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冰看著寧何道,「我信」

寧何沒有爭執那些話,「既然你在這裡,那麼蕭冰的靈魂去了你哪裡吧,你哪裡是個怎樣的世界。」

「我們那個世界,叫做迷魔淵。」

寧何瞬間僵住了。

「你叫什麼名字」

「右目」蕭冰指著自己的右眼淡淡道。

「說說你們那個世界,關於夢的這個傳說」寧何道。

「你們這裡有酒嗎?」右目淡淡道。

辛二小姐重生錄 「有」

小樓上,房頂的瓦上,右目喝著酒看著天。

「我們那裡有個傳說,百萬修士追龍王,一戰枯骨,無人歸,龍王詛咒,輪迴轉世離不開。生為人,死為妖,妖死則輪迴。我們一直活在爭鬥里,活著就是殺妖,哪怕我們知道自己死了也會變成妖,我們殺妖是因為妖死了就會變成人,哪怕是忘記過去乾淨的像紙一樣的人,而妖則拚命的殺我們,是因為我們死了就會變成妖,也會忘記過去」

「你們那裡人不能和妖和平共處嗎?」

「妖很笨,他們活著就是為了殺人,他們從來不會想為什麼,而且他們都不怕死。」

「你是讓我同情你們嗎?」寧何突然問右目。

右目愣了一下,他怔怔的看著寧何「不,我們不求別人的施捨。」

「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我可不相信你比武場上說的鬼話。」

「……」右目看著寧何,突然笑了「沒有人能離開迷魔淵,但是我們想離開,於是在很多年前,我們想到了一種方法,夢穿。」

寧何歪了歪頭,「靈魂契約?」

「不,是小龍契。」右目道。

寧何註釋這右目,「代價,別告訴我沒有代價!」

右目看向寧何道「不會害人的,放心。」

寧何道「你們會以劍靈的方式來到這個世界吧,而且是斬靈劍。」

右目愣了一下「發現了,什麼時候?」

寧何道「猜的,你很在意這裡人對劍修的態度,而且不是每個劍靈可以像你這樣吧。」

「以劍靈身份來到這個世界,可以躲避迷魔淵的時光,在那裡我們會變成石頭,妖不會動我們,直到這裡的劍毀」 ?寧何淡淡道「你們中的一些人想藉機會離開迷魔淵吧,比如奪舍劍主。」

