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澤飄飄忽忽的跟個幽靈似的帶領八個人來到宿舍樓,二個人一間安排了住宿,然後又帶著大家把學院轉了一圈,大概的講解了下。食堂就在宿舍的旁邊近的很,而原先自己入學院看到的左邊的的黑色樓房是高級班,考核的那棟白色樓是低級班,兩棟樓的頂層是圖書館,而在樹林後面則是一般學員不能入內的禁地,說是學院研究魔法的地方。魔法學院由於常年來缺少生源,整個偌大的學院顯得非常的冷清,目前學院里的學員也就五六十人,只分為高級班和低級班,低級學員滿四年並達到魔法師階段可以入高級班,如還達不到魔法師階段便由皇庭聘用或是自己離學,但提前突破到魔法師級別就能先入高級班,不過這種情況百年來就只有一二個人而已,可以忽略不計,畢竟魔法師的進階難度實在高,不光你是你努力就有用搞得。高級班學滿四年畢業,不管到什麼程度都必須離校,但也可以留任學院作為學院老師,不過很多人都被吸納到皇廷中做事。

學員少,老師更是少的可憐,只有這位教低級班的范澤和一位教高級班的魯銅,剩下的就是一個副院長諸葛庸和一個正院長連劍龍。魔法學徒沒有品階之分,而從魔法師開始就分為六階,每一個階段都如同一次蛻變,實力差距巨大,而范澤是在魔法師三階,魯銅處於魔法師四階,兩個院長都是魔控師三階的怪物,畢竟達到魔控師的整個大陸指頭也都數的過來,而大魔導全國也就一個梁水冰而已。

轉了一圈后,每個人回到自己的寢室收拾一下,準備下午正式開始學院生活了。劉默和古小胖分到一個屋子裡,劉默對他的印象還是比較深的,畢竟考核的時候第一個出來的,劉默也沒什麼行李,就原來的幾套衣服,躺在床上試了下,還是蠻舒服的,而古小胖跟搬家是的,大包小包的託了進來,然後一包包拆開開始擺放,光是衣服就該有三四十件,褲子也是,還有其他七七八八的擺設,就連床單床套都帶了十幾套,看的劉默在一旁是目瞪口呆。

過了半小時,古小胖總算是倒騰完了,滿頭大汗的坐在凳子上發獃,劉默有點受不了了,從進屋開始沒說過一句話,好像就他一個人是的,便開口道「你好我叫劉默,我們是室友,你叫什麼」

「哦,我叫古小胖」聽到劉默說話他才有點回過神來,但是卻感覺有點木訥,奇怪了,心想這個年紀的人大部分都很開朗才對,怎麼這麼木訥,和他這麼喜氣的名字完全不搭調。

管他了,反正我在這世界也只是一個過客而已,劉默心想。就這樣沉默直到午飯的時間。「走去食堂吃飯去」劉默叫了古小胖一聲。

「哦」古小胖還是沒什麼表情,沉默的跟著劉默一直到食堂。

劉默來到食堂卻發現怎麼這麼冷清,即使只有五十幾個人的學院也不該這麼冷清吧,放眼望去偌大的食堂就稀稀拉拉的幾個人在吃飯,手指頭都數的過來。難道這魔法師都不要吃飯么,真他嗎一群異類,劉默心想。

打菜的時候總算讓劉默的心情平復了一下,總算看到正常人了,因為打菜的師傅是請來的正常人,不會魔法,還是很熱情的。

「這位大哥,我說這學院怎麼這麼奇怪,難道魔法師都不是正常人么,午飯都沒人吃的?」劉默問道

「這位小哥,你就不知道了,魔法學院幾十年來都是這樣,百分九十的人都不會按時吃飯的,午飯從十點到下午三點都有人吃,有的一天只吃一頓」

「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那,真搞不懂這些人,不僅愛發獃還不喜歡吃飯」劉默喃喃道。

「大陸上的魔法師大部分都這樣啊,很正常啊,你才算異類!」

「……不是吧,我這個正常人在這裡卻變成了異類,不吃飽怎麼有力氣研究魔法啊……」劉默一臉無奈。

「魔法師平時都在不停研究魔法,不是發獃在思考,就是在哪裡研究試驗,如果不是偏執狂哪裡會練的成魔法哦。」打菜師父也是一臉無奈的看著劉默,心裡還想這傢伙怎麼會練成魔法的。

