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安晨直接躺在了他的懷裡,小聲的說道:「我就是不知道,所以才直接問郁總的,我怕做的不好。」

她語氣乖巧柔弱,很輕易的就激起了郁翰黎的保護欲。

「你這樣就很好。」郁翰黎用力的攬住她的腰,讓她更加貼近了一些。

突然的拉近距離讓蘇安晨心頭一震,下意識的又想將他推開。

「別動。」郁翰黎察覺到了她的小動作,更是低著頭貼近了一些問道:「還想不想等價交換了?」

蘇安晨暗中咬了咬牙齒,努力剋制自己的膈應,迎合上去了。

「當然想要郁總給的消息了,我這不是正在努力嗎?」

她撐著半個身子看著他,那雙大眼睛里堆滿了情愫。

郁翰黎也看著她,空氣越發的曖昧起來。

「黎哥哥,」蘇安晨嬌軟的叫了一聲,臉頰微微泛紅。

這是她第一次這麼叫他,郁翰黎聽了都身子一僵。

蘇安晨主動的靠了上去,離那形狀好看的薄唇一點點靠近。

郁翰黎突然覺得口唇乾澀,竟不受控制的吞咽了口水,有些期待那抹嬌嫩靠近了。

蘇安晨不斷的在心中安慰自己,只是犧牲一丟丟色相就能拿到想要的消息了。

為了消息她這點犧牲是可以做的!

可正當她視死如歸的準備親上那抹薄唇的時候,酒店的房門突然被打開。

闖進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蘇安晨如彈簧一般的迅速撤離,正襟危坐。

這裡是她的房間,除了她之外只有沈笙然有這間房間的房卡了。

果不其然,沈笙然的聲音立刻響了起來:「嫂嫂,你在做什麼呢?」

門口的位置是視覺盲區。

所以沈笙然一開始並沒有發現房間里還有郁翰黎,直到走進來,看到兩個人並排坐在沙發上的時候才反應過來。

見氣氛有些不對勁,她話也說的小心翼翼。

「那個……我是不是打擾到你們了?」

蘇安晨笑眯眯的看著她:「沒有,你來的正是時候呢!」

剛剛那氣氛讓她渾身不舒坦,現在沈笙然來了,反倒是讓她覺得自在了不少。

聽蘇安晨這麼說沈笙然放輕鬆了一些。

可當又看到郁翰黎冷著的臉時,她又緊張了起來。

「我還是走吧,怎麼看我來的都不合時宜!」

她撇了撇嘴巴,也不等他們說什麼了,立刻往外面跑。

房間內瞬間恢復了平靜,蘇安晨往旁邊坐的遠了一些,突然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郁總,您還是不要賣關子了,您到底得了什麼意外之喜啊?」

郁翰黎見她笑顏如花,眼中的趣味也不減。

「既然被打斷了再繼續也沒有什麼樂趣了,我就告訴你吧。」

「好呢。」蘇安晨起身坐到了郁翰黎的對面,對他的嫌棄表達的直接。

郁翰黎笑而不語,等她坐下來了才接著說道。

「黃飛金的事情他自己擺平不了,所以已經準備出國避難了。」

郁翰黎不再賣關子。

聽到他的話,蘇安晨倒是一點都沒有意外。

「解決不了的話,逃離確實是個好辦法。」

她看著郁翰黎,挑了挑眉頭,「難道這就是郁總說的意外得到的消息嗎?我覺得也沒有什麼意外的。」

如果這真的只是郁翰黎要來對她說的,那她覺得剛剛兩個人玩的遊戲實在幼稚的不行了。

郁翰黎將她全部的表情變化都收進了眼底,從口袋裡拿出了個拇指大小的優盤,修長的兩根手指推到了蘇安晨的面前。

「這是什麼?」蘇安晨看著優盤,有些遲疑了。

難道郁翰黎還有其他的東西?

「之前晏夢凡為了討好黃飛金拍攝的視頻可不止你手中的一點。」郁翰黎緩緩說。

蘇安晨極其細微的蹙了蹙眉頭,盯著那優盤。

「你是說,這優盤裡還有其他的視頻?」

郁翰黎點了點頭。

得到了他的肯定,蘇安晨的嘴角不受控制的微微揚起。

「原來郁總的意外之得在這裡啊。」

她內心歡喜,原本還想著重要的籌碼黃飛金出事了之後對晏夢凡會少了個牽制。

但是現在看來,就算沒有了黃飛金。

有了這些視頻能達到一樣的效果。

如果只是一個視頻傳出來的話,可能會被晏夢凡擺平,但如果多個視頻相繼傳出來的話,她就算是想洗也洗不幹凈了。

「黃飛金那些破事他老婆也都知道了,這也是他選擇出國的最根本原因。」

郁翰黎將蘇安晨臉上的狡黠收進眼裡。

蘇安晨聽了嘖了一聲,「他做了這麼多事,他老婆氣的不輕吧?」

她對這事那一點興趣都沒有,也不知道郁翰黎為什麼非要提起黃飛金的老婆。

但是下一秒,她算是明白了,因為郁翰黎緊跟著就開了口。

「所以啊,我還是覺得我老婆好。」

蘇安晨眯了眯眼睛:「你的意思是,如果是你出了這樣的事情,我不會生氣了?」

郁翰黎笑出聲:「我是說,我老婆不會擔心這種問題,因為我絕對不會像他那樣不檢點。」

總是覺得他這話裡有話,其實蘇安晨也清楚,當下眼前的人是在暗示之前她跟黃飛金走的近呢!

