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天掛斷電話,將手機往桌子上一扔,掃視了一圈在場的人。

南宮冰香、辰溪、妖瞳、幽水、烽火、秦關、丘傳言、南宮兄妹,以及謝遠,現在紛亂四起,兄弟們看得起他蕭天,才稱呼他一聲老大!

現在,這個時候,蕭天必須得爲兄弟們做些什麼。

蕭天猛的一拳捶在桌子上,咬牙狠聲說道:“血債血償!鍾浩!”

蕭天的聲音如同洪鐘一般在房間裏炸響了開來,他的聲音還沒有落下去,鍾浩就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了蕭天的身後。

“老大!”鍾浩躬身衝蕭天說道。

“集合人,去LZ。”蕭天黑着一張臉,喊道。

“是!”鍾浩沉聲應了一聲,轉身就出了房間。

烽火忽然猛的一拍桌子,大聲的喊道:“這小子當組長,我服!老子打先鋒。”

丘傳言猶猶豫豫的給烽火說道:“可是,組織規定!”

烽火不耐煩的擺了擺手,罵道:“去他孃的組織規定,老子的妹夫差點被人一炮給轟了,這口氣老子咽不下去。”

丘傳言乖乖的閉上了嘴巴,不說話了,再說下去,這位爺估計會連他一起給打了。

“我們也去湊湊熱鬧,堂堂西北組下一任組長,居然會被黑惡勢力給欺負了,這怎麼說的過去。”鬼卦幽水笑吟吟的說道,從她的眼睛裏可以發現另外的一些韻味。

看到她的那副表情,而且她還要一起去,蕭天猛的意識到,這一次恐怕不僅僅是普通人之間的較量那麼簡單。

“我們也去!”南宮小玉舉了舉手,說道。她完全是瞎摻和的,幾個大佬都去了,她肯定也要去湊湊熱鬧的。

丘傳言的一張臉瞬間萎了下來,無奈的說道:“那我也去吧!”

房間裏十幾個人,頓時一個個都叫嚷着要去給五爺點顏色瞧瞧。

最後,蕭天將南宮冰香和辰溪留了下來,剛剛穩固下來的DH局勢,必須得有人盯着點,不然這麼多天的辛苦可就白費了。

夜色中,一個龐大的車隊,在公路上疾馳着,前前後後加起來起碼得有三十輛車。

這麼龐大的隊伍,讓路上零零散散的車輛嚇得連忙放低了速度。

從DH到LZ,上高速,八個小時的時間就可以到達。

次日,凌晨他們已經可以看見LZ市的城區了,陽光從東邊微微的探出了腦袋,公路上的東西漸漸的清晰了起來。

猛的路邊兩個農民工打扮的人,卻引起了蕭天的注意。

因爲他們的眼睛,根本不像是農民工的,目光十分的精明,閃爍着點點的光芒。

就在蕭天疑惑,略微有些戒備的時候,猛的看見那兩個人一陣助跑,朝着蕭天他們的車隊就撲了過來。

蕭天眼尖,有人比蕭天還要眼尖,坐在後面的烽火目光中一道狠戾閃過,猛的打開車門,一個閃身就撲了下去。

就地一滾,烽火的身體猛的彈跳了起來,人在空中一個翻轉,衝着那兩人的胸膛上就是兩腳。

蕭天原本以爲那兩個人是修真者,但是,不是!

神識在那兩人的身上一掃,蕭天臉色刷的一變,大聲的吼道:“有**!”

烽火聽到了蕭天的喊聲,也是面色一變,身體再度彈起,在那兩人還沒有落地的時候,猛的兩腳就踢了出去。

直接將那兩人踢下了大橋。

嘭——

嘭——


兩人巨大的爆炸聲在半空中響了起來,蕭天被嚇了一跳,居然是連人肉**都用上了,五爺這會看來是不弄死他不罷休了。

蕭天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來······ 五爺這一會看起來是要玩一把大的了,希望他可以有那個本事收場!

