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林看著那行字,想通了自己為何能夠一路升到六樓,也知道了其他人在各個樓層是怎樣修鍊的了,「看起來,寶塔是根據每個人的境界狀況而分配任務,只要完成了就算是通關,我已是上神,在前五層沒有任務可以分配,直接通關即可,而想通過六層,就得完成這個『煉體,與天地同朽滅』的任務,因為這是我眼下最缺的,也是最需要解決的問題。」

「煉體?好像也不難。」葉林略作沉吟后,系統界面出現在了腦海里。

【姓名:葉林】

【境界:上神,儒聖】

【屬性:地(元素親和力:100000)/風(元素親和力:100000)/水(元素親和力:100000)/火(元素親和力:100000)/雷(元素親和力:100000)/光(元素親和力:100000)/暗(元素親和力:100000)(圓滿)】

【法則:時間(入門),空間(入門),天道(入門),元素(入門),光暗(入門)自然(入門),契約(入門),拳法(宗師),道法(宗師),意境(宗師),劍法(宗師),刀法(宗師),錘法(宗師),棍法(宗師)】

【寶物:噬魂獸】

【上品功法:(神)開元經10000級(圓滿)】

【輪迴積分:1990萬(含獎勵與支出部分)】

「上品功法開元經已經滿級,除了煉體,似乎真的沒有什麼可以修鍊的了。」葉林看著面板自語道,「或許完成了煉體的任務,開元經還會升級?」

「那說干就干吧!」

「系統,我需要購買煉體所需要的丹藥。」

【宿主,煉體所需丹藥有小還丹、大還丹、洗髓丹、培元丹、赤血散等共十二種,是否需要全部購買?】

【是否?】

「是!」葉林說,「這肯定毫不猶豫啊。」

【恭喜宿主,丹藥購買完成,此次消費輪迴積分500萬。】

「……我靠,這麼貴!」

【「我靠」,相當於「我X」,這裡面有著很複雜的語音演變關係,只有通過後世語言學家的理論才能解釋……】

「系統閉嘴,我沒有跟你說話。」

【好的,系統已閉嘴。】

在異次元待了99年後,不僅是葉林在系統的幫助下成為了上神,他還發現這個系統也像他一樣在不斷地進化。

就像剛才,只要他點開了系統,系統聽到他的問話后,不論是宿主本人在自言自語還是怎樣,它都會「插嘴」回答。

沒錯,系統學會插嘴了。

葉林「望著」界面里購買到的五光十色的丹藥,眼睛不由地發亮,「小還丹、大還丹、洗髓丹等等,這些都是以各種珍貴的藥材煉製而成的,吃了它們,能夠洗精伐髓、錘鍊肉身。」

修行一途,除了境界上的穩步攀升,最重要的還要煉體化精、煉精化氣、鍊氣化形、鍊形化神,如此才能徹底放開自身與外界的通道,經受天地元氣的洗刷和改造。

化神之後,可聚可散,自由穿梭往來於各個世界,再也不用受到肉體的約束而神步自封。

丹藥雖然買齊了,但是也不敢一次全吃了,萬一這具普通肉體承受不了此種程度的大補,只會爆體而亡。

於是葉林先撿了一顆小的開始吃,「系統,我要吃小還丹。」

【……】

「系統?」

【系統已閉嘴。】

「……」葉林差點哭笑不得,只好道歉道,「系統,我錯了,我想吃小還丹,麻煩你幫我吞下。」

【好的。】

系統再次啟動,一顆圓溜溜的紅色丹藥飛離了界面,順著葉林的食道進入胃部,他只覺得入口即化,然後胃裡就有一股龐大的暖流湧向四肢百骸。

隨著熱流的不斷湧入,葉林能清晰地聽到骨節之間緩緩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音。

這種狀況持續了約有半炷香的時間,才開始緩緩平復下來。

「一枚小還丹就有這麼明顯的效果,如果全部都吃了,那還得了?」葉林正滿意地欣賞著自己的肉身變化,系統聞言又插嘴了:

【你可以選擇全部吃掉,系統會幫你灌輸和修正。】

「我靠,還可以這麼玩?!」葉林聞言就不淡定了,要知道,煉體分為功法鍛煉和藥物淬鍊兩種,不論選擇哪一種,都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所謂「路漫漫其修遠兮」正是如此。

葉林選擇藥物淬鍊,是因為輪迴商城裡正好都有,而他正好特別有錢,那就花錢買了慢慢吃。

他哪裡想到在系統的幫助下可以全部吃了!