一陣鬱悶的吃完午飯,和古小胖一起回到宿舍,古小胖坐在床上又開始發獃,劉默真的有點受不了了,只感覺自己是在精神病院里,於是開口道「小胖!你們一天到晚發獃做什麼呢?!」

「哦,在考慮為什麼我控制水的時候很多微操還不到位,我想讓它變成一米高的水柱都精確不到毫米,最成功一次也就九十九點七厘米,但是我用的方法是按照書籍上的去做啊,為什麼不行呢……」古小胖從回答劉默的話又變成自言自語,然後又開始發獃……

劉默簡直快瘋了,真他嗎的是一群偏執狂。差個幾厘米飯都不要吃了么,人都變傻了么……這是個什麼樣的世界啊,還是自己儘快的進階回去吧,要不呆久了自己也變傻了怎麼辦。 ?好不容易熬到下午上課時間,古小胖一邊自言自語的一邊跟著劉默的後面來到了教室,到的時候發現所有人已經到齊了,心裡還奇怪怎麼這些人都這麼早,哪裡知道這群傢伙有的是吃完飯就直接過來發獃了,還有的是連飯都沒吃就過來發獃了。和之前兩次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少了那個發獃的副院長。真感覺在這裡時間是靜止的。劉默挑了最前排的位置坐,雖然現在教室里就只有兩排位置,但由於人少仍然空了一大塊地方,但是他實在不想看到那些木頭,否則真不知道自己還能在這裡堅持多久,只好選擇做前面,眼不見為凈。還好沒幾分鐘范澤就來了,還是跟個幽靈似地飄飄忽忽的就飄了進來,然後八本書飄到每個人的面前

「這是魔法基礎,也是第一階段的課程,雖然你們已經都具備魔法能力,但是很基本都是自己的研究出來,沒有系統化的了解,會走很多彎路,所以這頭一個星期就讓大家先了解熟悉下,你們自己先看,一個小時候在開始」范澤的聲音若即若離的飄出。

由於學院的課程和書籍都是屬於機密,所有人是不能外傳的,否者會被皇庭追殺,所以在市面上根本找不到,每個人拿到書的這刻才表現的有點正常人的感覺,有點興奮,都開始翻閱起來。 氪金海盜王 一個小時的時間沒有一個人干別的事情,全都在專心致志的閱讀,劉默也很認真的翻閱起來。

看后劉默才恍然大悟,原來要進階不光光是你能力控制的大小,最主要的是念力的掌握,魔法學徒的頂峰也只能運用念力控制自己身周一米範圍內的魔力元素,念力只有一到五縷絲線般的光芒,只有念力光芒到達二十縷才能夠進階到魔法師級別,而在這個過程中即使你的念力光芒達到十九條也只能運用五條而已,多餘的並不能為自己使用,所以一旦突破到魔法師階級便能控制身周十米內的魔力元素,簡直是天差地別,之前劉默運用魔力只不過是憑藉著自己的感覺使用,雖然也有運用到念力,但是卻沒有注意過這細如絲線的念力條,劉默照著書上的方法,慢慢入定,所有神識集中在頭部神庭處,慢慢的劉默發現在空洞中有一絲微弱的黃光,已有十五縷絲線,環繞成圓形,緩緩轉動,這應該就是自己的念力了,慢慢的控制自己的念力來感知周圍的魔法元素,發現正如書中所說只能控制其中的五條來感知周圍的魔法元素,而也只能控制在自己一米範圍之內,想在多一厘米都不肯能,劉默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感覺到魔力元素的波動,猶如空靈般神奇的世界,讓人陶醉。

劉默回過神來,發現剛好到了一個小時,范澤老師還是飄忽的站在那裡,所有學員也都開始把注意力集中到范澤的身上。

「好了,學院的課程很簡單,如何一步步成長,這些在課本中已經很詳細明白,很多東西都是靠自己理解和感悟,這樣才能不斷的鍛煉自己的念力,老師的職責只是負責解答疑問,讓你們少走彎路,所以請以後每次上課前準備好你們的問題,我會幫你們解答,好了接下來你們有什麼疑問。」