一行龐大的車隊終於算是進入到了LZ市,只是剛一進到市區就被堵死了,簡直是寸步難行。LZ市的交通即便是在限號的情況下依然還是那麼的堵,通常堵個一兩個小時的那都是正常的事情。

焦急的蕭天,望着前面長長的一條車龍,打開車門下去點了根菸,在路邊抽了起來。

他的煙抽到一半,前面的車慢慢的動了起來,扔下菸頭,蕭天趕緊鑽進了車。


就在這個時候,斜刺裏一輛油罐車好像根本沒有看見前面的車一般橫衝直撞了過來。

蕭天感覺有些不對勁,瞥了一眼那車,卻猛的發現那車裏面根本沒有司機,那車卯足了勁像一頭髮狂的野牛一般,直奔着他們的車隊衝了過來。

“草!”蕭天咒罵了一聲,猛的打開車門迎着那車就走了下去。

其他人也發現了不對勁,鍾浩低聲吼了一句:“老大!”緊跟着蕭天跑了下來。

蕭天站在馬路的中間,目不轉睛的盯着那車,在那車快要撞上他的時候,蕭天猛的伸出了右手,抵在了車頭上。

巨大的力量讓車的後面都懸了起來,幾個大輪子滴溜溜的轉着,但是卻根本前進不了分毫。

蕭天以單手的力量阻止了這車的繼續前進,在那車完全的停了下來之後,蕭天瀟灑的轉身,走了過來。

其他人都有些傻眼了,尤其是周圍的路人,看着蕭天簡直就跟看着神人一般。

不過,蕭天無意間露出來的這一手,也不是什麼驚世駭俗的,像吉利斯世界記錄裏面就有這樣的人,蕭天只是讓路人狠狠的驚訝了一把。

而,此時,魂堂下屬最大的集團正信集團的總裁辦公室裏,五爺拄着柺杖坐在那裏,他的親孫子凌峯站在身後。

一個穿西裝打領帶,體型健碩的中年快步走了進來,躬身站在辦公桌前,衝五爺說道:“五爺,失敗了!”

五爺微眯的眼睛緩緩的睜了一下,朝着那人擺了擺手。

那人點頭,又快步的退了出去。

在那人出去之後,五爺喃喃低語道:“養虎爲患吶!早知道就該及早的將他剷除。”

凌峯傲然說道:“現在也不晚。”

五爺臉上路出一個神祕的笑容,點點頭,道:“現在,的確也不晚。”

這個辦公室原本是屬於龔瓊的,此時鳩佔鵲巢,而龔瓊卻不知道去了哪裏。

在蕭天的車隊到達市中心之後,一個身段苗條的女子鑽進了蕭天的車裏面。

在車裏面,那女子從口袋裏拿出兩張卡片遞給蕭天,說道:“老大,嫂子就關在這裏面。”


蕭天接過來一看,是兩張磁卡,還有一個建築的平面圖。

“辛苦了!”蕭天淡淡的說了句,將東西收了起來。

“讓老大給我說感謝的話,還真是頭一次呢!”進來的女人正是剛剛從DH趕回來的錢妮妮,這個女人現在漸漸的成爲了蕭天的一個左膀右臂。

鑽石閃婚之溺寵小嬌妻 ,更全面,現在可以說已經是完全的超越了暗堂。

霧能有這樣的發展,離不開錢妮妮的功勞,蕭天不得不承認她的能力。

蕭天微微一笑,他現在可是完全的沒有任何的心情去開玩笑,遂說道:“時刻留意他們的動靜!”

“是!”錢妮妮應了一聲,性感的***一扭,笑吟吟的在路邊下了車,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一行三十個車的車隊,在蕭天的別墅停了下來。

衆人到蕭天家的客廳裏剛坐下,蕭天就開始安排起了任務,他到了LZ的事情,現在五爺肯定已經知道了。

而蕭天不解的是,他是怎麼知道蕭天會走那條路的?竟然會事先在路上安排了人手。

蕭天最不願意看到的事情就是有內鬼,但是這個事情,讓他不得不懷疑。

現在在這個別墅裏的這些人都是蕭天十分信任的夥伴和下屬,蕭天不相信在這裏面會有內鬼。

“有錢人就是好!”烽火砸吧了下嘴巴,掃視了一圈這個房子,嘖嘖的嘆道。

“你不就是有錢人嘛!”幽水反脣相譏,說道。

蕭天沒有理會這兩個老傢伙的鬥嘴,皺着眉頭考慮其了現在這個事情該怎麼辦?

