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

虎形男子被林慶這一擊,直接砸在了地面上。摔落的位置,出現的一個方形的坑洞。

咳咳!

虎形男子咳出數口鮮血,老虎一般的臉上充滿了震驚。對方的反應之快,攻擊之猛,都超出了他的想象。

正常來說,‘獸化系’的異能者,除了精神力不是很強大之外,並不能夠隨意發出遠程攻擊。可是他們的體魄、速度、反應都是首屈一指的。

若是以硬碰硬,獸化系的異能者,絕對是王者一般的存在。

“喲,挺耐打的嗎?”

林慶淡笑一聲,身軀一轉,整個人快速落下。右腳落下的地方,正是虎形男子的背部。

見狀,虎形男子連忙一個翻滾,避開林慶的攻擊。

嘭!

林慶一腳踩在地上,頓時又是一陣土石飛濺,塵霧繚亂。

“吃我一招!”

一旁觀看的肌肉結實的大漢爆喝一聲,奔跑起的瞬間,竟然給人一種遇到一頭瘋牛一樣。

未到身前,大漢右手緊握成拳,重重的轟了過來。

林慶淡笑一聲,他也想試試自己在進入五玄之後,肉體力量達到了什麼程度。當下,悍然不懼的迎了上去。

砰!

蹬蹬蹬!

林慶連連退了數步,臉色一陣漲紅。反觀肌肉大漢,身軀只是晃了一晃而已。

看起來林慶是輸了,可這樣的結果,還是讓肌肉大漢臉色難看無比。他非常的清楚,自己的那一拳到底有多重!就算是一個鋼鐵鑄成的大門,他那一拳也能打的變形了。

可是,眼前的這個傢伙,竟然不動用玄能,僅靠肉體的力量,能夠與自己一拼?那麼如果全力的話?!

肌肉大漢只覺的背後升起一股涼意,心底只有一個念頭,太可怕了!

原本還要阻止林慶動作的孫傲雲兩人,見狀,更是詫異萬分。

“現在……換我陪你玩玩了。”

林慶微微一笑,腳下一錯,整個人已經出現在了肌肉大漢的身材,右腳飛起,踹向大漢的腰部。

肌肉大漢神色謹慎,雙手已經是玄能密佈,重重的迎了上去。

呼!

一道火蛇自林慶的手中發出,纏向肌肉大漢。

感受着來自火焰的高溫,肌肉大漢不敢硬接,身軀向後一縱,就要避開林慶的攻擊。誰知,林慶的速度陡然增加了數倍!

蓬!

肌肉大漢被林慶一腳踹的飛起,撞在了前方的一根石柱之上。巨大的衝擊力,使的巨大的石柱都顫抖了一下。落下的時候,勉強扶住石柱,嘴角不斷有血跡溢出。

便在此刻,之前的虎形男子從後方再次撲了過來。兩隻利爪之上,能量密佈,散發着開山裂石的威力。

林慶身軀瞬間提高,並出現在虎形男子身前不足一米之處。右腿迅捷的擡起,從下到上的踢在了虎形男子的胸口!

這一腿之力,何止數百斤?

虎形男子被直接踢到了地下室的天花板,然後再重重的落下。落下時,經歷過林慶的面前,又被林慶補了一腳。

隨着一聲悶響,再次落下的虎形男子,掙扎了數下,半天沒有爬起來。

整個過程,不過一分鐘左右。

可在這一分鐘的時間裏,林慶以絕對的優勢將兩名五玄的異能者,以硬碰硬的情況下,完美的擊敗!

“嗯?”

林慶忽然想起自己被下了‘錯覺’因子的四玄異能者,這才發現對方已經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竟是昏死過去了。

如此一來,舞影這邊也只有她和那名火系的異能者沒有受傷了。

而原本處於下風,遭受打壓的林慶這邊,現在卻是形勢大好。三人,同爲五玄,並且,沒有一個人受傷。

舞影臉色難看,千算萬算也沒有算到這一點。就算形勢到了這個地步,她眼底深處還是閃爍出濃濃的貪婪之色,心底暗暗盤算,如果這三人被自己擒獲,成爲自己的試驗體,然後控制成爲自己的傀儡,那該是多麼強大!

