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寧的代號立即在格鬥場中響了起來,在這個地方的所有人都沒有立場,只有對強者的熱烈崇拜。

直到角斗場主持人再次開口之時,山呼海嘯般的呼喊聲才暫時停了下來。

「『神』的下一個對手是『冷麵修羅』,『冷麵修羅』是這座角斗場中最有名的角鬥士之一。經常來角斗場的人想必都知道她,根據角斗場的記錄,她一共在這座角斗場中參加過一百六十七場角斗,其中有一百五十場都是一擊割去對方頭顱,秒殺對手獲勝!」

「如此顯赫的戰績,已經足以證明她強大的實力,所以接下來,將是一場強者之間的精彩對決,讓我們一起拭目以待吧!」,主持激情澎湃道。

「神!」

獵心遊戲:邪惡總裁太生勐 「神!」

「神!」

「冷麵修羅!」

「冷麵修羅!」

「冷麵修羅!」

……

在無數人的呼喊聲中,角斗場底層的一扇鐵門打開,一名身著道袍的中年女子走了出來。

她罕見地沒有帶面具,額上兩道濃眉斜飛,目光陰冷滲人,手中握著一把巨大的鐮刀,活像一隻厲鬼。

女子目光緊緊的鎖定了葉寧,而後圍著葉寧小步移動起來,當她走到葉寧側面時,突然發動了進攻,手中鐮刀旋轉呼嘯而出,斬向葉寧的脖頸。

葉寧側身避過了鐮刀,同時一掌拍出,而後抓住了連接鐮刀的鎖鏈,一把將之奪了過來,並反扔了回去。

他所有的動作,一氣呵成,只發生短短的瞬間。

鐮刀呼嘯而去,比來時的速度更快,冷麵修羅正在踉蹌後退,根本躲避不及,直接被割下了頭顱。

…… 「冷麵修羅被反秒殺了!」,冷麵修羅人頭落地的剎那,角斗場邊許多人皆是猛的一驚,激動得站了起來!

「神!」

「神!」

「神!」

……

片刻之後,角斗場中再次響起了振聾發聵的呼喊聲。

然而,葉寧心中卻是平靜無比,在他看來自身秒殺冷麵修羅,不過是輕而易舉的小事而已,沒什麼好激動的。

接下來,他又戰勝了一個一個對手,直到連勝十場,他才離開了角斗場。

「在這角斗場中果然來錢快,連勝十場,一共得到了一千萬兩黃金,足以購買煉丹的藥材和煉丹的各種器具了!」,葉寧離開角斗場后,來到一個僻靜的角落,扔掉了面具,換了一身新衣裳而後往遠處而去。

他在城中找到了一家通宵營業的酒樓,要了些吃喝,等到了天亮,而後立即去採購了藥材和丹鼎等東西,然後回到了住處。

「葉寧,你昨晚去哪兒了?」,看到葉寧回來,蕭玉卿立即關切道。

「我去買了一些東西!」,他說話間,將買的東西全都拿了出來,並道,「我現在就給你煉製壓制你體內寒氣的丹藥。」

「你買這些東西用了不少錢吧?」,蕭玉卿看著眼前的丹鼎和藥材,既感動又驚訝,「你哪來的這麼多錢?」

她知道葉寧身上本來的錢已經不多,應該不足以購買這麼多東西才對。

「我出去之後,又掙到了一些錢!」,葉寧不想被蕭玉卿數落,並沒有說自己去角斗場那種危險的地方賺錢了。

蕭玉卿打量了他一眼,若有所思道,「葉寧,下次我和你一起出去掙錢!

「……,不用了,我們以後應該不會缺錢了。」,葉寧認真道。

有了本錢之後,他有信心通過販賣丹藥賺到足夠的錢財。

婚內燃情:總裁老公抱緊我 ……

接下來的一個月里,葉寧首先煉製出了一爐是壓制蕭玉卿體內寒氣的丹藥。

蕭玉卿服下丹藥后,體內的寒氣被壓制,傷勢徹底恢復。

除此之外,葉寧還煉製出了兩種輔助修行的丹藥,一種是一階丹藥避塵丹,一種是二階丹藥碧元丹。

他通過服食輔助修行的丹藥,修為又有了不小的進步,突破到了萬流境三重天。

「這丹藥的藥效,果然比百草液還要好不少!」,體驗到丹藥的藥效后,葉寧心中感嘆道。

「如果有更多的丹藥,我的修為必然能在短時間內,再次突飛猛進!」,在感嘆丹藥藥效驚人的同時,他心中也有了更多的期待。

「看來要賺更多的錢才行!」,葉寧心念及此,立即帶著剩下的三十多顆丹藥出門了。

他手中的一千萬兩黃金已經用完了,現在,他要通過販賣這三十多顆丹藥去賺錢,然後購買新的煉丹藥材。

他很快來到了南越城中的玄丹閣。

玄丹閣是南嶽城中最大的連鎖藥鋪,乃附近的一座修行大派太一宗的產業,門口有守衛看守,門面看上去也很氣派。

藥鋪之中有不少前來買丹藥的人,葉寧走進去之後,還沒有和藥鋪掌柜說上話,卻看到了在人群的馮元!

