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易似乎完全沒有感覺到這些異常,或者說,他的臉上,神情如常,似乎所有的這些,都是在他的異衙之中的,只是慢慢的以一種不緊不慢的節奏,緩步的在鬧市中前行著。

這是很早之前,在蕭易進入凝練期的時候,便發現的一種特質,那便是隨著他的境界的提高,他的氣質,和天地自然似乎越發的相融相洽。

這是一種很雞肋的好處,對於很多的凝練期的高手來說,簡直就恨不得別人都知道他是凝練期的,而且一般情況下,也用不上隱藏蹤跡,所以,很多人雖然感覺到了這種好處,但一般誰也不會刻意去研究。

但是蕭易卻是在發現這個好處的第一刻,便對這一點產生了一種莫大的興趣,只是之前的時候,一直都研究,都沒有什麼進展,直到北晨風交給他的那一套秘術之後,他在這些天鑽研那套秘術,受它的一些特殊的原理的啟發,對於隱匿氣息的方面,終於有了一些突破的進展。

這是蕭易第一次在突破之後施展出來。

「你聽說了嗎?今天早上,童心幼兒園,走失了三個小孩!」

「聽說了,就在中午的時候,好幾個老師看著,就這麼走失了,你覺不覺得,這事透著邪性……」。

「可不是嘛,據說現在孩子的家長已經鬧起來了,要是不把他們兒子找回來,他們就要砸了那家幼兒園,聽說市公堊安局的副局長都出動了,向他們表示了一定要會找出孩子來,但是他們還在鬧……」。

「辦……這也可以理解,現在計劃生育這麼嚴格,大家都只有一個小孩,送到你幼兒園請你看護,你卻給我弄丟了,換我我也聞啊,我可能直接拿刀劈了那些不負責任的王八蛋老師了……」。

忽然,一段小聲的熱議,從旁邊的路邊,傳進了他的耳朵。

聽著這一段熱議,蕭易的心神,驀的一震,臉色瞬間變了一下,手裡的拳頭,一下子握緊了起來。

一聽到這一段議論,他的心中,便已經立時斷定,這一定是那些王八蛋的傑作!

這幫王八蛋!

又禍害了三個小孩!

蕭易的眼神之中,露出了一絲憤怒的神色。

司徒的猜測果然中了,他們看起來果然是非常急的在『幹活』!

經過之前所作的功課,他已經知道,那個童心幼兒園,是位於市區的一家相當不錯的幼兒園,這樣的一家幼兒園,原本是不會成為他們的目標的,他們之前一直的習慣必作案地點,原本都是那些凌凌散散的,在公園啊,小區門口啊之類的,目標人群,也是那些相對粗心的家長的孩子。

可是現在,他們卻已經把手伸向了這些幼兒園,甚對不惜引發這樣大的社會轟動,由此可見,他們的內心之急!

他們這一次,把司徒打傷趕跑,目的極為可能就是為了可以更快更好的加大行動!

很快,蕭易的頭腦,便冷靜了下來,腦海里,開始對這一件事,進行分析了起來。

可惜,如果他們真的是這麼想,以為把司徒青鋒趕走了,他們就能夠肆無忌憚的行動的話,他們的算盤,就打錯了!

蕭易的嘴角,浮起了一絲冷笑,腳下移動,憑著腦海里的地圖,向著童心幼兒園的方向邁去。

這就是童心幼兒園了!

