血炎的雙眸中下意識地閃過一絲笑意,卻故意一臉嚴肅地說道,「你就不怕我毒死你呀。」

「呵呵呵……..」楚風下意識地輕笑出聲,「我才不怕呢,要是你真的敢毒死我,那我就變成厲鬼,天天纏著你。」說話間,臉上還配合地裝出一副恐怖的樣子,微微晃動著,假意地向他靠近。…..

血炎終於忍不住,唇角下意識地慢慢的扯出絲絲的笑意,卻又輕聲地笑道,「忘記告訴你了,其實我不怕鬼的,特別是像你這樣的美麗的鬼,我向來是來者不拒的,不,應該說是來鬼不拒的。」話語微微一頓,雙眸中快速地閃過一絲別有深意的輕笑,隨即再次輕笑道,「怎麼樣?要不要來呀,什麼時候來呀?」

楚風不由的錯愕,這個男人,還真是的,連開玩笑都是這麼的特別,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一點成就感都沒有。

看到她微微錯愕的樣子,血炎的雙眸中的輕笑這次毫不掩飾的漫開,帶著一絲淡淡的寵愛,也帶著一份深深的憐惜,只是此刻的楚風並沒有正對上他,所以並沒有發現。

「怎麼?還發獃呢?」血炎忍不住輕輕地取笑道,「不過,你確定你知道在什麼地方能夠找到我嗎?」淡淡的聲音,似乎只是一個簡單的問句,但是他的心中卻有著一個小小的打算,雙眸中也下意識地隱過一絲緊張。…..

「呃?」楚風也才猛然的抬起雙眸,直直地望向她,「你說什麼?」剛剛她好像走神了,沒有聽到他說的話。

血炎的眸子中快速地閃過一絲失望,卻自嘲般地笑道,「算了,只當我沒有說。」心中卻暗暗地想到,若是此刻站在她面前的是冷魅辰,她一定不會走神吧。…..

雙眸微微掃向她的腹部時,似乎猛然想起了什麼,再次的補充道,「那顆葯不僅僅可以保住你肚子中的孩子,還可以讓那些庸醫把不出你懷有身孕后應有的脈搏,那樣,太后也就不會再想法設法地來害你了。」……..

楚風不由的微微愕然,略帶疑惑地問道,「你的意思是說,以後別人就查不出我懷有身孕了。」…….

「嗯。」血炎微微點點頭,臉上的笑意也慢慢的散開,「只有這樣,才會讓太后死心,才可以讓你安安心心在宮中休養幾天。」他知道,太后是絕對不會讓她生下冷魅辰的孩子的,所以他今天晚上才會特別的進宮,來將這顆,只怕是世上最後的一顆藥丸給她服下。

楚風也下意識地望向自己的腹部,看到那明顯的凸起,略帶擔心地說道,「可是我的肚子還是有這麼大呀?」………….

血炎的唇角再次扯出淡淡的輕笑,「放心好了,到時候,一切都不會有問題的,只不過,這件事,你最好不要告訴其它的人,免得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楚風微微一怔,下意識地脫口問道,「也包括冷魅辰嗎?」她下意識的不想讓他們剛剛回復的關係再次發生什麼變故。

「隨你。」血炎淡淡的掃了她一眼,略帶氣惱地說道…………..

楚風微微一怔,望向他的眸子中不由的閃過一絲疑惑,以前他即便是冷起臉的時候,也感覺到不到他的生氣,但是此刻,他雖然臉上沒有太多的表情,但是她卻可以清楚地感覺到他的憤怒,剛剛還好好的,她只不過是隨意地問了一句,他有必要生氣嗎?