「范老師,請問為什麼我在有的時候能夠感應到龐大的魔力元素,而有些時候只是微弱的元素氣息呢?」一個掌控火之力的學員問道。

「這是因為各個地方各種魔力元素存在的密度不一樣,特別是火屬性,水屬性這樣的很容易有地域差別的問題,但光屬性和無屬性基本不存在這個問題。還有一種可能就是你對念力的控制並不穩定。」

「那請問為什麼我的水柱一直不能準確到毫米的控制?」古小胖站了起來,把困惑他多時的疑問說出。

「那是因為你的念力運用的不夠嫻熟,想要精確到毫米不但必須成千上萬次的反覆的運用念力來控制魔力元素,而且還需要至少能夠運用十縷念力來控制,所以基本上來說在魔法學徒階段是不肯能的。」

古小胖聽后一臉釋然的樣子,原來我要得先進階啊。

雖然就八個人,但是每個人的疑惑不小,范澤都很敬業的一一給與解答,而劉默並沒有問什麼問題,只是把范澤的每個解答認真做好筆記。

每天只有半天的課程,因為范澤還有三十個左右的學員要帶,每年入學的頭一個月初級班都是分開來上的,畢竟剛入學的人只是學習掌握基本的東西,一個月後就所有初級班的學員一起上了。

夜晚,劉默在那冷清的食堂吃完飯後便跑出大門外,準備和游榮碰頭。一出門就看到游榮在一邊的角落裡一臉疲倦的神態。

「小榮今天怎樣?」劉默問道

「累死小爺我了,早上整整從八點跑到十二點,還得保持速度,說是一個強大的武者必須有強大的體魄,好幾個人都暈死過去,也把小爺我累的夠嗆,下午上課前又每人做了一千個俯卧撐,說是課前熱身,而且以後每天如此,真是悲慘那!還好之前在原來世界里有辰叔的地獄訓練,要不我也挺不住啊!哥,你那怎樣?」

「我們這輕鬆多了,每天上半天課,剩下都自己安排,不過那裡跟個鬼宅似的,沒一個正常人」

「……真是地域和天堂的對比那……」游榮一臉羨慕。

「那個江曉曉真是厲害,一天結束盡然看不出她有疲倦感,才十二歲的小妞那!」游榮突然說到。

「你不也是十二歲?」

「才不是勒,我都十三了,我們可是在那邊過了一年哦」

「……過了一年你都沒長高,我都快被搞混亂了,可真是神奇,嘖嘖」

「%¥……&#¥#¥……」

雖然原先考核的時候有六個人已經有了勁氣,但也只是一品武者而已,所以和他們一起都在武一班。

這時歐陽小健走了出來,旁邊還跟著兩個隨從,從劉默二人身邊走過,還厭惡的看了游榮一眼。

「小榮你和他有仇?」劉默問道

「他?好像是我們班的,叫什麼小JIAN來的,我靠,今天所有人都被累半死,哪裡有機會搞事。」

「那為啥他剛才用那麼厭惡的眼神看你?」

「我哪知道,也許嫉妒我比他帥吧,還是嫉妒我比他有才華?」

「…………」

兩人扯了一會便各自回學院了,小榮是累的不行了,趕緊回去休息,第二天早上還要跑四個小時,而劉默是為了趕緊能夠突破回去修鍊念力去了。

劉默剛走到宿舍樓前就看見古小胖在湖邊一個勁的練水柱,真是感嘆這些人的執著毅力那,搖搖頭獨自回到宿舍里,對了,都忘記開龜甲盾了,都不知道在這赤凰大陸我現在的盾的水平了,於是劉默全力開啟龜甲盾,卻發現已然可以籠罩周圍一米內的範圍,擠擠的話都可以躲好幾個人勒,劉默並沒有一下就收起龜甲盾,他要試下自己到底能夠堅持多久,最終堅持了十五分鐘便再也撐不下去了,畢竟只能靠五縷念力來維持,龜甲盾自己潰散開來,劉默一陣頭昏腦脹,險些昏厥過去,趴在床上直喘氣,休息了一陣后,便開始在床上入定,鍛煉起自己的念力來,不斷的控制念力條往一米外的距離超越,雖然一直沒辦法,但是范老師說了,就跟鍛煉肌肉一樣,天天練總會強壯起來。所以劉默一直練到神志不清,昏昏迷迷的睡了過去,也不知道長此以往下去會不會也跟那些個人是的練的頭腦出問題……。 ?晃眼間過去了一個月的時間,這個月里兩人天天除了吃飯的時間和碰頭的時間就是死命修鍊,倒也過的十分充實。而雲遊四海的劉逸辰在這段時間裡也一直沒有出現過。

