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天的到來,讓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他身上,想要看看他是何方人物,居然敢如此囂張,對許家少爺說出這幫囂張的話來。

可隨後,他們卻發現葉天裝扮隨意,身上並沒有任何武者氣勢,如同普通人一樣,不由有些錯愕。

當下,便有幾個寧家人議論起來。

「那人是誰啊?看起來好像沒見過,居然敢插手許家的事,難道也是柱國世家出身?」

「這就不清楚了,反正這人絕不是我們寧家族人,而且看著好像很普通,不過他居然敢侮辱許少爺,想來不會有好果子吃。」

「不錯,這人簡直是自尋死路,許少爺是何等高貴的的存在,豈是他能侮辱的,等下絕對會死得很慘!」

面對眾人的議論,葉天卻是一臉淡然,視若無物,看著懷中的寧傲雪,柔情如許,輕笑道:「剛才顧著聊天,沒有發現外面的情況,讓你受委屈了!」

寧傲雪溫柔一笑,輕聲道:「只要有你在,我並不覺得有任何委屈!」

葉天笑道:「好了,剩下的事情我來處理,什麼阿貓阿狗的,敢惹我家傲雪不高興,通通打殺了!」

守望軍魂 此時,看著葉天和寧傲雪如此柔情似水的對話,在場只要不是傻子,哪裡會看不出葉天和寧傲雪的關係。

寧承安驚恐的望著臉色難看的許浪,上前直指葉天,喝道:「小子,快將你的手拿開,要不然我便讓人殺了你!」

寧承安完全沒將葉天放在眼裡,只覺這人再如何,也是比不上柱國世家的,所以葉天這種舉動只會激怒許浪,將怒火降臨到寧家的。

反倒是寧勝利,有時候則是沒有出聲,一臉的震撼,因為剛才居然沒能夠看清楚,葉天是怎麼出現在自己面前的。

只有一種可能,眼前這個人的實力遠超過自己,再加之他是從大廳後頭出來的,以及後面跟著跑出來的寧天宇。

寧勝利只想到一種可能,整個人頓時呆住了,一時沒能反應過來。

這時候,看到伸手指著自己的寧承安,葉天笑道:「你知道之前用手指指著我的人,下場怎麼樣了嗎?」

寧承安弄個凳子,覺得這人簡直是傻逼,問這樣的話有什麼意思。

隨後一想,也許這人就是傻逼,不然怎麼會敢懟許家少家呢!

當下,他怒道:「哼!小子,少在這裡裝逼,我最後警告你,再不放手,你就死定了!」

這時候,後頭跟著跑過來的寧天宇方才到達,一聽到寧承安這話,一下子嚇得臉色發白了,大罵道:「混賬東西,你知道你在幹什麼嗎?」

說話間,他用超過他這個年齡的速度,上去就是一記耳光,直抽得寧承安原地轉了好幾圈,一口混著牙齒的血水噴出,直接坐在地,一時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寧天宇這一出手,在場眾人紛紛疑惑,不知道寧天宇這是怎麼了?

眼下不是應該怒斥這個突然出現的葉天嗎?怎麼反過來打起自己孫子來了?

寧承安緩過來了,臉色難看至極,驚怒道:「爺爺,你為什麼打我?」

「打你?這是在救你!你知道你面前的是什麼人嗎?你敢那麼放肆的和他說話,要不是他大人大量,又加之看在傲雪的面子上,你已經死了!」

寧天宇越想越氣,忍不住上前,又要一掌打向寧承安。

寧勝利攔住了寧震穹,驚問道:「天宇,難道……」

這時,大廳中已經有一些賓客過來,他們都在邊處的座位入座,等待著宴席開始,並沒有插手這裡的事。

可在看到葉天出現的時候,便有人發現了什麼,驚恐的看著葉天,迅速的走了上來,拜道:「不知道葉先生大駕在此,太一門錢多多未曾拜訪,還請恕罪!」

緊接著,另一人也是想到了什麼,也連忙上前,跟著拜道:「海西徐家徐海勝恭迎葉先生!」

一時間,大廳內一些有名有姓的人,紛紛對著葉天躬身起來,齊齊拜喝:「恭迎葉先生!」

不僅如此,信息似乎傳了出去,就連大廳外,一些願意進入大廳,不找的地方互相談著一些合作的大人物們,也紛紛的跑了進來,恭敬的拜見葉天。

一時間,大廳內的人越來越多,無數在海西乃至南武林頗有聲名的人物,都一一的上前拜見。

其中,更是不乏宗師大能!

