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凡對冰風雷三大元氣奧義的領悟,對元氣戰技的掌握,在一點一點的變深。這個需要時間緩慢積累,急不得。



雪峰之巔。

夜幕之上,夜闌星稀。

「對了!那枚蛛皇魂晶,也不知道是幹什麼用的。」

葉凡盤膝坐在湖畔草地上,突然想起了這件重要的物品,從儲物袋內,取出一枚綠色的濛濛晶石。

這是他在綠蛛母皇臨死自爆之前,從它腹腔肉囊之中挖出來的極其重要寶物。是他冒著性命危險,才得來的一件五階玄寶。這樣高品階的玄寶,他還是頭一次得到。

獸王和獸皇的最大區別,就是能否在體內形成這枚獸皇魂晶。獸王的體內,僅僅只有一個元氣內丹。

「哞!」

大灰在一旁趴著,睜圓了眼睛,好奇的望著葉凡手裡的這枚綠色魂晶,從裡面感覺到一股非常強大的獸皇氣息。而且氣息很活躍,似乎是獸皇死亡剛剛不久,留下的晶核。

這讓大灰感到很是驚訝,這強大而威嚴的獸皇氣息,幾乎不亞於它。難道葉凡之前身負重傷,就是因為去和獸皇戰鬥,殺了一尊獸皇?

這也太牛逼了!

它的主人果然是不同凡響,超越了絕大部分武王的存在。讓身為獸皇的它,也感到欽佩不已。

「蛛皇魂晶!……此物,只怕就是傳說中的星塵吧!」

葉凡自然能感受到綠蛛魂晶內蘊含的澎湃力量,低聲自語著。

他抬頭望向星空。

深邃的夜幕,閃爍著無數的星塵之光。那是像蒼穹一般,籠罩著整個神武大陸的星塵護壁,庇護著神武大陸的億萬生靈。

殤在很早以前,在滄藍國的時候,就曾經跟他說過星塵的事情。

神武大陸這道星塵護壁上的無數星塵,就是億萬年來,無以計數的武皇、獸皇、聖神們死後,畢生實力所凝聚的結晶飛上星空,才形成了這道偉大的星塵護壁,猶如無數浮雷一般遍布著整個神武星空,永世鎮守。

外星空的強大神靈、神魔如果想要降臨神武大陸,必然遭到這片星塵護壁的猛烈撞擊,造成重創。

神武大陸所有的武修們,每當星夜仰望星空的時候,恐怕最大的夢想,就是有朝一日能成為星塵護壁內其中的一枚星塵,受億萬人族萬世所敬仰,成為無數人讚美傳頌的對象。

只是,這太難了。沒有達到武皇境界以上,死後也無法成為其中一枚照耀萬世的星塵。(未完待續。) ?葉凡手中的綠蛛魂晶,應該就是這樣的一枚星塵。只是這枚魂晶被他所得,因為並沒飛升星空,成為星塵護壁中的一枚。

他有些痴痴的望著手裡的這枚蛛皇魂晶,心思飛到數十年前的往昔。

曾經,葉凡還是滄藍國鹿陽府的一名小武者的時候,經常和學院的眾夥伴們坐在鹿陽府山區的山巔,遙望夜幕上的億萬星塵。

那時眾夥伴們躺在山巔草坪,都是意氣風發,笑談著,說有朝一日要成為名震神武大陸的武皇,死後化為一粒星塵飛在神武大陸的星空上,受萬世景仰。

沒想到一晃二三十年之後,今天他手裡居然有一枚這樣的「星塵」,他離武皇境界也並不遙遠了。

其他的那些小夥伴們,有的如古寒劍依然在武道之路上邁力奮進,也已經成為一名天道武王,前往問心宗追尋著成為武皇之路。有的則早已經趙飛揚、孫早利、馮爽等人黯然失意,流離失所,成為失去夢想平庸人群中的一員。

