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屋內。

臉色蒼白的年輕獸人掙扎著,目光中含著難言的悲傷,望向西方,在那裡,有他的族人,有他的部落,有他願意付出性命而守護的人。

「征服之王陛下啊……我代表塔真部落以及周圍十三部落聯盟……咳咳……願意與您攜手一起平息掉斯塔圖的戰爭!」

年輕獸人氣息微弱,說話間也咳嗽不停,看上去受傷十分嚴重,但是他直視王小天的眼神卻熠熠發光,絲毫沒有被身體的痛苦所影響。

「遠道而來的客人,平息掉斯塔圖丘陵的戰爭,這一直是我灰石聯盟的願望,但是你也看到了,從去年打到現在,我們的敵人很頑強,戰火很膠著!斯塔圖的戰爭,已經不是可以通過其他方式可以解決的戰爭了,敵我雙方,唯有一方落敗,這場戰爭才會得到結束!」

王小天也端正身子,語氣嚴肅的說出自己的觀點。

這一刻,王小天可不是那個隨和親切的平凡人,他是灰石聯盟的王,他的決定代表著聯盟無數獸人的意志。年輕獸人帶來和平的願望,這一點王小天也是很贊成的,畢竟戰爭對於他而言也是一種拖累。

但是事到如今,斯塔圖防線上打的可不是一般的慘烈,灰石城防軍里,有很大一部分是斯塔圖受到了重傷而退役的獸人,在斯塔圖丘陵流下的鮮血已經不允許雙方和平生存了。

「年輕的王,我想你是誤會了……咳咳……我們……我們願意在來年配合王軍,掃滅來自狼人一族的軍隊!」

年輕的獸人很激動的解釋著,蒼白的臉也泛起了一抹激動的紅暈。

「不瞞您說,斯塔圖的戰役已經不能再打下去了,這一年來,我們各大部落的存糧已經消耗無幾了,前不久,狼人一脈他們要去北邊購買糧食,雖然不知道結果,但是從各大部落日益難過的日子裡,我們就已經料定了失敗。」

這件事王小天也是知道的,狼人們要去北方購糧,雖然王小天沒有阻止,但是有些事或許早已經天定了。

北荒也無糧!

白馬城和黑石軍團與維坦人一戰,後勤方面消耗極大,而戰爭結束后,整個西北行省一片混亂,西部伯爵要安撫災民,重建西部,這其中對糧食的消耗也不是一星半點。

別說是賣糧了,白馬城現在自己都缺糧,所以,狼人們的買糧計劃失敗了。

天降大雪,飄飄洒洒的大雪落下,一場大雪短暫的平息了斯塔圖的對抗,但是,這場大雪也讓加劇了中部部分部落的窘境。

寒風裹著雪花撲面而來,暗沉的天空布滿一團團烏雲。

瑞雪照豐年,然而這場雪卻埋葬了多少獸人,以塔真部落為首的十四個大部落,他們本來依靠著斯塔圖走廊的商人們生存,如今,激戰正酣,這些部落的生活越發的艱難了。

阿拉齊通過的斯塔圖草案更是雪上加霜,冬狼一脈調集了中部大部分狼人附庸,對斯塔圖一頓猛攻,而且為了加強攻勢,他們許諾打下斯塔圖后開放通道,讓許多依靠斯塔圖走廊的部落也捲入了戰爭。

正所謂「戰爭是科技的催化劑」,在歷史上,無論是哪個民族、哪個國家,對於戰爭都迸發了難以想象的創作激情,他們在戰爭中創造了無數改變世界的科技。

對於中部獸人的激烈反撲,灰石聯盟也做出了相應的動作。

堅固的堡壘被建造起來了,無數灰石獸人前赴後繼,將一塊塊巨石運到了斯塔圖,地精和矮人們設計出了一座正好卡住斯塔圖丘陵的巨大的堡壘。

當堡壘的城牆合攏時,進攻斯塔圖的戰略意圖差不多就已經徹底破滅了。

而後,無數門陣地炮被安置在了堡壘城頭,自此以後,僅憑藉血蹄軍一軍之力就可以徹底壓制敵人的進攻,凱爾率領的追擊者軍團更是經常性的襲擊中部部落。

這讓本就艱難的中部陣營越發困難了。

「最讓人難以接受的是,狼人一脈那群貪婪的傢伙,他們以糧食為威脅逼迫我們參與戰爭還不夠,他們將糧食的價格提升到一個讓我們難以接受的地步……」

說起這個,年輕的獸人便咬牙切齒。

他們為了狼人一脈而戰,但是自己的族人卻忍飢挨餓,再加上這場大雪,塔真部落不得不重新深思自己的出路,為了部落的延續,他們決定讓這個年輕獸人來拜訪王小天。

「我們希望能和年輕的王合作,一舉破滅狼族!」

年輕獸人的話語鏗鏘有力,現實的殘酷讓他們下定決心平息戰爭。

「既然如此,我也不吝嗇,趁著寒冬大雪,我們灰石聯盟願意支援一批糧食給你們,我會讓人在雪勢正大,遮蓋視野的時候送過斯塔圖丘陵,來年開春,我希望我們雙方能齊心協力一舉平息戰爭,在這裡,我以王之名承諾,戰爭平息后,我願意開設通道,促進貿易!」