而血炎望向她的眸子中的憤怒也一點一點的漫過,眸子深處還隱著一絲無奈的懊惱,若不是因為冷魅辰,她又怎麼可能會傷到這個樣子,而那個男人到了現在還不知道要如何保護她,竟然還將她一個人留在宮中。

若非因為知道她的心中一直喜歡的是那個男人,他絕對不會再讓她留在這兒。雙眸直直地望著她,眸子中閃過一絲沉思,薄唇微微輕啟,似乎想要說什麼,但是最終卻還忍了下去。

他決定,所有的事情由她一個人做決定,因為他不想讓她的生活留下任何的遺憾。

「怎麼了?」楚風看到他的沉默,終於忍不住問道,看到他的眸子不斷蔓延的憤怒,不由的半真半假地說道,「怎麼?你原來也會生氣的呀?」一直以來,在她的心中,他幾乎就是萬能的,似乎沒有什麼事是他辦不得的,而每次他的出現,也都是那種半真半假的玩笑般的語氣,從來都沒有見過,他會沉默這麼久,而且還一臉的憤怒的。

血炎微微回神,望向她的眸子,不由的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略帶氣惱地說道,「我也是人,自然有人的七情六慾,會有愛,有恨,當然也會生氣了。」聲音中似乎仍就帶著他那種莫名的惱怒,而且在說出愛字時,語氣似乎微微回重了此許,只是卻微忽的讓人幾乎感覺不到,而在說到愛字時,望向她的眸子中似乎也快速地閃過一絲異樣。

不過,他也只有在她的面前,才會有這些表情,外人看到的要莫就是他易容后的臉,要莫就是那張雷打不動的嚴厲。………….

「呵呵呵……」楚風卻沒有注意那麼多,看著他一本正經的樣子,不由的失笑出聲,隨即恍然大悟般地說道,「哦,原來你也是會生氣呀,我還以為連鬼都不怕的人,是不懂的人間的七情六慾的呢?」半真半假的玩笑,伴著她一臉的輕笑,還是絲絲刻意的捉弄,卻沒有注意到他臉上的表情的變化。

血炎聽到她的話后,不由的愣住,而雙眸也慢慢的閃過一絲失望,或者在她的眼中,他是無所不能的,但是卻也是遙不可及,或者她對他,根本就沒有那種常人應該有的感情,更不要說是那種男女之情了。

想到此處,心中不由的快速地漫過懊惱,望著她那美得足以讓人窒息的笑,卻又忍不住暗暗嘆息,或者他真的是前世里欠她的。

「難道你對我的事情就一點都不好奇嗎?」一雙勾魂的眸子直直地望著她,一改平日的那樣嘻笑,眸子深處閃動著若有若無的異動,此刻,他下意識,想要讓她了解他的生活,因為他知道,若不是由他提起,這個女人只怕永遠都不可能會有那樣的認知,不會想到要去了解他,知道他的事情。

楚風不由的微微一愣,望著他的眸子中快速地閃過一絲疑惑,喃喃地說道,「你的事情?」其實並非她不好奇,而是一直以來,他給她的感覺都太過神秘,所以讓她有了一種錯覺,感覺他不希望別人知道他的事情,只是沒有想到,他今天竟然會主動的提起他的事情。

看到她微微呆愣的樣子,還有一臉的錯愕的,血炎的雙眸中不由的再次閃過一絲氣惱,看來這個女人,真的是從來都沒有想過要了解他,或者他根本就沒有在她的心中留下絲毫的痕迹。

雖然,他每次都會在她最危險的時候出現,但是,她只怕在那種最危險的時候都不會想起他吧?

「怎麼?難道你就從來都沒有想過要知道我的事情嗎?」淡淡的聲音中帶著絲絲氣惱,雖然心中早就有了答案,但是此刻,他卻仍就固執地問出了口。

「當然想呀。」楚風微微掃了他一眼,一臉理所當然地說道,認真的臉上,並沒有絲毫的敷衍,雙眸中還不由的浮出一絲好奇。

這次換血炎愣住,望向她的眸了中快速地閃過一絲懷疑,但是看到她那一臉的真誠,卻找不到似乎的虛假,心中這才微微劃過一絲淡淡的欣喜,或者他並非那麼的失敗,並非在她的心中是可有可無的角色。

「只是……,」看到他雙眸中快速地閃過的欣喜,楚風的心中不由的再次劃過疑惑,卻低低地說道,「只是,你的行蹤一向神秘,你確定會希望別人知道你的事情嗎?」她想,他一定有著很多的秘密。

血炎的唇角不由的慢慢扯動,扯出一絲淡淡的輕笑,而望著她的眸子中也慢慢的淡開一絲略帶滿意地輕笑,微微向她靠近了此許,直直地望向她,一臉認真的說道,「我自然不會輕易讓別人知道我的事情。」而天下,只怕還沒有人可以掌握到他的行蹤,也沒有人能夠真正的了解他的事情,但是對她,他從見到她的第一眼,便沒有想到要掩飾。 ?第193章不要孩子(上)(2)

