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陽疑惑的順著瀟瀟所指的方向看過去,只見對面不遠處,一個中年人正叉著腰在教訓兩個孩子,而這兩個孩子蕭陽和瀟瀟都認識,正是剛才瀟瀟給他們錢的那兩個看似可憐的孩子。

"小兔崽子,拿了錢就準備逃跑是不是?懂不懂規矩,信不信老子把你們的兩條腿給打斷!"

兩個孩子都被這個中年人凶神惡煞的模樣給嚇壞了,小男哇的一聲就哭了,那個小女孩則是和這傢伙理論著。

"我……我們已經好幾天沒吃飽飯了,我想給我弟弟吃頓飽飯!"

"吃飽飯?哼!你們欠我這麼多錢,還想吃飽飯?老子讓你們活下去就已經算是大發慈悲了,整天就知道給老子浪費糧食,還不願意幹活,我看你們是連今晚上的飯都不想吃了!"

"我們已經賺到了一百元,我們要吃!"

"吃飯,吃個屁,我告訴你們倆,今天若是沒有五百塊錢,別說今晚,明天的飯你們也別想吃了!"

遠處的瀟瀟有些看不下去了,她沒想到事情竟然真的被蕭陽給說中了,這個男人明顯就是這些乞討的孩子幕後的操控者。

光是看看剛才的這一幕,瀟瀟就可以猜出這些孩子的日子過的並不好。

"住手!"

瀟瀟大喊一聲,直接衝上去,一下子護在兩個孩子的面前,臉色憤怒的盯著中年人。

"你這個人怎麼可以這麼樣,他們兩個還只是孩子,你為什麼這樣對他們?"瀟瀟臉色陰沉的大聲喝道。

"哎呦,你誰啊?"中年人有些奇怪的盯著瀟瀟,搞不清楚這個傢伙突然冒出來到底是誰。因此有些警惕。

"姐姐,怎麼是你啊!你怎麼來了?"小女孩拉著瀟瀟的胳膊輕聲說道。

"孩子,不要害怕,告訴姐姐發生了什麼事情,姐姐幫你做主!"瀟瀟輕聲安慰道,同時幫對方擦掉眼中的淚水。

"姐姐,他不讓我們吃飯,我和弟弟已經兩天沒吃飯了!而且他還把每次我們乞討來的錢全都沒收了!"

"嗚嗚,他還……還打我姐姐!"

瀟瀟一愣,伸手拉起小女孩的胳膊,然後仔細的檢查了一下,果然她的胳膊上有好幾處青腫。

"我當是誰呢,原來是個管閑事的,我說小姐,這裡沒你的事情,你就不要多管閑事了!趕緊離開這裡,不要耽誤我辦事!"

中年人一聽瀟瀟只是一個管閑事的傢伙,頓時又放下心來,指著瀟瀟大聲訓斥道。

"你憑什麼打孩子?"

"我打孩子關你什麼事?他們整天吃我的穿我的住我的,還不願意幹活,我不打他們打誰!"中年人一臉義正言辭的說道。

"你……你這是違法的行為,我要打電話報警,讓警察來抓你!"

"切!"中年人像是聽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話一樣,嘿嘿冷笑一聲,"你報警啊,報一個我看看,我倒要看看警察局管不管這件事情!"

"你……你什麼你,趕緊滾蛋,小心我連你一塊揍!"

瀟瀟臉色漲紅,伸手從口袋中掏出手機就要報警,中年人頓時一愣。

"麻痹的,臭娘們你還真敢報警啊,找死!"

中年人的耳光還沒揮出去,就被一旁的蕭陽一伸手給抓住了,任憑對方怎麼拉扯,蕭陽的手都紋絲不動。

中年人拉扯了半天,最後面紅耳赤,結果蕭陽還是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臉色陰冷的盯了這傢伙一眼,蕭陽一甩手,中年人整個人向後連續踉蹌了幾步,最後竟然一個沒站穩一屁股摔坐在地上。

"嘴巴放乾淨點!"

"你……好小子,有種!今天我就讓你們知道多管閑事的下場!"

中年人臉色難看,朝著身後的店鋪大聲喊了幾句,然後呼啦一聲,從裡面衝出來七八個小青年,一群人虎視眈眈的將蕭陽給包圍在了裡面。

"小子,不是要多管閑事嗎?今天我倒要看看你能夠怎麼辦!"中年人沉著臉沉聲說道。

蕭陽看了一眼瀟瀟,然後轉身對著這群人一咧嘴,"這個事我管定了!" "嘿,說大話也不怕閃了舌頭,今天我們七八個人在這裡,我倒要看看你怎麼管這閑事!"

中年人冷笑一聲,對著身旁的幾個人開口道,"待會給我狠狠地教訓這個傢伙,這個女人給老子留著,老子要親自和她交流交流!"