十分鐘之後,蕭易的身形出現在了童心幼兒園的門口。

這一所原本應該頗具規模的幼兒園,此刻的氛圍,卻是一片的愁雲慘淡,幼兒園裡面空蕩蕩的,也不知道是因為放學了,還是因為上午的事情。

幼兒園的門口,一片的狼籍,園門都被搞得有些變形了,門口站著一群憤怒的人。

其中幾個形容悲戚眼裡布滿血絲,一看就知道,已經傷及心經的人,應該便是那幾個失蹤的小孩的至親的親屬。

蕭易默默的打量了一眼門口的情景之後,猶豫了一下,終歸還是沒有上去和他們探問什麼,而是繼續邁起了腳步走向了幼兒園的後門,沿著幼兒園的圍牆,走了起來。

「咦?」

忽然,蕭易的腳步,驀的停了下來,目光緊緊的盯向了前面的一個角落。

這是一個並不顯眼的地方,這個地方,從地理位置上來說應該是屬於幼兒園的死角,這裡綠化栩當的好,不遠處就是一個小孩子的玩樂場。

而更關鍵的,是這個地方,距離攔著幼兒園的鐵柵欄很近,而且這個位置,恰恰處於一條僻靜的巷子中,人煙非常的稀少。

凝目注視著那一個角落約摸十分鐘時間,蕭易的眼角,露出了一絲冷笑,他的手,輕輕的上前,伸出去,摸了摸上面的那一片鐵柵欄,然的轉過頭,認真的打量了一番周圍的情形,腳步猛的轉了過去,快步的向著前力的一條巷子走去。

他已經幾乎完全確定,那三個孩童,就是這個位置走失的而且,出手的人,還並不是一個人而是最少有兩個其中一個應該是一個練過的,因為,他發現,那個鐵柵欄,有一道輕微的摺痕,如果不是細心觀察的話,他還真的不會注意到。

結合之前司徒青鋒和他講的情形,以及之前他在g市曾經親自逮到過的那一次的情形,他的腦海里,已經幾乎可以把當時的作案的情形,還原出來了。

這些王八蛋,還真的是夠囂張,夠大膽的!

蕭易的心中冷笑著,腳下越發的快了。

……、……、……

「師兄?」

「司徒隊長?」

「……」

g市,g省公堊安廳,臨時分配出來的販賣兒童團伙的專案組會議室內,伴著司徒青鋒的腳步的進入,會議室裡面,原本正在全神貫注的探討著什麼的人群,全都頓時一下抬起了頭來,向著會議室的問口望了過去,待到看清楚門口的是司徒青鋒之後,每個人的臉上的神色,頓時都不由得愣住了。

好一會,大家才會回過了神來,臉上帶著一忖不可思議的神色,紛紛驚呼了一聲。

僅僅一天不到的時間沒有見到,司徒青鋒的臉上的神色,竟然看起來神采奕奕,完全不像是一個受了傷的人!

這怎麼可能?每個人的心中,都不由得在心中吃驚的吶喊著,特別是曾小美,這個對於內傷有著比較深刻的理解,隱隱約約的感覺出之前司徒青鋒所受的傷是有多重的人。

更是完全不敢置信。

司徒青鋒看著眾人的臉上的神色,自然明白他們在震驚什麼,吃驚什麼,他的眼角,也不由得微微的浮現了一絲淡淡的得意和自豪的神色,這就是蕭易的醫術,他的老大的醫術,這個世界上,也只有他的老大,蕭易的醫術,才會這麼神奇,這麼的出眾!

但是他的嘴上,卻什麼也沒有說出來,更不可能和他們炫耀蕭易的醫術,因為,他知道蕭易的身份,是要保密的,要是泄露出去的話,可不是鬧著玩的!

他的臉上,只是微微一笑,「怎麼,我不可以進來?」

「過……當然不是了。」

雖然大家經過了上一次的事情,都感覺在心裡,對於司徒青鋒,親切了許多,不再像之前感覺那麼的冷冰冰,孤傲得像一塊冰,但是大家的心裡,對於司徒青鋒的畏懼,卻還是存在的,聽到他的話,頓時全都連連的擺了擺手。

「師兄,你的傷,好了?」 「基本上算是吧。

司徒青鋒微微一笑,昨天晚上回去之後,他便睡了一覺,這一覺醒來,他感覺整個精神狀態,比昨天蕭易剛剛給他施完針的時候,更加的好轉了,雖然他還是勞記蕭易的警告,並不敢去嘗試運功,但是他還是覺得,可能蕭易昨天說的話,有些言過其實了,或者是低估了他的恢復能力,可能最多兩三天的時間,就應該能完全徹底恢復了。