一個月過去了,魔法學院所有初級班的學員已經並在一起上課,整個初級班共有三十多人,也算是劉默在進入學院后看到最多人的一次,平日里都是見不到什麼人影的。人一多提的問題自然也就多起來,而且各種各樣五花八門的,倒是讓劉默大開眼界,真是佩服這些人的思考能力,不過這樣也好,自己能夠學到的東西更多起來,每天記筆記都有夠忙的,不過劉默突然發現這整個初級班怎麼沒有一個和自己一樣的是無屬性的。

「請問,為什麼無屬性的魔法者好像很少啊?」劉默總算忍不住起來發問

「無屬性的魔法者的確很少,這是由於天賦的原因,很難解釋的清楚,但無屬性的魔法基本上沒有什麼地域的限制,屬於很穩定的魔力元素,也許正是因為稍微優勢於其他魔法者,所以出現的幾率比較小,一百個魔法師裡面大概就只有一兩個是屬於無屬性的。」范澤很認真的回答著劉默的疑惑。

「那修鍊方面與其他魔法師有區別么?」劉默繼續發問。

「基本是沒什麼差別的,魔法主要都是在修鍊念力上,而控制其形態方面也大同小異,但是還是有一些細微的差別,這樣說比較廣泛,要在修鍊的時候碰到具體的困難我才比較好解答。」

「老師,您剛才提到形態控制方面的問題,那我是不是可以控制魔力元素任意形成想要的形狀呢,比如說武器之類?」

「是的,每種魔法都可以控制器魔力元素的形態,但是具體效果來說還是需要反覆的使用提升熟練度,而念力的多少關鍵到你使出的魔力形態的威力大小。這些形成特殊形態的方法在樓上的頭書館內有相關的書籍,有興趣的學員可以到上面查閱相關資料。」

劉默心想,總以為自己是一個龜殼,沒想到還可以變成武器,這真是一大驚喜那。

下課後,連飯都來不及吃就趕到頂樓的圖書館開始查閱書籍。圖書館的負責人好像只是一個普通的糟老頭,看到劉默進來只是撇了一眼劉默的學員牌便自個干自個的事情起來。劉默也沒管那麼多,就開始找關於魔力形態的書,不一會在最裡面一排的書架上總算找到了相關書籍,沒想到每個屬性都有獨自的魔法形態秘籍,劉默把無屬性魔法形態秘籍抽出,發現似乎很久沒人動過這本書了,裡面盡然還有被書蟲蛀過的痕迹。由於學院圖書館里的任何書籍是禁止外借的,所以便找了個座位便開始閱讀起來。

原來無屬性的的魔法形態形成的武器,不管是什麼類型的都只具備鈍器的效果,即使你形成很鋒利的劍也只能當鈍器使用,按照秘籍里的方法劉默慢慢調動念力,把魔力元素聚集在一處,劉默心裡潛意識已經被鈍器佔領,於是乎慢慢的魔力元素形成了一把鐵鎚(劉默心中的鈍器除了棍棒就是平底鍋和鐵鎚了–!),手臂粗的一米長把柄,鎚頭就是一個十幾厘米直徑三十厘米長的圓柱體,劉默看著手中的鎚子一臉糾結,咋地就這麼難看呢,周圍還不平整,而且發現大鎚出現后自己身周沒辦法使用龜甲盾了,看來這東西還真是比較耗念力那。練了一會,感覺有點腦力不支,劉默便心滿意足的把秘籍放回書架走出教學樓去,卻發現不知覺已經在裡面呆了三個多小時,心想難怪魔法師發獃獨處的時間特別多,就這麼一下就用了這麼久時間,難道以後我也會成為他們那樣?不要啊!。

劉默並沒有直接回到宿舍,而是走到湖邊,操場上休息了一會,準備試驗下這個大鎚的威力如何,自己心裡總要有個底才踏實、於是在湖邊找了塊兩個人頭大小的石頭,使出大鎚奮力砸下,只聽悶的一聲響,石塊立馬變成了粉末。