"嘿嘿,發哥,這可是個大美女,你可要憐香惜玉啊!"

"哈哈,那就要看發哥要用什麼來和人家進行交流了!"

蕭陽沒有理會這些傢伙的話,而是轉身看向瀟瀟,"你帶兩個孩子站在我後面!放心,很快就好的!"

看到蕭陽被自己一群人給圍堵起來,竟然還有閑心和旁邊的美女聊天,一旁的一個青年頓時抓著一個啤酒瓶沖後面悄悄的摸了上去。k";來到蕭陽的身後,然後舉起瓶子就朝著蕭陽的腦袋上砸下來。

"蕭陽,小心!"

隨著瀟瀟的聲音落下,蕭陽幾乎是同時間轉身,然後一拳揮出,砰的一聲,酒瓶破碎,那傢伙還沒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情,蕭陽已經一把抓住這小子的胳膊,然後一扭一轉,咔吧一聲卸掉對方胳膊的關節,然後將剩下的半截酒瓶給直接捅進了這傢伙的胳膊裡面。

"草,狗子!麻痹的,兄弟們,給我乾死他!"

看到自己的兄弟竟然一招就被對方給放倒了,幾個人心中大驚,全都一哄而上,沖了上來。

砰!

蕭陽一拳擊中一個傢伙的面門,鼻樑骨破碎,這傢伙直接捂著鼻子蹲下去了。

伸手抓住另外一個傢伙揮過來的木棍,然後蕭陽順勢向自己懷中一托,讓對方擋在自己面前。

鐺!

後面一個傢伙的鋼管直接在這傢伙的腦袋上開了瓢,那小子頓時大驚,"剛子,我……我不是故意的!"

砰!

蕭陽抓著懷中這傢伙的胳膊,然後用力一甩,對方手中的木棍直接橫著砸到對面這傢伙的腦袋上,砰的一聲,兩個人全都報廢了。

後面的那個叫做發哥的中年人看到蕭陽竟然三兩招就放到了自己四個人,一下子有些慌神了,因為他已經看出來了,這傢伙明顯是個打架的老手,一招一式全都十分熟練。

連忙後退幾步,然後飛快的掏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對著電話裡面急急忙忙的解釋了幾句,然後才掛掉電話,臉上的表情稍微自然了一點。

看到蕭陽大家竟然這麼猛,後面的兩個傢伙全都自覺的趁著蕭陽沒空閑,朝著瀟瀟和那兩個孩子衝過去,在他們看來,只要拿住了這女人,蕭陽也就不用打了。

砰!一拳砸暈自己面前的傢伙,然後順手從對方手中將鋼管給抽出來,一轉身順勢就將鋼管砸向身後。

站在蕭陽身後那傢伙舉著一個酒瓶眼看就要砸到瀟瀟身上了,突然砰的一聲炸碎了,玻璃碎屑濺了一臉,但是這傢伙卻一動也不敢動了,因為鋼管此刻就定在他的腦袋上,剛才那個力道要是落下來的話,恐怕就直接開瓢了。

砰!就在這傢伙暗自慶幸的時候,瀟瀟一腳踢中這傢伙的襠部,然後這位仁兄十分痛苦的蹲了下去。

剩下的最後一個小子滿臉痛苦,早就嚇壞了,正當他不知所措的時候,遠處突然駛來兩輛汽車,然後車子行駛到這邊竟然停下來了。

從兩輛車上一共下來七八個穿著制服的傢伙,一個個挺著大肚子,打著酒嗝似乎是剛剛吃飽的樣子。

"幹什麼幹什麼?誰在這裡打架?全都給我住手!"

一個挺著啤酒肚的大胖子從人群中走過來,人未到聲音已經傳過來了。

看到出現的這群人,剩下的那個青年終於長長的呼出一口氣,心想這下可終於算是安全了,剛才他是徹底被嚇壞了。

想到這裡,這傢伙看向蕭陽的眼神中就充滿了幸災樂禍,然而還未等這傢伙高興太早,蕭陽一腳踢出直接將他給踢飛了出去。

砰的一聲這傢伙的身體直接倒飛了出去,然後倒飛出去五六米,滾到了那伙人面前。

啤酒肚一愣,頓時怒火中燒,指著蕭陽破口大罵,"麻痹的,老子剛才說的話沒聽到是不是?竟然敢當著警察的面打人,你是不是不想活了?來人,把這兩個傢伙全都給我抓回去!"

蕭陽冷笑,"你們警察辦案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武斷了,一上來連個事情緣由都不問清楚,直接開始抓人,難道你們警察現在都是這麼辦案的嗎?"