馮元也在藥鋪中,他也在第一時間就看到了葉寧。

「你怎麼會來這裡?」,看到葉寧之後,馮元眼中閃過一絲驚喜,而後冷聲問道。

這一個月來,他到處打聽葉寧的下落,卻沒有找到葉寧,今天忽然在這裡遇到了葉寧,對他而言簡直是喜從天降。

「你又怎麼會來這裡?」,葉寧心中暗叫倒霉,他已經看到了,這一次馮元並非孤身一人,身邊似乎有宗門長老模樣的厲害人物同行。

「我們來這裡,自然是為宗門購買輔助修行的丹藥!」,馮元傲然道。

「我來這裡是賣丹藥!」,葉寧簡單道。

「就你……來賣丹藥?」,馮元用鄙夷的目光,從上到下打量了葉寧一眼。

他並不認為葉寧能拿出丹藥來賣。

丹藥這種東西非常珍貴,葉寧不像經銷丹藥的富貴商人,如此年輕更不像煉丹師,哪裡會有什麼丹藥?

葉寧沒有再理會馮元,目光看向藥鋪的掌柜,道,「你們玄丹閣收輔助修行的丹藥嗎?」

掌柜名為為侯天銘,看上去三十歲出頭,身著紫色綾羅衣,他瞟了葉寧一眼並走過來道,「當然!」

「哦……,我手裡有些丹藥,你看看能出什麼價錢?」,葉寧將一顆避塵丹遞過去道。

侯天銘接過丹藥看了看,而後眉頭大皺起來,道,「你這是什麼丹藥?」

葉寧聞言心中暗道一聲糟糕!

這個世界很大,輔助修行的一階丹藥有千萬種,他是按照長生天帝記憶中的丹方煉製出的丹藥,這藥鋪掌柜未必見過這種丹藥。

「不會是隨便做了個藥丸就想來這裡騙錢吧?」,馮元見此,在旁邊揶揄道。

「這是避塵丹,一種輔助修行的強效丹藥!」,葉寧主動向侯天銘解釋道。

侯天銘聞言搖了搖頭,眼中儘是不耐和輕蔑之色,並將丹藥還給了葉寧道,「我們只收伏氣丹,聚氣丹,活元丹,……,我經營丹藥也有二三十年了,從未見過你要賣的這種丹藥,我們不收這種丹藥,你拿到其它藥鋪去問問吧!」

顯然,他懷疑葉寧手中的丹藥是假的,潛意識把葉寧當作了騙子。

旁邊一名頭髮花白的老者,亦冷眼嗤聲道,「一名少年來賣丹藥,怎麼看都不靠譜!」

白髮老者名為何東來,其乃皓月仙宗的一名長老。

葉寧懶得理會何東來,繼續對侯天銘道,「我手中的丹藥的確不常見,不過,其藥效比尋常一階丹藥還好,閣下可以先服下一顆試試,然後再做決定!」

「不用了,我們不收你的丹藥,你走吧!」 直播之極限人生 ,侯天銘直接對葉寧揮了揮手,示意他趕緊離開這裡。

葉寧有些無語,這藥鋪的掌柜眼力還真是差!

「連好貨都分辨不出來,看來你們玄丹閣也不過如此!」,他沒有再糾纏,留下這一句話后,轉身而去,準備去下一家藥鋪。

然而,就在這時,藥鋪內堂傳出一道的女子聲音,「我玄丹閣乃南嶽城中最大的藥鋪,什麼叫我玄丹閣不過如此,還請你把話再說清楚些!」

…… 聽到身後傳來的聲音,葉寧駐足轉身望去,只見一名雍容少婦從藥鋪內堂走了出來。

她頭戴金釵,一身鵝黃色薄羅衣,百里透紅的面頰充滿了青春的朝氣,泛著盈盈波光的美眸,又帶著成熟女子的嫵媚。

這是個少婦,是個有著別樣魅力的女子!

葉寧的目光落到她身上后微微痴了一下,而後簡單道,「我來賣上好的丹藥,你們這玄丹閣的掌柜卻眼力淺薄,不識好貨,實在讓人失望!」

「什麼好丹藥,讓我看看?」,女子並沒有生氣,反而露出了好奇之色。

葉寧當即拿出一顆避塵丹遞了過去。

「丹色上佳,丹香純凈,僅從品相上看還不錯!」,女子接過丹藥打量一眼,面上有了一絲異色,而後再看向葉寧問道,「這是什麼丹藥?有何藥效。」

「此乃避塵丹,作用是輔助修行,你若有什麼懷疑,可以服下一顆試試其藥效。」,葉寧直接道。

「可以服下一顆試試?」,女子聞言露出了一絲笑意。

丹藥這麼貴重的東西,也可以先嘗后買嗎?如果這丹藥是真的,那眼前這個少年還真是闊氣!