王小天沉吟片刻后,果斷的做出承諾。

並非是他輕信別人的一面之詞,而是王小天相信這個獸人是這三位熊貓大師帶來的,其中必定有深意,更加關鍵的是,對於這場大雪王小天也做過研究。

如今,灰石城周圍的部落都糧食緊缺,這中部想必更加艱難,而且,早在這年輕獸人沒有來之前,王小天他們早就制定好了反攻斯塔圖西側的作戰方案。

如果真是能以糧食換取十四個部落協助,大戰開始,灰石聯盟正面強攻,部落聯盟從後面夾擊,一舉平定斯塔圖,這樣對王小天來說完全是大賺特賺啊。

「這場雪,來的真是及時啊!」

王小天心裡暗嘆一句,若非這場寒冷的大雪,斯塔圖的戰爭怕是還要持續一段時間。 ?大雪籠罩著整個大荒,在這樣的嚴寒天氣里,最兇猛的魔獸都不願意外出覓食。

紛飛的雪花持續了數月,整個大荒銀裝素裹,天地一色,灰石城的地面上經過一夜也累積了厚厚的雪白。

一大清早,便有獸人工人們早早起來掃雪。

在灰石城的住宅區,王小天悠閑的躺在搖椅上,墊著一張溫暖獸皮,看著外面雪花漸小的天空,百無聊賴的看著通訊手鐲。

「這鬼天氣什麼時候是個頭啊!」雷德在群里哀嚎著。

「快了,快了,根據往年的情況,還有十多天漫長的冬季就結束了。」無聊的克烈也開始冒頭,瞅了瞅天空,根據他多年的大荒狩獵經驗,這冬季快要結束了。

「我說雷德,這冬季結束了也不關你的事啊!你和我安安心心的蹲在這邁希納城吧!」

圖奇一如既往的打擊著雷德。

他們兩個可是從部落時代就是一對冤家,圖奇了解雷德,這個鱷魚人天性好戰也善戰,紛飛的大雪讓鐵甲宛若一塊寒冰,穿在身上是需要很大的勇氣的。

嚴寒天氣里,軍隊也只能在營地里點著篝火唱著歌,這對於普通的士兵而言也不錯,但是對於三天不打架渾身不舒服的雷德而言就是折磨了。

「老大!我要求調里邁希納,聽說斯塔圖那邊馬上要打仗,開春我帶著部隊去斯塔圖吧!這邁希納到處在建設,我們在這兒也沒用啊!」

五大三粗的雷德嚷嚷著,的確,這邁希納不是最前線,最前邊有個波菲城,駐紮著黑石軍團以及四靈軍團,這樣一來,戰事估計就和雷德無緣了。

「雷德啊,你想去斯塔圖?可以啊,準備開春撥到你們旗團的這批武裝我給別人了。」

王小天看到雷德的話,不由開口調笑著。

「別,別……老大,邁希納這地方,前面頂著波菲城,和沙恩領遙相呼應,我們旗團在這裡就是給予聯盟最強有力的支援,我哪也不去,這批武裝要用在刀刃上,當然要撥到我們旗團了!」

