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風確定了下。

「當然了,我什麼時候還騙過你嗎,只要治好了她,就是把我這個人給你,都行!」

柳如煙這時候也顧不上別的了,便催促著。

「把地址發來,我這就去!」

葉風說道。

收到了地址之後,葉風也沒耽擱,柳如煙都這麼的哀求了,要是還不答應的話,那就有點不近人情了。

一個多小時之後,葉風騎著小毛驢趕到了柳如煙所說的地址。

秋月居,這可是江寧縣城的富豪集中區,在這裡買別墅的,可都是有錢人。

看來那嚴曉玉的家裡還是個有錢人家。

「你可來了!」

柳如煙收到葉風的簡訊,連忙走出來,把院子門打開,拉著他走了進去。

「柳姐吩咐的事情,我當然會來了。」

葉風笑了笑說道。

被柳如煙拉著,急急忙忙的走進了屋子裡,此時,在一張大床旁邊,站著足足五六個人。

「嚴叔,你交給我,我保證能把曉玉的病情給治好。」

一個男子信誓旦旦的說道,似乎很有信心。

「建軍啊,你別急,我聽柳姑娘說,她有個學中醫的朋友能治好曉玉的病,先讓他來試試!」

嚴曉玉的父親,嚴寬沉聲說道。

「叔叔,別怪我多一句嘴,中醫都是騙人的東西,你可不能信啊,曉玉這個病,還是用西醫比較合適!」

靈天幻夢 李建軍一聽中醫這兩個字,忍不住就貶低了起來。

「數典忘祖的東西!」

這時,一道冷笑聲在屋子裡響起,眾人順著聲音看過去,只見一個穿著破破爛爛衣服的男子走了進來。

哪裡來的農民工?

眾人的心頭都冒出這麼一個疑問。

嚴家在縣城裡那也是有頭有臉的大戶人家,怎麼還有農民工闖進了屋子裡來,還敢罵人? 第66章

「你又是誰?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

李建軍怒氣沖沖的吼道,媽的,一個小農民工都敢罵自己了,這麼牛逼?

「不管我是誰,敢對老祖宗不敬的,我就要罵!」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葉風,他一走進來,便聽到有人誹謗中醫,就忍不住開口了。

作為華夏人,你可以不相信中醫,可以不接受中醫的治療,但你不能如此的詆毀,竟然直接說中醫是騙人的,這樣葉風就忍不住了。

「你……」

「好了,別說了!」

李建軍剛想要再說,嚴寬皺著眉頭制住了,問道:「小兄弟,你是誰?我怎麼不認識?」

「嚴叔叔,他就是我跟你說的那個中醫,葉風,他之前就知道曉玉的病情,說能治好!」

柳如煙一個閃身走了進來,連忙介紹了下。

什麼?

這就是能治好曉玉病情的中醫?

嚴寬聽到這話,和其他的嚴家人一樣,眼睛里都是難以置信之色。

這麼一個毛頭小子,能治好如此古怪的病情?

與其說他是中醫,不如說是農民工,這樣才和他的衣著更加搭配。

要是柳如煙說葉風是個農民工,估計也不會有人懷疑。

「柳姑娘,你沒……沒騙我們吧?」

嚴寬沒說話,嚴曉玉的母親黃燕也忍不住遲疑了起來,她們本以為會是一個經驗豐富的老中醫,沒想到,請來了一個農民工。

「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騙子,還中醫,真夠糊弄人的。」

李建軍在旁邊忍不住開口譏諷了起來。

「哪裡的狗在叫?信不信我錘死他!」

葉風毫不示弱,針鋒相對。

「你動手試試?」

李建軍也來氣了,下意識的就互相懟了起來。

「呦呵,這年頭,還有人說自己是條狗,還真是見識到了,好好的人不當,非要當一條狗!」

葉風嘴角譏諷的說著。

擦……

李建軍稍微一想,便明白了這裡頭的問題所在,這特么的……

「好了,都別說了!」

嚴寬一陣煩躁,隨即看著葉風,說道:「小兄弟,不知道你有幾成把握能治好小女的病啊?」

「百分之百!」

葉風稍微思索了一下,淡淡的吐出了四個字。

百分之百!

這麼自信?

嚴寬一陣狐疑,越是有真本事的人,一般都比較低調,可現在眼前這小兄弟,怎麼還如此的囂張?

難不成是故意糊弄人的?

「都還沒有把脈,就說能百分之百的治好,可真是裝逼!」

李建軍被葉風罵了好多次,他也終於逮到一個合適的機會為難下葉風了。

「不要用你的無知來看待中醫!」

葉風冷冷的說道:「中醫講究望聞問切,即便不把脈,我看一眼,便能知道大概的病情,你以為都跟你一樣蠢?」

「嚴先生是吧?如果你懷疑我的醫術,也沒關係,我現在就可以走,我是看在柳姐的面子上才來的,要不然,我可不會在乎你女兒的死活!」

說實話,葉風的確有點生氣!