葉凡從回憶中醒來,深深吸了一口氣,有些好笑的搖頭,「現在不是感慨的時候,早日突破武皇境界才是!在神武大陸,武王期僅僅是中層境界,離武皇還有一個大階檻沒邁過去。

哪怕是武王境界的頂尖超一流的實力,比起武皇和獸皇來說終究也是差了許多,隨時可能丟了性命。」

光是為了殺死一頭綠蛛母皇,整艘重甲巨船足足三千餘名人族武修幾乎全軍覆沒,死傷超過九成以上,付出了無比慘痛的代價。

他也在綠蛛母皇的自爆炸衝擊之下重傷昏迷,要不是及時召喚出大灰,將自己救上岸,恐怕生還的幾率極小。

他要爭取在數年之內,一舉突破武皇境界。

「這綠蛛魂晶裡面,包含有極其龐大的元氣,還蘊含有蛛魂、綠蛛母皇掌握的本源奧義!這種五階皇級的頂級玄寶,不可能沒有用途。要是能加以利用,或許對我武王境界的修鍊必定大有幫助!」

葉凡不由暗想。

可惜殤現在還在沉眠不醒,無法詢問這魂晶的作用。

他只能自己先對魂晶研究一番。

葉凡盤膝而坐,調動自己的神念和龐大的元氣力量,試圖進入蛛皇魂晶核內探查一番,看看裡面究竟有什麼。

但是讓他震驚的是,蛛皇魂晶異常的堅固,神念外力居然滲透不進。

剛開始,他還不敢用暴力,只是輕微的元氣試探。

但是到後來,他驚駭的不管是狂暴的雷芒轟擊,還是冰錐猛刺,風刃急劇切割,甚至動用武皇戰刀大力劈斬,都無法在魂晶表面留下一絲一毫的任何痕迹。

這魂晶堅固的令人感到難以置信,堪比最頂級的五階玄器。

葉凡用盡了一切手段,也打不開蛛皇魂晶,終於被迫放棄。

他不由得苦笑,「看來,還是得等到殤蘇醒過來,問問究竟怎麼使用這蛛皇魂晶,這魂晶究竟可以用來幹什麼?

冒著性命危險,好不容易才得來的五階寶物,可不能就這樣白白放著,起不到任何作用。」

…..

