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謹言冷聲道:「都什麼時候了,還不去睡覺,明天再打。」

奶糰子委屈巴巴的,「爸爸,你欺負人!」

蕭謹言裝作沒有聽到,俊臉出現在華曉萌的視線中,道:「等這邊的事情結束,我就去找你。」

。 陸成可不知道方瀚等人還在背後討論着他的事情,他直接回了家裏,與方泥馨互道一聲晚安后,陸成就陷入到沉沉地睡眠中去了。

翌日大早,方泥馨就起來了,頂着惺忪的睡眼,去到了醫務科。她如今已經是湘雅二醫院的正式員工,早就超過了進修的時間規劃,所以是需要在醫務科進行銷假這操作的。

陸成還沒有工作的身份,連學都沒開,自然就沒人會來催他了。

方泥馨銷假后,再回到李東山這邊時,李東山也是毫不客氣地給她增加了一個老總的任務,之前的鄒謙是總住院,一直從總住院干成了老主治,現在方泥馨進修歸來,終於把他的擔子給卸下來了。

雖然方泥馨的總住院生涯並不是當天上任,就直接讓方泥馨交接工作,至少讓鄒謙有了個盼頭。

五年的老總生活,那裏面的辛酸五味,是真沒人能理解的。

方泥馨一聽到李東山的吩咐,當時內心也是狠狠地顫了一下,秀眉微微皺開,似乎想像得到地獄般的生活正在朝自己滾滾而來,而且至少一年時間裏,什麼逛街,什麼懶覺,都可以通通去見鬼了。

這時候李東山帶領的急診外科,已經從急診科單獨再分離出來成了急診創傷臨床中心,不再是那個單純的急診外科大雜燴了,於友林則還是負責除了創傷之外的其餘急診外科的急診任務。

鄒謙還是被分到了李東山這邊,於友林則是醫院抽調了幾個人手,去了急診外科跟着他。

急診外科方向,就此被分為了兩個不同的方向,但是每一個方向的適用度,卻又比之前的單獨科室大了許多!

下了交班后,李東山就繼續帶人查房,然後對方泥馨說:「小馨,你昨天剛回來,今天才銷假,還是先回去好好休息一段時間吧。醫院裏給你安排的總住院輪轉,是從九月一號開始的。」

「這是每個醫生都要走的路。」

接着李東山又看到方泥馨眉頭緊皺着,李東山又壓低了聲音說:「小陸被安排成了綜合骨科的老總!有他在,你可以安心在家裏值夜班了。」

方泥馨當時抬頭,看向李東山,滿是驚訝:「啊?李老師?小陸他。」

「越級升職稱啊,小陸及在院內工作的家屬,也就是你和她的總住院生涯都只有半年,這是寫在招他的合同裏面的啊。哦,我忘記了,小陸他自己都還沒來得及看合同。」李東山一邊說,一邊捂住了額頭,

然後又道:「你趕緊把小陸喊起來,天大的事情先去了人事科再講,免得他們天天來煩我。」

然後似乎想起了什麼似的,滿臉的苦澀。

方泥馨卻沒回答李東山這話,而是頗為有些扭捏地說:「李老師,我和小陸暫時還不是你們想像的那種關係。」

李東山摸了摸頭,說:「這不重要,趕緊去,免得等會兒又有人來打電話催我。」

方泥馨這才給陸成打電話,打電話過去的時候,陸成已經起床了,正好兩個人還就在科教樓後面的一個非常秘密的一處小餐館里,一起吃了個早中飯,然後才再次走到了人事科。

陸成敲響了門后,說明了自己的身份和來意,就說是李東山老師喊他過來的。

然後人事科大部分聽到這話的人就暫時停下了手裏整理材料的工作,最接近陸成的一個人馬上說:「您就是陸醫生吧,您可算是回來了,我們科長交待了,您到了這裏后啊,直接帶您去他那裏。」

說完,又把方泥馨和陸成帶到了另外一個方向。

方泥馨癟了癟嘴說:「小陸,你現在的面子好大啊,是科長和你談的,我當時入職的時候找副科長簽個字,都等了四個多小時呢。」

「人事科的人都好難等的。」方泥馨入職的時間就在去年,距離現在並不是很久,所以方泥馨記憶尤新著。

聽到方泥馨的吐槽,那個帶陸成與她的人還真記得方泥馨,就趕緊解釋說:「方醫生,您那次來簽字的時候,邢科長正好去被副院長找去開會了,都有會議記錄可以查的,您也多擔待一下啊。」

「只有為我們醫院,多招來和你們一樣的人才,你們才會覺得工作的氛圍和環境變得更加好啊。」

方泥馨也沒想過這些人會記得自己和記得那件事,不過她還是小瞧了陸成的吸引力,陸成在魔都的兩個月,這裏的幾乎每個人都把陸成的履歷都背熟悉了,為了避免人才流失,人事科的眾人還專門開了好幾個會議,想盡了一切可行有效的辦法。