「那就是了。」楚風略帶不滿地瞪了他一眼,紅唇微微翹起,輕嗔道,「既然你都不想讓人知道,我又何必去自討沒趣呀。」說話間,還略帶氣惱地望向他,這個男人,不知道想玩什麼,明明不想讓人知道,此刻卻又故意的來捉弄她。

「呵呵呵………」血炎的唇角慢慢的上揚,不由的失笑出聲,他的臉也微微的再次向她靠近了此許,雙眸更是直直地望向她,一字一字的慢慢的說道,「那是別人,不是你。」因為距離有些近,他那噴出的淡淡的氣息便有著些許噴在了她的臉,而他的那雙眸子中也沒有了平日半真半假的玩笑,換成了一種凝重,一種認真,還隱著淡淡的莫名的情緒。

楚風不由的驚住,那是別人,不是你?他是什麼意思,雙眸快速的直直地盯向他,看到他眸子中的深沉,愈加的驚愕,今天的他怎麼怪怪的,說出的話,也莫名其妙的。

微微的,她感覺到他的眸子中那慢慢的逸出的情義,身軀下意識地僵滯,聽到這樣的話,楚風不得不懷疑,他是喜歡她的,就算不算是喜歡,那也至少證明,她在他的心中是特別的,雙眸中不由的快速地閃過一絲意外,從來沒有想,這般完美的他,竟然會喜歡上她。

只是此刻,她卻不敢去回復他的話,只是略帶躲閃地笑道,「呵呵呵……原來我有那麼特別呀,我怎麼不知道呀?」淡淡的話語中,帶著刻意的玩笑,只是雙眸中也快速地閃過一絲緊張,在看到他的臉慢慢的變得陰沉時,隨即再次笑道,「那我還真榮幸呀,。」話語微微頓住,雙手裝似隨意地拂向自己的臉,微微思索了片刻,然後一臉得意地說道,「不過像我這樣天仙般的人,要想不特別也難呀,哎..真是……….」此時,話語卻刻意地頓住,雙眸也下意識地微微望向他,看到他臉上剛剛的陰沉似乎微微淡去時,才不由的鬆了一口氣。

並非刻意的逃避,而是此刻的她,心中已經有了冷魅辰,就算他再優秀,再完美,也已經不可能再屬於她了,而此刻的躲閃,並非是自命清高,而相反的是,怕他再繼續說下去,自己將無法回答,拒絕這般完美的男人,實在是太殘忍了,只怕要受到天譴呢,所以還是在他沒有說出之前,先糊弄過去吧。

只是雙眸再次望向那張美的讓人窒息,完美的無可挑剔的臉,還有他那高不可測的能力,還有他那時時配合著她,或喜或怒的性格,心中總會有那麼一點,一點的不舍呀,哎,這麼完美的男人呀….,怎麼可以就這麼……..可惜了呀,可惜了呀,(親們不要拍影呀,實在是太誘人的說。)

血炎的眸子由微微的陰沉,慢慢的換成了一種無奈,還隱著一種淡淡的挫敗,這個女人,只怕心中早就明白,只是此刻,她卻刻意地逃避著。

本來因為知道她心中有了冷魅辰,所以不想去勉強她,更不會讓她有絲毫的遺憾,但是現在很顯然冷魅辰並沒有能夠好好的照顧她,所以才會讓要讓她認識到他的存在,至少可以讓她看到,天下並非只有冷魅辰一個男人,只是很顯然自己是失敗的。

心中暗暗嘆了口氣,望向她的眸子便只餘下無奈,算了,算了,由著她,他雖然有著千萬個的方法可以讓她喜歡上他,但是他卻不想對她有著絲毫的勉強,一切都有她自己決定吧,或者就算被冷魅辰傷到傷痕纍纍,那也是她願意的呢,畢竟這一切都是她自己選擇的,而他,便繼續默默地做他的護花使者吧。只要能夠看到她安然無恙,看到她幸福,或者……..