最重要的是,舞影深信,這三人,絕對可以在自己的能力下,提升到更高的層次。


比如……

七玄!說不定,八玄都不是問題。

可是現在看來……問題有些嚴重。

林慶緩步走到舞影身前的不遠處,卻也不急着動手,笑道:“如何?現在你還有想法把我們變爲什麼試驗體嗎?”

舞影注視了林慶一會,忽然笑了起來。“哈哈哈!”

林慶淡笑道:“你笑什麼?”

舞影坦言道:“坦白的說,我對今天的結果很遺憾。你是一個異類,如果不是你,她們兩人就可以成爲我囊中之物。只要我用力突破到六玄,她們就可以在我的能力下,達到七玄的層次。到那時,還有誰敢惹我?”

話落,又悵然道:“可惜,可惜了。這麼兩個好苗子,就這麼與我擦肩而過。”

林慶不屑一笑,只是道:“那麼,你是希望我動手,還是束手就擒。”

“束手就擒?哈哈!”

舞影大笑起來,“你認爲你們就能抓的到我嗎?難道,你們忘記了,我魔幻眼的能力之一是製造幻象。請注意,是製造幻象,不是產生幻象。”

林慶眉頭一挑,“什麼意思?!”

“原來如此。”

遠處的林筱柔忽然開口道,“怪不得你一直不想出手,原來……現在的你,只是一個幻象。你的本體,不在這裏。”

“這是幻象?”

林慶頓時瞪大了雙眼,頓時一頭霧水起來,幻象也能夠如此真實?心底一陣不解之下,右手快速擡起,乾天斬快速發出!

這一次,林慶終於看了個明白,乾天斬竟然直接透過了舞影的身軀,斬落在後方的地面上。

如此一來,舞影的身影也忽然閃爍了一下,化爲了半透明之色,目光冷冷的瞥了幾人一眼,“等待我的報復吧,你們註定是我的。”話音未落,身影一閃,憑空消失。 魔幻眼,所製造出的幻象。則是根據自身能量所凝聚成型,近乎真實。並且,還擁有自身五成以上的實力。

最重要的是,她本人完全可以在另外一個地方藏着,使對敵之人,頗感無奈。

因此,在異能者中,魔幻眼的能力,早就廣爲流傳。只不過,林慶對此並不知道而已。

舞影雖非真身,可餘下的這些人,卻都是貨真價實的。

肌肉大漢,虎形男子與火系異能者,也都意識到情況的不妥。只是因爲中了舞影的招數,這幾人對自己的生命都絲毫不顧。這也是爲什麼,當聽到自己生命無多的時候,很是無動於衷。

雖然他們看起來與常人一般無二,可實際上,卻只不過是一個有簡單思想的木偶。

幾人悄然中聚在一起,想要奪路而逃。

然而,在三對三中,林慶等人的實力本就高於他們。再加上,三人能量又都損耗不少,更帶有傷勢,戰局呈一邊倒形勢,很快就結束了。

林慶利用‘乾天斬’轟開之前被關閉的入口,在上邊的房子裏着來一道鏈鎖,將四人捆綁一番。林筱柔又直接電話通知上邊,讓上邊的人與這邊的公安局聯繫,先把這些人關押起來,然後玄異組那邊再派人把這些人接走。

經過這一折騰,時間便在了凌晨三四點鐘,幾人也是困的不行,便紛紛趕了回去。依舊用同樣的方法避開賓館的門衛,林慶回到房間後,因爲怕驚醒劉賀,連澡都沒洗,埋頭大睡。



一直到翌日中午十一點多,林慶才從睡夢中醒來。出了房門,見劉賀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正在敲打着筆記本,便順口打了聲招呼。

