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天河冷哼,「你們兩個,站一邊去。」

蕭朗看着蕭天河,半會,深吸了一口氣,「蕭老爺,你了解了整個過程嗎?你憑什麼這樣大張旗鼓帶人來歌劇院門口堵楚塵。」

話語一落,楚塵的心頭忍不住一噔。

蕭老爺?

蕭朗不是說,蕭天河是她的爺爺。

這個稱呼,讓楚塵覺得有點不對勁。

蕭天河冷冷地看着蕭朗,「本來還以為,這些年來,你有些長進了,沒想到,你仍舊還是你啊,怎麼?今晚打算在老夫面前出風頭嗎?」

蕭莉的臉色一變,急忙朝着蕭朗使眼色,隨即說道,「爸,您別生氣,朗兒不是這個意思,朗兒,還不喊爺爺。」

蕭朗咬着嘴唇,眼神卻出奇的執拗,沉聲說道,「我說的是事實,本來就是他不分青紅皂白,仗勢欺人。」

楚塵目瞪口呆。

他以為自己夠剛了,可這位蕭朗小姐狠起來,連自己爺爺都怒懟了。

蕭天河冷笑,「我倒想聽聽,我是如何仗勢欺人了。」

「你憑什麼找楚塵的麻煩?」蕭朗問道。

「這還要問嗎?」蕭天河看着楚塵,「他更加心知肚明吧。」

「哼,楚塵公然羞辱九城宗師聯盟,莫說是蕭老宗師,我們這些人,也要向楚塵討個說法。」衛秋根說道。

「請問,楚塵對誰說過,要加入九城宗師聯盟?」蕭朗再問。

眾人看向了衛秋根。

衛秋根立即回答說道,「從楚塵申請,到給楚塵準備入會儀式,所有的工作,都是我一手操辦的。」衛秋根看着楚塵,搖搖頭,「可惜,我怎麼也沒想到,如此年紀輕輕的宗師,德行如此不堪。」

宋顏眸子帶着難以置信地看着衛秋根。

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她都清楚。

宋顏確實沒想到,這位頗有名望的羊城宗師,竟然可以這麼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無恥。」宋顏都忍不住脫聲而出。

「我老婆說了,他無恥。」楚塵淡淡地說道,「由始至終,我未曾找過衛秋根,更沒有提過要加入九城宗師聯盟。」

宋秋等人恍然了。

「原來是這樣,媽的,九城宗師聯盟這麼無恥的嗎?」

「楚師傅根本沒有加入九城宗師聯盟的意思,憑什麼你舉辦的入會儀式,楚師傅要去參加?」

「九城宗師聯盟這是自己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后,拿楚宗師來出氣?」

夏北這時也開口了,「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衛宗師跟葉家的關係不淺啊,而葉家跟禪城黃家可是准親家的關係,黃家跟我塵哥水火不容,嘖嘖,這波操作挺騷氣。」

夏北的這麼一補刀,在場不少人不由得嘩然起來,目光紛紛落在衛秋根的身上。

就連蕭天河也稍稍擰了一下眉。

有這麼一層關係在,被人懷疑也不足為奇。

衛秋根的神色坦然,突然哈哈一笑,神色流露出不屑,「你的意思是,我是故意為之,為的就是借九城宗師聯盟的力量,打壓楚塵,哈哈哈!簡直可笑。」

衛秋根的神色倨傲,冷冷地瞥著楚塵,「我若是要對付楚塵,若是要借九城宗師聯盟的力量,何須多此一舉?我雖然人微言輕,可是,在聯盟也算有點名望,要帶人對付楚塵有何難?我明知道楚塵跟葉家結怨,我依然歡迎楚塵加入九城宗師聯盟,那是因為我惜材,沒想到,卻被反打一耙,我總算知道,什麼叫卑鄙了。」

衛秋根猛然拂袖,冷哼了一聲,「楚塵,你先是在入會儀式上戲弄我,再是在這裏毀我名聲,恐怕,是你查到我和葉家有這層關係,對我心懷恨意吧。」

衛秋根的一番話直接說得在場的不少人連連點頭。

「對啊,堂堂衛宗師,要對付楚塵,還用得着兜兜圈圈?」

「楚塵這個心機婊!」

「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楚塵滾出拳界,什麼史上最年輕的宗師,按我說就是史上最卑鄙無恥的宗師!」

最後的這一道聲音很響亮。

楚塵順着聲音看過去。

「原來是東榮少爺。」

楚塵嘴角輕揚。

還有好幾個老熟人,看來都得到了消息,等著來看他的笑話。

宋顏氣得身子輕顫著,「怎麼會有這麼卑鄙的人。」

蕭朗眉宇一掀,「我選擇相信楚塵。」

在蕭朗心裏,愛彈鋼琴的男孩都不會差。

能夠彈奏出那麼美妙的《夢中的婚禮》鋼琴曲的男孩,怎麼可能是衛秋根口中說的那般卑鄙無恥?

「這裏不需要你做出選擇。」蕭長河心中已有定論,怒斥蕭朗一聲之後,盯着楚塵,「自己跪下吧。」

「你們這是恃強凌弱,仗勢欺人。」蕭朗大步走上前去,站在了楚塵的面前,毫不示弱,「今晚楚塵來看我的演奏會,是我的粉絲,我絕對不能讓他剛走出歌劇院就被你們欺負。」

夏北詫異地看着蕭朗,隨即激動。

想不到,這個蕭朗小姐,還是個寵粉狂魔。

他也是蕭朗小姐的粉絲啊!

