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閻雲還能說什麼,雖然極度得不願意,可是也知道她不是那種在幕後讓自己護著的人!

有些時候恨死了她這樣的堅強,讓自己缺少了許多表現的時候!

可是更多的時候又愛死了她這樣的堅強,如果不是這樣,他又怎麼會發現這個跟別人不一樣的小女人而深深的為她著迷呢!

「多帶點人!」既然阻止不了,那就只能妥協了!不過約法三章還是要有的!

兩人就這樣親密的抱在一起慢悠悠的往外面的停車場走去!然後在司機的陪同下朝著別墅的方向而去!

那些躲在角落裡面想要拿第一手資料的人看著手上各種秀恩愛的照片,在猶豫要不要發出去!

這樣,之前那些質疑他品行不端說他兩面三刀的帖子好像就有些沒意義了!有一種實力的打臉的感覺!

偏偏他們還在猶豫的時候,有一個蕭閻雲的實力愛豆已經將這恩愛的一幕給拍照下來,還發到了自己愛豆的微博評論下來!

雖然很心疼很不舍,不過更多的卻是高興,云云他終於不是孤家寡人,終於有一個人可以代雲粉們好好的照顧你了!云云要幸福哦!我們支持你!

一條留言配上圖片出來的時候,不到五分鐘的時間,蕭閻雲的微博就因為各種支持的聲音被迫停止營業!進入維護狀態!

夏熏溪忍不住戳了戳身邊的蕭閻雲調侃到:「想不到啊!人氣挺高的啊!就一條留言就可以讓微博癱瘓了!你這是在給工作人員增加難度呢!」

「怎麼不說你更加有魅力!他們可是看到我們兩個在一起,才如此激動興奮,有了現在的反應!」

「切!人家還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不然連我是誰都不知道呢!」

夏熏溪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看著蕭閻雲細心的為自己的手臂抹葯的時候,忍不住提醒到:「其實不用這麼小心翼翼的,我受的住!」

然後就是蕭閻雲不滿的瞪了她一眼,輕聲的說到:「那你是要心疼死我是吧!」

於是回程的路上,夏熏溪就開啟了傻笑模式!總是忍不住的突然一下子笑出聲來!看的蕭閻雲很是無語!

眼見著就要到家的時候,夏熏溪手腳麻利的將蕭閻雲身上的西裝脫下來穿在自己的身上,遮住了那有些駭人的傷痕才鬆了一口氣!

就在暗暗慶幸的時候,蕭閻雲冷不丁的冒了一句:「沒用!」 卻說梁景銳母子,上了車后就一直沉默,兩人也不知道都在想什麼?

梁母仔細的回想著剛才碰到的那個老人,不知道為什麼,她總有種熟悉的感覺,雖然也不認識那個人,但是就是覺得熟悉!

就像,就像是墓碑上自己公公的樣子?

梁母突然睜大了眼睛,一把抓住了梁景銳的胳膊,驚恐道:「是他,他回來了,他果然回來了!」

梁景銳驚嚇之餘差點將車開到對面車道里去,他只好將車停下,然後疑惑道:「媽,是誰回來了?」

「梁賢,剛才那個老人就是他,他簡直和去世前的老太爺一摸一樣,就是他一直側著臉,我才一下子沒有認出來!」

「什麼?媽,你確定?」梁景銳焦急道。

「是的,不會錯的!」梁母肯定道。

梁景銳聞言,迅速發動汽車,邊開車邊道:「媽,我現在就送你回家,待會我和小語要出去一趟,你和孩子們最近這段時間一定要小心,盡量不要出去,如果非要出去,就讓零一零二跟著,還有,孩子們上學的時候,也要讓他們貼身保護,我會另外在派一些人來的!」

梁母臉色蒼白的點了點頭:「知道了,景銳,你們也要小心!」

「放心吧,媽,我們知道!」

迅速回到家,梁景銳將母親送進房間,然後叫來了零一和零二,仔細叮囑了一番,喬語在房間里聽到動靜,帶著孩子們出來,奇怪道:「景銳,你們回來了?」

梁景銳吩咐完,轉頭對喬語道:「小語,待會你和我馬上去FC!」

喬語見他語氣焦急,也不問原由,立即道:「好,我知道了!」

兩個孩子懂事的看著爸爸媽媽,知道他們一定是有事要做,於是乖巧的道:「爸爸媽媽,你們放心去吧,家裡有我們呢,我們會照顧好奶奶的!」

梁景銳欣慰的摸了摸兩個孩子的頭,鄭重道:「好孩子,那家裡就交給你們了,一定要看好家,知道嗎?」

「知道了,爸爸!」

梁景銳點點頭,就匆匆的帶著喬語離開了!