這突然的一幕,讓寧家眾人傻了眼,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特別是寧承,安整個人更是懵了,不知所措的看著這一幕,回頭看了看許浪,發現許浪也是一臉思索,似乎在回憶葉天到底是誰。

寧天看著寧勝利說道:「爸,這位便是葉先生,之前御雷峰一戰的葉先生啊!」

寧勝利雖然已有心理準備,仍舊驚詫自己,不敢相信的看著葉天,完全沒想到眼前這年輕人,正是自己想要找的葉先生。

如此年輕,如此實力,當真駭人聽聞! 寧勝利也是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回想著剛才寧承安那話,以及自己對寧傲雪的逼迫,也是嚇得有些顫顫巍巍起來。

當下,他連忙雙手抱拳道:「葉……葉先生,老夫有眼無珠,不識您廬山真面目,未及拜見,還請您饒恕!」

此時此刻,隨著寧勝利這個人家老祖宗的恭敬拜見,寧家族人也從傻眼狀態回過神,連忙跟著一起恭敬的拜見,臉上都現出了震撼、驚恐等神情。

「叮!裝逼成功,恭喜宿主霸氣外露、震懾全場,逼格+80。」

葉天掃了寧勝利一眼,神情淡然,沒有做聲。

他越是不說話,寧家眾人越是噤若寒蟬,特別是那些聽聞過葉先生作為的,更是驚恐莫名,渾身都顫抖起來了。

畢竟這葉先生自出道以來,一向以殺伐果斷著稱,凡是招惹到他的,敢對他出手的,沒有一個有好下場。

剛才寧承安漫罵葉天,頓時便被林家眾人歸為不知死活,是連累整個寧家的罪魁禍首,心中早已經將其罵得狗血淋頭,再沒了之前寧承安認識許浪時,他們的那種羨慕嫉妒了。

愛情路上有你更美好 這時,寧傲雪拉了拉葉天的手,小聲道:「葉天,這是我太爺爺,你不要太責怪他。」

葉天沒有開口說話,直接神念傳音。

「放心吧,傲雪,以後咱們都是一家人,我怎麼也不可能欺負自家人不是!」

寧傲雪一愣,見葉天並沒有開口,可自己卻能夠聽到他的聲音,不由得有些嚇了一跳。

可隨後一想,葉天實力那麼強,近乎通神,是神奇的修真者,有這種奇特的手段,並不奇怪。

而葉天的一句自家人,也讓寧傲雪心裡暖暖的,知道葉天是真心對待她,而不是她以前所擔心的。

與此同時,倒在地上的寧承安也是額頭冷汗直冒,想要開口求饒。

可看了一下邊上的許浪,忽然覺得膽氣十足,自己可是有許浪這個柱國世家的少爺撐腰的。

這個葉先生再厲害,能夠厲害得過柱國世家嗎?

心想著,寧承安再無恐懼,直接爬起來,站到許浪身邊。

就在這時,許浪看著葉天,一臉恍然的拍手道:「我想起來了,你不就是葉家驅逐出家門的那個棄子,難怪覺得你眼熟了!」

許浪在葉天到場時,之所以一直沒有開口說話,是因為覺得葉天看起來極為熟悉,所以才陷入到了回憶之中。

之所以回憶了這麼大半天,才想起了那個著這廢物名聲的葉天,主要是因為葉天現在的氣質和他之前見過是完全不同了。

在帝都,同為柱國世家,許浪自然是見過葉天的,那時候的葉天因為地位和經歷的緣故,一直顯得怯懦、畏畏縮縮的。

活得非常的小心,根本不敢和他們過分接觸,完全和他們不在一個層次。

而如今,葉天張揚自信,渾身上下散發著一種強大的氣勢,那是一種天下已經無有多少能入他眼的傲氣。

兩相對比,也難怪許浪會想了那麼久,才想起了葉天,主要是葉天這前後的變化,簡直是判若兩人。

這時候,寧承安道:「什麼葉家棄少?許少爺,您認識這位如今名滿華國的葉先生嗎?」

「葉先生?什麼葉先生?」許浪皺著眉頭,疑惑道,「這小子只是一個區區的世家棄少,當初還在帝都時,一向是被人欺負的對象呢!