"放屁!老子怎麼辦案那還用你來教嗎?給我帶回去,好好的審一審,看看這傢伙有沒有案底在身!"

"你們警察辦案什麼時候這麼雷厲風行了?還有我要報警,這些人威脅孩童乞討,肆意毆打孩童,而且剛才還圍住我和我女朋友,想要打擊報復,幸好我們正當防衛,否則的話吃虧的就是我們了!這個案子你們管不管?"

"你……少在這裡胡言亂語,誣陷別人,有什麼話跟我回局裡再說吧!"

中年人一揮手,就讓身後的手下上前抓人,不過蕭陽卻是一點都不擔心,伸手一擋,"慢著,我有一件事情不明白,你們是警察嗎?我懷疑你們的身份!"

啤酒肚頓時臉色一變,沉聲道,"放屁,老子就是警察,警察辦案還需要給你看證件嗎?你以為你是誰?你們還站著幹什麼?全都給我抓起來,帶回去!"

啤酒肚的話剛剛落下,從遠處的街道上突然響起了一陣轟鳴聲,只見從街道兩旁突然湧進來大量的摩托車,然後一輛輛的猶如潮水一樣朝著這邊呼嘯衝過來。

幾十輛摩托車轟轟的開過來,直接來到這邊,然全都停在了幾個人面前,幾乎將整條街給佔滿了,而且將這七八個警察給圍堵了起來。

幾十輛摩托車停在這群人四周,瞬間將這周圍包圍了一個水泄不通,將一群人全都給圍堵了進去。

而且這些傢伙故意不熄滅發動機,幾十輛摩托車轟轟轟的在原地轟響,地面都跟著一陣顫抖,灰塵飛揚,煙霧瀰漫,看上去十分有氣勢。

看到突然出現的這群人,啤酒肚傻眼了,似乎有些搞不懂這些傢伙是怎麼突然出現的,忘記去抓蕭陽,而是指著這群傢伙大聲喝道,"幹什麼幹什麼?你們是什麼人?"

從車上下來一個青年,根本沒有不屑搭理啤酒肚,朝著地上吐出一口唾沫,然後走到蕭陽身邊。

"陽哥!"

"嗯,你們保護好瀟瀟!"

"好!"

青年一揮手,然後立刻有十幾個人下車,然後將瀟瀟和兩個孩子圍在身後,其餘的一群人則是虎視眈眈的盯著場中的這十幾個"警察"。

"你們……反了你們!想要造反是不是?干擾警方公務,小心我一個電話將你們全都給抓進去!"啤酒肚滿嘴酒氣,指著這群傢伙大聲呵斥道。

一旁的一個傢伙連忙走到啤酒肚身邊,然後小聲提醒道,"這些傢伙好像是飛車黨的人?"

"我管他什麼黨,什麼……飛……飛車黨?"

啤酒肚頓時一個機靈,整個人好像是一個機靈頓時酒醒了。有些緊張的看著身邊的這個傢伙,"你說……你說他們是飛車黨的人?"

看到對方點頭,啤酒肚心中暗罵剛才給自己打電話的中年人,麻痹的,這不是給自己找麻煩嗎。

臉色有些不太自然的環視了一圈,啤酒肚臉色訕訕的看向面前的這群人,"你們是飛車黨的人?這件事情好像是和你們沒有關係吧?"

"少廢話,你不是警察嗎?我現在到是要看看你們怎麼辦案的,若是處理的好的也就算了,若是處理不好,小心我們集體去你們警局投訴去!"

啤酒肚咕嘟一聲吞咽了一口口水,似乎是有些害怕這些傢伙,轉身狠狠地瞪了一眼身後的那個中年人,恨不得將這傢伙給弄死,全都是這傢伙搞的。

"呵呵,幾位,這件事情本來就是一件小事,根本不值得我們處理,我看要不這樣吧,要不你們私下自己處理一下如何,能夠私下解決問題多好對吧?"

說完中年人還不忘狠狠地瞪了一眼身後的那傢伙,"黃啟發,這件事情你們自己解決怎麼樣?"

那個中年人就算是再傻也看出來了,自己這次踢到鐵板了,這家火分明是有後台啊,而且看看這群傢伙一個個凶神惡煞的,根本就是道上混的,除非自己是不想活了,否則的話自己恐怕在濟北市就混不下去了。

臉色有些尷尬的上前一步,"那個……這位兄弟,我看……這就是一個誤會,我道歉,剛才是我不對是,您就大人不計小人過,這件事情就這樣過去如何?"

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滾來滾去的幾個兄弟,黃啟發臉皮一陣直顫,今天自己可算是倒霉到姥姥家了,自己的人讓人給打了還不算,自己還要像是一個孫子一樣道歉。

"不急!"蕭陽笑著一伸手打斷了這傢伙的話,然後轉身看向一旁的啤酒肚,"你說你們是警察,能不能拿出證件來讓我看一眼?"