「我靠,這個攻擊力也太強了吧……」劉默自己都被嚇一跳。劉默目前還不能持續使大鎚出現,只能是一擊結束后大鎚就消失了只能再次使用念力形成大鎚,不過他已經很滿意了,畢竟自己還是可以攻擊了,不要在用自己的身體去撞人了……

而游榮這邊在經過一個月的訓練后,大家已經很習慣這樣的方式,每天跑步和俯卧撐做完每個人還都是精神奕奕的,看來還是十分的有效果。而在這樣的情況下游榮又開始活躍起來,這個交際花跟班級里的大部分人都混得十分熟路,當然除了歐陽小健和七八個趨炎附勢之徒。而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裡游榮也沒有在別人面前使用過勁氣,畢竟從小的經驗告訴他有到時候還是要有一些底牌的,要不會死的很難看地。

汪若龍是個很樸實的人,由於自幼在山林里,所以不善言辭,這一個多月來基本上沒怎麼和人打過交道,都是自己一個人勤奮練習,似乎他的頭腦里只有武道。但他在學院里還有一個朋友,那當然是游榮這小傢伙了,由於游榮和劉默對外的口徑都是說從小在山林里長大,兄弟倆出來見世面,這樣的情況和汪若龍還是比較相似的,再加上游榮這個自來熟的傢伙,兩人很容易的成為了朋友。

兩人經常在下課後相互練習,當然汪若龍一直以為游榮還沒有勁氣,所以兩人練習的時候都沒運用上勁氣,游榮非常驚訝若龍的實力,自己從來沒有一次能夠勝過他,身手方面的確了得,雖然用出勁氣的話游榮有百分九十的把握能勝,汪若龍卻不知其實游榮的勁氣比他的還深厚,他目前的水品已經達到二品武者,而游榮卻已經是三品武者了。就連那個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江曉曉也只是二品武者而已,整個一年班裡就只有江曉曉、汪若龍和歐陽小健三個二品武者而已,而一品武者也只有十個左右,其他的都還沒練出勁氣,游榮並沒有洋洋自得,因為他自己還是知道比別人在原來世界里多練了一年,而且還有個大陸神級人物的指導,如果自己連這個程度都達不到那就真的是太差了。 ?魔法學院這邊還真是比較平靜,每個人都埋頭苦練,除了在上課的時候還算是比較活躍,其他時間基本都看不到人的,劉默很是糾結,雖然整個學院就這麼幾個人,但是怎麼哪裡都看不到人呢。這段時間來也總算是發現古小胖為什麼帶那麼多的行李了,因為他根本不洗衣服的,衣服髒了就換過新的,被套髒了也換過新的,髒的全部扔到一個袋子里,看來是打算帶回去洗。

「小胖,你很討厭洗衣服什麼的么?」

「不是啊,是因為我覺得洗衣服比較浪費時間,一天裡面睡覺都花那麼多時間了,哪裡有時間洗衣服啊,倒是看你,好像全學院就你最閑了。」

「……這個,要勞逸結合,知道不……」劉默每次都嘗試和小胖能夠正常溝通,可是每次都發現這是徒勞。

不過話又說回來,在這種氛圍里,想不努力修鍊都不行,畢竟實在是沒有其他的項目要花時間的,一群木頭根本不懂得休閑娛樂是什麼。雖然還沒能突破到魔法師境界,但是成績斐然,從原來的十五縷念力也發展到十八條念力,而且化形成的大鎚也沒有以前那麼粗糙了,至少邊緣是平滑的了。

這日夜晚,古小胖又一個人在湖邊「嘿啊哈」的練習水系魔法,劉默吃完飯散步到湖邊,便在一旁看起他練習,畢竟在現在人世界里來說吃完飯一般都會休息個半小時,不是有句古話說的好,飯後百步走活到九十九,在赤凰大陸里這習慣劉默也沒有改變。突然間湖裡升起一條水龍,朝小胖這邊襲來,劉默一開始嚇一跳心想小胖這傢伙這麼強,都能控制這麼大的水柱,而且還能化成龍形,但是一秒過後突然發現這並不是小胖施展出來的魔法,因為他還在「嘿啊哈」的練習他那水柱,劉默立馬衝到小胖面前,龜甲盾開啟,把兩人包圍,剛一形成防護罩那條水龍便沖了過來,打擊在龜甲盾上,水龍墜落在地上變成滴滴水珠,而兩人也被這強大的衝擊力撞飛,小胖還一副不知所以的表情,但是立馬開始有點敬佩的目光看著劉默