我還以為是誰呢!就算他還在葉家,也不敢跟我一斗,現在他不過是個棄少,居然反倒敢跟我叫板。

時光不及你 看來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不給他點慘重的代價,他就不知道我們許家是他們葉家的爹!」

作為紈絝大少,許浪對於什麼修鍊、家族會議、修鍊者之類的事情完全是一概不聞,壓根不知道什麼葉先生,更不知道葉天這陣子干出大事件。

反正許家勢大,縱使他只是紈絝大少,只要亮出名頭,就算在帝都,也不會有人敢輕慢他了。

葉天當初在葉家的時候,不知道這世上還有修真者之類的事情,是因為他在葉家的地位之低,無法接觸到這些核心信思。

而許浪不知道,則是因為他活得糊塗,完全對這些不聞不問,一心只閱女人身的緣故了。

如今,在知道眼前這人便是葉天這個葉家棄少后,許浪頓時便不將葉天放在眼裡,神情張狂起來。

當下,他對著葉天,叫道:「小子,沒想到你被葉家驅逐后,居然跑到這偏遠地方來裝逼!

別人不知道,我還會不知道你嗎?哼!現在你還是乖乖給我跪下磕個頭,在將這個凌傲雪送到我床上,我就放過你!

不然,可別怪我不客氣了!不說你現在只是葉家棄少,就算你還是葉家少爺,也沒任何鳥用。

我要教訓你,葉戰那老傢伙都不敢出聲,誰讓你們葉家家需要仰仗著我們許家過活呢!」

這話一出,全場皆變,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回了許浪身上,盡皆充斥著震撼、驚怖之色。

這在許浪看來,這些人是因為自己的霸氣而深受震撼,從而膜拜自己。

完全不知道這些人之所以會有這樣目光,是因為他們想象不出這個世界上,還有人不知死活到這種地步,作死都不找個痛快些的法子。

是的!

對於在場認出葉天的人來說,這許浪這番話,徹徹底底是在作死,而且是作大死!

之前御雷峰一戰,帝龍閣三大高手下場,只逃了一個,而且還是這葉先生特意放過。

這許浪雖是出自許家,可這柱國許家勢力再強大,還能強過帝龍閣嗎?

這許浪這麼和葉先生說話,不是作死,又是什麼?

就連自以為有許家撐腰,而不再恐懼葉天的寧承安,聽到這話后,也是嚇得滿頭冷汗,頭皮發麻。

當,他連忙抹了把汗,叫道:「許少爺,你錯了,這位是葉先生可是……」

可是殺人如麻的大魔頭,你可不能小看了他啊!

「你們給我上,把他給我抓過來,讓他跪在我面前。」

沒等寧承安把話說完,許浪已經冷哼一聲,示意徐家派來保護他的兩個內氣巔峰的保鏢動手。 可他話剛說完后,卻發現往日自己的話一落,便會立刻從身邊掠過,將對方拿下的兩個內氣巔峰的保鏢,這時候居然沒有任何動靜。

這讓許浪疑惑,忍不住回頭看去,卻發現這兩個內氣巔峰的保鏢,卻是一臉煞白看著葉天,雙手抱拳,呈恭敬的拜見姿態。

看那姿態,似乎恨不得伏地做孫子,哪有要出手的跡象。

看到這一幕,許浪頓時氣到不行,對著這兩人大罵道:「你們倆在幹什麼?我叫你們動手,你們給老子擺這個姿勢幹什麼?拜祖宗嗎?」

「許少爺,這位葉先生真的算得上是祖宗了,殺人的祖宗,招惹不得啊!」

其中一個內氣巔峰小心的看了葉天一眼,小聲對許浪開口。

許浪更氣了,直接指著那人大罵道:「放你乾親的屁,這又不是帝都,只是區區偏遠之地,有什麼是我招惹不起?

