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露呼吸一滯,急忙反駁「我那是查證據!」

「證據呢?查到了么?」

葉浪絲毫不客氣的打擊道,蕭露瞪大了眼睛,她明明就覺得誅神有問題,而且非常不明白為什麼不讓搜查,自己現在又沒有任何辦法,葉浪的話語又讓她無言以對「你……要不是你,姑奶奶早就查到了!」

「呵呵……你的意思是我救你救錯了,對,我就不該救你,農夫與蛇!」

葉浪冷笑一聲,蕭露感覺異常的刺耳,本是白皙的臉頰,竟然氣的有些發紅,若是眼神可以殺人的話,葉浪早已死上千萬次了,蕭露雙眼瞪的老大,偏偏無言反駁,看著葉浪那頗有得意的眼神!

「啊!」

蕭露尖叫一聲,嚇了葉浪一跳,旋即蕭露嘭的一腳,又踩在了葉浪的腳上!

「啊!」

這次輪到葉浪尖叫一聲,捂著腳原地轉圈,蕭露指著葉浪大罵「王八蛋,混蛋,葉浪,我恨你!」

話落,蕭露居然跑開了,葉浪疼的一陣齜牙咧嘴,捂著腳蹦了半天,這才輕輕的放了下來,望著已經離開的蕭露,葉浪也是長出一口氣,甩了甩自己的頭髮,輕聲道「其實,男神也可以不經病,哎,帥,有時候也是一種錯……」

旋即,葉浪一瘸一拐的溜達而去……

……

葉浪急匆匆的回到紫金國際,葉浪實在是放心不下二八班的那群熊孩子們,懷疑這些小屁孩又要搞事情,所以,葉浪回來的第一時間,便偷偷摸摸的跑到了二八班檢查了一遍!

葉浪站在門縫處,偷偷的觀察著這些孩子,讓葉浪覺得不可思議的是,這些孩子居然都在認真聽課,葉浪眼睛晃了晃,這他么不是錯覺?

紫禁國際經歷過趙永輝事件之後,一切都歸於了平靜,作為風向性的教育模範學校,紫金國際考慮的學生成績,而作為箐箐學子,自然也要奮發圖強,學生與學校都在向著一個目標努力,整個校園都充滿了奮發圖強的感覺!

二八班轉變是最大的,魔鬼班級,換了十個班主任,一個個搗蛋能出天,都變成三好學生了?特么的,鬼才信!

葉浪背著手,溜達在走廊內,思索著現在的情況,奶奶個嘴的,這群熊孩子一定在預謀著什麼,葉浪跟他們接觸的算是比較久了,這群熊孩子突然間都變成三好學生,比買彩票中頭等獎還難!

葉浪背著手,凝著眉頭,溜達到辦公室,眾人紛紛與其打招呼,葉浪點頭回敬,若有所思的先把自己的手機充上電!

「班主任,你不知道,我今天上課可順利了,咱們班的學生一個個就跟溫順的小貓似得……」

「是啊,班主任還是你的方法好,就那麼操場上跑一跑,然後這些孩子就跟換了一個人似得……」

葉浪剛進辦公室,眾人便紛紛上前,滿臉的興奮,感覺十足的成就感,葉浪越聽越不是滋味,這情況有點不對勁啊…… 葉浪看向幾人,楊柳,謝嶺,薛宗,上官麟雪,幾人臉上都有著如釋負重的表情,唯獨葉浪,眉頭皺著,一副想不通的樣子!

「班主任?你這是有心事?」

上官麟雪挑了挑眉,對著葉浪問道!

「啊?沒,沒事,挺好,挺好!」

葉浪急忙搖頭,自己都搞不清楚現在什麼狀況,說什麼都不對味,眾人皆是有些疑惑二八班的紀律好了,態度有了,學習熱度上去了,葉浪為何還皺著眉頭,但卻不影響他們的喜悅!

