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夢看著他,「鞠馹,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呢?」「我只提醒你一句話,不要玩火自焚。」 在海上逃跑的時候顧錦都沒有這麼緊張,至少她死在海里,也好過這裡的人間煉獄。

那些畜生們,要是抓到她肯定不會放過她,就算她死了,說不定連屍體都不能保存完好。

她絕對不能死,也不能死在這裡。

顧錦見這裡的院子沒有亮燈,先躲進了院子。

村子里並不繁華,連路燈都沒有,所以人販子們人手一隻手電筒,手電筒的光束穿透黑夜。

顧錦就躲在院子里的一堆植物後面,她的心緊張得砰砰直跳。

她拽緊了胸口的衣服,老天爺,一定要保佑她熬過這一關啊。

顧錦感覺自己的腿似乎在流血了,已經兩天沒有換藥,她剛剛走這一段路又把傷口崩開了。

她這個樣子根本就走不出這個村子,唯一能做的就是找一個地方藏身,等待司厲霆的救援。

顧錦相信那一通電話司厲霆一定能找到她,也許是因為昨天突然下起了雨,耽誤了一些進程。

腳步聲越來越近,顧錦聽到耳邊傳來聲音。

「該死的,那女人瘸著腳,他逃不遠,肯定就在這附近。」

聽到這句話,顧錦心中一緊,感覺手電筒在她周圍掃來掃去,顧錦生怕自己被看到。

突然之間她感覺到自己身體後面好像有什麼在動,難道是看家護院的狗?

農村都喜歡養一些狗,自己難道就這麼倒霉?屋漏偏逢連夜雨,躲到一家有狗的人家?

這種狗應該都很兇,會不會咬死她?

顧錦決定了,就算自己被狗咬死也絕對不出去,她怕的是狗叫聲吸引大家的注意力。

手電筒就在自己身邊晃來晃去,她閉上了眼睛,讓老天爺來決定這一切。

身後傳來悉悉率率的聲音,她明顯感覺到那東西越來越近,如果是狗的話為什麼沒有叫?

「那邊有動靜!」

完了!顧錦心臟都要碎了,她只覺得像是有人悶頭一棒打來,她的腦子已經亂了。

顧錦絕望的閉眼,她已經感覺對方的手電筒射向了她的方向。

「肯定是在那邊。」

「你不想活命了,忘記那裡是誰的院子了?」

看樣子他們還沒有發現自己,不過這裡是誰的院子?

顧錦重新睜開了眼睛,難道她還有一線希望,聽他們的口吻似乎很害怕這個院子里的人。

這裡面的人是誰?她飛快在腦中思索了一下,人販子村裡的人最忌憚一個人,那個賣藥材的老頭。

仔細問,空氣中是有一些中藥材的味道,在顧錦眼中,這些惡魔比那個老頭要厲害多了。

總之不到最後一刻她是絕對不會出去的。

對方似乎十分警惕的樣子,「這麼晚了,那鬼老頭估計早就睡了,那女人肯定就藏在裡面。」

「你膽大你進去,反正我是不敢進去的,我可不想被割掉腦袋。」

王大力在門口糾結,一邊不甘心就這麼放跑顧錦這個極品,另外一邊又害怕鬼老頭。

最後他還是起了僥倖心理,「我進去把她抓出來。」

顧錦透過綠葉看著他真的朝著這邊走來,王大力的臉色很難看。

可見並不只是顧錦緊張,王大力也很緊張。

一步兩步,他越來越近了,顧錦的心跳也越來越快。

便在這時,她身後的東西也朝著她的方向靠過來。

「我看見你了,別躲了,跟我回去!」王大力威脅道。

顧錦死活不肯出來,她還在擔心自己的身體會不會被那條大狗咬上一口的時候,她感覺到旁邊突然卷過去一道黑影。

不是狗!她很清楚。

下一秒她徹底看清楚了那東西的樣子,哪裡是狗,那分明就是一條巨蟒。

巨蟒擋在了顧錦前面,逆著光,顧錦看不到它的正面,只能看到它的背面。

它的一部分身體還纏繞著,直立起來的身體顧錦覺得和她腰差不多粗,這條蛇得有多大!