「不,迷墨淵很大,有城有山有天,那裡也有凡人孩子,那時一個完整的世界,很多人都忘了劍靈的事了。」

「那你呢?」

「我是個例外」右目笑了起來,他笑的很囂張,彷彿在說,我就奪舍你徒弟了怎麼了。

「你毀了那孩子的劍,是怕有其他劍靈降生吧。」寧何似乎沒有看見。

「是的。」右目邪魅的笑著。

「你奪舍我弟子,不怕我?」寧何玩味的看著右目。

右目淡淡道「你會殺你弟子嗎?反正我不會死。」

「你奪舍成功了嗎?」寧何突然也笑了起來。

右目突然感覺到一股壓迫感,似乎自己被看穿一樣,他眼神犀利起來,「你什麼意思。」顯然右目感覺到了不對頭。

「他用你身體去迷墨淵了。」寧何依然微笑著。

「不可能,我已經死了。」右目大聲的叫了起來,接著他愣住了,看向寧何「你詐我」。

寧何笑了起來「他和迷墨淵有緣,很有緣,所以你死不了。」

………

蕭冰睜開眼睛的時候,他感覺自己有點頭疼,顯然是喝過酒的後遺症。

他舉目四望,發現自己在一個髒亂的山洞。

他低頭看向自己手裡的一把水玉做的劍。

小龍契,其實是一場賭博,鑄一把斬靈劍,當另一個世界出現一把一模一樣的斬靈劍的時候,兩者就會發生聯繫,其中一個劍主死去,就會有一個選擇成為另一把劍的劍靈。

顯然在右目感知道蕭冰時,他就自殺了,死在自己的戰靈劍之下,為了以劍靈的身份離開。

此刻蕭冰感覺有點眩暈,他發現自己身上有傷口,他抬手凍住了自己的傷口,止住血。然後用靈力努力的治療自己的傷。

勉強不死後,蕭冰帶著劍,順著山洞走,他想離開山洞。

走了很久,昏黃的光出現最前方。

他看到一個靠著山洞睡著的小姑娘,衣著簡樸,旁邊是一個小籃子,裡面是吃,小姑娘沒有顧及地的涼,睡的很熟。

似乎聽到聲音,那小姑娘醒了,「少爺你修鍊完了?我帶吃的給你了。」

蕭冰還沒有說話,就聽見一個興奮的聲音「有吃的,有吃的…」

隨後蕭冰看見自己手中的劍動了,它飛到籃子那邊,一頓亂戳。

啊…小女孩尖叫著嚇的摔在地上。

但是蕭冰聽到一個沮喪的聲音「吃不著…」,這聲音還挺耳熟。

接著他吃驚的叫道「蕭影?」

「哥,我吃不著」劍飄到蕭冰面前。

蕭冰有些懵逼。

錯過的誰遇見的誰 蕭冰安慰著並扶起驚恐的小姑娘,溫柔的告訴她沒事的,轉身對劍說「你咋變成這樣了。」

……

一切回到半刻前,右目被關進一個小屋子裡,屋子黑黑的。

右目,思考著怎麼逃走,準確的說,除了寧何他不害怕任何人,他感受著周圍的氣息,門外有四個人,似乎不弱的樣子。

回頭黑暗沒有讓右目害怕,他認為此刻寧何還在盯著他,逃不能莽撞,所以他決定先從長計議,打聽這個世界的事。

白言此刻和爛臉在一牆外斗幻。

突然爛臉聞到了一股香味,很香甜,也很熟悉,像噩夢一樣。

爛臉臉色大變,接著遠處出現一個身影,低垂著頭,似乎站著就睡著了,那個人是,蕭影。

「逃啊…」爛臉對著白言大叫。

白言愣了一下,看了一眼蕭影,感覺爛臉是在詐自己。

接著他發現爛臉逃了。

接著他感覺到自己被撞了,飛了,撞上爛臉了,然後砸破牆了,然後暈了。

再醒來的時候,他看向簫影暗罵,瘋子。



邊上爛臉也醒了,看著周圍他想哭了。

一個小房間里,坐著四個人,爛臉自己,白言,蕭影,還有懵圈的右目。

接著他們透過小房間的牆壁看見了蕭冰。

準確的說,在他們眼裡是蕭冰,在別人眼裡是右目。

右目因為有所經歷,看到這一切瞬間獃獃了「劍…劍…我成劍靈了。」

接著蕭影聽到了一個小女孩的聲音。

於是出現了蕭冰看到的那個場景。

「天啊」爛臉瘋了,再笨他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他幾乎開始抓起了自己的頭髮大聲吼道「那個傻貨誰惹寧何了?」

白言蒙圈不知道爛臉說什麼,他到現在都不明白髮生了什麼,右目則隱約想到了什麼,他看著有些發瘋的爛臉,他感覺到了爛臉有不下自己的實力,再想想寧何,不由哆嗦了一下。

蕭影則哭喪著臉,他走不出劍,吃不上劍外的吃的。此刻委屈的像只被拋棄的小貓。 ?小姑娘叫做阿朵,是右目半路上撿的小女孩,如果沒有右目,阿朵早就死了。

這個世界人會變成妖,但是不是每個人能,比如凡人不可以,修為低的劍修不可以。

右目顯然不是這兩者。如果有劍他可以和宋張一戰,沒有劍,他也不過爛臉的水平。

沒有人知道右目從那裡來,只是他出現的時候就已經很強了,他右眼是紅色的,據說這是妖化的結果,換句話說這是一個人死過一次的標誌,在徹底化妖時突然活了過來,於是成了這個樣子。

劍心世界里,右目看著阿朵,眼神突然變了,內疚和擔憂。

而阿朵正努力的和蕭冰說「阿朵很勇敢,阿朵沒有被嚇到…」

蕭冰安慰了阿朵一會兒,他無意間看見灑在地上的水倒影自己的臉,那不是自己的臉,是個很陌生的臉。

於是蕭冰成了這裡第五個懵逼的人。

……

紫霄山,一個陣法外,寧何淡淡道,「這陣挺好用的,下次還用。」

「叮…叮…這樣不好吧。」

「怕個球,又不會死人,我也是為他們好」寧何淡淡道。

「叮…叮…你不能換個溫和的方式嗎?」

「你不懂,這個世界,不是每個人是溫和,他們得習慣。」

寧何對著肩膀上發光的小人溫和的說著。

小人懵懂點點頭。

……

蕭冰第一百次摸自己的臉了,他還是不願承認自己不是自己了。

阿朵坐在蕭冰身邊烤著紅薯,大大的眼睛時不時看向蕭冰,小聲嘀咕著「少爺最近越來越自戀了」

雖然很小聲但是蕭冰聽見了,他不由的苦笑起來。

劍心世界,右目在安靜了很久后,終於忍不住了,他打了個手訣,蕭冰手中的劍顫抖起來。

蕭冰愣了一下,開口道「小影,又餓了?可是這次哥幫不了你。」

「我不是小影,我是你身體的原主人。」

當右目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劍心世界出來簫影其他人都愣了一下,奇怪的看著他,似乎在思考什麼。

蕭冰也愣了一下,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把身體還給我好嗎?」右目懇求著。

蕭冰不是傻子,所以不會發好心隨意做決定,他需要知道怎麼回事。

「你先告訴我怎麼回事?」

「我得罪了你師傅,所以落得這個下場,成了你的劍靈。」右目沒有隱瞞。

爛臉一臉憤慨,心裡道原來是你這個滾球啊。

蕭冰道「我師傅呢?他在那?」

右目愣了一下「應該,還在你們的世界吧。」

「什麼意思?」

右目猶豫了一下,似乎在組織語言「這個世界叫迷墨淵,至於你們的世界我不知道,我藉助小龍契之術,去了你的世界,做你的劍靈,只是我沒有看到你的劍,而你的靈魂也不在了,於是我佔用了你的身體,然後我得罪了你師傅,我不知道他用了什麼辦法,把我又送了回來,順帶還有別人。」

爛臉偷偷的看了一眼此刻睡的呼呼的簫影,心裡暗嘆,方法我知道。

「別人?簫影吧」

「咳咳…不止是蕭影,還有我和另一個熟人」

蕭冰聽到了爛臉的聲音。

蕭冰原本無依無靠的感覺突然淡了,年輕人的活潑瞬間展現起來,他好奇的問「誰啊?」

「昨兒,還和你比試的白言!」

蕭冰愣了一下,說實話挺意外的,「怎麼是他?」

「可能是我們,礙眼了吧」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爛臉不免心裡有點酸酸的。

此刻一旁聽了半天,之前向爛臉詢問怎麼回事的白言終於懂了點了。有點略帶委屈的語氣說了一句「我沒得罪過寧何」

蕭冰聽到這聲音瞬間樂了,心裡道可憐的傢伙。

但是瞬間他樂不起來了。

「把身體還給我吧」右目的聲音。

「那你為什麼自殺?」蕭冰此刻看向偷偷看自己眼神奇怪的阿朵,突然惱怒起來,是什麼樣的人會不顧親人自殺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