看到他的沉默不語,楚風的眸子中仍就閃過一絲緊張,不知道,他在想什麼,此刻一顆心也不由的微微提起,畢竟在她的心中,一直都把他當做她親的人,沒有理由的莫名地,總是會把他當成親人,所以此刻,她自然非常的在意他的想法。

臉上再次的漫過故做輕鬆的笑,半真半假地說道,「怎麼?難不成我說錯了嗎?難道我不美嗎?」話語再次微微的頓住,雙眸也故意地望向他,眸子深處閃動著刻意的得意,一臉認真地說道,「若是我不美,只怕天下再也沒有美人了。」說話間,自己都感覺到有些噁心,不知道他聽到她的話,會是怎麼樣的反應。

血炎的臉上終於慢慢的浮出淡淡的輕笑,雙眸也再次慢慢地調向她,只是這次,卻沒有了剛剛的那般凝重,而換上平日的那般嘻笑,自然眸子深處還是那濃濃的寵愛,淡淡地說道,「是了,是了,你最美了。」

看到他臉上綻開的輕笑,楚風終於鬆了一口氣,隨即一臉輕笑地介面道,「那是當然了,我是天下最最漂亮的。」

只是血炎的雙眸中又微微一沉,一臉認真地說道,「你一直都是。」容顏對他而言根本就無足輕重,而重要的是她的人。

楚風不由的再次一愣,而臉上的笑也不由的微微一滯,突然感覺到有些害怕他這種嚴肅的表情,遂雙眸直直地盯向他,細細地打量著他,在他的雙眸中慢慢的浮滿了疑惑時,不由的輕笑道,「其實你也很美的。」雙手再次下意識地拂向自己的臉,思索了片刻,猛然喊道,「錯了,錯了……..」

血炎被她弄得莫名其妙,一臉的疑惑,不解地說道,「錯了?什麼錯了?」

「呵呵呵….,」楚風不由的輕笑出聲,隨即一臉認真的說道,「我發現,你才是天下最美的人呢?而我,也只能勉勉強強算是第二了。」說完,還鬱悶地輕輕嘆了一口氣。

血炎的臉色微微一沉,雙眸中也下意識地閃過一絲怒意,直直地望著她,略帶兇狠地說道,「女人,你看清楚了,我可不是女人。」這個女人,竟然拿他一個男人,跟她比美,他以前,正是因為每個見到他的人,都會說他美,他才會易容的,而這次,這個女人竟然過分到……..

楚風自動忽略掉他的憤怒,略帶不滿地掃了他一眼,「我當然知道你不是女人呀,但是誰又規定的,美就只能用來形容女人呀。」淡淡的聲音中,卻是理所當然的認真,其實心中早就想到,這樣的話,可以會讓他生氣,但是總比一直都圍繞在剛剛的那個問題上要好的多,因為,她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去面對他的感情。

「你……」血炎不由的氣結,憤憤地眸子中卻又快速地隱過一絲無奈,卻仍就故意一臉兇狠地說道,「我不覺得用美來形容一個男人,是對他的稱讚。」

「呵呵呵……..」楚風再次的輕笑,突然發現,自從他來了以後,她就一直地笑,似乎每次面對他時,心情都會特別的放鬆,想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想說什麼就可以說什麼。

她的紅唇微微的翹起,故做深沉地說道,「天地萬物,只有美醜之分,你不希望別人說你美,難道希望別人說你丑呀。」雖然是有那麼一點的強詞奪理,但是卻也是生活中的真諦,本來嘛,不是美,那就是丑了。

「你………」血炎略帶無奈地掃了她一眼,而手也微微的敲上她的前額,卻帶著無法掩飾的寵愛,輕聲地笑道,「你的這張嘴,真是得理不饒人,不,應該是無理都能辯贏。」

「呵呵呵……」楚風繼續一臉開心地笑著,卻也不忘得意地介面道,「謝謝誇獎,謝謝誇獎。」

「嗯。」血炎的唇角微微的上揚,臉上也再次的浮出淡淡的輕笑,此刻,面對她時,他的表情,就如同一個平常人一樣,應該有是什麼樣的表情就有什麼樣的表情,絕對沒有絲毫的掩飾,只是想到剛剛的失敗,心中仍就不免有著些許的失望。

雙眸慢慢的掃過她的臉,看到她那一臉純真的笑時,心中的懊惱便隨即消失,若是他的捨棄能夠換得她的開心,或者也值的吧,雙眸一點一點地略過她,慢慢的移向她的腹部時,雙眸微微一沉,現在最危險的就是她肚子里的孩子。那個太后,每時每刻都在想著要如何打掉她的孩子呢。

因著心中的擔心,他直直地望著她的腹部的眸子也慢慢的就得凝重,似乎在思索著什麼?