在車上,梁景銳將母親說的都告訴了喬語,喬語不由得擔心道:「那顧棣有沒有危險?」

「這也正是我擔心的,按照媽說的,這個梁賢為人陰險狡詐,如果顧棣態度太強硬的話會對他不利的!」

「那我們趕緊去通知約翰和顧棣!」喬語催促道。

梁景銳不再說話,而是將車開得飛快!

兩人很快到了FC,直接進去找約翰,現在FC對兩人是完全開放的!

約翰正在觀察跟蹤器,看到兩人來了,驚訝道:「你們這麼快就來了,我還以為你們要在家待幾天呢!」

「沒時間了,梁賢來了,而且據我母親說,這個陰險至極,我們一定要小心,能不能想辦法通知顧棣?」

約翰的神色也嚴肅了起來,他搖搖頭,道:「這個聯絡器只能顧棣聯繫我們,我們沒辦法聯繫他,只能給他發消息!」

「為什麼會這樣,我記得組織里的聯絡器不是這樣的啊?」喬語驚訝道。

「這個是顧棣改裝的,他說這樣雖然不能及時地通知消息,但是卻可以保證在全球範圍內地任何一個地方都可以接收到信號,這是他為自己的探險隊設計的,就怕有人出意外,那找到人才是最重要的!」約翰無奈的道。

好吧,這樣也是有好處的,喬語只好對約翰道:「那你先發個信息提醒他,如果他方便的話,會回過來的!」

約翰點點頭,立即去電腦前一頓操作!

此時,顧棣還在和王五聊著天,兩人都想知道更多關於對方的信息,所以倒是談的賓主盡歡!

顧棣看了看錶,抬頭笑道:「沒想到和王先生談的這麼開心,時間竟然過去這麼久了,今天天色也晚了,不知道這個梁先生還來嗎? 豪門重生之甜寵嬌妻 不來的話我就先去休息了!」

王五神色間閃過一絲焦急,他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天已經完全黑了!

他只好道:「那顧先生就先去休息吧,今天看來是不行了!」

顧棣點點頭,起身就離開了房間!

回到自己的房間,顧棣立即進了洗手間,打開聯絡器,就看到了約翰發的消息!

顧棣看完,立即接通了聯絡器!

「約翰?」

「顧棣,你沒事吧?」約翰立即擔憂道。

「沒事,我還沒有見到這個梁賢,看來今天已經見不到了!」顧棣沉吟道,「還有,王五好像很高興梁賢來,但是那種高興已經超出了自己主子要來的樣子,我看他對梁賢也不是多尊敬,那他為什麼很高興梁賢能來?」

約翰三人陷入了沉思,可是現在大部分情況都不知道,三人也是沒有結論,梁景銳對顧棣道:「顧棣,一定要保證自身的安全,梁賢這個人不好對付,你一定要小心,必要時候你可以酌情處理,只要保護好自己的安全,其他的條件都可以答應!」

顧棣知道梁景銳的意思,必要時候,就算梁賢要「愛語」的資料,只要能保命,都可以答應他的要求!

顧棣心裡一暖,爽朗一笑,道:「放心吧,不會有事的,好了,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掛了!」

說完,就掛了電話,直留下在這邊擔心的三人!

喬語轉頭看著梁景銳,道:「景銳,有什麼辦法可以查查這個梁賢在M國到底是幹什麼的?既然王五那麼忌憚他,我想他的勢力應該也很大!」

約翰拍了拍頭,道:「對呀,我可以讓蒂娜去查,她現在還在M國!」說完,也不管喬語兩人的反應,就直接轉身去聯繫蒂娜了!