上官麟雪站起身形,踩著高跟鞋從自己的位置噠噠的走了過來「班主任,你是不是覺得這些孩子變的聽話了,你覺得有些不對勁?」

葉浪眼前一亮,上官麟雪的絕世容顏,每次看,都有種賞心悅目的感覺,也怪不得陳偉會為之瘋狂,葉浪作勢就要發言,然而,看了一眼其他老師,又小聲的對著上官麟雪說道「你是不是也這麼認為的?」

葉浪以為上官麟雪會點頭,然後兩人討論一下輕咳,但是,葉浪沒想到的是,上官麟雪卻很不滿意的翻了一個白眼「班主任,我覺得你的心裡有問題!」

「額!」

上官麟雪的話語未作掩飾,聲音不大,辦公室的人倒是都挺的清,眾人紛紛看向這裡,葉浪嘴角一咧,急忙對著其他說道「沒事沒事,我跟上官老師在討論問題,你們忙你們的!」

眾人紛紛各忙各的,葉浪這才鬆了一口氣,急忙小聲說道「不是,我是這麼想的,二八班是什麼?魔鬼班級,整個紫金國際最搗蛋的班級,一下子就突然……」

「班主任,我不明白,你為什麼要戴著有色眼鏡去看人,我們要用行動,用愛去感動這些孩子,這是你常說的,學校成立了專門的二八班辦公室,如此費心費力,不就是為了二八班的學生,如今他們變好了,變董事了,你為何卻還要將他們割據在那些壞名頭上面?你……」

上官麟雪反映似乎比較大,對著葉浪一陣說教,葉浪聽的一陣發懵,急忙打斷上官麟雪「等一下,上官老師,我怎麼感覺你若有所指呢?」

「沒有,我只是在說一個事實,作為班主任,我覺得你應該帶領我們全體教師,想辦法把二八班的教育質量,工作質量做好,而我在你身上並沒有看到,不是你隨便給我一個什麼副班主任,你就可以如何隨便了!」

顯然,上官麟雪對葉浪非常不滿意,自從葉浪給自己安排了一個什麼副班主任的角色,自己就完全當上了班主任的角色,要知道,上官麟雪也是剛剛調過來教二八班,也是完全什麼都不懂,而現在什麼雜事,亂事都安排到自己頭上,忙的上官麟雪焦頭爛額,葉浪倒是啥事都沒有!

葉浪微微一愣,這上官麟雪好似越說越生氣,跟自己哪來那麼大火氣,是不是來大姨媽了「那個,上官老師啊,女人嘛,能理解,每個月都有那麼不舒服的幾天,沒事,該休息休息,要不要喝點熱水?」

「額!」

眾人紛紛嘴角抽搐的看著葉浪,葉浪一臉坦誠的看著上官麟雪,上官麟雪白皙的臉頰瞬間紅透,一雙美眸似噴火的瞪著葉浪,葉浪心中咯噔一聲,沒想到上官林雪反應這麼激烈!

「葉浪,你夠了,你說你,哪天在這個辦公室?上午遲到?下午遲到?早退基本每天都占著,這是一個班主任應該有的正確態度么?」

上官麟雪沒想到葉浪會來這麼一句,氣的恨不得一腳踹死葉浪,話語瞬間激烈了不少,葉浪楞了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那個,上官老師,你是不是特別疼?你看要不要買點紅糖啥的?效果好一點……」

「你……」

上官麟雪氣急,伸出手指指著葉浪,氣的說不出話,高跟鞋恨恨的一跺腳,不在理會葉浪,徑直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葉浪一臉蒙圈,看向眾人,眾人紛紛低頭忙自己的,葉浪輕咳兩聲,對著楊柳說道「楊柳,你來一下!」

楊柳微微一愣,看了一眼上官麟雪,急忙小跑過去「大神,怎麼了?」

「什麼大神,怎麼還起外號?」

葉浪一臉迷茫,楊柳嘿嘿一笑「你還不知道啊,班主任,你的事迹源遠流長在紫金國際,現在你在紫金國際的名頭,一時無兩,人稱外號,大神,信大神,得永生!」

葉浪一陣無語,什麼亂七八糟的,旋即對著楊柳問道「那個,上官老師是怎麼了?」

楊柳吐了吐舌頭,雙肘放在桌上,小聲說道「上官老師很辛苦的,你又警察不在,所有的問題都是他來解決,學校開會也是上官老師以班主任的身份去,跟主任對接也是她,甚至課程表,班級值日表都是她親力親為,我倒是很理解人家,碰上你這麼一個不負責任的班主任……」

葉浪一瞪眼,楊柳這才意識到自己說錯話,急忙捂住嘴,沖著葉浪嘿嘿一笑!