「在這冰雪湖峰之巔修鍊了好些日,將三大元氣的運用修鍊純熟,是該去黑水灣了!估計心月也該去黑水灣了!」

葉凡迎風佇立山巔,神情凝重的望著冰雪湖峰的西方。

冰雪湖峰的東面上百里遠處是萬里幽暗森林,而西面山腳下正是黑水河。

這條奔騰咆哮的黑水河,河水洶湧湍急,天空上風罡悍烈,如同一條億萬里滄龍巨蟒橫亘大地,奔騰往遙遠的方向。

在這片中州混亂的大地上,幾乎所有的地盤都被不同的大小勢力所佔據。眾多的獸族,還有鬼族、靈族,甚至人族。勢力興替非常頻繁。

最弱的也是王級勢力,而皇級勢力不在少數。

就像雪峰附近的那片數萬里的幽暗森林,就盤踞著大量的獸王和獸部。任何人試圖穿越幽暗森林,都會遭到它們的強烈敵意和攻擊。

中州大地上像幽暗森林的地方比比皆是。

想要從地面走過去,那簡直就是打遍大半個中州的勢力,才能抵達黑水灣。

就算猛獁象大灰這樣的獸皇,可以在數萬里幽暗深林內稱霸一方讓萬獸臣服。但是走出此地,就會很快遇到更加龐大的皇級勢力,會遭到無數的挑戰,無法順利通過其它皇者的地盤。

所以沒人會從陸地上去黑水灣。

當然,更沒人傻到從天空飛過去。那簡直成了所有生靈視野內的靶子,隨時可以招到襲擊。除非是空獸王者和皇者,在天空中擁有無比強大的戰鬥力,否則天空是所有種族的禁區。

唯一的道路是黑水河。

看似危險的黑水河,因為環境極其惡劣,反而成了中州大陸的僅有的安全通道。

黑水河不屬於任何勢力,沒誰能霸佔黑水河。那些盤踞中州大地的大小勢力,都不會輕易靠近黑水河,更不敢下水。

人族重金打造的重甲巨船,則憑藉黑水河天險,可以比較安全的穿越漫長的中州地界,直達中州的心臟地帶——黑水灣。

雖然黑水河內有水怪,但是數量較少,難以從外面擊破重船巨船堅硬的外甲。

憑藉重甲巨船的堅船利炮,足以殺出一條血路來。

「可是….沒船!」

葉凡望著山峰腳下那條滔滔黑水河,十分無奈的苦笑。

道路就在山峰腳下。

但是他沒船。

沒有重甲巨船的強大防禦力為依仗的話,除非是一尊武皇的強大修為,否則在黑水河上待不住。無法藉助這黑水河天險之利,前往黑水灣。

「看來得等一等才行,也不知道多久才會有船隻經過。但這裡是中州重要的商道,最遲每隔十天、小半個月,應該會有一艘其它的重甲巨船經過這一帶,我再想法子半途上船!這是前往黑水灣唯一的辦法了。」

葉凡尋思著。

他只能在雪峰上耐心的等著,一邊繼續武魂和元氣戰技的修鍊,穩固自己的武王後期境界。

他的修為突破的太快,從武王初期到中期,甚至到武王後期,時間跨度僅僅只用了四五年而已,境界並不穩固。只要有時間,便用在修鍊上。(未完待續。)

葉凡手中的綠蛛魂晶,應該就是這樣的一枚星塵。只是這枚魂晶被他所得,因為並沒飛升星空,成為星塵護壁中的一枚。

他有些痴痴的望著手裡的這枚蛛皇魂晶,心思飛到數十年前的往昔。

曾經,葉凡還是滄藍國鹿陽府的一名小武者的時候,經常和學院的眾夥伴們坐在鹿陽府山區的山巔,遙望夜幕上的億萬星塵。

那時眾夥伴們躺在山巔草坪,都是意氣風發,笑談著,說有朝一日要成為名震神武大陸的武皇,死後化為一粒星塵飛在神武大陸的星空上,受萬世景仰。

沒想到一晃二三十年之後,今天他手裡居然有一枚這樣的「星塵」,他離武皇境界也並不遙遠了。

其他的那些小夥伴們,有的如古寒劍依然在武道之路上邁力奮進,也已經成為一名天道武王,前往問心宗追尋著成為武皇之路。有的則早已經趙飛揚、孫早利、馮爽等人黯然失意,流離失所,成為失去夢想平庸人群中的一員。

葉凡從回憶中醒來,深深吸了一口氣,有些好笑的搖頭,「現在不是感慨的時候,早日突破武皇境界才是!在神武大陸,武王期僅僅是中層境界,離武皇還有一個大階檻沒邁過去。

哪怕是武王境界的頂尖超一流的實力,比起武皇和獸皇來說終究也是差了許多,隨時可能丟了性命。」

光是為了殺死一頭綠蛛母皇,整艘重甲巨船足足三千餘名人族武修幾乎全軍覆沒,死傷超過九成以上,付出了無比慘痛的代價。

他也在綠蛛母皇的自爆炸衝擊之下重傷昏迷,要不是及時召喚出大灰,將自己救上岸,恐怕生還的幾率極小。

他要爭取在數年之內,一舉突破武皇境界。

「這綠蛛魂晶裡面,包含有極其龐大的元氣,還蘊含有蛛魂、綠蛛母皇掌握的本源奧義!這種五階皇級的頂級玄寶,不可能沒有用途。要是能加以利用,或許對我武王境界的修鍊必定大有幫助!」