而梁景銳眉頭緊鎖,一直在思考著什麼?

「景銳,你在想什麼?」喬語奇怪道。

梁景銳抬頭,正要說什麼,正好約翰回來了,梁景銳道:「正好,我們來商量一下,要怎麼對付這個梁賢!」

約翰奇怪道:「難道你不會心軟嗎?你們華國不是最講究人倫之道嗎?你對付的是自己的小叔叔!」

梁景銳笑道:「不說我和他不認識,沒有感情,就說他對我母親做的,對梁家做的,我都不會對他心軟的!」

約翰這才放心的點點頭,道:「那就好,那你有什麼好主意嗎?」

梁景銳想了想,道:「梁賢這個人,我發現他最喜歡的就是奪取你最在意的東西,比如當年梁家對於我父親,孩子對於我母親,他都要爭奪,所以我們現在要護好自己最重要的東西!」

約翰皺皺眉,道:「最重要的東西?FC?金子?這麼多,我們怎麼保護?」

「對,我還有梁氏,梁家,還有葉肅勛,我們在乎的太多了,所以,我建議,我們要主動出擊!」梁景銳堅定道。

錘子大魔王 「怎麼個主動出擊法?」約翰疑惑道。

梁景銳敲著手指頭,道:「我們現在擁有的信息太少了,所以資料對我們異常重要,約翰,讓蒂娜迅速查清梁賢的一切,包括他最重視的東西或人,同時,通知顧棣,盡量多從王五嘴裡套一些關於梁賢的事,我想王五一定會配合我們的!」

約翰點點頭,道:「好,我立即去辦,但是我有個疑問,這個王五到底是什麼意思?態度好像很曖昧啊!」

梁景銳點點頭:「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不過我現在有一個想法,是根據現有的情況分析出來的!」

「什麼想法?」喬語疑惑道。

「我懷疑~王五是想幹掉梁賢!」梁景銳緩緩道。

「什麼?」

「為什麼?」

約翰和喬語齊聲道。

梁景銳起身,在地上走來走去,他將自己的分析說給了倆人:「據顧棣說,王五很忌憚這個梁賢,那可以理解,但是,王五為什麼對梁賢能來華國很高興呢?還有,別忘了,梁賢來華國的原因!」

約翰和喬語靜靜的聽著。

「如果我是王五,我接受梁賢的命令,來華國專門報復梁家,差點成功,但是最終失敗了,此時顧棣剛好出現了,他就成了梁賢來華國的誘因,我甚至懷疑,王五所做的一切就是為了能讓梁賢來華國,包括他最後敗給了我們這一結果!」

喬語兩人越聽越吃驚,約翰直接道:「你說王五是故意敗給我們的,然後造成現在這樣的局面?」

「對!你們想想,我們當時在顧氏公司將王五堵住,是不是有點太容易了,而最後他逃脫,又是不是容易了些?當時我們的人立即追了出去,可是卻楞是沒追到他人,這說明什麼?說明他是早有準備的!」

「那他的心機未免也太深了!」喬語淡淡道。

梁景銳點頭道:「是的,王五這個人,不容小覷!」

三人說到這裡沉默了下來,約翰立即道:「我去通知顧棣剛剛我們的猜測!」

梁景銳點點頭,又吩咐道:「你告訴顧棣,讓他多和王五配合,看看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好!」

極樂宮,顧棣皺眉看著聯絡器上的信息,然後刪了消息,小心的將聯絡器藏回腰間,隨手拿起一瓶酒,來了王五房間! 怎麼就沒用了呢!我全身上下都好好的,我就只有手臂受了一點傷,而且自己都不覺得怎麼痛了!還有哪裡有破綻不成?

見夏熏溪還一臉迷茫的看著自己,蕭閻雲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有些時候她精明起來,那些在職場上混的男人都會被算計!可是有些時候她迷糊起來,真的是讓人擔心啊!

蕭閻雲將手機給她遞過去,指著上面的照片讓她看!