現在可是正兒八經的後院起火,而且這火勢還不是一般的大,龍陽在官場上施壓,龍少昊策動內部叛亂,五爺正面進攻。

怎麼想,對方的這一招不可謂是不高明,有種將蕭天完全逼到了死衚衕的感覺。

理了下自己的思緒,眼下當務之急是先救出被綁架的幾個人,包括龔瓊在內的正信集團的管理層以及和蕭天有過幾面之緣的安若曦。

這個女孩子被牽扯進來是最冤枉的了,蕭天和她根本任何關係都沒有。

卻被龍少昊當成了蕭天的女人給綁架了,真的是挺冤枉的。

“兄弟們,這一次五爺準備跟我們玩一回大的,那咱們就好好的陪他玩玩,看看誰能玩得起!”

蕭天振聲衝站在屋子裏面的暗刺成員喝道,

此時跟在蕭天身邊的暗刺成員並不多,也就只有十五個人,三個小隊,但是卻都是暗刺中的精英。

西北組的幾個人坐在一邊看着,並沒有發表自己的任何看法,這一次他們都是來個蕭天捧場的。

這裏是蕭天的主場,蕭天怎麼說他們必然會選擇去怎麼做。

“小天,我覺得我們首先應該先把人質救出來,免得受制於人。”妖瞳山開口說道。

“山前輩說的有道理,我也正有這個打算。”蕭天點頭說道。

“這事情我喜歡,媽的,老子最喜歡在背後陰人了。”烽火哈哈的笑了起來,袖子一擼說道。

他的這個邏輯,挺讓人費解的,救人和陰人好像不是一回事吧?

蕭天拿出錢妮妮拿來的平面圖,在桌子上鋪開,幾個人湊到一起研究了起來。

關押龔瓊和正信集團管理層人員的地方是五爺的老巢,在外面看是一個別墅,而看這個平面圖竟然跟一個軍事基地一樣,主要的不是它地面上的部分,而是地下的部分。

最後,幾人商定的結果是由蕭天和烽火兩人去救龔瓊和正信集團的管理層人員,而鍾浩帶領暗刺去救安若曦,其他人留守,防備五爺的突然襲擊。

有這麼多的高手坐鎮,除非五爺那邊也有修真者助陣,否則他是沾不到什麼便宜的。

在商量完成之後,謝遠卻突然站了起來,衝蕭天說道:“蕭老弟,我在這裏幫不上什麼忙,不過我倒是有個禮物要送給你。”

蕭天哈哈一笑,道:“謝老哥這話說的可就不對了,你要是送禮,不是大禮我可不收。”

謝遠也是哈哈一笑,“我老謝出手,那必須是大禮。我剛剛給狼牙傭兵團打了個電話,滅了五爺在境外的窩點。”

狼牙傭兵團爲文東會所屬,總部在非洲,縱橫南美、非洲、中東等地,屬於老牌的僱傭軍,在僱傭軍當中位列前三。

冷清總裁的暖妻 ,這支僱傭軍非常的屌!

蕭天聽了之後,神情一怔,這份禮物可真的是份大禮。

估計等五爺聽了這個消息,比蕭天的表情可能要誇張幾十倍。

夜風瑟瑟,吹在人的心頭,拔涼拔涼的。接近午夜,幾乎所有的人在這樣寒冷的夜裏,老早的就鑽進了溫暖的被窩。

而,此時,在寧河江畔,有兩個人緩步行走着,菸頭在夜色中忽明忽暗。

“沒發現你們兩家離得挺近的。”烽火望着遠處一棟燈光灰暗的別墅,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