「師兄……你這……」

看著司徒青鋒的臉上的神情,聽著他的雲淡風輕的話語,那些警察們還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反正司徒青鋒本來那天展現出來的實力,便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在他們的眼裡看來,他們都是一些神奇的人,身上有一些神奇的事情,也是正常的。

但是曾小美卻徹底的震憾了,臉上帶著不可置信的神色的望著司徒青鋒。

「呵呵,昨天遇到了一個治傷的高手,幫我治了一下傷。」

司徒青鋒知道曾小美震驚的是什麼,但是限於蕭易的要求,他卻不能夠告訴曾小美這件事情,只能淡淡的笑了一下,隨即為了不想讓他繼續追問下去,直接轉過了話題道,「怎麼樣,今天有沒有什麼新情況?」

曾小美本來還想要問一下司徒青鋒,那個治傷的高手是誰的,在g市有這麼一個神奇的治傷高手,她也想要認識一下,但是一聽到司徒青鋒的問題,她的心神,一下子便把那些問題拋到了腦後,臉上的神色,有些凝重了起來,搖了搖頭道,「師兄,情況很不妙。」

說完,她又再一次的問了一遍司徒青鋒的道,「師兄,你的傷真的好了嗎?」

她的語氣中,透著一股焦灼,這是她最關心的問題,並不僅僅是因為和司徒青鋒的師兄妹關係,更因為司徒青鋒是身體要是恢復了,那麼,這個案子就能繼續的查下去了。

剛才他們已經開了半天的會了,但是對於眼前的境況一愁莫展,而且更讓她鬱悶和憤怒的是,就在這今天一天之中,下面的各個縣市之中,竟然合計報上了二十多起兒童失蹤案!

現在這件事情,還沒有任何人敢聲張出去,生怕引發整個省的人民的恐慌心理,整個事情,都在作低調處理。

這樣子耽擱下去,每多一天,便有可能造成更多的損失,讓更多的無辜兒童成為受害者!

「說一下情況。

司徒青鋒一聽他們的話,心情立時沉了下去,原本的傷勢飛快恢復的喜悅消失無蹤,沉重的點了點頭,沉聲問道。

「今天一天,從下面上報上來失蹤了近三十起兒童失蹤,有幾蹤的影響都非常的惡劣!」

曾小美的眼裡露出了一絲憤怒的神色,一雙纖白的小手,緊緊的握緊著拳頭。

旁邊的那些警察們臉上也露出了一絲沉重的神色,每一個人都情不自禁的握緊著拳頭,那些販賣兒童的犯罪份子,今天的這些行為,就像是一個碩大的巴掌,扇在他們的臉上一般,他們的內心中,充滿了對他們的猖獗的行為的憤怒,以及對自己的無能的悲憤和羞愧。

「啪!」

司徒青鋒的手掌,啪的一聲,拍在了桌面上。

他的眼神之中,露出了一絲無比憤怒的神色。

這些王八蛋,竟然真的這麼做了!

他們果然是為了把他趕離開,然後好趁機大肆作案的!

他的之前的對於那些人的下一步的可能行為的猜測,竟然完全的中了!