最終都沒找到,覺得好像自己所在的平台,除了單純地等待,給不了其他平台能夠給的條件出去了。

但是,索性陸成最終還是選擇了留下來。校領導和院領導以及人事科的人,早就去了湘省的人才管理部門為陸成申請了諸多的許可權,一切待遇都從優。

陸成和方泥馨來到科長辦公室的時候,一位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邢科長一站而起說:「陸醫生,您可算是回來了,我可為了你,至少少睡了半個月的覺,日思夜想,總算可把你盼回來咯。」

「今天啊,我們的朱科長不在,是因為他又去了人才管理部門,去給您申請一定的便利去了。爭取啊,能夠為你再爭取多一些住房補貼,最好就是還能夠爭取一套不限購的購房名額。」

邢科長一邊給陸成和方泥馨奉茶,一邊笑嘻嘻地捧著笑臉。

陸成是沒有過類似的談判經驗的,方泥馨倒是眼睛一亮地說:「邢科長,我聽說市裏面早就開始限購了,還有這種不限購的購房名額?」

刑都便彎了彎嘴角說:「這個,這個這個,還是有一定少量的名額的,方醫生你有需要嗎?有需要的話,我去問問朱科長看看能不能給你弄一個來!」

「不過我覺得方醫生你用到的可能性不會很大啊。」

刑都早就考察過方泥馨和陸成之間的關係,有想過要不要以方泥馨作為拉攏陸成的出發點和着力點,可這個想法才冒出來,就被院領導一口拒絕了。

當時院領導說的是,你要想被打的話,你就去這麼做吧,這刑都才知道,方泥馨有一個退役了的,而且退役前軍銜級別還不低的哥哥,現在就在沙市創業。

所以方泥馨這條線,不到萬不得已,那還不能走。

方泥馨點了點頭,其實聽懂了刑都的意思,但撇了撇嘴說:「那也是,我沒那麼多錢吶。」

刑都當然不會去和方泥馨爭嘴皮子,趕緊道:「陸醫生啊,我給您看一下這份備用的合同啊,您主要是看這個福利和待遇部分。」

「這些都是我們用心去收錄和了解了其他與我們湘雅二醫院相同平台或更高等平台在為了拉攏你的時候,所開出來的一些具體條款了。」

「其中幾個像類似於地域性限制性戶口啊,地域限制性的住房啊,我們醫院沒辦法去落實外。就只有這個院士研究團隊實驗室,我們醫院實在搞不出來外,其他的也都差不多了。」

「這個,那個,我們湘大目前三個醫院,都沒有院士團隊,甚至目前都還沒有一個醫學領域內的院士團隊,這是我們目前正在爭取的,我們的精衛科、皮膚科、呼吸內科,包括我們骨科的教授們,其實都有一定幾率能夠被評為院士的嘛。」

刑都臉不紅氣不喘地給陸成畫着大餅。

陸成仔細地一一瀏覽下來,並不是像刑都所說的那樣關注點在福利,而是在於是否存在那種出現在裏面的霸王條款和給他下套子。

不過最終倒是陸成多慮了,陸成本身就是湘雅二醫院出身的研究生,誰去沒事想着坑他做什麼?

完全就是標準的事業單位人才引進協議及補充協議!

醫學屬於差額事業編製,第一年月薪2100±,五險一金等等自然不必考慮,每個月獎金,靠科室里的績效工資分配。

這些都與方泥馨她們差不多,但是在第二條上,寫得非常清楚的是,除了每年不低於十萬元的住房補貼,一次性予以300w的安家費。

方泥馨看到這一條時,當時就小聲說:「你怎麼這麼多,是我四倍。」

當時方泥馨的安家費是70w,已經算是非常高的那種了。

陸成說:「我也不知道啊,我也是第一次看這種合同,只要不吃虧就好了。」

「還有這一條是什麼意思啊?」陸成指著其中一條條款。

一定的安排子女入學的優先權。

方泥馨翻了翻白眼說:「沙市初高中四大名校,隨便你選,這一條肯定不會是醫院給的,醫院做不了這個保證。」

「小陸,你才來沙市到現在為止也才四個月啊,怎麼會給你這麼多東西,我覺得這世道好不公平。」

方泥馨本來還有點好奇陸成的簽約條款到底會不會與自己一樣,畢竟自己發的文章多,陸成現在都還沒文章發出去的。

可,方泥馨覺得,看到了陸成的這合同后,她覺得自己當年簽下的合同,那就不是合同,那叫賣身契。

為什麼呢?