「楊夫人不可!」,侯天銘立即出言阻止道。

女子乃太一門前任門主的夫人,擁有不錯的經商能力,專門負責打理太一門下的產業,今日正好來玄丹閣巡視。

「有何不可?」,楊夫人聞言,詫異看向侯天銘道。

「萬一這丹藥有毒,您若在這玄丹閣出了事,我們就是有十個腦袋也不夠砍啊!」,侯天銘緊張道。

「你多心了,我與這位小友素不相識,怎麼會無緣無故加害我?」,她說話間,直接將丹藥放入口中服了下去。

這一瞬間,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緊緊的鎖定到了楊夫人身上。

片刻之後,楊夫人波光盈盈的美眸瞪大,露出了大驚之色,與此同時,周圍天地間的元氣,化作屢屢肉眼可見的流蘇往楊夫人身體聚集而去。

「這是幾階丹藥?」,楊夫人突然看向葉寧道。

避塵丹的藥效太好了,比尋常一階丹藥的藥效好了數倍,這讓她非常驚訝。

「一階丹藥!」,葉寧簡單道。

「只是一階丹藥?」,楊夫人面上儘是驚疑之色,「其藥效分明已經與一些稍次的二階段丹藥所擁有的藥效相當了!」

丹藥也大致分為九階,每一階丹藥之間的藥效差距非常大,通常是數倍的差距。

而葉寧拿出了的一階丹藥的藥效已經與一些二階丹藥的藥效相當,自然讓人吃驚。

此刻,馮元、侯天銘、何東來面也露出了驚詫之色,葉寧拿出了這樣的丹藥,無疑讓他們也感到非常意外。

「這避塵當真非同一般!」感受著避塵丹的藥效,楊夫人再次驚嘆道。

而後,她突然看向侯天銘道,「侯長掌你竟然險些錯過了這樣的丹藥,還不快向這位朋友道歉?」

侯天銘聞言,立即深彎下腰,對葉寧道,「剛才是我有眼無珠,還請閣下不要放在心上,繼續與我們玄丹閣交易!」

葉寧簡單揮手示意無妨,不再多看侯天銘一眼,直接看向楊夫人道,「玄丹閣收我手中的丹藥么?能給出什麼價格?」

「尋常輔助修行的一階丹藥,八千兩黃金一顆,你這丹藥的藥效是尋常丹藥藥效的四倍左右,那就三萬兩黃金一顆吧,如何?」

「成交!」,葉寧對這個價格還算滿意,而後他繼續道,「不過,我手中還有你們可能沒有見過的二階丹藥碧元丹,你看看能出什麼價額!」

葉寧立即拿出一顆碧元丹遞了過去。

在場的人聞言,皆露出了震驚之色!

……

煉丹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通常只有經營煉丹數十年的煉丹師,才能煉製出二階丹藥,所以二階丹藥在南嶽城非常非常珍貴,完全處於供不應求的情況。

當然,二階丹藥之所以珍貴,不僅僅是因為它稀少,更因為他相比一階丹藥具有不可替代性。

一階丹藥對於初陽境和萬流境修者比較有效,但對於神醒境修者基本上就沒有什麼作用了。

舉個簡單的例子,一名神醒境修者,服食一百顆一階丹藥所獲得的收益,未必有服食一顆二階丹藥所獲得的收益大!

至於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道理很簡單,一塊鐵用小火烤一百次也不會融化,用高溫度的火一次就能讓其融化為鐵水。

二階丹藥能做到的一些事,一階丹藥做不到,根本不能被一階丹藥所替代。

「晶瑩如玉,葯香怡人,這是品相上佳的二階丹藥!」,楊夫人接過碧元丹打量一番,眼中充滿了是不可思議之色。

「碧元丹的藥效,要勝過尋常二階丹藥的藥效數倍,玄丹閣能出什麼價格?」,葉寧再問道。

「十二萬兩黃金一顆!」,楊夫人思考片刻后道。

「太低了!」

如果只是按照藥效來算價格,二階丹藥的藥效是一階丹藥藥效的四倍左右,二階丹藥的價格價格也該是一階丹藥價格的四倍,如此看來,十二萬兩黃金的價格看上去還不錯。

但二階丹藥具有一階丹藥無法替代的作用,根本不能只按照藥效來計算價格。

「二十萬兩黃金,不能再高了!」,楊夫人再次開口道。

這個價格還差不多!

葉寧點了點頭,「成交!」

「且慢……」,皓月仙宗的長老何東來突然在旁邊道。

「嗯?」,葉寧和楊夫人突然一起看向了何東來。

何東來看向葉寧道,「敢問小友手中還有多少碧元丹,我皓月仙宗願意以三十萬兩黃金一顆的價格收購,其中五萬兩給玄丹閣作為補償,另外二十五萬兩購買你手中的丹藥!」

這是想要截胡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