她笑而不語,心中給郁翰黎標了個『小心眼』得到標籤。 軍營上空,一片厚重白雲之上,鎮元、軒轅裂空和陸百鳴圍坐在一起,十分悠閑的喝茶聊天。頂點更新最快

陸百鳴已經布置出極為精妙的陣法,將這片白雲掩蓋,任誰也難以發現。

「屠氏三兄弟永遠都是暴脾氣,也不知道張若塵能否降服得了他們。」軒轅裂空道。

同樣出自萬墟界,他對屠氏三兄弟,無疑是最為了解不過,包括他們的性格與實力。

「屠氏三兄弟具體有多強實力?」鎮元問道。

軒轅裂空笑道:「他們兄弟三人突破到接天境的時間還不算太長,遠未達到接天境的巔峰,不過他們每一個的實力,都不會亞於巔峰時期的黑炎大將,甚至猶有過之,聯手的話,一般的臨道境強者,都未必會是他們的對手。」

聞言,鎮元和陸百鳴都微微有些驚訝,屠氏三兄弟的實力,比他們所預料的,還要強大不少。

「也即是說,屠氏三兄弟的實力已經達到臨道境中上層次,你們確定張若塵能奈何得了他們?」陸百鳴微微皺起眉頭。

測試張若塵的實力,的確是沒錯,但是對手卻必須要選好。

鎮元露出一抹笑容,道:「陸師兄不用擔心,張師弟乃是時空傳人,手段了得,他敢應戰,就必然有把握,我們只管在這裡看著便是。」

陸百鳴不再說什麼,將目光投向下方演武場,他倒是很期待張若塵會有怎樣驚艷的表現。

張若塵緩步走入演武場,淡然面對屠氏三兄弟。

事到如今,這一戰,已經是在所難免。

在與死族開戰前,先熱熱身倒也不錯。

當即,有強者開啟演武場內的陣法,避免戰鬥力量波及太廣。

「張若塵,你先出手吧,免得待會兒你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屠地十分張狂道。

張若塵道:「還是由你們先出手,讓我見識一下,你們都有些什麼手段。」

「還真是夠狂妄,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我們兄弟三人沒有給你機會,無需大哥和二哥出手,我一人便可擊敗你,接我一招,神王戰天拳。」屠地冷笑,眼中滿是輕蔑之色。

他倒是不與張若塵客氣,當即出手,數十萬道拳道規則凝聚於拳頭之上,道道天地之力被調動,一尊無比高大的神王虛影在他身後浮現,霸道強絕,釋放出無上威嚴。

「神王戰天拳,萬墟界極富盛名的一種拳道聖術,傳聞修鍊到極致,可以蛻變為神通,攻伐無敵。」

「屠人的神王戰天拳,已經修鍊到中階聖術層次,且是中階聖術中最厲害的通玄層次,真正掌握神王戰天拳的精髓,威力比之一般高階聖術,都不會相差太多。」

風岩面露憂色,不免有些為張若塵擔心。

實際上,在屠人出手時,張若塵也同時出手,一條天河浮現在他身周,曲曲折折,綿延不絕。

神王戰天拳極其霸道,洛水拳法則相對較為陰柔,張若塵打算以柔克剛,將屠人這一拳化解於無形。

三十七萬道拳道規則盡皆浮現而出,雄渾聖氣源源不斷從竅穴中湧出。

將肉身熬煉到大聖之下,張若塵體內一百四十四個竅穴均是被開拓得極為龐大,內蘊一個個龐大的聖氣湖泊,使得他本身的力量,幾乎能夠源源不絕。

別看屠人修為比他高出兩個境界,但其修鍊出的拳道規則,卻並不比他多多少,所以他無懼以拳法與其展開對決。

「九曲九轉。」

天河洶湧澎湃,蜿蜒曲折,似一條神蟒,纏繞向神王虛影。

「嘭。」

天河快速崩潰,卻也將神王戰天拳的力量一點點消弭掉。

到得最後,雖然還有一些拳勁作用在張若塵身上,卻已經無法對他造成半點傷害,連讓他倒退半步都不行。

「嗯?」

看到這種情況,屠人明顯感到十分詫異。

他乃是接天境強者,還是一位帝子,哪怕剛才未曾用上全力,但他施展的畢竟是通玄聖術,正常情況下,普通接天境強者都未必抵擋得住,可張若塵竟然能夠輕描淡寫接下。

雲層上,陸百鳴眼中露出異色,道:「鎮元師弟,張師弟的修為明明已經達到規則大天地,你為何要說是規則小天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