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茗手指一頓,她實在不想承認,她被顧寒這突如其來的一句算不得情話的情話,給撩到了……

她覺得,她可真是沒出息呢!

沒一點眼力見的安媽哈哈笑道:「哈哈,原來小寒你喜歡小茗這個類型的女孩啊,成!那阿姨以後給你留意著!」

顧寒:「……」

葉茗:「……」

眾人:「……」噗哈哈!

「阿姨,我喜歡的女孩,是無可替代的類型……」顧寒無奈地開口。

說著,他怕安媽又會錯意,看了眼葉茗,又開口道:「就是她,我心中唯一的女孩……」

安媽:「……」

「你喜歡小茗啊?」安媽問道。

安意無語道:「得了老易,你看不出來啊?師兄們都看出來了……」 「那小茗呢?」安媽看向葉茗,笑道:「小寒可是個好孩子,你要不……和他試著接觸接觸?」

「嗯,試過了,的確是個好孩子呢……」葉茗展顏一笑,仿若千樹花開,她伸手指向顧寒,眉眼彎彎,語調軟軟甜甜,「介紹一下,顧寒,我男朋友。」

顧寒半垂的長睫微顫了顫,他抬手握住葉茗的手,唇角勾勒出幾分溫暖弧度,「葉茗,我女朋友。」

眾人:「……」

安媽摸了摸頭,乾笑:「你們倆是男女朋友啊哈哈,阿姨眼睛不好,你們別介意哈哈……」

「沒事的阿姨。」葉茗笑道。

葉茗前腳道完歉,安媽後腳就和藹慈祥地看向魏晉,「小晉你呢,有沒有女朋友?」

「咳……咳咳……」魏晉大咳。

旁桌的無敵忙幫他順氣,「喂老魏你沒事吧?」

「沒……」魏晉擺手。

安媽嘆了口氣,瞭然地點點頭,「原來是有男朋友了呀……」

「咳!」

「咳咳!」

好不容易停下咳嗽的魏晉,被這猝不及防的驚天之語,驚的又咳起來。

不過這次好點,還有無敵做伴。

後來,安媽還關心了下海凡和何興奮。

直男海凡直接回了句:「謝謝阿姨了,我的事就不勞阿姨費心了。」

由於海凡成功地把天聊死,讓安媽無話可說。

何興奮也如法炮製,然而比他的更簡略,「不勞阿姨費心。」

雖說何興奮把安媽接下來的話給堵死了,但卻讓安意抓狂。

大兄弟啊,那可是你未來丈母娘哦,你怎麼能這麼zuo呢?

……

吃完飯後,熱情的安媽又留了幾人一陣兒,才讓安意帶著兩個師兄將人送回去。

何興奮一路興緻不高,安意叫他逗他,跟他說話,他都愛理不理的。

安意也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只當他是大姨父來了。

以己之心度人。

想著她一個月里那幾天,都想一個人安安靜靜的,才能舒服點,便想著何興奮大概這個時候是需要安靜的。

所以她就依依不捨地看了眼何興奮,然後轉過去和三位師兄說起了話。

看到何興奮眼裡,更氣了!

原本他那莫名其妙上來的氣兒,都慢慢消下來了,步伐也漸漸慢下來了。

他剛準備回她話的,結果!

皇上又追來了 她就轉過頭去和她那些小白臉師兄們,勾肩搭背,有說有笑!

何興奮覺得他肺疼。

果然,這女人就是個鐘無艷!還是個沒心沒肺的鐘無艷!

她哪有什麼真心呀,她肯定是因為看他好玩才招惹他的!

哼!

他再理這個鐘無艷,他就是小臭豬,還是不要臉的小臭豬!

何興奮在心裡暗發了一個誓之後,走路速度也加快了,很快就超過了腿比他長的魏晉無敵幾人。

何興奮回到公寓之後,就徑直回了房間。

安意是和大家一起進來的,

她進來后,看著何興奮房間被摔上的門,撓了撓頭,一臉的莫名其妙。

他這是……吃錯藥了么?

安意看了眼沙發滿滿當當的人,然後找了個空隙坐下。

隨後她就沖兩位師兄擺了擺手,「行了你倆回去吧,我在她們這兒窩會兒,晚上也未必回去。」 …

慕家。

謝水華盯著宋總,端著水杯的手指關節隱隱發白,「那個小子,他真那樣說?!」

宋總低著頭,「是,慕太太,二少爺真這麼說。」

謝水華被氣笑了,一巴掌拍在沙發上,「這個小雜種,那樣的身份也敢大放厥詞?」

宋總低著頭,沒敢接話。

「陸鳴那個軟骨頭怎麼說?」謝水華揚起頭顱,雍容高貴。

說起陸鳴,宋總就來氣,「這個軟骨頭,他就只會和稀泥!」

謝水華微微頷首,隨後她垂眸頓了一會兒之後,抬頭朝宋總擺擺手,笑道:「行了,你先回去吧,有勞你了。放心,我們慕家是不會虧待你的。」

「為太太和慕家辦事是我的榮幸。」宋總躬著腰笑道,「那太太我就……先回去了。」

謝水華微微頷首,朝身後看去,「小劉,送客。」

「是,太太。」小劉含笑向謝水華應了一聲,然後走到宋總面前,笑著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宋總,請……」