「沒想到你這個閑人這麼強啊,剛才那是魔法師級別的人才能使出的法術,你盡然能抵擋的住」看來古小胖根本沒有理會是誰突然攻擊他的問題。

這時一個三十歲左右,滿臉悲催模樣的傢伙走了過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們沒傷到吧,我剛在練習,沒想到沒有控制好,盡然襲擊到你們。」

「哦,沒事」古小胖好像根本沒有在乎。而那人也沒有多逗留,自言自語的走了開去。

劉默心想果然都不是正常人那……

當晚回到宿舍中,小胖的話好像開始多起來,「劉默,你的念力有多少了?」

「現在只有十五縷,嘖嘖,太難練啦」劉默還是虛報了,畢竟自己也想留點底。

「啊?這麼多,我才只有十縷」

「額,這就是勞逸結合的效果……」

「看來以後我要像你學習了。」看來與魔法師溝通必須用實力和進步來說話才能達到有效的效果啊。

從這天起,小胖每天跟著劉默一起吃飯,上課,修鍊,在圖書館看書,似乎覺得這樣的時間安排的確很有效果,而且似乎也開朗了許多,看來只有實力的強大才能改變這個傢伙啊!在劉默的調教下,總算是有往正常人發展的傾向了,劉默很是欣慰,要不在這樣下去自己一個人早晚得瘋,但是在別人的眼中這二人卻變成了異類,怎麼能這麼浪費時間呢?

反觀游榮這邊的武術學院就熱鬧的多了,簡直一個天與地,本來赤凰大陸的武風就很盛,再加上習武之人大部分都很直爽,所以游榮這邊還是過的有滋有味的。

大家習慣了所謂的熱身活動后個個都開始活躍起來,本性盡漏,慢慢開始有小群體的劃分來,其中以歐陽小健為首的十幾個人最為囂張跋扈,畢竟家裡有錢,從小生活就高人一等,所以這幫人個個抬著鼻子走路,生怕下雨的時候鼻子里進不到水……。

金寓良婚 游榮這小子也聚集了一群人,不過這群人都是朋友之稱,沒什麼老大分別,開心為主,旨在好好學習,享受人生。

當然女生這邊許多都和江曉曉走在一塊,畢竟別人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家裡勢力又十分龐大,而且本人又沒什麼大小姐脾氣,很容易相處。當然除了這幾伙人,也還有個別比較孤立的人,如王涵月啊,邱天麟什麼的都是獨來獨往,天天除了學習修鍊還是學習修鍊,連說話都很少。但王涵月不僅人長的漂亮,還有種說不出的氣質,許多男生都把她當成心目中的女神,雖然有人大膽的追求,但是無一不失望而回,冷美人的大名在學院中飛快的流傳開來。其中最大的追求者也是最麻煩的追求者就是歐陽小健了,這種紈絝少爺再加上自己有點實力,自以為是的很。其中最為低調的要屬汪若龍了,這個大男孩,正處青春期,春心正在開始慢慢萌動,但由於從小在山林中,女人都沒見過幾個的,所以太過靦腆了,游榮幾次跟他開玩笑,沒說兩句就面紅耳赤的,連游榮心裡都在想這傢伙虧他都十七八歲了,還這麼害羞,簡直和當初的劉默有的一拼那。