葉凡不由暗想。

可惜殤現在還在沉眠不醒,無法詢問這魂晶的作用。

他只能自己先對魂晶研究一番。

葉凡盤膝而坐,調動自己的神念和龐大的元氣力量,試圖進入蛛皇魂晶核內探查一番,看看裡面究竟有什麼。

但是讓他震驚的是,蛛皇魂晶異常的堅固,神念外力居然滲透不進。

剛開始,他還不敢用暴力,只是輕微的元氣試探。

但是到後來,他驚駭的不管是狂暴的雷芒轟擊,還是冰錐猛刺,風刃急劇切割,甚至動用武皇戰刀大力劈斬,都無法在魂晶表面留下一絲一毫的任何痕迹。

這魂晶堅固的令人感到難以置信,堪比最頂級的五階玄器。

葉凡用盡了一切手段,也打不開蛛皇魂晶,終於被迫放棄。

他不由得苦笑,「看來,還是得等到殤蘇醒過來,問問究竟怎麼使用這蛛皇魂晶,這魂晶究竟可以用來幹什麼?

冒著性命危險,好不容易才得來的五階寶物,可不能就這樣白白放著,起不到任何作用。」

…..

「在這冰雪湖峰之巔修鍊了好些日,將三大元氣的運用修鍊純熟,是該去黑水灣了!估計心月也該去黑水灣了!」

葉凡迎風佇立山巔,神情凝重的望著冰雪湖峰的西方。

冰雪湖峰的東面上百里遠處是萬里幽暗森林,而西面山腳下正是黑水河。

這條奔騰咆哮的黑水河,河水洶湧湍急,天空上風罡悍烈,如同一條億萬里滄龍巨蟒橫亘大地,奔騰往遙遠的方向。

在這片中州混亂的大地上,幾乎所有的地盤都被不同的大小勢力所佔據。眾多的獸族,還有鬼族、靈族,甚至人族。勢力興替非常頻繁。

最弱的也是王級勢力,而皇級勢力不在少數。

就像雪峰附近的那片數萬里的幽暗森林,就盤踞著大量的獸王和獸部。任何人試圖穿越幽暗森林,都會遭到它們的強烈敵意和攻擊。

中州大地上像幽暗森林的地方比比皆是。

想要從地面走過去,那簡直就是打遍大半個中州的勢力,才能抵達黑水灣。

就算猛獁象大灰這樣的獸皇,可以在數萬里幽暗深林內稱霸一方讓萬獸臣服。但是走出此地,就會很快遇到更加龐大的皇級勢力,會遭到無數的挑戰,無法順利通過其它皇者的地盤。

所以沒人會從陸地上去黑水灣。

當然,更沒人傻到從天空飛過去。那簡直成了所有生靈視野內的靶子,隨時可以招到襲擊。除非是空獸王者和皇者,在天空中擁有無比強大的戰鬥力,否則天空是所有種族的禁區。

唯一的道路是黑水河。

看似危險的黑水河,因為環境極其惡劣,反而成了中州大陸的僅有的安全通道。

黑水河不屬於任何勢力,沒誰能霸佔黑水河。那些盤踞中州大地的大小勢力,都不會輕易靠近黑水河,更不敢下水。

人族重金打造的重甲巨船,則憑藉黑水河天險,可以比較安全的穿越漫長的中州地界,直達中州的心臟地帶——黑水灣。

雖然黑水河內有水怪,但是數量較少,難以從外面擊破重船巨船堅硬的外甲。

憑藉重甲巨船的堅船利炮,足以殺出一條血路來。

「可是….沒船!」

葉凡望著山峰腳下那條滔滔黑水河,十分無奈的苦笑。

道路就在山峰腳下。

但是他沒船。

沒有重甲巨船的強大防禦力為依仗的話,除非是一尊武皇的強大修為,否則在黑水河上待不住。無法藉助這黑水河天險之利,前往黑水灣。

「看來得等一等才行,也不知道多久才會有船隻經過。但這裡是中州重要的商道,最遲每隔十天、小半個月,應該會有一艘其它的重甲巨船經過這一帶,我再想法子半途上船!這是前往黑水灣唯一的辦法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