聽楊柳這麼一說,葉浪倒是有些尷尬,頗為不好意思,小聲問道「有那麼不靠譜么?」

楊柳拚命的點頭,跟小雞啄米似得,葉浪一陣無語,急忙道「好了好了,明白了,去吧!」

楊柳吐了吐舌頭,一溜煙跑開,留下一臉蛋疼的葉浪,看了看上官麟雪,似乎在填寫著什麼表格,如果沒錯的話,應該也是自己該做的事情,輕咳了一聲,噌的一聲站起身形,雙手拍在一起,發出一道響聲,緊接著喊道「好!」

眾人紛紛嚇了一跳,謎一樣的看著葉浪,葉浪橫跨幾步,來到上官麟雪的辦公桌前「我覺得上官老師說的非常對,非常有哲理,上官老師不僅人長的漂亮,說的話還這麼有說服力,作為班主任,我確實有很大的自身問題,所謂,教之道,貴以專,子不學,師之惰,我們都要像上官老師學習,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忙,絕對不是借口……你在忙,你就說在忙,還能有人家校長忙啊,堅決不能遲到早退啥的,對不對……」

葉浪看著上官麟雪,一副無比認真的樣子,發自肺腑的訴說著,上官麟雪卻依舊低著頭,不理會,葉浪繼續道「對待我們的學生,我們要拿出耐心,愛心,事業心去一起努力,牢記我們的職責,升華我們的使命,為此,我代表二八班班主任發言,努力,向上,為了教育,為了學生,我願意,揮灑我的青春,無怨無悔……」

時間彷彿定在了這一刻,所有人都目光獃滯的看著葉浪,針落可聞,略微的有那麼一絲絲尷尬……

「啪啪啪!」

片刻后,不知道誰先鼓掌,眾人紛紛鼓起掌來,就連上官麟雪都看向葉浪!

「叮鈴鈴……」

這時,一陣手機鈴聲打破了現有的寧靜,葉浪微微一笑,拿起自己的電話接聽「喂,我是葉浪,一名人民教師,請問你有什麼事么?」

「葉兄弟,我是付克勇,你妹妹出事了……」 上官麟雪看向葉浪,倒是沒想到葉浪能說出這麼一番誠懇的話語,如此說來,葉浪似乎意識到了自己的問題,這個班主任還有救!

聽著電話里的聲音,葉浪微微一愣,旋即回應道「你妹才出事了……」

葉浪對著眾人有些好笑,指著電話「付主任說我妹出事了,我妹能出事?」

忽然,葉浪猛的一瞪眼,急忙對著電話問道「付老哥,你說的是侍小天?」

「廢話,不然呢?」

付克勇沒好氣的說道,葉浪面色一變,急忙掛掉電話,一年級三班!

一年級三班,紫金國際的重點班級,整個班級的平均成績,處於全年級第一,甚至超出了第二名不少,可以說,這個班級,是每個學生都夢寐以求的班級!

一三班在另一座教學樓,葉浪急匆匆的趕到一三班時,班級里亂糟糟的,學生們交頭接耳,侍小天也不在教室內,葉浪心中焦急,急匆匆的向著一三班的辦公室趕去!

葉浪心中焦急不已,來不及敲門,直接推門而進,見到了辦公室站著的侍小天,一名三十左右歲的男子,留著一個中分,戴著一副眼鏡,正在與侍小天說著什麼!

眾人聽聞聲音紛紛向著葉浪看去,侍小天這才抬起頭,順著聲音看去,當見到葉浪的那一刻,眼淚如噴泉而至,在也忍不住,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崩潰的跑了進步,抱住了葉浪,什麼也不說,哭泣不止!

葉浪身形一震,一陣心疼,眉頭一挑,輕聲道「小天,沒事了,我這不是來了么!」

葉浪一時間有些不是滋味,侍叔去世之前,拉著自己的手,將侍小天交給自己,自己卻好似並沒有照顧好這個女孩,讓她一次次受傷害,想到這裡,葉浪的心中有些發堵!

「你是誰?怎麼不敲門就進來?」

與侍小天談話的男子,其實見到侍小天的舉動,差不多猜出跟侍小天有關係,但不知為何,與葉浪談話透著一股不友好!