光是看一個背面顧錦已經渾身汗毛聳立,她這輩子在現實生活見到蛇的次數也屈指可數,更不要說這麼大的蛇。

她透過縫隙看著王大力,他臉上的表情已經快要嚇尿了。

這條大蛇從背面看就這麼驚悚了,就算顧錦還沒有看到正面,也能想象到那可怕的畫面。

王大力直接被巨蟒給嚇得連滾帶爬滾出了院子。

「你忘記以前那些斷頭人的教訓了?你想死,我還不想死呢!」

「是啊,那女人要是進了這院子,那肯定也是有來無回!」

「要找你們去找,我還不想死。」

大家一看到那巨蟒的臉嚇得都快癱了,誰還敢進去找死?

巨蟒一出面,大家一鬨而散。

顧錦沒有鬆口氣,她就看到那條巨蟒朝著她爬了過來。

雖然她不是很害怕小蛇,可這麼大的巨蟒,男人們看一眼都會全身發抖,更不要說她了。

院子里沒有燈光,只有很淡的月光,月光下的龐然大物,她覺得它一口就能吃了她!

之前人販子說那些人都沒有頭,顧錦猜想那些私自闖入院子的人是不是都被巨蟒給咬掉了頭。

剛剛巨蟒就對他們表現出強烈的敵意,自己已經踏入了院子,是不是也會被它咬掉頭?

顧錦咽了咽唾沫,老天爺爺,你怎麼這麼殘忍啊。

她雖然不想被人侮辱,也不想被巨蟒咬掉頭啊。

隨著巨蟒的靠近,她的身體僵硬得一動不敢動。

她能聽到蛇信吐出來的「嘶嘶」聲,嘶得她毛骨悚然。

巨大的舌頭垂著頭,顧錦看到它低下頭看著自己的腿。

聽說動物都會打量一下它能不能吞下自己的獵物,它現在也在計算嗎?

顧錦小臉煞白一片,不是沒有看到過被巨蟒吞食的農婦,要是她被吞了,司厲霆來找都找不到的。

她想要起身逃離,卻發現現在的自己連起身都很費力。

身體在不受控制的顫抖,突然蛇頭靠近了她的小腿,顧錦抖得更厲害了,它是不是要咬掉自己的腿?

「不,不要!」

小腿處有些痒痒的,顧錦差點沒嚇得從地上彈起來。

但很快她就發現巨蟒並沒有張嘴,而只是用蛇信探著她的腿,不偏不倚正是她受傷流血的那裡。

難道這條蛇喜歡喝血?顧錦也不通蛇語,更不懂蛇的行為學,完全摸不透它的想法。

總之它沒有咬她,也並沒有做出攻擊的姿勢。

這一點顧錦可以肯定,它之前對那些人販子的時候自己都能感覺到那股瘮人的涼意。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覺得這蛇沒有把她當成獵物。

才這麼想著,下一秒就看到巨大的舌頭朝著她的臉靠來。

顧錦才恢復了呼吸,馬上又變成了僵硬狀態,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都說蛇的視力很差,都是以嗅覺捕獵,她不動可不可以躲避?

蛇頭越來越近,顧錦緊緊抓著衣服,身體繃緊了。

它是不是覺得小腿不好吃,打算從她的腦袋開始吞?

蛇信在她臉上探了探,很癢,顧錦一動不敢動。

心中猜測它是不是在嘗味道?馬上就要張嘴了?