這日課後,游榮和汪若龍正往食堂走呢,正巧碰到王涵月走過來。

「龍哥,你看王涵月過來咯」游榮指著前面說到。

汪若龍緊張的四處張望,一看到王涵月臉就刷地紅了起來,慌慌張張的找別的路走,游榮看到這樣一臉無奈,心想原來以為默哥夠害羞的了,沒想到還有這麼單純的人。

「嗨,涵月,這麼巧啊,去哪呀,我陪你。」這時歐陽小健的聲音從後面傳來,旁邊跟著幾個學員,從游榮他們身邊走過,朝王涵月迎了過去。

「我去哪不用你陪!」王涵月冷冷道

「喲,又玩起冷美人的性格了,不過本少爺喜歡,哈哈」

汪涵月撇了一眼歐陽小健,便走開了去,而歐陽小健卻又攔住了她的去路,五六個人把她圍在中間。

「別敬酒不喝喝罰酒哦,本少爺追了你這麼多天都沒反應,你要什麼本少爺都能滿足你,走,跟本少爺吃飯去。」說著歐陽小健拉著王涵月就要走,旁邊那幾個傢伙也跟著起鬨起來。

這時只見王涵月猛然甩開歐陽小健,一柄碧綠色的寶劍出現在手中,冷冷的看著他。

「喲,想不到你還這麼勇猛啊,哈哈哈,本少爺就是喜歡,夠辣,來本少爺陪你玩玩」

說完歐陽小健手中也出現了一柄銀劍。

「我靠,I服了他,沒想到名字是小JIAN,做人也夠JIAN,連用的武器都是YINJIAN,這傢伙太有才了。」游榮在後面看的快笑趴下了。

只見王涵月全身勁氣集中在綠色寶劍上朝歐陽小健刺去,這速度讓游榮感到驚訝,沒想到這麼低調的冷美女有這麼快的速度,而歐陽小健一臉不屑,用他的銀劍輕輕一撥,立馬失去了準頭,畢竟小健還是比王涵月高一品,只見王涵月一個踉蹌,小健順手要把她摟進懷裡。這時汪若龍總算看不下去了,大喊一聲提起他的刀就沖了過去,小健一時沒注意,被若龍的刀鋒刮破了手臂。歐陽小健一臉輕鬆神色立馬轉變成陰沉,對著汪若龍滿身殺氣,而他手下的幾個傢伙也把王涵月給圍住,一時間二人都被纏住,只有游榮這小子在一旁滿臉輕鬆的看著場內,他們也沒把游榮放在眼裡,因為在他們眼中一個沒有勁氣的傢伙對自己根本夠不成威脅。

汪若龍已經持刀朝小健劈砍過去,上面勁氣籠罩,呼呼作響,小健也不甘示弱,那柄銀劍立刻暴漲出十幾厘米的光芒,立刻與汪若龍纏鬥起來。兩波人是打的不亦樂乎,游榮看的是不亦樂乎,不知道什麼時候還搞來花生米,邊吃邊看起來。一開始兩人還能撐的住,可十幾分鐘過去兩人漸漸有點不支,王涵月雖然被幾個人圍攻的有點狼狽,但是還是保持一臉冷冰冰的表情,而汪若龍實力還是差歐陽小健一點,身上已經被砍出幾道傷痕,眼看一劍又刺了過來,汪若龍根本來不及防,游榮悠哉的丟出一粒花生米,打在銀劍上,頓時失了準頭,與汪若龍的肩膀插肩而過,汪若龍立馬刀柄一個撞擊撞在小健胸口,小健悶哼一身後退幾步,恨恨的看了一眼游榮,沒想到這小子也有勁氣,歐陽小健心裡暗想。

「你們在幹什麼,都給我住手!」這時吳猛天突然出現。

所有人一聽到吳猛天的喝聲,頓時都停下手來。

「哦吳老師,沒事,他們在切磋切磋。」游榮說道。

吳猛天來了歐陽小健一幫人也不好在發難,恨恨的看了一眼汪若龍他們便走了,王涵月臉色慘白,不停的喘著氣,走到汪若龍面前道了聲謝,便也走了開去,汪若龍聽到王涵月的道謝頓時好像吃了金槍不倒丸一般,連受的傷都忘記了。

「以後記住要切磋要有學院老師在場,不能私自比斗!」吳孟天扔下一句話便也走了。

「龍哥不錯嘛,王涵月雖然看去冷冷的但是剛才也還關心了你一下哦」

「嘿嘿,如果每天都能這樣跟我說幾句話我寧願每天受點傷,嘿嘿」汪若龍憨笑道。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啊,感情你這傢伙受虐傾向還挺高啊!」 雄霸天下三國魂 游榮調侃道。

「嘿嘿……」汪若龍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游榮陪著汪若龍回寢室,幫他簡單包紮下便出了學院,畢竟只是一些皮外傷沒什麼大礙。游榮走到學院門口就看到劉默了,兩人每天的碰頭都還沒落下一天。