每一次的查案,無疑都是和犯罪份子鬥智斗勇的過程,每一次,當司徒青鋒成功的破解一次犯罪份子設置下的密碼,猜測到對方的意圖,或初衷,他都會感覺到一種難言的成就感,會感覺到一種莫名的喜悅,甚至,忍不住有開香檳慶祝的感覺,但是這一次,他卻第一次,對於自己的猜中一件事情,猜中犯罪份子的意圖,完全沒有任何的喜悅,而只對自己的猜中,感到完全的憤怒和痛苦。

所有人都被司徒青鋒的動作和臉上的神色嚇了一跳,每一個警察們,看著司徒青鋒的那沉得如同墨水一般,眼睛布滿了血絲的可怕的樣子,都不由得噤若寒蟬了起來。

「師兄,我們現在怎麼辦?」

曾小美雖然和司徒青鋒熟悉一些,但是此刻望著司徒青鋒的樣子,也是有些小心地道,甚至連自己的憤怒都忘了。

「先什麼都不要辦,等我的指令。」

聽到曾小美的聲音,司徒青鋒終於回過了神來,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態,深吸了一口氣,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把憤怒壓了下去,眼神中,閃爍了一下異樣的光芒。

他知道蕭易已經出發了,他相信蕭易親自出馬,應該是絕對不會任由他們這麼猖獗下去的!

儘管蕭易並不是一個查案高手,他從來都不知道蕭易會不會查案,但是他的內心之中,卻是對蕭易,有一種對於絕對的信任。

這種信任,是沒有任何理由的,可以說,是一種近乎盲目的崇拜,但是他卻沒有任何的懷疑和動搖!

這個年紀比他還要小的「老大」,給他製造成過太多的震憾和奇迹了,他相信,世界上的所有的一切奇迹,都是可能發生在他的身上的,就算有一天,別人說蕭易手能摘月,他相信,他也是會相信的。

「什麼都不要辦?」

曾小美疑惑的望了一眼司徒青鋒,隨即似乎想起了什麼,一臉緊張地望著司徒青鋒,驚呼了一聲,「師兄,你要幹什麼?你要一個人去查這件案子嗎?這太危險了!」

「我自有主張,你們不用多說了,記住,你們的手機,24小時保持開機,隨時準備接我的電話。」

司徒青鋒擺了擺手,臉上露出了一絲冷厲的神色。

「請司徒隊長放心!」

眾警察心神一震,同聲應了一聲,望向司徒青鋒的眼神中,更加多了一絲恭敬。

司徒青鋒滿意的點了點頭,目光望了一眼會議室的桌上,一張剛剛應該是剛剛列印出來的資料,目光瞥了一眼那資料上,那一個個可愛的兒童的畫像,雙上的拳頭微微握了一下,轉身快步的走向了會議室的門口。

「師兄,這……太危險了。」

曾小美看著司徒青鋒走出會議室的身影,猛然間回過了神來,連忙飛快的追了出去,追上司徒青鋒,著急地道,「師兄,讓我和你一起去吧,雖然我的功力沒有你高,但是關鍵時刻,好賴也能幫上一點忙。」

「我什麼時候說過,我要自己去了?」

望著曾小美的臉上的神色,司徒青鋒的心中,不由得微微生出了一絲感動,停下腳步,嘴角微微浮起了一絲微笑。

「你不是自己去?那你剛才的意思是……?」

這一下,輪到曾小美愣了一下,望著司徒青鋒的神情,見他似乎並不是開玩笑的樣子,不由得一下子迷糊了。

「呵呵,難道這個世界上,除了我,別人就不能查案了嗎?」

司徒青鋒嘴角微微的揚了揚,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微笑。

「師兄,你的意思是說……你從上面叫了朋友出手了?」

曾小美一下子明白了過來,臉上登時一下露出了一絲驚喜的神色,她知道司徒青鋒的身份,他如果發動了司徒家族出頭,來幫他查這個案子的話,那就太簡單了!

這個案子的破解之日,將即期可待!

「呵呵。」

司徒青鋒看著曾小美的臉上的神色,知道她想歪了,但是他也沒有說什麼,也不去辯解,只是臉上微微一笑,心中暗暗的好笑,她肯定不知道,這一次出手的那個人,她嘴裡所謂的上面的朋友,其實也是她認識的蕭易!

不知道老大有沒有查到那些王八蛋了?