看著兩人出去,謝水華看向身後的半遮著的卧室門,「行了朵歌,出來吧。」

半遮著的卧室門打開,慕朵歌閑步從裡面走出來,身姿款款,氣質嫻雅。

大概是這段時間養的好吧,在她臉上並沒有看到病態,反倒是面色紅潤的很。

她走過去坐在謝水華身旁,伸手抱住她,嘟了嘟嘴,不開心的開口:「我可不想嫁給陸少淵那個來路不明的野孩子!我就喜歡陸寒哥哥,母親……」

說著,慕朵歌抱著謝水華腰肢的胳膊晃了晃。

「好好好,我的寶貝女兒這麼優秀,想嫁誰咱就嫁誰,乖昂……」謝水華反手抱住慕朵歌,伸手拍了拍她的背,柔聲哄道。

「嗯……」慕朵歌頭埋在謝水華胸口,輕輕應了一聲。

「我女兒真乖……」謝水華笑著,眸中卻有暗芒一閃而過。

……

陸家。

陸少淵離開書房之後,就回了自己房間。

他躺在自己床上,鳳目微閉,一手疊在自己小腹之上,一手垂在身側落在床上,手指輕輕在床單上敲著。

這麼昏昏沉沉躺了一兩個小時之後,他忽地一下坐起了身子。

他撐著床站起來,站在床邊好一會兒,才邁動步子走到門口。

走到門口他準備開門,手抬起來在半空中舉了良久,又落下去,在門口站了許久,他轉身又走到了床邊。

從床邊到門口,從門口到床邊,這個動作反反覆復了好幾回,陸少淵才似狠下了心。

他打開門,走向父親的書房。

陸寒,這次全當彌補我和母親對你們母子造成的傷害吧,以後,我們就扯平了……

「咚咚咚……」

聽到敲門聲,陸鳴抬頭看向門口,「進來……」

看到陸少淵進來,陸鳴將手裡的東西放下,笑道:「怎麼了少淵?」

陸少淵唇邊噙著笑,他走到陸鳴對面坐下,神色略顯認真地開口道:「爸,我剛剛想到了一些事……」

「什麼事?」陸鳴見陸少淵神色認真,也不由得認真起來。

「那位宋總,明顯是收了慕家什麼好處,估計現在慕家已經知道了咱們家剛剛發生的這件事了。」 「以他們家疼慕朵歌的程度來看,大概不會這麼罷休的……」

陸鳴頓時有點緊張,「那……」

陸少淵輕輕笑起來:「沒事,問題不大,只需要父親做一個決斷。」

陸鳴微微蹙眉,「什麼決斷。」

「讓圈內人都知道我將是陸家唯一的繼承人。」陸少淵眉梢挑了挑,臉上笑意明快。

陸鳴落在辦公桌上的手指微微一頓,示意陸少淵繼續說。

「讓所有人都知道陸家再沒有陸寒這個人了。」陸少淵繼續道,「還有,今年暑假,我要進入公司,從基層做起……」

聽到陸少淵的話,陸鳴沉默許久,才開口道:「少淵你說的這些,爸都會照做的,只是……」

陸少淵知道他想說什麼,卻挑了挑眉,他唇角笑意加深,「爸有什麼話,直說就好了……」

陸鳴抿了抿唇,「算了,沒什麼……」

「放心,我不會欺負他的。」陸少淵開口道。

他要是想欺負他,又怎會出這個手呢?

不過陸少淵見陸鳴沒有把話說出來,倒是有幾分意外。

他淺笑著開口:「慕家和慕朵歌,就交給我吧……」

「你行嗎?」陸鳴不由得開口問道。

陸少淵起身,朝陸鳴淺淡一笑,「我不行也得行啊……」

……

葉茗幾人就這麼在這兒住下了。

白天大家聚在一起打打遊戲,晚上有比賽的話,大家一起去打比賽,沒比賽的話,葉茗會和顧寒出去花前月下,剩下幾個大老爺們,要麼繼續聚在一起打遊戲,要麼出去唱歌喝酒什麼的。

聊齋腦洞怪志錄 然後就剩下一個可憐的慕木。

原本幾個男生出去玩是打算將她帶上的,可她覺得他們帶上她可能會玩不盡興,而且她自己也挺尷尬的,所以每次也就都婉拒了。

這日,葉茗和顧寒出去約會,安意也拽著何興奮出去了。

後面,幾個魁梧高大綴上來。

一個嘴裡叼著煙,胳膊上左青龍右白虎的男人從褲兜里摸出幾張照片,分別遞給旁邊幾人,然後伸出兩根指頭夾住嘴邊的煙抽出,吐出一道煙圈,「看清楚了么?」

「看清楚了。」一個男人拿著照片對了對,又看向前面漸行漸遠的一道身影,撞了下那抽煙男人的胳膊,猥瑣地笑道:「不就是前面那一對兒小情侶么?咋啦,大哥你看上那個妞兒了?」

說著,男人又看了眼手裡的照片,舔了下唇道:「這妞兒長的真漂亮,男的也俊,大哥你要是喜歡那女的,男的不如留給兄弟解解饞?兄弟我還沒試過男人的滋味兒呢!」

「呵!」抽煙男人冷哼一聲,「那男人你想動?那你有幾條命也賠不起!」

「什麼意思啊大哥?」 重生之雲綺 男人問。

「主家吩咐的時候可說了,男的別傷著,女的任憑我們處置……」

「任憑處置呀……」男人添了下口水,「那……」

「嗯。」抽煙男人又抽了口煙,「不過不是現在,必須在……這個男人不在的時候。」

「明白明白!」男人揮了下手猥瑣地笑道:「這個男人又不能傷,在旁邊肯定礙手礙腳的……」

「嗯,走吧,留兩個人守在那棟公寓外,隨時聯繫。」 日子,又過了幾天。

這幾日,也不怎麼平靜……

一共發生了兩件震驚天地的大事。

當然,這震驚天地,只是於葉茗而言的。

先說第一件大事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