「小榮今天咋樣啊。」劉默開口道

「哥,學院里還真有意思,今天幫人打了一架,歐陽小健那傢伙吃了悶虧,爽那,嘿嘿。」

「小心點,畢竟現在辰叔,沒在身邊,我們的實力還是弱了點,別惹事。」

「知道啦,您老人家放心,嘎嘎。」

「我估計還有一個月就能突破到魔法師階段了,到時候就回去了,你呢?」

「我呀,三品頂峰咯,你到魔法師的時候我估計也能到四品武者了,是不是想大嫂啦,哈哈哈。」

「去你的~」劉默笑著拍了一下游榮的腦袋。

二人便各自回學院里去。

這時候如果有人聽到他們的談話都會被嚇死,哪裡有這樣的天才,十三歲的四品武者在大路上是絕無僅有的,就是魔法師也少的可憐。

「默哥,每天傍晚你都要出去下,做什麼呀?」宿舍里古小胖問道。這段時間來古小胖被劉默帶的也開始比較開朗了,畢竟在修鍊上已經出了效果,從原來的十縷念力已經進化到十五縷了,就這速度,和以前簡直是天差地別。當然最關鍵的原因還是他自己夠努力,在加上兩人經常探討切磋,自然比閉門造車來的強了。

「哦,我弟在武院呢,每天都和他聊聊。」劉默答到。

「你們兩兄弟都進了學院!?真厲害啊,佩服佩服。」

「呵呵。」

劉默發現這最後一縷念力十分難練,一直都沒有動靜,前面的時時候都是練一段時間就會自己多出一縷來,熟練度達到了就好。書籍上也說這東西沒有捷徑,只能靠自己不斷的努力,而到魔法師級別後光努力都沒用了,還要對天地元素的感悟達到一定的水平才能進階。

嬌妻難撩:總裁哥哥好壞壞 現在劉默開始每天獨自修鍊的時間也變多,甚至連課都不去上了,畢竟在魔法學院里沒強制要求一定要去上課,只要你在考核的時候能夠過關就OK,除了吃飯睡覺就是不斷的在修鍊,連小胖都說「以前還說我呢,現在自己跟個偏執狂是的。」小胖這幾天沒有跟他一起瘋,畢竟目前對他來講上課還是最重要的。

這幾時劉默不斷修鍊,醒的時候就在練,練累了就直接睡,半個月過去似乎有要突破的跡象,最後一縷念力落隱落現,就差最後一步,但是總感覺靠自己的話這最後一步始終沒辦法跨越出去,於是晚上開始找游榮來對練,也許在實戰中會有所進步。不過練了好幾天都沒什麼效果也,可能是兩人對練都有所保留,畢竟不能生死相搏吧,那麼也就達不到想要的效果。

這日劉默一個人在學院里正琢磨怎麼才能突破到魔法師階級,一邊想還一邊不忘鍛煉念力,不時的身周出現龜甲盾,由於這幾時習慣成自然了,不知覺中劉默也會用出魔法,把握每一分的時間進行修鍊。卻沒發現不知不覺中走入了學校湖後邊的那塊禁區當中,只見禁區邊緣處空氣如水紋般微微的波動了一下,劉默便走了進去。其實這塊禁區已經是有魔法陣紋布在周圍,一般的人根本不可能入得進去,但是劉默周圍的無屬性龜甲盾卻讓他很自然的走了進去,其實這個陣紋是歷屆校長布下的,由於很久沒出現過無屬性的魔法者,而且在加上這個功能實在是麻煩還浪費,陣紋的能量是靠魔力元素儲存在水晶石里來維持的,由於幾百年來都沒有人闖入進去,而且裡面雖然是禁區,但也不是非常的重要,只不過是裡面養了一些大陸上的凶獸,用來研究用的,只要防止一般人進來和凶獸跑出去,防止危險就可以了,所以校長們也懶得花這個功夫。

劉默正思考著,突然抬起頭看到一片草原的景色,還有一些小丘,遠遠還能看到一棟黑色的五、六層塔形建築,「奇怪這是在哪?學校里怎麼有這個地方?」劉默心裡暗想。往後看去卻看到宿舍旁的那座湖。「難道這是禁區?從外面看怎麼是一片荒草啊?難道是被人幻術看不到裡面的真實情況?」劉默正琢磨著。

忽然一道黑影從身邊閃過,劉默心裡一陣寒意,趕忙把龜甲盾發揮到極致,在龜甲盾開啟好的一剎那,知覺正面被什麼物體狠狠的撞擊,整個人被撞倒在地,龜甲盾上也泛起一絲絲波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