葉浪微微一點頭,輕聲道「抱歉啊,各位,我也是紫金國際的教師,教二年級,這個是我妹妹,給大家添麻煩了!」

眾人紛紛一愣,沒想到葉浪是一名教師,眾人表情各不相同,有人微笑示意,有人面色淡然,而那名眼睛男子,也是微微一愣,沒想到葉浪是教師,還在紫金國際任職,推了推自己的眼鏡「既然是同事,那就更好溝通了,你也是當老師的,當然明白我這份苦心,一三班作為咱們紫金國際的重點班級,我的壓力也是很大,不要總是給我添麻煩,對不對?與人方便自己方便,大家都是同事,沒必要!」

葉浪抿了抿嘴,他嗎了個DJ的,這孫子說話怎麼陰陽怪氣的,好似跟自己不怎麼對付,葉浪疑惑道「你是?」

眼睛男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驕傲道「石敢,一三班數學!」

「原來是石老師,久仰久仰,我是葉浪,二年級,語文,也是侍小天的哥哥,小天給你們添麻煩了!」

葉浪微微一笑,客氣的伸出手,然而,石敢好似並沒有打算跟葉浪握手,而是淡淡道「麻煩還真是不小,這個侍小天啊,我就沒見過這樣的孩子,講理吧,講不通,叫家長吧,她說她沒有家長,沒有家長,難道是野孩子么?」

葉浪眼中精光一閃,唰的一下看向石敢,石敢瞳孔一縮,這是怎樣的眼神?有一種被毒蛇盯上的感覺,渾身如墜冰窟,葉浪眼神冰冷的看著石敢「石老師,小天的情況有些特殊,需要照顧!」

「咕嚕!」

石敢吞了一下口水,腳步不由後退了一步,剛才自己是怎麼了?聽聞葉浪此話,石敢急忙道「葉老師,你也知道一三班是咱們紫金國際的優秀班級,哦,當然是之一,這個壓力,是很大的,我們老師付出的心血更不可同日而語,你說侍小天這才來多久?就跟班級里的同學發生衝突?這有多影響學習的氣氛,一三班的名聲不要了?更何況,你知道跟她發生衝突的是誰么?那可是教育局王主任的兒子,你居然把人家臉抓花了,你這讓我怎麼交代?」

石敢指著侍小天,一副侍小天犯了大罪的樣子,不可饒恕,葉浪算是他么看明白了,這個石敢為什麼這樣對自己,合著就是因為上面人的關係?優秀班級的教師都這麼『優秀』?

「你的意思是,侍小天跟班裡的同學打起來了?」

葉浪心頭一驚,急忙蹲下身形「小天,有沒有受傷?」

石敢微微一愣,沒想到葉浪這麼不上道,他覺得有必要在提醒一下葉浪「葉老師,你知道這王主任是誰么?就是咱們校長見到,都得給面子,你……」

然而,侍小天卻死死的抱著葉浪,死活不鬆手,不讓葉浪看,葉浪沒工夫聽石敢在這裡扯什麼淡,當即說道「我不管是誰?學生,自應該一視同仁,為什麼小天在這裡罰站?另一外同學卻沒在這裡?」

眾人紛紛看向葉浪,石敢不可置信的看著葉浪「那可是王主任……」

「別跟我說什麼人,凡事講個理!」

葉浪瞪了一眼石敢,旋即覺得侍小天有些不對勁,急忙推開小天一些距離,侍小天急忙捂住自己的臉,葉浪眉頭一挑,拿開侍小天的手,只見侍小天白皙的臉頰上,有著一道鮮紅的巴掌印,嘴角還微微溢出一絲血痕!

石敢真是驚呆了,氣的說不出話來,當即喝道「真是有什麼家長,有什麼孩子,不可理喻!王保超同學受傷那麼嚴重,當然是去醫務室了……」

「小天,怎麼弄的?同學打的?」

葉浪眼睛瞬間噴火,強壓著憤怒對著侍小天問道,侍小天急忙捂著臉頰,不回答葉浪的話語,而旁邊的石敢,看了一眼侍小天的臉頰,一臉隨意道「哦,這個是我剛才欄架,不小心蹭到了侍小天,看著情況不礙事……」

蹭到了?不礙事?

嬸嬸能忍,叔叔不能忍啊,葉浪噌的一聲竄起身形「我草擬嗎的……」 葉浪大罵一聲,指著石敢,聲音回蕩在辦公室內,嚇了所有人一跳,老師們紛紛看向葉浪,眉頭都是一皺,葉浪身為教師,怎麼能罵人呢?

