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瑾月壞壞一笑,「經過這次的教訓,她怕是以後再也不敢來我們家了。」

「嗯!」蘇言溪和蘇言閱贊同的點頭。

「小妹,你把陣法書給我看一下。」蘇言閱道。經過這次,他也有了想要學陣法的想法。

蘇瑾月拿出陣法書遞給蘇言閱,「大哥,你想學陣法嗎?」

「我試試看能不能學會。」蘇言閱接過書翻開看了起來。若是他可以學會,那他就將醫谷的陣法重新布置一下。

蘇言溪湊上前,與蘇言閱一起看了起來。他也有相同的想法。

看到兩個哥哥認真研究陣法書的樣子,蘇瑾月笑了笑,起身向著樓上走去。她現在更感興趣的是煉丹和修鍊,至於陣法,等閑暇之餘再研究。

早晨陽光明媚,蘇瑾月踏著輕快的步伐走在林蔭大道上,耳邊不時傳來陣陣銀鈴般的笑聲。

她嘴角微微彎起,在這種充滿了青春氣息的地方,心情也會不知不覺的受到感染變的非常好。

看到蘇瑾月走進教室,丁思安三人齊齊的將目光集中到了她的身上。

「蘇瑾月,你昨天去哪兒了?」等到蘇瑾月坐下,丁思安問道。她昨天一天都在擔心蘇瑾月。

「我家裡有些事,就請假回去了,謝謝你們的關心!」蘇瑾月微笑道。她能感受到她們的擔心,心裡感覺暖暖的。她前世除了麗娜外,基本上沒什麼朋友。

「沒事就好,都是茉莉弄得緊張兮兮的。」丁思安笑著白了錢茉莉一眼。錢茉莉的弟弟醒了以後,她變的開朗了很多。

錢茉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也是因為擔心蘇瑾月。

「蘇瑾月,錢茉莉,今天放學後去我們宿舍玩吧。」林暮竹說道。她已經跟玩的好的三個室友說過了,她們都很歡迎蘇瑾月和錢茉莉過去玩。

「好。」蘇瑾月應道。前天她就答應了她們,一直拖到今天她也覺得不好意思。

隨著一陣上課鈴的響起,眾人又開始了忙碌的一天。

第一節課是朱訓旺的課,他走進教室,看了蘇瑾月一眼,直接拿起課本上起了課。他現在已經清楚了蘇瑾月的身份,他可不想因為自己的一些習慣,惹蘇瑾月不高興。雖然改掉點名的習慣有些不適應,不過凡事總得有個開始。

眾人都詫異的看著朱訓旺。

甚至有同學舉手提醒朱訓旺點名的事。畢竟從開學到現在幾乎天天點名,一下子不點名,他們反倒有些不習慣了。

朱訓旺清了清喉嚨,看向在座的眾人開口道:「從今天起我不會再點名了,畢竟你們都已經是成年人了。不過若是誰沒有完成好我布置的作業,我還是會扣分的。」對於醫學他是認真的,容不得一點馬虎,因為在座的同學以後都會成為醫生。

「旺旺老師英明!」教室里響起了一陣歡呼聲。畢竟誰也不喜歡像個小學生一樣天天被點名。

朱訓旺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好了,我們繼續上課。」同學們私下叫他旺旺老師,他也是知道的,剛開始有些生氣,不過今天聽起來倒是挺親切的。

上午的時光很快過去。

「好餓啊!終於可以吃飯了。」丁思安站起身,伸了個懶腰,看向蘇瑾月和錢茉莉,「我們快去食堂吧,我都餓的前胸後背了。」

「再餓你今天也不能多吃,下午還有解剖課呢,別又吐的滿地都是。」林暮竹笑著調侃道。已經上了三個月解剖課了,丁思安還是上一次吐一次。

「真是影響胃口。」丁思安白了林暮竹一眼。她其實已經好多了,剛開始上解剖課的時候,她基本上都要吐到虛脫為止。現在雖然會吐,不過已經沒有那麼嚴重了。

蘇瑾月從包里拿出一小瓶藥丸,遞給丁思安,「這個藥丸給你,以後上解剖課前吃一顆,保證你不會吐。」她前天上解剖課的時候,看到丁思安的情況,就回去做了這個小藥丸。

「真的有用嗎?」丁思安打開瓷瓶聞了聞,有種酸甜的味道。

「試了就知道了。」蘇瑾月勾唇道。

四人來到食堂,食堂的位置已經差不多坐滿了。

「我看到小欣她們了,我們去那裡坐吧。」林暮竹指了指前面不遠的一個位置。

許欣欣看到林暮竹四人,對著她們揮了揮手,「你們怎麼才來?我們都快吃好了。」

「還不是老師拖課,我給你們介紹一下,她就是我跟你們說的,我們班新來的同學蘇瑾月,還有錢茉莉。」丁思安看向蘇瑾月和錢茉莉,「她們是我的室友,許欣欣,張莉,還有馬春蘭。」 看到郭峰又爬下圍牆,李春娥的心拔涼拔涼的,她已經可以肯定自己是遇到了不幹凈的東西。不然為什麼自己明明在院子里,小峰卻看不見她。她到底該怎麼辦啊!