雷德臉色一正,他一本正經的分析著邁希納的戰略位置,同時拍著胸脯表示,這批武裝給他們旗團是好鋼用在刀刃上。

「老大,你這可就偏心了啊!我們馬上就要開戰了,有好東西,你怎麼不先想到我們!」

凱爾突然冒頭不停的艾特王小天,抱怨他偏心。

然後,他發了一張照片過來。

那應該是在斯塔圖堡壘里,鵝毛般的大雪已經開始漸漸停息,照片里天空上還飄著小雪,在他們的前面有一塊空氣。

血蹄軍和追擊者軍團的戰士們赤裸著上身正在進行某項運動。

圖片上,一個牛頭人正拿著籃球一躍而起,他的左右兩側兩個獒人正一躍而起,試圖蓋帽,在獒人的後方一個牛頭人已經繞了過去,似乎準備傳球。

「老大,我們士氣正濃,你看,這樣的大雪天,我們的戰士還在進行著雪地籃球賽!有好東西該給我們啊!」凱爾執著的開口。

「得了吧!凱爾,你以為我不知道?!斯塔圖反擊決案出來后,地精科研所的軍備處里的軍備有很大部分都調往了你們斯塔圖防線!你們吃肉,還不讓我們喝湯了?」

雷德直接就開始罵娘了,他在地精科研所的軍備處有熟人,前段時間,準備被他們旗團謀點新裝備,結果被告知都調去斯塔圖了,這讓他不由跳腳。

「嘿嘿,你們就鬧騰吧!老大,我剛剛獵殺了一頭大傢伙,過些時候給您送過去啊!老大,這北邊都淡出鳥來了,這些新兵也訓練的差不多了,老大你啥時候有仗打,讓我去唄!」

看著群里一陣鬧騰,克烈也來湊熱鬧了。

他也發了一張圖片,在北荒的冰天雪地里,克烈小小的個子扛著一把新式的符文槍,一隻腳踩在一頭巨狼的屍體上,得意洋洋。

「這是冰雪狼王,我在北荒的這處銀月湖獵殺到的,嘿嘿,這冰雪狼群可是有三百多隻,我讓我的騎士們追了好幾天才在這裡堵住他們!」

克烈發了一串笑眯眯的表情,看得出來,心情還不錯。

這樣的天氣里,在灰石聯盟絕大部分將軍們只能縮在各自駐地里玩耍的時候,駐守在北荒的克烈可以說是最瀟洒的一個了。

北荒雖然天寒,但是北荒的各種險地很多,克烈除了訓練新兵外,他作為一名騎兵,經常性的就會帶著部下去各種險地探險。

冰雪巨狼,這是生活在北荒銀月湖一代的魔獸,青銅階為主,狼王大多是白銀級別的,特別是有些冰雪狼王接著銀月之力,他們能發生某些變化,將戰力提升到堪比黃金級別。

「老大,這銀月湖盛產一種銀月魚,傳說這湖裡有月亮女神的一滴眼淚,從而孕育了這種魚類,肉質嫩滑,湯汁鮮美,是不可多得的餐桌美味啊!老大,我給你抓幾條,到時候給你送過去!」

克烈這一幅討好的模樣,顯然也是手癢了,這段時間的練兵以及各種執行任務雖然繁忙,但克烈也和雷德一樣,喜歡那種戰場搏殺,肆意縱橫的感覺。

「好你個克烈,公然賄賂老大!」看著克烈又是送魚又是送肉的,科迪爾也不由冒頭調笑著。

和伊澤一起駐守在波菲城的科迪爾,他是這麼多軍方將領里最不愁打仗的人了,畢竟駐紮在波菲城,他和西部伯爵放在南部這邊的軍隊遙遙相望,指不定哪天就打起來了,所以,他科迪爾一直老神在在的看別人請戰。

「克烈你就知足吧!你在北荒快活,打打獵,還可以和那些傭兵團打點小仗,我他媽的在這邁希納,全是人,我連打獵都沒地方打去!」雷德抱怨著,如同受氣的小媳婦一樣。

……

看著這群將領們互相調笑著,王小天也覺得有趣,這冬天的鬼天氣里連出門都要裹個裡三層外三層,最開始王小天還出門看看,如今,他寧願窩在家裡,還可以看看手下各地的將領聊天,生活也不算太無聊。

「這大雪好像漸漸小了……唔,有時間出去看看吧!」王小天望著窗外漸漸平靜的天氣,嘴裡喃喃著。 ?「小天哥哥,你快講講後來蕭炎怎麼了!?」

巴隆的弟弟小杜魯語氣急切的問道,小牛頭的犄角蹭著王小天,一雙大眼睛充滿了好奇。

看著小杜魯這急切的表情,再看了看一旁伊斯吊著鼻涕一抽一抽的,也迫不及待的看著王小天,還有雪月,這個小兔女看似平淡,但是不時瞥過來的眼神卻出賣了她內心的想法。

「好好好,你們不要吵鬧,我慢慢講給你聽啊……」

王小天看著三個小傢伙,不由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

……

此刻,王小天四人正坐在灰石城的麗莎咖啡店裡,環境幽靜的咖啡店裡,王小天低沉而富有情感的聲音在回蕩,悠揚的琴聲響起,一個動作優雅的貓人正輕輕的彈奏著一曲動聽的異界曲子。