楚風也不由的暗暗一驚,雙眸中也快速地閃過一絲擔心,略帶急切地問道,「我肚子里的孩子,現在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了吧?」

第193章不要孩子(上)(2)

「那就是了。」楚風略帶不滿地瞪了他一眼,紅唇微微翹起,輕嗔道,「既然你都不想讓人知道,我又何必去自討沒趣呀。」說話間,還略帶氣惱地望向他,這個男人,不知道想玩什麼,明明不想讓人知道,此刻卻又故意的來捉弄她。

「呵呵呵………」血炎的唇角慢慢的上揚,不由的失笑出聲,他的臉也微微的再次向她靠近了此許,雙眸更是直直地望向她,一字一字的慢慢的說道,「那是別人,不是你。」因為距離有些近,他那噴出的淡淡的氣息便有著些許噴在了她的臉,而他的那雙眸子中也沒有了平日半真半假的玩笑,換成了一種凝重,一種認真,還隱著淡淡的莫名的情緒。

楚風不由的驚住,那是別人,不是你?他是什麼意思,雙眸快速的直直地盯向他,看到他眸子中的深沉,愈加的驚愕,今天的他怎麼怪怪的,說出的話,也莫名其妙的。

微微的,她感覺到他的眸子中那慢慢的逸出的情義,身軀下意識地僵滯,聽到這樣的話,楚風不得不懷疑,他是喜歡她的,就算不算是喜歡,那也至少證明,她在他的心中是特別的,雙眸中不由的快速地閃過一絲意外,從來沒有想,這般完美的他,竟然會喜歡上她。

只是此刻,她卻不敢去回復他的話,只是略帶躲閃地笑道,「呵呵呵……原來我有那麼特別呀,我怎麼不知道呀?」淡淡的話語中,帶著刻意的玩笑,只是雙眸中也快速地閃過一絲緊張,在看到他的臉慢慢的變得陰沉時,隨即再次笑道,「那我還真榮幸呀,。」話語微微頓住,雙手裝似隨意地拂向自己的臉,微微思索了片刻,然後一臉得意地說道,「不過像我這樣天仙般的人,要想不特別也難呀,哎..真是……….」此時,話語卻刻意地頓住,雙眸也下意識地微微望向他,看到他臉上剛剛的陰沉似乎微微淡去時,才不由的鬆了一口氣。

並非刻意的逃避,而是此刻的她,心中已經有了冷魅辰,就算他再優秀,再完美,也已經不可能再屬於她了,而此刻的躲閃,並非是自命清高,而相反的是,怕他再繼續說下去,自己將無法回答,拒絕這般完美的男人,實在是太殘忍了,只怕要受到天譴呢,所以還是在他沒有說出之前,先糊弄過去吧。

只是雙眸再次望向那張美的讓人窒息,完美的無可挑剔的臉,還有他那高不可測的能力,還有他那時時配合著她,或喜或怒的性格,心中總會有那麼一點,一點的不舍呀,哎,這麼完美的男人呀….,怎麼可以就這麼……..可惜了呀,可惜了呀,(親們不要拍影呀,實在是太誘人的說。)

血炎的眸子由微微的陰沉,慢慢的換成了一種無奈,還隱著一種淡淡的挫敗,這個女人,只怕心中早就明白,只是此刻,她卻刻意地逃避著。

本來因為知道她心中有了冷魅辰,所以不想去勉強她,更不會讓她有絲毫的遺憾,但是現在很顯然冷魅辰並沒有能夠好好的照顧她,所以才會讓要讓她認識到他的存在,至少可以讓她看到,天下並非只有冷魅辰一個男人,只是很顯然自己是失敗的。

心中暗暗嘆了口氣,望向她的眸子便只餘下無奈,算了,算了,由著她,他雖然有著千萬個的方法可以讓她喜歡上他,但是他卻不想對她有著絲毫的勉強,一切都有她自己決定吧,或者就算被冷魅辰傷到傷痕纍纍,那也是她願意的呢,畢竟這一切都是她自己選擇的,而他,便繼續默默地做他的護花使者吧。只要能夠看到她安然無恙,看到她幸福,或者……..

