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一翻臉,自己說不定,會有性命之憂!

「還不快把我扶起來!」

欽差大臣不敢朝秦風翻臉,但是,敢對着自己帶來的人發火。

之前,秦風放話讓這幫人滾出去,神策營的將士,已經放開了欽差大臣帶來的人。

兩對人馬虎視眈眈之時,再加上欽差大臣的一句話,立馬有離得比較近的幾個人,走過來攙扶起欽差大臣。

「靠!」

欽差大臣在帝京嬌生慣養的,哪受得住肋骨斷裂之苦,痛的是臉色蒼白,汗珠如豆,不自覺地就爆了幾句粗口。

他狼狽至極,被人攙扶走向大帳出口。

可就算這樣,欽差大臣也不忘回頭,對秦風撂下狠話。

「秦風,不用你現在囂張!等我到了帝京,就立刻參你一本!」

「現在,你區區一個庶民,居然敢如此冒犯我,我要參報聖上,將你打入天牢!」

欽差大臣言畢,狠狠瞪了秦風一眼。

秦風卻只是冷哼一聲,沒有理會。

欽差大臣也只能悻悻地離開大帳。

……

欽差一行人走後,營帳內,只剩下青龍白虎等將士們。

剛才有外人在的時候,尚還能壓抑住自己內心的情緒。

現在外人走了,各個都是雙眼泛紅,虎目含淚。

青龍哽咽著,或許是這個消息來得太突然,連路都走不穩了。

青龍跌跌撞撞地走到了秦風面前。

「天策大人……您一日率領我們上陣殺敵,便終生都是我們心中的天策大人!」

「帝京那個老東西……有眼無珠,我這統領,不當也罷!」

青龍說着,竟然狠狠地把自己胸前的徽章扯下來,摔在地上。

「天策大人!」

其他鐵血十二衛也是一樣,口中紛紛呼喊天策大人,一邊摘下了自己胸前的徽章。

「天策大人,既今日起,您去哪,我們鐵血十二衛,終身追隨!」

「我們忠心追隨!」

鐵血十二衛整整齊齊,跪在了秦風面前。

壯士垂淚。

秦風縱然是鐵石心腸,看到這一幕,也難免心碎。

這一個一個,曾經與他經歷過多少場大大小小的戰鬥。

曾經和他在沙場上,互相攙扶。

是能夠把後背交給對方的,真正的生死之交。

不光是鐵血十二衛。

秦風把目光,掃過每一位表情肅穆悲傷的將士的臉龐。

每一人都是,秦風敢於把後背交給對方的戰友袍澤。

「天策大人!」

一名普通將士,當即就跪在地上,口中悲切絲毫不似作偽,哀哀戚戚如同野獸哀鳴。

「這北境的安定,大夏江山的安穩,全都是依仗天策大人!卻不曾想過,帝京那位,卸磨殺驢,過河拆橋!」

「要我說,乾脆造反算了!」

這當中不乏情緒激烈的人,說出一些極端的話。

如果說之前,大家的憤慨之詞,為秦風鳴不平,說要追隨秦風的那些話。

秦風聽了,也是很感動。

可現在,說要造反,秦風自然不會答應。

這也是秦風的底線!

母親曾經教育過他,忠君,忠國。

即便現在聖上收回了他所有的榮譽。

秦風心中說完全沒有意難平,那是不可能的。

一筆筆功績,一個個職位。

背後,都載滿了沉甸甸的戰友的鮮血。

也是一種紀念。

可現在,聖上說收回,就收回了。

但,即便如此,秦風也從來沒有想過造反之類的。

秦風虎目一瞪:「住口!」

「這種話,你以後不要再說了!」

他說這話的時候,直視着那個口口聲聲說要造反的將士。

「你們,都是大夏的將士!」

「即便我曾經身為天策戰神,身為你們的領袖,但你們也應該知道。」

「你們是大夏的將士,不是我秦風的私兵!」

「你們的情意,我都銘記於心。」

「雖然以後,我就要離開北境,但,這些年來和大家相處的每分每秒,我都不會忘記!」

秦風說着,眼眶也是微微泛紅,走到青龍身邊,拍了拍青龍的肩膀。

「你小子……以後可不要衝動行事了,多聽聽玄武的意見。」

「之前帝京隧道一事,我到底是不能軍法處置你了,放過你小子一回。」

青龍同樣也是虎目含淚。

秦風轉過身去,叮囑鐵血十二衛。

「你們,我都是放心的,只是青龍這小子,有時候太過衝動了,你們多擔待擔待,別跟着這小子莽沖。」

「是,天策大人!」鐵血十二衛齊聲應答。

秦風走到了玄武身邊。

「玄武,鐵血十二衛當中,你最年長,十二衛當中雖然不分尊卑,但我知道,大家最服氣的,都是你。」

「以後,要你多照顧大家了。」

玄武含淚點頭。

秦風終於露出笑容。

半是遺憾,半是釋懷。

最後,秦風掃視過在場每一個人的臉。

「從此,世上再無天策!不過,這又能如何?」

「北境安危,大夏疆土交給你們,我秦風,放心!」

。 ------

銷金窟。

在一眾修士的眼中大羅界有了這樣一個評價,因為這裡賣的都是外面很難見到的稀罕商品,但價格特別貴,可效果又的確好,因此不少人都管不住自己的手,往外掏源。

哪怕是普通修士,看到一些便宜東西也忍不住想要買一些。

比方說搖光聖子煉製的『地藏金身液』,效果僅僅對於道宮秘境及以下的修士有用,可以幫助強大脾臟,雖然威力不是很強,但是便宜啊!

