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丞州慢慢悠悠把著方向盤,「我停車。」

手卻直接被拉走,「你不是停完了嗎?」

莫丞州就這麼被江枝拉進了遊樂園。

買完票走進去,江枝看著久違的遊樂園笑了一下。

莫丞州看她這麼開心,便也隨著她去了。

還沒開始玩,江枝先拉著他買了棉花糖,還義正言辭地講道,「玩之前必須先買棉花糖,這是規矩。」

「哪裡來的規矩?」莫丞州一隻手牽著江枝,另一隻手放在口袋,順著江枝的目光看向那邊的摩天輪。

莫丞州感到和自己牽在一起的手突然握的緊了一些,身邊的人情緒突然一下低落了不少。

「我父母說的。」

莫丞州察覺江枝的情緒不太對勁,語氣由原先的幹勁滿滿到這句明顯帶著失落。

他看向江枝,覺得江枝可能是想她的父母了。

於是他們找了長椅坐下。

江枝咬著棉花糖,莫丞州看著她吃。

咬了幾口后,江枝看著面前和父母在嬉鬧的小孩講道,「我已經很久沒有見到我的父母了。」

「小時候他們經常帶著我到遊樂園玩的。」

莫丞州沉默。

如果江枝想見到父母,那就必須得離開這個世界,離開他。

他不願意。

但他同樣不願意見到她難過。

「你還有我。」莫丞州握住江枝的手,他覺得這句話有點蒼白,父母在她的心中,一定很重要。

面前的小孩在跟父母要氣球,要到了之後正在對他的父母說「爸爸媽媽我愛你們」,而他的父母給予相同的回應。

江枝看向他,眼眶忽地紅了。

「可是我見不到我的父母了……除非我回去。」那她就見不到莫丞州了。

江枝沒有把話說完,但是她知道莫丞州知道她後面的話是什麼。

他們都心知肚明。

莫丞州抿了抿嘴,一言不發。

這個問題是他們之間必須解決的,但卻又是他們都不願正面的。

就算江枝很愛莫丞州,但她真的會為了莫丞州留下來嗎,如果江枝更想陪伴自己的父母的話……何況男朋友江枝回去之後可以再找,但是父母是不可能的。

儘管如此,這件事莫丞州和江枝遲早要面對。

「江枝,你是想留在我身邊……還是想回去陪你的父母?」莫丞州艱難地將後面的話補充完整。

江枝就知道莫丞州會這麼問,但是她還沒想好答案。

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可是她真的很想自己的父母啊。

看到江枝明顯的猶豫,莫丞州不免難過。

莫丞州不再看她,但是臉上的難過擋不住,江枝看著他難過的表情也有些難受。

為了不讓江枝太難選擇,莫丞州只好笑了笑,「你不用太糾結,我尊重你的選擇。」

或許是莫丞州的失落表現得太過明顯,江枝咬了咬牙,下定決心了,「我留下來!」

莫丞州驚喜地看向她。

他眼裡的光太過耀眼了,江枝與他對視,輕輕地講道,「我留下陪著你。」

「你想清楚了,如果你選擇留下來,那就見不到你的父母了。」莫丞州雖然開心,但畢竟這是大事,他不希望江枝為了讓他高興選擇了一個會讓她自己後悔的選項。

江枝輕笑一聲,感覺自己眼睛有點酸。

這時那邊那個和父母玩耍的小孩子一蹦一跳的跑了過來,站在江枝的面前,手裡舉著一個棉花糖,粉粉的。

「大姐姐,你不要難過哦,雖然欣欣不知道你為什麼難過,但是吃了棉花糖就會開心起來的!」

江枝愣了愣,擺手道,「沒事,姐姐沒有難過,而且姐姐已經有棉花糖了。」

她剛想將棉花糖給小女孩看,卻發現原來棉花糖已經快化了。

大概是今天的風太大了。

「胡說,姐姐都掉眼淚啊!」

莫丞州看過去,江枝抬手揉了揉眼睛,這才摸到了一滴淚。

不是吧,她居然掉眼淚了啊。太丟人了。

莫丞州垂下了眼帘。

「姐姐,這個粉色的棉花糖給你!祝你和大哥哥天天都開心!」

江枝接下了,笑著對她道了謝。

「大哥哥!你不要欺負姐姐噢!女孩子是要來哄的,不然你會失去她的!」

江枝一下沒忍住笑出來,莫丞州抬眼看她,又看了眼在笑的江枝,想到了什麼也笑了一聲,「是,我會讓她每天都開心的。」

說著莫丞州握住了江枝的手,江枝反握住他。 ,

第722章

什麼也不管了!

她只想逃離。

遠離這個臭男人!

臭不要臉的男人!

口口聲聲說女人要大氣,就是誆她!

所有的好,都是他在演戲!

讓她相信他,信任他,依賴他。

甚至那些考驗,都像是幸福在萌芽!

結果,他一切的都是假象。

只是,給他自己在外面亂來,創造不被懷疑的先決條件。

連大姐,也信任他,說男人,就應該在外面闖。

她只想永遠離開他,擺脫這段,本就令人痛苦的婚姻!

從今以後,再也不相信男人!

我,蘇有容,誰都不再嫁!

那時,宋三喜也圍著浴巾,追到了門口。

林洛嬌屁股疼死了,一看宋三喜,驚呆了。

她的心,被什麼碰到了,隱隱作疼。

宋先生的臉,被打的好慘啊!

但他,一點怒氣也沒有。

可他,只圍了一條浴巾,還在扎著。

這是發生了什麼?

林洛嬌,看著他光溜溜的上半身,陽剛十足。

心頭,又有些驚疑。

但,看蘇有容那狀態,林洛嬌當場明白了什麼。

宋三喜一見她,無奈的笑,很難看,「洛嬌,她誤會了,我是清呃」

白字沒說出來。

林洛嬌已咬牙爬起來,追!

一瘸一拐的追啊,真疼!

「哎,宋夫人,你等等,你等等」

宋三喜笑嘆一聲,搖搖頭。

得了吧,這事兒,還是林洛嬌才能解釋清楚。

辛苦她了!

只可惜,她來晚了點。

加班的小寡婦,也是不容易。

帶顧芸夢來這裡的路上,他就給林洛嬌打了電話。

說顧芸夢喝醉了,他把她帶到這邊來,送總統套房。

叫林洛嬌別加班了,過來照顧她一晚上。

顧芸夢,也算是挺不容易的。

林洛嬌呢,想想這個助理,工作確實非常給力。一直,連假也沒休過一天。

於是,馬上駕車往鴻運飯店趕來。

只是公司那邊離這邊,遠的多。

好巧不巧,宋先生被打了,她趕到了。

此時,心頭還有些後悔,為什麼國不開快一點呢?

晚了一點點,宋先生和宋夫人,這誤會就鬧大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