看到他的沉默不語,楚風的眸子中仍就閃過一絲緊張,不知道,他在想什麼,此刻一顆心也不由的微微提起,畢竟在她的心中,一直都把他當做她親的人,沒有理由的莫名地,總是會把他當成親人,所以此刻,她自然非常的在意他的想法。

臉上再次的漫過故做輕鬆的笑,半真半假地說道,「怎麼?難不成我說錯了嗎?難道我不美嗎?」話語再次微微的頓住,雙眸也故意地望向他,眸子深處閃動著刻意的得意,一臉認真地說道,「若是我不美,只怕天下再也沒有美人了。」說話間,自己都感覺到有些噁心,不知道他聽到她的話,會是怎麼樣的反應。

血炎的臉上終於慢慢的浮出淡淡的輕笑,雙眸也再次慢慢地調向她,只是這次,卻沒有了剛剛的那般凝重,而換上平日的那般嘻笑,自然眸子深處還是那濃濃的寵愛,淡淡地說道,「是了,是了,你最美了。」

看到他臉上綻開的輕笑,楚風終於鬆了一口氣,隨即一臉輕笑地介面道,「那是當然了,我是天下最最漂亮的。」

只是血炎的雙眸中又微微一沉,一臉認真地說道,「你一直都是。」容顏對他而言根本就無足輕重,而重要的是她的人。

楚風不由的再次一愣,而臉上的笑也不由的微微一滯,突然感覺到有些害怕他這種嚴肅的表情,遂雙眸直直地盯向他,細細地打量著他,在他的雙眸中慢慢的浮滿了疑惑時,不由的輕笑道,「其實你也很美的。」雙手再次下意識地拂向自己的臉,思索了片刻,猛然喊道,「錯了,錯了……..」

血炎被她弄得莫名其妙,一臉的疑惑,不解地說道,「錯了?什麼錯了?」

「呵呵呵….,」楚風不由的輕笑出聲,隨即一臉認真的說道,「我發現,你才是天下最美的人呢?而我,也只能勉勉強強算是第二了。」說完,還鬱悶地輕輕嘆了一口氣。

血炎的臉色微微一沉,雙眸中也下意識地閃過一絲怒意,直直地望著她,略帶兇狠地說道,「女人,你看清楚了,我可不是女人。」這個女人,竟然拿他一個男人,跟她比美,他以前,正是因為每個見到他的人,都會說他美,他才會易容的,而這次,這個女人竟然過分到……..

楚風自動忽略掉他的憤怒,略帶不滿地掃了他一眼,「我當然知道你不是女人呀,但是誰又規定的,美就只能用來形容女人呀。」淡淡的聲音中,卻是理所當然的認真,其實心中早就想到,這樣的話,可以會讓他生氣,但是總比一直都圍繞在剛剛的那個問題上要好的多,因為,她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去面對他的感情。

一寵成癮,豪門新娘太撩人 「你……」血炎不由的氣結,憤憤地眸子中卻又快速地隱過一絲無奈,卻仍就故意一臉兇狠地說道,「我不覺得用美來形容一個男人,是對他的稱讚。」

「呵呵呵……..」楚風再次的輕笑,突然發現,自從他來了以後,她就一直地笑,似乎每次面對他時,心情都會特別的放鬆,想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想說什麼就可以說什麼。

她的紅唇微微的翹起,故做深沉地說道,「天地萬物,只有美醜之分,你不希望別人說你美,難道希望別人說你丑呀。」雖然是有那麼一點的強詞奪理,但是卻也是生活中的真諦,本來嘛,不是美,那就是丑了。