見此一幕,蕭莉無力地撫額,「完了。」

爺孫兩人的僵硬關係,恐怕更加難以緩和了。

可面對這一切,蕭莉也沒辦法。

一邊是從來說一不二的父親,一邊是脾氣硬起來誰也攔不住的侄女。

兩人對峙。

蕭天河怒極反笑,「你要老夫親自動手嗎?」

蕭朗的身軀挺直,眸子明亮,揚聲開口,「那你就動手啊,讓全城的人都看看,蕭老宗師是怎麼動手教訓他的親孫女的。」 艾德森後來又告訴安浩軒,這個地方的國王。要是知道管理所進入了新人絕對會來看看。

安浩軒把食指和拇指分開,以此托住下巴,「國王?國王是誰?」

一提到這,艾德森忽然就抓住了他房間里的欄杆,一臉驚恐的看著安皓軒。

「國王……他是一位非常強大的人。在這一座島上面,從來沒有人可以戰勝他。試圖挑戰他權威的人,最後都死得很慘。」

安浩軒深吸一口氣又接著問:「太抽象了,舉一個例子吧。」

安浩軒這一路上也是遇到過不少的強者。想當初印天那樣的瘋狂而且強大的人照樣也被他打敗了。

從心理層次來講,安浩軒並不會對所謂的強者抱有恐懼。

於是他滿臉大寫著淡定,等待著眼前艾德森的回答。

「曾經在這個地下管理所裡面,有一群人聯合起來。他們一直想要幹掉從走廊經過的國王,要知道在這個地方,那一群人算是很厲害的了。誰想到不出幾秒鐘全部陣亡了。」

艾德森又提到,國王剛剛上位的時候,依然有很多人不服試圖挑戰他,直到國王一個接一個的打敗了挑戰者,才鞏固了自己的地位。

這樣國王才被稱為,即使是全島的人聯合起來也無法戰勝的強者。

「強者?我們一些人戰勝了的強者可不算是小數目了吧。你說對吧,達里奧。」

「至少在目前來看,還算是取得了小小的成就。安浩軒你確實讓我刮目相看。」

艾德森突然變得目光獃滯,他抱著腦袋反覆重複著一句話,「不可能這樣的,你們戰勝不了他的,絕對戰勝不了。」

他復讀著這一句話,一直重複了好幾遍。

達里奧聽不下去了,他猛的一拳打到欄杆上面。此後欄杆甩出沉悶的響聲,獨自顫抖著。

「哎,振作起來啊。我不知道你以前是經歷了什麼事情,但就這麼頹廢下去可不好。」

艾德森抱著頭緩緩將其抬起來。他注視著達里奧有點微笑的面容。

僅僅是這樣,艾德森卻沒有說過任何話。

安浩軒站在一旁,用手撐著腰。他覺得就算他一個人打不過,要是聯合諾薇爾這樣的人總該還是有勝算的。

艾德森聽見這個名字以後便發問了,他非常好奇,諾薇爾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

與此同時打你哦,透過他那邊的欄杆,看向艾德森,向他解釋著諾薇爾這個人。

達里奧告訴他,諾薇爾是一個。可以獨自駕馭閃電,瞬間消滅一個幾百米高的怪物的人。

這樣一來,諾薇爾的具體強度就有了一個概念,也便於艾德森理解諾薇爾的實力。

「她的職業是什麼?」

「諾薇爾啊,她是一個法師。」

聽完這句話之後,艾德森掏了掏耳朵,滿臉的不屑。他將小拇指挪到自己的面前,一口氣吹過去。

「噗。」

一瞬間,艾德森的臉上裂開了極為誇張的笑容。他捧著肚子仰天大笑,身體一會兒彎著一會兒挺直。

「呵呵呵,法師。」

按照安皓軒的理解來講,法師算是在這個異世界中僅次於築夢師的存在了吧。畢竟當初的十二位築夢師也是由法師過渡而來的。

而艾德森卻突然否認了諾薇爾的實力,這讓安皓軒感到非常的疑惑。

「你們難道沒有察覺到手上的金屬手銬嗎?你們難道以為那只是普普通通的手銬嗎?大錯特錯,那是專門用來限制法力的東西。你們戴上去過後,法力就會逐漸的衰弱,並不是說法律就不會存在,而是根本無法使用。」

艾德森的身體都在一上一下的顫抖,說完這麼一句話過後,他才慢慢的冷靜了下來。

安浩軒和達里奧互相對視了一眼,在艾德森的眼中是顯得如此的意味深長。

擁有法力的人會感受到法力似乎在體內流淌,而抑制手銬的效果就相當於將這些流淌中的法力給冰凍住。

若是如此,那個人就無法使用法力。除非手銬已經不在他的手上面。

達里奧伸出胳膊,一下子摟住了安浩軒的脖子。

「來,跟我過來,我們來商量一下。」

這是安浩軒第一次直接感受到達里奧身體的強壯,達里奧摟住他的時候,達里奧的肌肉都把他的臉給夾住了。

這樣的狀態下,安浩軒差點說不出話來。

片刻過後,達里奧把安浩軒帶到了他們房間角落的那一張床旁邊去。達里奧按著安浩軒的肩膀,讓他和自己一起坐在了床上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