寶貝芳鄰 隨著灰石城的發展,像露娜的部分族人,由於擅長服飾和種植方面,在灰石城也屬於了高薪階層。

比如,這個貓女咖啡店的老闆麗莎,這個小貓女就是一個高級裁縫,灰石城很多款式的衣服都是經由她之手而做出來的。

麗莎的咖啡店如今也是灰石城很多獸人喜歡來的一個地方。

走進咖啡店,幾個身穿著女僕裝的貓女們會甜甜的喊上一句「歡迎光臨」,給客人一種賓至如歸的感覺。而且貓女那種性感可愛的氣質也給這些客人一種舒適感。

伴隨著美麗的侍女,以及店裡請來的樂師,來上一杯溫暖的咖啡,這舒適的享受生活令人迷醉。

本來想著馬上就開春了,王小天不久就要代表迪克胖子去訪問王都,這一去不知道具體情況如何,趁著雪漸漸小了,王小天想著四處逛逛。

剛走進這麗莎咖啡店裡,就碰到了這三個小傢伙。

這三個小傢伙趁著「修學觀察」結束后,回到灰石城后就開始四處躁動,他們的長輩們為了約束他們就擺脫給了露娜,而露娜哪裡有功夫,就丟給了麗莎。

正好閑來無事的王小天碰到了他們,為了讓這幾個熊孩子安靜下來,王小天就講起來了以前在他那個時代風靡一時的《斗破》。

寫的很精彩,王小天也是娓娓道來。

這些熊孩子們聽著故事,漸漸也開始安靜了下來。

斗破的故事,開頭就是講述著主人公蕭炎被未婚妻退婚的恥辱故事,王小天也是比較會講故事的,講到未婚妻退婚那一段時,小傢伙們一個個聚精會神的。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聽到王小天說出這一段經典台詞時,小杜魯也不由重複著,小傢伙的心理也不由發生著變化。

就是這樣一個小小的咖啡店裡,坐著的卻是聯盟如今的決策者,以及未來的二代們。

王小天或許自己都沒有料到,他的這個故事講的很精彩,卻影響了這裡的幾個小傢伙們。

神醫嫡女有空間 比如小杜魯,他嚮往蕭炎的那種快意恩仇,他的那種不折不撓的精神對於小杜魯的印象很深。而一旁吊著鼻涕的小伊斯,他則是看到了故事裡那種強權對弱者的壓迫,善良的小傢伙心裡隱隱有了那份為弱者憐憫的心了。

而小蘿莉雪月,一身蘿莉裝,被麗莎打扮的漂漂亮亮,她的內心其實是高傲的,姐姐是雪花,聯盟的幾個高層都是從小看著她長大的,如果就這樣被寵著,雪月或許心地不壞,但是其高傲的性格註定她的將來是孤獨的,而今天王小天的這番話,讓她看到了那個驕傲的納蘭嫣然的下場,她內心的那份驕傲正在慢慢變化。

咖啡店外的雪花又開始零星的飄落了。

不遠處,高大而莊嚴的巨大建築物里,幾隊人類小隊正艱難的廝殺著。

那裡是【輝煌競技場】。

此刻的喬治正帶著幾個兄弟們艱難的穿行在危機的森林裡,這裡是【輝煌競技場】的模擬空間,經過一個接近一個冬季的漫長選拔,喬治的達巴爾小隊可以說已經是第一批學員里的頂尖小隊了。

他們不出意外的話,就是護送著王小天前往王都的那批人。

此刻的他們正剛剛接受完競技場的強化,青銅級別的幾個卻已經具備了白銀戰士的實力,為了適應自身力量的增加,喬治等人正在接受著虛擬空間的磨礪。

「老大,這迷幻森林到底是個什麼地方?我以前怎麼沒聽說過!」

庫魯一刀擊殺一個從身旁灌木里衝出來的魔獸,有些凝重的問道,這地方不僅讓他感到陌生,而且森林裡的怪物幾乎是殺之不盡。

「不用管這麼多,教官說了,我們需要在森林裡找到所謂的【深淵柱】,擊殺從柱子里走出的最終怪物,自然就能離開這地方。」

喬治很冷靜的看著四周,來這裡已經有幾天了,這個看似平靜的森林實在是危機四伏,到處都是怪物,在高頻率的廝殺里,他們對於增強的自身力量已經開始逐漸掌握了。

……

喬治等人正在競技場內深淵頻道里各種廝殺,為不久后的王都之行做準備。

而在灰石城外的【植物園】里。

那天王小天看到的【茶園】中,那株最高大的香幻茶樹上,赤裸著上身的獒人杜魯正緊閉著雙眼,一縷縷肉眼可見的香氣正環繞著他,這些可以安神修性的香氣一縷縷的吸入杜魯的體內,讓他表面環繞的煞氣漸漸褪去。

「杜魯大人還沒有蘇醒嗎?」

「還沒有,照這個速度我想應該再過幾天,杜魯大人的修行就該結束了。」

「大人離去在際,到時候杜魯大人還沒蘇醒,便強行喚醒他!」

……

茶園內,幾個獸人戰士正神色嚴肅的看著杜魯,王都之行光是有人類護衛還不夠,獸人方面杜魯就是獸人護衛的重要一員,此刻,他們正緊張的看著杜魯,如果在王小天即將離開之際他還沒蘇醒,那他們就強行喚醒他。 從重生西游開始打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