「你………」血炎略帶無奈地掃了她一眼,而手也微微的敲上她的前額,卻帶著無法掩飾的寵愛,輕聲地笑道,「你的這張嘴,真是得理不饒人,不,應該是無理都能辯贏。」

「呵呵呵……」楚風繼續一臉開心地笑著,卻也不忘得意地介面道,「謝謝誇獎,謝謝誇獎。」

「嗯。」血炎的唇角微微的上揚,臉上也再次的浮出淡淡的輕笑,此刻,面對她時,他的表情,就如同一個平常人一樣,應該有是什麼樣的表情就有什麼樣的表情,絕對沒有絲毫的掩飾,只是想到剛剛的失敗,心中仍就不免有著些許的失望。

雙眸慢慢的掃過她的臉,看到她那一臉純真的笑時,心中的懊惱便隨即消失,若是他的捨棄能夠換得她的開心,或者也值的吧,雙眸一點一點地略過她,慢慢的移向她的腹部時,雙眸微微一沉,現在最危險的就是她肚子里的孩子。那個太后,每時每刻都在想著要如何打掉她的孩子呢。

因著心中的擔心,他直直地望著她的腹部的眸子也慢慢的就得凝重,似乎在思索著什麼?

楚風也不由的暗暗一驚,雙眸中也快速地閃過一絲擔心,略帶急切地問道,「我肚子里的孩子,現在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了吧?」 ?第194章不要孩子(上)(3)

他剛剛不是已經給她服下了藥丸,他可是一向都是無所不能的呀,所以她的孩子應該不會有事了,只是看到他臉上的凝重時,心中卻愈加的擔心,若是連他都不能保住她的孩了,只怕……..

血炎微微一愣,快速地回神,雙眸也快速地移向她的臉,對上她那擔心的眸子,微微的笑道,「你放心,孩子不會有事的?」有他在,他又怎麼可能會讓孩子出事,話語微微頓住,看到她雙眸中下意識地閃過的懷疑時,隨即笑道,「我為了他,可是用了兩顆世上最珍貴的藥丸了,他怎麼還敢有事?」淡淡的笑聲中帶著一絲刻意的霸道,卻也帶著更多的玩笑,「若他再敢出事,嚇壞了他的娘親,等他出生后,我一定會狠狠的打他的屁股。」說話間,身軀很自然的貼近楚風,微微的向著她的腹部靠近了此許,似乎真的在說給孩子聽的。

楚風不由的愕然,但是唇角卻慢慢的露出一絲感動的笑意,因著他的那種特別的關心,也因著他的那種沒有理由的寵愛,這個男人,是多麼完美的一個男人呀。

血炎卻突然想起了什麼,快速地抬起眸子,望向楚風,一臉認真的說道,「對了,這個孩子,浪費了我那麼多的東西,我是不是應該討回一點什麼呀?」

楚風微愣,略帶不解地望向他,喃喃地問道,「什麼?」心中卻不由的劃過一絲緊張,他不會想要對她提出什麼過分的要求吧,但是卻在心中隨即急急地否認,他絕對不會是那種人的。

只是血炎,卻故意的再次向她貼近了些許,臉也慢慢的向著她的臉靠近,在他的唇離她只有幾厘米的地方停住,怔怔地望著她,一字一字的慢慢的說道,「你說,我應該討回一些什麼呢?」淡淡地聲音中似乎帶著一種半真半假的玩笑,但是卻又似乎帶著一種認真,而他那暖暖的氣息伴著他口中的清香,慢慢的,一點一點的噴在她的臉上,暖暖的,痒痒的,讓楚風的身軀猛然的僵住,雙眸直直地望著在自己的面前放大的完美得無懈可擊的臉,一動也不敢動。

一時間,她的大腦似乎停止了思考,雙眸也怔怔的呆住,忘記了去回答他的問題,而實際上就算此刻她是清醒的,只怕也不知道要如何的回答他的問題。

看到她的呆愣,他的眸子中慢慢的閃過一絲異樣,還隱過一絲淡淡的若有若無的情絲,臉仍就停在那兒,離她的臉仍就只有幾厘米的距離,而雙眸,直直盯著她那略帶疑惑的眸子,繼續的慢慢的一字一字地說道,「或者,你覺得,我應該討回點什麼才化得來呢?」淡淡的聲音中,卻帶著一種刻意的魅惑,一點一點的饒過她的臉頰,傳入到她的耳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