司徒青鋒目光,望著天際的一縷燈光,微微露出了一絲期待的神色,之前的憤怒,微微的平靜了一些。

……………………………………………………

「果然離開了這裡!」

m市的郊區的一棟看起來平凡無奇的平民房內,蕭易的身形站在寬敞開的大廳之中,打量著這個凌亂的屋子,嘴角浮起了一絲冷笑。

這是一處按之前司徒青鋒提供的線索,查出來的,極為可能是他們的一處窩點的地方。

但是眼前的情景,他們卻是明顯的已經搬了,整棟屋子,都在顯示出倉促的搬走的痕迹。

看著空空如也的屋子,蕭易的臉上,卻沒有絲毫的氣餒,也沒有任何的失望,這樣的結果,本來就是在他的意料之中的,他們本來就不可能是這麼蠢的蠢蛋,明知道有人可能查到了,還會等著別人來收拾。

相反的,對方是一頭狡詐之極的老狐狸,且還是敏銳警覺之極的那種。

「可惜,你們遇到了我,就算是天涯海角,也不可能逃脫出去!」

蕭易的身形,慢慢的在一個一個的凌亂的房間里移動著,腳步繞開一件又一件的亂七八糟的扔在地上的物品,一雙修長潔白的手掌,不時的輕輕的握摸著房屋裡的那些桌子,椅子,牆壁,窗檯……他的目光,彷彿能透出實質的光芒一般,不斷的掃視著房間里的一切東西。 當蕭易的腳步,從最後一個房間出來的時候,他的嘴角浮起了一絲冷笑,他的身形,猛的從地上彈跳而起,彷彿突然化身為了一隻大鵬鳥一般,劃破了夜空,似乎要直奔宇宙的夜幕深處一般!

而就在他的身形,從地上一躍而起,一飛衝天的一刻,房子的不遠處,一個看起來長相平實,身上穿著極為樸素的衣服,乍一看之下,完全就是一個土裡土氣的附近的平民,甚於他的肩膀上,還扛著一把鋤頭,身上衣服上還沾著幾處淡淡的泥跡的中年男子,一雙眼睛,一下子瞪得大大的起來。一隻原本抓著手機的手,一下子捂到了嘴巴上,連手機掉到地上,摔成兩塊,發出清脆的啪的一聲,他都完全沒有察覺!

天吶,我看到了什麼呀!

飛人……不錯,就是飛人,他真的在飛……

飛……

就在他的腦海里,無比震憾著這不可思議的一幕的一刻,他的瞳孔,忽然一下急劇的收縮了起來,他的眼前,那一道原本距離非常遙遠,不真實的影子,忽驟然一下放大了,越來越清晰……僅僅一瞬間,便出現在了他的眼前,讓他完全看不清了,緊接著,他便感覺身體好像完全不能動了。

他的眼裡,臉上,剛剛的那種極度的震憾和震驚,一瞬間,便被無邊的害怕和無盡的恐懼所佔據了……

眼前這個年輕人,這走在街上見到,他絕對不會認為他有什麼特別的年輕人,看起來有些瘦瘦削削的年輕人,他竟然會飛……是的……是真的會飛……

剛剛明明看著他還在很遙遠的地方,在最少一百米遠以上的距離的,可是下一秒之間,他的身形,便已經出現在了他的面前,而他的身形剛一出現,他的身體,便像是中了魔法一般的,突然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了,除了腦海里的思維,甚至連眨眼,都似乎一瞬之間停止了……

………………………………

m市下屬七縣一區,其中,距離m市市中心最近的一個區,無疑就是m縣,m縣的新城,是完全和市中心的交接的,甚至可以說,m市一半的城區,便是m縣的。4∴8065

隸屬於m縣的新縣城邊緣的南風小鎮,是一個並不算特別發達,平時很少會有人注意到的小鎮,這個小鎮,除了前方的一些地方毗鄰了縣城之外,大部分的地方,都在一片連綿不絕的山脈之中。

在小鎮的邊緣,一棟位於極為偏僻的深山之中的一棟舊房子之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