然後就是夏熏溪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蕭閻雲,忍不住哀嚎到:「我就說要穿那一套長袖的了吧!」

「那樣可不行!沒有給他們留下證據,怎麼就能夠輕易的放過他們呢!」

蕭閻雲危險的眯起了眼睛,想要傳我跟夏氏總裁偷情,想要說我用不正當的手段打壓夏氏,那我就讓你們看看這樣的真相我到底敢不敢公布出來!

夏熏溪有些無語的翻了一個白眼,忍不住捏著蕭閻雲那一張迷人的臉感慨到:「我怎麼就喜歡上了你這麼一個人呢!」

「那不是剛好證明我的魅力十足嘛!」

蕭閻雲一手摟過夏熏溪的腰肢將她整個人給緊緊的圈在懷中!忍不住就在她的臉頰上落下了一吻!

夏熏溪淺笑了一下,正要讓他正經一點的時候,門口就出現一個不合時宜的人!

韓風寧有些陰陽怪氣的聲音響起!

「這是犯難見真情,有點難捨難分了是吧!是覺得我這個老傢伙再家裡面杵著礙眼了是吧!是不是……」

「爸!」夏熏溪突然躥了出去,緊緊的摟著韓風寧的手臂撒嬌!

「我還等著爸你來關心我呢!你看看……」

說著,夏熏溪原本還打算遮住的傷痕就這樣暴露在了陽光下!與那白皙的皮膚相比,顯得有點慘不忍睹的感覺!

「當時可痛了!」

韓風寧吸了一口氣,努力忍著心中的怒氣,有些不爽的說到:「再慘還不是你自己找的!」

說著,好像還不解氣,忍不住用手指戳著夏熏溪的腦門說到:「你說乖乖聽話不行嗎?」

「我很聽話了!」夏熏溪有些委屈。

自己又沒有其它千金小姐的嬌氣,還特別好說話,而且還不鬧脾氣!怎麼就不聽話了!

劉備的日常 誰知韓風寧一聽,就更加來氣了,有些憤怒的指著她的鼻子說到:「你敢說劉波沒有告訴你有危險。讓你注意一點。你說你逞什麼英雄,要去引誘敵人!你知不知道要是你出事了,我怎麼辦,小可愛他們怎麼了,你死……」

韓風寧突然喉嚨一緊,見原本還有些后怕的夏熏溪突然迷惑的看著自己,只是憤怒的一揮手,大步的往房間裡面走去!

夏熏溪有些不解的眨巴了一下眼睛,看著身後的蕭閻雲問到:「他後面那句話……難道是我理解錯了?」

「也許真的是那個意思!」

蕭閻雲微微的皺起了眉頭!看著夏熏溪有些焦慮的臉,突然湊上去,霸道的將她給摟進自己的懷中!

忍不住就貼著她的耳垂輕聲的質問到:「剛才爸說的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做劉波告訴過你……所以說,這件事情也不是完全出乎意料發生的?」

「怎麼可能!」

夏熏溪怪叫了一聲,努力的讓自己的表情嚴肅一點,有些憤怒的吼道:「那群人特不是東西,竟然在我回家的路上埋伏,而且還一個勁的用車擠我的車,我也是一時間沒有把握住就撞樹上了!」

說著,像是還不夠形象一樣,突然一把抓住蕭閻雲的手,讓他感受著自己的情緒波動!

「當時候可就想著打電話求救的!誰知道他們也不知道用什麼槍,裡面有針頭,一下子就打穿了玻璃扎進我的手臂上,我根本就來不及反應就已經暈倒了!」

「針頭?」

蕭閻雲突然眼皮一跳,有些不放心的看著眼前還一臉心有餘悸的夏熏溪,拉著她就急沖衝上樓找韓風寧了!

說明了原因之後,看著韓風寧說到:「我總覺得他們做事情不會這麼魯莽!我擔心那裡面的不只是迷藥!」

韓風寧顯然也有同樣的擔憂,看著旁邊裝沒事人一樣的夏熏溪,眼中閃過一絲殺意!

木雲菲啊!好!很好!以前的舊賬都還沒有來得及算,現在竟然就開始對著我女兒下手了!真有你的,這一次我倒是要看你們還能怎麼折騰!

不過是兩個小時的時間,夏熏溪已經跟蕭閻雲兩人坐上了飛往法國的專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