見林慶起來,劉賀笑的很賊,“不會夜裏出去溜達了吧?竟然起那麼晚。”

林慶打了個哈氣,笑道:“可能是昨天太累了吧,再說了,我這個人一向很喜歡睡懶覺。如果想早起的話,倒是不太可能。”

劉賀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他昨天可是看到了林慶出去,自然對林慶的解說不會相信。

林慶皺了皺眉頭,心底一陣狐疑,莫不是這小子發現了什麼?不應該啊!便笑道:“你這傢伙笑裏藏刀啊,是不是有什麼問題?趕快從實招來,朕還能饒你小命一條。”


劉賀笑道:“佛曰,不可說,不可說。”

林慶雙眼微眯,實在搞不清楚這個傢伙到底知道了些什麼,便道:“罷了,朕還是不與你在此浪費時間了,還是洗漱、沖涼一番較好。”

劉賀哈哈一笑,兩人互不點破,各有各的想法。

待林慶沖涼完畢,換上乾淨的衣服,打扮清新的孫傲雲敲門進來。

見到林慶正往身上套T恤,便道:“嘖嘖,真懶呢。”

“懶什麼?”

林慶不解的道。

孫傲雲看笑道:“你懶的和豬一樣,平時起來那麼晚,現在出來玩,竟然也起來的那麼晚。虧你昨天還睡的那麼早,姐勸你一句,早起,早睡,方是長壽之計。”

“靠,昨天還不是陪你一起折騰的?否則的話,我至於那麼累,起那麼晚嗎?”

林慶不滿的道,話落,這才意識到話中的話題有些不對勁。

孫傲雲俏臉微變,兩人幾乎同時的看向劉賀。此時正喝水的劉賀險些被嗆着,早已是先入爲主觀念的他,現在聽到這樣的一對話,更是直接性的認爲這兩人,昨夜肯定做了些少兒不宜的事情。見兩人望來,還道兩人是不好意思被自己聽到,連忙正襟危坐,當作什麼都沒有聽到。

孫傲雲這才瞪了林慶一眼,怪他不擇言。

林慶道:“來找我幹什麼?是不是有事情?對了,林筱柔呢。”

孫傲雲道:“來找你,當然是叫你們去吃飯啊。否則的,這大中午的,你以爲我能叫你幹什麼?小柔已經去訂位置了,就差我們了。”

聞言,林慶也頓時覺的有些餓了,昨天折騰了大半夜,現在又日上三竿,不餓那是假的。便一把拉過劉賀,“走,去吃大餐。”

聽到林筱柔已經去定位置,劉賀不用林慶拉,就已經站了起來。

幾人出了賓館,並在孫傲雲的帶領下,來到了一家三星級酒店。酒店雖是三星,倒也頗爲豪華,雅緻。在服務員的帶領下,到了一個靠窗的位置。

此時是吃飯的時間,大廳內,已經是座無虛席。

待三人坐下,林筱柔便招手讓服務員上菜。

幾人相互間都是熟人,無須拘謹。也都很放的開,中間,劉賀不斷的向林筱柔招呼,聊一些比較有趣的話題。

林慶只是埋頭大吃,倒把孫傲雲晾在了一邊。孫傲雲屢次向林慶翻白眼,林慶卻裝作沒有看見。在他的觀念中,只要不是自己的女朋友或者親人,那麼就不需要太給面子了。否則的話,下一次她們就能站在自己的頭頂上了。

不管如何,孫傲雲倒是氣的一口飯也不吃。

午飯過後,幾人因爲無所事事,便按照劉賀的意思,登上了上海有名的明珠之塔。體驗一下,登高望遠的感覺。

過程中並不多做停留,直接到了頂層。


眼見雲彩都幾乎在自己伸手可觸的位置,林慶再次感嘆勞動人民的心血成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