只需要六百四十八斤純凈源就能買一份,如果連續使用九份,就能幫你淬鍊出土道金身。

效果雖然只有書面描述,但搖光聖子的名頭擺在那裡,大家還是信的,不少修士都考慮買一些,就算自己不用,給後輩用也是極好的。

但走過這個展台,又看到了一個賣『乙木化靈膽汁』的展台,同樣是六四八一份,可以強大肝臟,對道宮秘境的修士打根基有極大的好處,若是連用九份,還能以肝明目,修成一種特殊的靈眼,強大目力。

啊這該不會五大道宮的神材都有賣吧?

果然!

眾人一路走來,發現這邊果然是有五行神材在售賣,什麼『淬骨金精神水』『丙火雷澤煉血丹』等都有售賣,而且每一種連續使用九次之後都會附帶一個可以讓你成為小高手的效果。

強身、明目、淬骨、煉血感覺錢包要頂不住了!

可是想要將這五種丹藥藥液都買一遍,還每種九份,那也是一筆不小的開銷了。

「這搖光聖子可真是會賺錢啊!」

「我倒是在想,有這麼多好東西他為什麼不留給搖光弟子。」有人提出疑問。

「因為我們自己有源。」

幾個身穿搖光印記服飾,沒有隱藏面貌的搖光弟子走了過來,一人買了些丹藥藥液,然後結伴前去。

在大羅界,就算是搖光弟子想要購物也只能自己花源。

好在他們平均收入在各大聖地之中也算是高的,因為有各種各樣的任務可以賺到源,只要不是剛入門的弟子,都有一些積蓄,可以買一些東西了。

貴的東西買不起,但是便宜的卻可以買一點,就比如這些五行丹藥藥液,還能分九次使用,這對於需要攢錢的他們來說正好,反正也撐不起全款。

適合道宮秘境使用的五行神丹藥液是一個大市場,羅墨煉製了許多,市場恐怕需要很久才能消化。

走過這一片區域,前方就是適合四極秘境修士使用的丹藥了,這兩個區域的丹藥都是敞開供應,沒有限制數量。

而在前方,還有一大片空蕩蕩的展台,這裡就是自由的擺攤區域了,而且根據所有人進入大羅界時得到的信息,大羅界可以輔助進行物品鑒定,如果鑒定出錯,還會進行賠償。

當然,鑒定是收費項目。

羅墨掃描過准帝兵神祇,掃描過聖皇子和神蠶公主,甚至掃描過神蠶古皇,還收刮過羽化神朝,搖光的各種古籍也早就看過,也算是見識廣博了,這世界上他看不穿的東西肯定有,但不會太多。

如果遇到鑒定不出來的東西那就退錢唄,鑒定失敗鑒定費用全部退回。

已經有不少修士在擺攤了,擺攤的修士基本上都是將自己的外貌隱藏了的,因為修士嘛,第一很多東西見不得光,第二身懷寶物容易被殺人越貨,所以能遮就遮。

「無量天尊,這位道友,一塊破石頭你就敢標價十萬斤源?」一個胖乎乎的黑色身影正蹲在一個攤位前。

「嘿嘿,你可別想撿便宜,我可是花了源鑒定出來這是一塊鬼湮石,這大羅界給的建議價格是八到十萬斤源。」攤主得意道。

「無量特么的天尊,這搖光聖子怎麼盡想些鬼主意,這讓貧道還怎麼撿漏,以後這地方還是少來比較好。」

胖子說著少來,卻不願意挪動腳步。

攤主見他動心,便說道:「這樣,我也不跟你多要,八萬,這是人給出的鑒定價格的底線,我還要給人抽成呢,你看怎麼樣?」

攤主也不是好心降價,而是大羅界給出的鑒定結果出了參考價外,還有一條『該物品僅有墓葬學人士會使用,且能夠使用者較少,不易尋到買家』。

還是趕快出手比較好,因為剛剛不少人根本都看不出來這是什麼東西,也沒有半點興趣,好不容易來了個識貨的可不能讓他跑了!

「」

胖子有些糾結,但終歸這個價格確實還行,終於,他拍板決定下來,「算了,本道爺買了!」

兩人悄無聲息間完成了交易,並沒有驚動其他人。

現實中,古殿的一個雅間之內,段德看著面前陣紋閃爍,一塊黑漆漆的石頭被陣紋飛速送抵他身前,嘟囔到:「還真方便,我還是多預備點源吧,這裡能買到的東西還挺多不對,道爺我好像已經花了七十多萬斤源了?」

段德一陣肉疼,這虛擬世界花錢沒什麼感覺啊,就是一個數字,扣掉就行了,不知不覺間竟然花了這麼多。

好肉疼!

但他還是取出了一大堆源,「再充值二十萬,這是最後的二十萬了,道爺我絕對不會再在這狗屁大羅界花錢了!」

大羅界探出提示框,進行二次確認是否要充值,得到肯定的回答后陣紋一閃,將段德的源化作一道遁光運走。

方便又快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