如果不是柳如煙喊的,他現在早就已經走了,一個勁的懷疑自己的醫術,那不治總行了吧?

「小風,你別生氣,嚴叔叔也是為曉玉著想!」

柳如煙趕緊說了下好話。

「大戶人家,我一個農民可高攀不起!」

葉風笑了笑,轉身欲走。

「小兄弟,請等等!」

嚴寬也知道自己有點過了,找別人來看病,卻以懷疑的眼光不停的考察別人,搞得跟警局盤問犯人一樣,葉風生氣也是正常。

「剛才是我的錯,還請您大人有大量,救小女一次!」

嚴寬誠懇的說道,「之前也找了不少的名醫過來看,也看不出來什麼名堂,一時心情煩躁,冒犯了您,真的請見諒。」

「算了,我也明白你們作為親人的急切心理!」

葉風擺擺手,說道:「我先看看具體的情況吧!」

「您請!」

嚴寬立馬一伸手,讓葉風站在了床前。

只見葉風一手將被子掀開,拿出了嚴曉玉的手,開始把脈了。

「混蛋!」

李建軍在旁邊忍不住咒罵了一聲,這小子何德何能,有什麼資格敢碰曉玉的手腕?

曉玉是那麼的冰清玉潔,居然讓他這樣的鄉巴佬碰到了,在李建軍眼裡,這就是玷污啊!

還在可以救治的範圍之內!

葉風把脈完畢,便初步得到了這個結論。

「嚴先生,你家有沒有銀針?」

葉風轉過頭來問道。

妃常風流:太子請束手就擒 「銀針?」

聽到這個問題,嚴寬先是愣了一下,然後說道:「銀針倒是有,曉玉她爺爺就是老中醫,不過去世的早,銀針也一直都是封存起來的,我去給您找出來!」

「要是能找出來的話最好不過了,治療的效果也最好。」

葉風點點頭說道。

「我現在就去找,一定能找到的。」

黃燕一聽對自己女兒的治療效果好,哪裡還會耽擱,立馬便轉身去找了起來。

「小風,沒看出來,你還會針灸啊!」

柳如煙忍不住贊了一句,十分欣賞的看著葉風。

「那當然了,還沒有我不會的。」

葉風也沒有任何謙虛的意思,十分坦然的受了下來。

媽的!

死裝逼男!

李建軍在旁邊看的很不爽,憑什麼一個農民工小子都比他受歡迎啊,這柳如煙他也知道,身材和容貌那都是上上之選,怎麼就對自己不屑一顧,對這個葉風就那麼態度好。

氣死人了!

「小兄弟,您看這個銀針可行!」

沒過多久,嚴寬手裡拿著一個布包,上面是一排排銀針,遞了過來。

「可以,這套銀針足夠了!」

葉風一看,倒的確是質量上乘的銀針,看的出來,這嚴曉玉的爺爺應該也是一個很不錯的中醫。

「現在,我要開始治療了,還請諸位先退避一下,在屋外等候,治療好了之後,我再喊你們進來!」

葉風站了起來,沉聲說道。

都要出去?

「不行,我們都出去了,你要是對曉玉做一些禽獸的舉動怎麼辦?嚴叔叔,不能答應啊,為了曉玉的清白,也不能讓他一個人留在裡面啊!」

葉風的話剛說完,李建軍就大聲的嚷嚷了起來,那叫一個著急啊。 第67章

在他看來,這葉風是故意想趁這個機會去占嚴曉玉的便宜啊,這樣的事情,他當然要阻止了。

但他這個話其實在某些方面自然也是嚴寬和黃燕夫妻倆的擔憂。

「有些人,自己是畜生,也想當然的認為所有人都和他一樣是畜生,自己腦子裡的那點齷齪心思,以為人人都跟你一樣呢?」

葉風義正言辭的說道:「在醫生的眼裡,所有的人都只是病人,不存在男女一說!」

「醫者仁心,你明白這四個字的含義嗎?」

額……

醫者仁心!

這四個字說出來,李建軍居然沒辦法反駁。

他本以為葉風會大聲的說自己沒有那個想法,蒼白無力的解釋,但現在卻反問自己醫者仁心。

他也是醫生,自然明白這四個字的分量。

「葉先生,拜託了!」

嚴寬索性放下了心思,與其懷疑來懷疑去,不如選擇相信,因為他也明白,再拖下去,恐怕嚴曉玉就有性命之憂了。

「放心,我既然敢接下來,自然就能治好!」

葉風沉聲說道。

「嚴叔叔,您放心,我和小風認識很久了,他的為人,我是相信的!」

柳如煙也在一旁為葉風說起了好話。

「好,我們在外面等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