「好,全吃就全吃,來吧!」

葉林閉上眼睛,抱元守一。

【你消耗了小還丹。】

【你消耗了大還丹。】

【你消耗了洗髓丹。】

……

隨著系統不斷地播報,葉林的身體也不斷地發出「咔嚓」聲響。

……

良久之後,葉林睜開眼睛。

眼前的這具身體,金光璀璨,透亮如金蟬。全身上下氣流翻飛,散發著不朽、永恆的氣息。

神格與肉體完美地融合了。

「嗖!」

一陣氣流飛過,葉林消失在原地。

下一秒出現在了學院某一角。

從今往後,他可以自由地出入任何想去的地方了。

心之所向,行之所至。

肉體不再受規則所桎梏。

此時皓月當空,清輝遍地,原來已到了晚上。

葉林看了看自己的手臂,神色無比滿意地收斂了金光氣息,低語道,「風滿樓,就算你實力超神我也沒有什麼可擔心的了。」

他抬頭看了看天,正要閃身回去。

突然之間,一道爆喝自身後不遠處傳來:

「孽畜,你怎麼敢?!」 無名山野中,一場充滿血腥的戰爭在這裏激烈展開,赤炎第三軍的二十萬精銳跟人族武當道宗的眾弟子絞殺在了一起,刀芒、劍光在碰撞,不時有鮮血飛濺,有殘缺不全的屍體倒下。