啤酒肚一愣,臉色頓時有些訕訕,"這位兄弟,恐怕你沒有資格檢查我們的證件吧?而且今天走的急了,我們都沒有帶證件!"

蕭陽也不生氣,依舊是笑吟吟的表情,"沒關係,既然如此,那你可以請人來證明你的身份,否則的話你們今天就留在這裡吧!" "你……"

啤酒肚臉色一變,沒想到這傢伙竟然如此的不給面子,自己剛才明明已經做出了讓步,蕭陽竟然還緊抓著不放,有些太不識抬舉了。

"這位兄弟,是不是有點過了,多個朋友多條路,沒必要把人往死路上逼吧?"

蕭陽頓時樂了,"對不起,在這之前我還真不知道你是誰,所以我想以後我也不可能和你有關係,你們的膽子大到竟然敢假冒警察,我可不想給自己招惹麻煩!"

"你……"

啤酒肚頓時臉色一變,臉上帶著一抹緊張的神色,"你……你胡說什麼?"

"是不是胡說,很快就知道了!"

一旁的那個飛車黨兄弟冷笑一聲,只見從遠處駛過來一輛警車,然後直接在遠處停下,從車上下來三個穿著警服的警察,對方穿過人群走了進來。

"怎麼回事?大晚上的全都集結在這裡不知道影響交通嗎?"

一個年長一些的老警察走進來臉色不悅的喝道,當走進來看到啤酒肚之後,老警察的臉色又是一變。

"朱七,你在這裡幹什麼?"

"還有你們!大半夜的全都圍在這裡幹什麼?"老警察指著其中幾個飛車黨成員喝道,"二皮,四眼仔,胖羅,你們全都在這裡幹什麼?是不是想要鬧事!"

"警官我們可是良民,今晚我們就是路過這裡來看熱鬧的,他們可以證明,我們可是剛來沒幾分鐘的!"

"沒錯啊警官,再說剛才報警的可是我們!我們若是鬧事的話怎麼會報警?"

一旁的幾個飛車黨成員立刻笑呵呵的開始扯皮。

"朱七,這是怎麼回事?誰報的警?"

"是我!"蕭陽自動上前一步,然後盯著這個警察,神色自若的開口道,"警官,是我報的警,我懷疑這個傢伙私自挾持幼年兒童乞討,從中牟取錢財,而且他還虐待兒童,還有這些傢伙……據他們自己說是警察,我想警官你應該認識他們吧?"

老警察聽到前面一句話的時候僅僅是一愣,但是當聽到後面那句話的時候臉色頓時變了,轉身朝著身後的啤酒肚大聲呵斥道,"搞什麼搞,朱七,你來告訴我你在搞什麼?你們城1管什麼時候成了警察了?"

"搞什麼?你什麼時候成警察了?"

老警察指著身後的啤酒肚大聲喝道,臉色有些難看,啤酒肚臉色尷尬,有些不好意思。

"呵呵,王隊,這……我們是鬧著玩的,和他們鬧著玩呢!"

"這個恐怕不能鬧著玩吧?是要負刑事責任的!待會再和你算賬!"

老警察狠狠地瞪了一眼這傢伙,然後轉身看向一旁早就嚇傻的中年人,臉色有些難看,"你自己交代還是讓我們進去搜?"

黃啟發早就嚇得臉色慘白了,"警……警察同志,他們是冤枉我,我是冤枉的!"

"冤枉,哼!這些孩子身上這些傷是怎麼回事?難道你敢說不是你打的?"

瀟瀟臉色難看的拉著兩個孩子走出來,然後輕聲問那個小女孩,"孩子,你不要害怕,告訴警察叔叔!你多久沒吃飯了,他是不是經常打你?"

小女孩有些膽怯的躲在瀟瀟的身後,聲音怯怯的開口道,"我……我和弟弟已經兩天沒有吃飯了,他……他讓我們每天出乞討,然後乞討回來的錢都要上繳,若是達不到他要求的數目就會不給我們飯吃,而且還經常打我們!"

"孩子,不要害怕,告訴叔叔,你們一共有幾個人?"老警察臉色嚴肅的沉聲問道。

小女孩似乎有些害怕對方,連忙躲到瀟瀟的身後,然後輕聲道,"除了我和弟弟之外還有三個小哥哥,他們都去其他街道上乞討去了!"

"警察同志,他……她是胡說的!"黃啟發臉色難看的連忙開口解釋道。

不過老警察卻根本不給他解釋的機會了,大手一揮,"不要解釋了,跟我回局裡解釋去吧!"

老警察臉色難看的沉聲喝道,"帶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