更何況這傢伙不過是區區的葉家棄少,那葉家什麼東西,仰我許家鼻息,才保住柱國世家名頭。

別說一個區區一個葉天,就算那些葉家的少爺們,我想打還不是隨便打,你居然說我招惹不起,你失心瘋了不成?」

另一個保鏢也看了眼神情淡然的葉天,咽了咽口水,連忙勸道:「許少爺,這葉先生真不是常人啊!

哪怕是大少爺來了,也得掂量掂量自身的實力,絕對不敢輕易招惹他的,您還是趕緊跟我們走吧!」

聽到這話,許浪都快氣瘋了,頓時咆哮了起來:「什麼?你還跟我開什麼玩笑,純乾娘的放狗屁嗎?

你是說我哥都打不過這個葉天?我哥可是鍊氣八層的天才修真者,會打不過這個連武者都不是的廢物!」

這時候,許浪只覺得自己這兩個保鏢一定是瘋了,不然怎麼可能說出這種話,他的大哥是什麼人?

那可是許家的天材人物,十一柱國世家年輕一代中的佼佼者,許家在接下來的柱國世家排名戰中絕對的中流砥柱,居然會打不過這個在帝都一向有廢物之名的葉天,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面對著許浪的咆哮,兩個保鏢只能訕訕無語,有些有悔不該接手這次的保護任務的。

這時,一直沒開口,一臉淡然,如同看猴戲的葉天,緩緩開口道:「許浪,看來你活得還真是糊裡糊塗啊!

看看,連你的手下都比你清楚狀況,你居然還如此無知,該說你蠢呢,蠢呢,還是蠢呢!」

葉天這話一出,頓時贏得周圍人乃至許浪的保鏢一致的點頭,顯然都認同葉天說的沒錯。

特別是那兩個保鏢,都有著內氣巔峰的修為,對於修鍊者世界發生的大事不可能沒有耳聞。

更不用說葉天做過的兩件大事,都有通過那個武者論壇傳播,所以就算他們想不知道,也是很難的。

而單單是所知道的那些關於葉天的事迹,就已經足以讓他們知道這個葉天是怎麼樣的一個狠人了。

他們投靠許家,只是為了更好的修鍊,從而能夠獲得更強的實力。

說白了,他們都只是幹活拿酬勞,根本不可能給許浪賣命,所以面對葉天這個狠人,哪會上去。

這時候,許浪轉頭望向葉天,眯著眼睛道:「葉天,你敢罵我蠢?你一個被葉家趕出家門的廢物,居然敢罵我蠢!我要殺了你!」

這時,葉天一笑,說道:「廢物嗎?那你看看,這算不算是廢物呢!」

說話間,葉天虛空一揮手。

許浪頓時一怔,不知道他在幹什麼,試圖動手反抗,正準備嘲諷,卻突然感覺到臉上似乎被無形的大手拍中。

只聽啪的一聲脆響,巨力之下,許浪整個頭往一邊甩去,帶動著身體旋轉。

不是身後兩個保鏢反應之時,將許浪的身體扶住,都要隨著這旋轉摔倒在地

可縱使如此,許浪的腮幫子也是直接腫起,哀嚎痛叫的同時,可見幾顆碎齒伴隨著鮮血從嘴中噴出。

眾人一驚,只覺這葉天不愧有狠人之名,這柱國許家的少爺,說打就打,一點也不含糊啊!

「叮!裝逼成功,逼格+30。」

「你……你敢打我,你死定了!」許浪瞪大著眼睛,不敢置信的叫道。

隨後,他像是想起了什麼,眼睛瞪得更大了,語氣驚惶道:「不對……你剛才是怎麼打到我的?

虛空一掌?這是至少內氣境界的手段!這不可能!你明明是個修鍊廢物,怎麼可能是內氣境界的武者!」

「內氣境界?可笑,你果然無知啊!」葉天呵呵一笑,鄙夷道,「不過,看來你也不是蠢得無可救藥,還是有點腦子的嘛!現在,你還覺得我是廢物嗎?又或者,你還認為殺得了我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