誰知巨蟒不僅沒有張嘴咬她,而是用偌大的蛇頭在她臉上蹭了蹭。

好似你家養的貓咪和狗狗和你撒嬌,用它腦袋拱你蹭你。

要是換成毛茸茸的小動物也無妨,偏偏這是一條巨蟒啊!將男人都嚇得屁滾尿流跑的兇猛動物。

它身上也沒毛茸茸的絨毛,反而是冷冰冰又光滑的鱗片,這種感覺,顧錦有點想死。

好,好可怕。

她突然想起了網上的一個段子,蛇問:「你感動嗎?」

她回答:「不敢動不敢動!」哪裡敢動,動一下就會被它咬掉腦袋吧。 鞠馹終究還是給她安排好了一切,讓她先去歐洲避避風頭。

她重新回到薔薇古堡,之前穆塵讓她就留在中國幫助鞠馹處理事務,那時候蘇夢心中並不開心。

蘇夢想要跟著穆塵,那個冰冷的男人,她終於有機會再看到他了。

原本她就打好了主意,等殺死司錦諾她就藉此機會讓鞠馹安排她回歐洲。

現在司錦諾沒死,她仍舊待不下去了,司厲霆會動用一切關係來追殺她。

雖然任務失敗,她還是能回到他的身邊。

當蘇夢滿懷欣喜到了薔薇古堡,她怎麼都不會想到自己會看到一幕怎樣的畫面。

一年前她來這裡的時候就被人告知,這裡有一處禁區,任何人都不能靠近。

穆塵經常會去那裡,蘇夢旁敲側擊打聽過很多次,但沒有任何人告訴那裡有什麼。

直到這一刻,她踏入薔薇古堡。

穆塵身材挺拔,周圍的薔薇花在他背後形成了很美的背景。

這樣氣質出眾卻冰冷的男人,手中握著各國重要命脈,蘇夢對他很是敬佩。

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那種敬佩慢慢變成了喜歡。

她知道自己身份卑微,從之前的事情之中她已經有了經驗,不會奢想不屬於她的。

唐茗的事情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當初她任意妄為,費盡心思,以為自己可以成為人上人,成為唐太太。

後來想起那些事情,她只覺得可笑,什麼唐太太,一個她自以為是的唐太太。

所以她對穆塵只是傾慕之心,並沒有往那個方面去想。

穆塵在她心中就像是雲端高陽,不只是她,任何人都無法接近他。

他潔身自好,這一年來從未見過他對那個女人親近。

蘇夢正想要朝著他走過去,突然耳邊傳來歡快的女聲,「猜猜我是誰?」

在穆塵的身後多了兩條雪白手臂蒙住了他的眼睛。

蘇夢臉上的笑容僵住,哪裡來的女人這麼大膽?

薔薇古堡幾乎都是男人,只有極少幾個女傭,女傭平時都是低眉順眼,怎麼敢做出這樣的事情?

如果她沒有猜錯,很快這個女人就會被穆塵推開,然後趕出薔薇古堡。

下面發生的事情卻讓蘇夢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了。

那被蒙著雙眼的冷傲男人嘴角竟然微微勾起,他……是在笑嗎?

蘇夢覺得毛骨悚然,這一年的時間除了冷笑之外,她從未見過穆塵真正的笑容。

此刻他嘴角揚起的弧度很顯然是發自內心的微笑。

穆塵笑了?還是因為一個女人?這怎麼可能?

一向最討厭女人的他居然沒有反感女人,自己不在他身邊的這段時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小七?」穆塵好聽的聲音響起。

小七?蘇夢在腦子裡搜索這個名字,總覺得有些耳熟。

「塵哥哥,你每次都能猜到我,不好玩。」

蘇夢有些吃醋,她居然能這麼親昵的稱呼穆塵。

穆塵轉身將小七抱入懷中,他寬闊的背將小七擋得嚴嚴實實。

「除了你,這園子還有誰敢蒙我的眼睛?」

蘇夢實在好奇她的身份,究竟是什麼女人能讓向來冷漠的穆塵變成這個樣子?

她朝著穆塵走去,恭敬的喚了一聲:「boss,我回來了。」

從穆塵的懷中探出來一個小腦袋,「塵哥哥,誰回來了?是不是我不在的時候你給我找了一個嫂子?」

當蘇夢看到那張臉,她像是被人捆住了一般動彈不得。

不,不是吧,為什麼她的臉和顧錦長得一模一樣?

顧錦現在已經是藍色雙瞳,只有顧安南才是黑色的眼珠,顧安南追到這裡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