因為在條款的最後方,還多了一句,當前本協議內所有條款均非最終既定條款,可甲乙丙三方友好協商。

甲方,湘雅二醫院。

乙方就是陸成。

丙方代表着的是湘省的人才管理中心。

三方友好協商解決,那就不是在說錢可以多點么……

陸成最終,讓方泥馨幫着一起確定了裏面沒有特別的坑后,便簽下來這份賣身契。

走出行政大樓的時候,陸成忽然偏頭說:「方師姐,現在的我,應該從某種角度算是你同事了吧?」

方泥馨就覺得陸成現在的神色很傻,說:「什麼叫某種角度算,你就已經是了。」

但方泥馨馬上就又問出了內心的不解:「你為什麼要主動把安家費,下降到一百萬啊?我覺得你可以至少拿到五百萬的。你還嫌棄自己的錢多嗎?」

陸成接着在方泥馨的耳旁低語說了幾句后,方泥馨當時呆若木雞,在那裏茫然地往四處轉了轉頭。

「真的假的?這麼多?」

陸成點了點頭,說:「當然是真的,我還能騙你不成,若是等到那個血管外科的器械產業化后,能夠得到的收益和分紅將會更多,雖然這個時間會更加漫長。」

「還是魔都的林教授、尹教授及王教授他們夠大方,一下子就可以解開我的燃眉之急。」

「有了這筆錢,正好目前醫院給我的購房名額就正好能用上了。」陸成嘿嘿著偷笑着。

「你買這麼多房子幹嘛啊?」方泥馨不解問。

「兩套房,正好給我爸媽他們也一起買一套啊!」陸成非常自然地說。

好吧!

方泥馨無言以對,一套房的房貸,就夠她還蠻久的了,陸成這現在屬於狗大戶,所以她不想和陸成去比,而且好像也比不過,從之前陸成和單位簽訂的合同條約上看,陸成的年薪至少比她要高上至少整整一倍!

陸成還是個剛畢業的人啊,這還有天理可講嗎?

「算了算了,懶得和你比。」

「對了,小陸,那你知道你後面到底是怎麼安排的么?我聽說閔宏老師要把你安排成老總來着的,那你的畢業這些,到底該怎麼搞啊?當老總了還寫文章?」方泥馨略有不解地問。

當老總整個人都快累成狗了,怎麼可能還有那麼多精力去寫達到畢業要求的文章及答辯的文章?

陸成就說:「這個我老師之前和我提起過,應該是後面再答辯,先工作再說,低調一點。不然的話,人家剛辦入學典禮,我這邊把畢業答辯等流程都走完了,有點兒太不厚道。」

「反正自己不跟着研究生的團隊走,找一個時間神不知鬼不覺地去完成答辯等事宜,可以把負面影響降到最低。」

「不過就是,我有可能會作為碩士研究生的代表去在新生大會上講話,我現在還沒想好要怎麼拒絕。」

方泥馨也覺得林輝的這個安排可以,陸成的風頭已經出的夠夠的了,再多出風頭,沒有任何的好處。

找一個最合適的點,自然是最好不過的。

接着方泥馨說:「你真不想上去作為代表講話?」

陸成搖了搖頭。

方泥馨也能理解,所以給建議道:「……」

7017k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神級兵王最新章節、神級兵王三藏大師、神級兵王全文閱讀、神級兵王txt下載、神級兵王免費閱讀、神級兵王三藏大師

三藏大師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神級保安、漢逆之呂布新傳、神級兵王、武道醫婿、絕世戰兵、兄弟你妹妹我惹不起、

。 「總裁,這是李安安養父母一家所有資料,根據資料顯示!李安安五年前離開了李家,一直和李家沒聯繫!」

李程把資料放在褚逸辰辦公室。

褚逸辰問「五年前她為什麼離開李家。」

「不知道,李家對外宣稱她失蹤了!」

「我知道了!」

褚逸辰拿起資料,上面有李安安從小到大的資料,他拿起一張小學照片,馬尾,白凈的臉,很乖乖的樣子。

初中長胖了點,臉上肉嘟嘟的,短髮。

高中苗條回來了,和現在的樣子差不多,很青澀,但也乖巧得不行!

大學,頭髮變長,五官更加明亮,文靜。

他哼笑。

不是臉沒變,他都懷疑換了一個人了,現在謊話連篇!

龍庭從外面闖進來。

「下周你也要隨著游輪出海?」

龍庭跑得氣喘吁吁的,又要把公司丟給他!

褚逸辰往座椅上一靠,雙手交握「是,你忘了下周什麼日子了!」

「你生日?沒搞錯,你平時不是最煩過生日了嗎?這次你想幹嘛,弄個大陣仗,顯示你很有錢,有魅力?把全市所有的名媛都邀請過來?」

龍庭覺得他吃錯藥了。

「你是受不了孩子的母親是個四十多歲的清潔工?但那不是你的錯,你要冷靜!別步入花花公子的污名當中去!」

褚逸辰不為所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