赤刀斬山軍陣演化火焰巨刀,真武七截劍陣凝結死亡劍光,刀劍爭鋒,廝殺聲、慘叫聲、怒吼聲籠罩了整個戰場。

「赤炎鐵騎,突擊!」三萬赤炎騎兵揮舞着手中戰槍向前衝刺,他們騎着的是渾身密佈鱗片的火鱗牛馬,這是一種擁有馬身牛首的奇異生靈。

火鱗牛馬擁有馬的速度,牛的耐力,頭頂雙角又極具攻擊性,是最適合作為戰騎的異種生靈。

三萬火鱗牛馬騎兵同時衝鋒,讓大地都劇烈震動起來,滾滾煙塵升騰而起,恍若火紅狂潮在洶湧奔騰一般。

「真武七截,橫斷山河。」宋遠橋親自帶領一部分武當道宗的弟子,組成一座小真武七截劍陣,對赤炎鐵騎進行了阻擊。

一重重的劍氣涌動,形成一條栩栩如生的黑白劍河橫亘在前方,硬生生斬斷了赤炎鐵騎前進的道路,劍光閃耀間,有赤炎騎兵被攔腰斬殺,也有火鱗牛馬被斬斷四蹄。

當然了,武當道宗的弟子也有不小的傷亡,鐵騎怒撞,黑白劍河開裂,失去劍陣守護的數十個武當弟子當場就被火焰戰槍洞穿。

殺戮戰場在不斷的分化,赤炎第三軍仗着數量優勢,開始將戰線拉長,真武七截劍陣也不得不改變策略,眾弟子各自組合,分成一座座小劍陣進行艱苦拼殺。

「煉炎三劍,殺。」煉炎大宗的二長老駕馭三把火紅戰劍,斬出九十九道火焰劍光,強勢擊穿了一座小真武七截劍陣,將十四個武當弟子擊殺。

「吼,你的對手是我。」煉炎二長老的行為激怒了張翠山,他將謝遜傳給自己的獅吼功使出,狂暴的聲波攻擊直接震死十幾個赤炎士兵。

煉炎二長老的注意力被吸引了,他周身環繞三把戰劍,猶如三道火焰之光在拱衛,蘊含殺意的目光鎖定了張翠山,「你是何人?」

張翠山脫離劍陣,孤身來到煉炎二長老的正前方,「武當道宗張翠山。」

「先殺你,再滅武當。」煉炎二長老殺氣騰騰的駕馭三把戰劍向張翠山攻擊過去。

「鏘鏘鏘…」

張翠山以太極劍法迎戰,黑白太極圓在戰場中延伸,一重連着一重,成百上千的凌厲劍氣涌動,密密麻麻,不給煉炎二長老一絲機會。

在戰場的中央,鍾長文登上了另一輛可以騰空行駛的火紋赤銅戰車,赤炎第三軍的戰旗在他身後迎風飄揚,他手握戰刀,不顧還在流血的傷口,目光冰冷的死死盯着張三丰,獰笑着說道,「張三丰,今天就是你武當道宗覆滅之日。」

武當山鎮壓一方天空,張三丰周身黑白劍光環繞,不慌不忙的回了一句,「無量天道,鍾將軍高興的太早了。」

話音落下,就看到遠方天空有一道金光閃耀而來,隨之而來的的還有張無忌威嚴的聲音,「確實是高興的太早了。」

赤銅戰車升空,鍾長文的神情變得凝重起來,「嗯…又一個人族尊者。」

「哈哈哈…無忌你來了。」張三丰朗聲大笑,顯得格外高興,毫不掩飾的就問道,「煉炎大宗之戰如何了?」

璀璨金光閃耀,張無忌直接飛到武當山上,笑容滿面的說道,「煉炎十三山已盡在我明教的掌控之中,赤炎古國存在那裏的數百萬戰爭兵器都歸我們所有了。」

他此時的心情是格外的好,因為明教在煉炎山之戰中收穫滿滿,不僅得到了煉炎大宗的諸多煉器秘法,還成功找到了赤炎古國在那的藏兵庫。

在藏兵庫內,明教得到了數百萬的戰爭兵器,另外還有近千萬的能量元石,以及糧食、攻城器械等各種各樣的戰爭物資。

很顯然,赤炎古國是把煉炎十三山,當成了一個可以進攻玄血大域的戰略要地,他們在暗中準備了如此多的戰爭物資,要說不是對玄血大域有想法,那絕對是騙人的。

不過這一切,最後都便宜了明教,赤炎古國準備了多年的物資,全都被明教奪去了,就連煉炎十三山也被明教攻佔。

如此一來,赤炎古國再想要進軍玄血大域就困難了。

「不可能!」煉炎十三山的失守,讓鍾長文萬分震驚,他下意識的就要反駁,「你休想矇騙本將軍,煉炎大宗有…」

不等他說完,張無忌就先開口了,直接粉碎了他心中最後的希望,「煉炎七祖和所謂的赤崖三宗老都死了,屍骨無存的那種。」

鍾長文沉默了一會,眼中凶光一閃,聲色俱厲的狂笑着說道,「哈哈哈…你這人族小子,休想騙本將軍。」

雖然嘴上說不信,可他心裏卻是感到了深深的絕望,因為他感應得很清楚,眼前趕來的人族尊者身上有可怕的殺氣在瀰漫,這是經過血腥殺戮之後所留下的死亡氣息。

而最重要的是,張無忌來的方向正好是煉炎山所在的位置,另外,他身上還殘留有煉炎七祖和赤崖三宗老的生命氣息,很顯然,張無忌說的都是真的。

可越是真實,鍾長文就越不能接受,因為他一旦接受了這個事實,那麼整個赤炎第三軍的軍心恐怕就要沒了。

同時,鍾長文也怕自己會因此而喪失鬥志,所以無論如何,他都不能承認煉炎山失守的這個事實,只有這樣,他才能有繼續戰鬥的信念。

「你不信,本教主也沒辦法。」張無忌可沒時間跟鍾長文去辯解,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呢,那就是殺敵,「不過很快你就會信了,因為你的下場也會跟他們一樣。」

鍾長文一咬牙,沉聲喝道,「今天,人族要有元神境尊者隕落了。」

武當山上,張三丰好奇的問了一句,「哦,莫非鍾將軍你還有什麼厲害的後手沒使出來?」

「哼,本來不想用這招的。」鍾長文眼中閃過一道寒光,突然高聲下令道,「眾將士聽令,速速運轉炎血同心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