石敢被葉浪嚇了一跳,旋即猛的回過神,被葉浪這麼指著鼻子,當著這麼多人辱罵,頓時格外火大「你這個人怎麼回事?怎麼罵人呢?你還有沒有素質?真是跟你這妹妹一樣,什麼教養?怪不得侍小天這樣!」

「罵你?」

葉浪疑問的看向石敢,旋即一個健步竄了上前,一把拎過石敢,石敢頓時一陣驚慌,看這意思葉浪是要動手,當即閉上眼睛,一套王八拳混亂輪開了,先下手為強!

「我特么還打你呢,雜碎!」

石敢的速度能有葉浪的速度快,葉浪揮手就是一巴掌,啪的一聲,狠狠的甩在石敢的臉上,嗖的一聲,石敢瞬間飛上了辦公桌,將辦公桌上的文件撞落一大堆!

眾人一陣驚呼,剛想要勸阻攔架,葉浪一個健步,從後身抓起石敢,一百多斤的男子,在葉浪手中輕如無物,就這麼拎著,嘭的一聲撞在了鏡子上面!

「嘩啦!」

一道響聲,鏡子瞬間粉碎,跌落一地,三秒鐘過後,便聽到石敢嘶聲裂肺的吼道「啊,殺人啦……」

這一聲凄慘的聲音傳出,驚醒了眾位教師,還哪裡顧得上攔架,一個個鳥獸魚散,先跑為妙,葉浪可沒含糊,對著石敢就是一頓大腳丫子!

「尼瑪的,王主任?優秀班級,石老師是吧?不小心,蹭到了?沒大概?我他么先跟你道歉,不小心,又蹭你了……」

「砰砰砰……」

「嗷嗷哦……」

「殺人了……」

一陣陣嘶聲裂肺的聲音傳來,門外已經聚集了一大堆人,紛紛順著窗戶看去,石敢被葉浪揍的這個慘啊!

這時,氣喘吁吁的付克勇跑了過來,急忙道「都幹什麼呢?」

眾人瞬間回頭,急忙喊道「付校長,您來的正好,快看看吧,要出人命了,裡面打起來了!」

「你們好歹也是一群人名教師,一個個沉不住氣,遇到事慌什麼?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情?」

付克勇眉頭一皺,對著眾教師一陣呵斥,旋即雙手一背,向著門口走去,眾教師紛紛暗自點頭,付克勇頗有泰山崩於眼前不變色的氣勢,不愧能晉陞為副校長!

享受著眾人的眼神,付克勇走到門口,見到葉浪對著石敢一頓揍,淡定的表情還保持在臉上,下一瞬間面色大變,急忙大喊「我滴個媽媽啊,你們還站著幹嘛?攔架啊?」

「嘭!」

說時遲那時快,付克勇推門而進,大喊道「葉浪,快住手……」

「滾出去,我警告你,別讓我連你一塊揍!」

葉浪紅著眼,對著付克勇大喝道,付克勇呼吸一滯,眾人紛紛目瞪口呆,卧槽了,這是哪位猛人啊,敢跟副校長這麼說話?付克勇嘴角一陣抽搐,慢步向著前面走去!

眾人一陣驚呼,副校長這是要發火了,你看著腳步,你看著火焰,從背後都能感覺到副校長的怒火,完蛋了,葉浪咬倒霉了!

然而,付克勇上前兩步,輕輕的拉住侍小天,旋即一溜煙跑了出來,眾人瞬間目瞪口呆,我擦,發生了什麼?真滾出來了?

付克勇感覺到眾人的眼神,當即大喝一聲「亂什麼?慌什麼?淡定?他一會就打累了!」

「額!」

一會就打累了?我了個擦,這到底是什麼邏輯?

付克勇話雖如此,可還是沒忘記救石敢,急忙對著侍小天問道「小天啊,你哥是怎麼了?」

侍小天此時髮絲凌亂,臉上儘是淚痕,右側臉頰紅腫,掛著淚痕抬起頭,小聲說道「大哥哥,是為了我……」

當侍小天抬起頭的一瞬間,付克勇都驚呆了,這五個鮮紅的巴掌印,葉浪不發狂才怪,怎麼這一天的功夫,侍小天就變成了這樣子,就連付克勇都有了一絲火氣,難得爆了一句粗口「罵的……」

「小天,我知道你是個乖孩子,你能不能跟你哥說一說,讓你哥停下來,我們可以慢慢解決,不要把事情鬧大嘛!」

付克勇擠出一絲笑容,對著侍小天說道,侍小天點了點頭,付克勇長出一口氣,急忙道「去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