拿起身旁的方凳,李春娥咬了咬牙,向著面前那面無形的牆砸了過去。

也不知道砸了多久,直到沒有力氣她才停了下來,一屁股癱坐在地上,眼看著天色越來越暗,李春娥心中也是越來越害怕,終於再也忍不住哭了起來。

找了一圈沒有找到李春娥的郭家父子兩人,剛回到家,聽到了隔壁傳來的哭聲。

「怎麼像你媽的哭聲?」郭木根仔細的聽了聽道。

「我過去看看。」郭峰走到圍牆邊,順著梯子爬到圍牆上,看到對面院子里,李春娥正坐在舊傢具旁大聲的哭著,連忙爬了過去。

「媽,你怎麼在這兒?我和爸都找了你一大圈了。」郭峰有些生氣的說道。為了找她,他們來來回回在巷子里跑了好幾遍了。

聽到郭峰的聲音,李春娥愣了愣,連忙抬起頭來,看到真的是自己兒子,開心地從地上爬起來。

想到剛剛的事,她連忙拉起郭峰的手,「我…我們快回去,這…這裡不幹凈。」她發誓以後再也不來這裡了。

蘇言閱和蘇言溪聽到蘇瑾月的話,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這麼說她會在陣法里困上兩個小時了,她會不會嚇哭啊?」蘇言溪有種大快人心的感覺。

「那種人就該給她一個教訓。」蘇言閱笑道。

蘇瑾月壞壞一笑,「經過這次的教訓,她怕是以後再也不敢來我們家了。」

「嗯!」蘇言溪和蘇言閱贊同的點頭。

「小妹,你把陣法書給我看一下。」蘇言閱道。經過這次,他也有了想要學陣法的想法。

蘇瑾月拿出陣法書遞給蘇言閱,「大哥,你想學陣法嗎?」

「我試試看能不能學會。」蘇言閱接過書翻開看了起來。若是他可以學會,那他就將醫谷的陣法重新布置一下。

蘇言溪湊上前,與蘇言閱一起看了起來。他也有相同的想法。

看到兩個哥哥認真研究陣法書的樣子,蘇瑾月笑了笑,起身向著樓上走去。她現在更感興趣的是煉丹和修鍊,至於陣法,等閑暇之餘再研究。

早晨陽光明媚,蘇瑾月踏著輕快的步伐走在林蔭大道上,耳邊不時傳來陣陣銀鈴般的笑聲。

她嘴角微微彎起,在這種充滿了青春氣息的地方,心情也會不知不覺的受到感染變的非常好。

看到蘇瑾月走進教室,丁思安三人齊齊的將目光集中到了她的身上。

「蘇瑾月,你昨天去哪兒了?」等到蘇瑾月坐下,丁思安問道。她昨天一天都在擔心蘇瑾月。

「我家裡有些事,就請假回去了,謝謝你們的關心!」蘇瑾月微笑道。她能感受到她們的擔心,心裡感覺暖暖的。她前世除了麗娜外,基本上沒什麼朋友。

「沒事就好,都是茉莉弄得緊張兮兮的。」丁思安笑著白了錢茉莉一眼。錢茉莉的弟弟醒了以後,她變的開朗了很多。

錢茉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也是因為擔心蘇瑾月。

「蘇瑾月,錢茉莉,今天放學後去我們宿舍玩吧。」林暮竹說道。她已經跟玩的好的三個室友說過了,她們都很歡迎蘇瑾月和錢茉莉過去玩。

「好。」蘇瑾月應道。前天她就答應了她們,一直拖到今天她也覺得不好意思。

隨著一陣上課鈴的響起,眾人又開始了忙碌的一天。

第一節課是朱訓旺的課,他走進教室,看了蘇瑾月一眼,直接拿起課本上起了課。他現在已經清楚了蘇瑾月的身份,他可不想因為自己的一些習慣,惹蘇瑾月不高興。雖然改掉點名的習慣有些不適應,不過凡事總得有個開始。

眾人都詫異的看著朱訓旺。

甚至有同學舉手提醒朱訓旺點名的事。畢竟從開學到現在幾乎天天點名,一下子不點名,他們反倒有些不習慣了。

朱訓旺清了清喉嚨,看向在座的眾人開口道:「從今天起我不會再點名了,畢竟你們都已經是成年人了。不過若是誰沒有完成好我布置的作業,我還是會扣分的。」對於醫學他是認真的,容不得一點馬虎,因為在座的同學以後都會成為醫生。

「旺旺老師英明!」教室里響起了一陣歡呼聲。畢竟誰也不喜歡像個小學生一樣天天被點名。

朱訓旺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好了,我們繼續上課。」同學們私下叫他旺旺老師,他也是知道的,剛開始有些生氣,不過今天聽起來倒是挺親切的。

上午的時光很快過去。

「好餓啊!終於可以吃飯了。」丁思安站起身,伸了個懶腰,看向蘇瑾月和錢茉莉,「我們快去食堂吧,我都餓的前胸貼後背了。」

「再餓你今天也不能多吃,下午還有解剖課呢,別又吐的滿地都是。」林暮竹笑著調侃道。已經上了三個月解剖課了,丁思安還是上一次吐一次。

「真是影響胃口。」丁思安白了林暮竹一眼。她其實已經好多了,剛開始上解剖課的時候,她基本上都要吐到虛脫為止。現在雖然會吐,不過已經沒有那麼嚴重了。

蘇瑾月從包里拿出一小瓶藥丸,遞給丁思安,「這個藥丸給你,以後上解剖課前吃一顆,保證你不會吐。」她前天上解剖課的時候,看到丁思安的情況,就回去做了這個小藥丸。

「真的有用嗎?」丁思安打開瓷瓶聞了聞,有種酸甜的味道。

「試了就知道了。」蘇瑾月勾唇道。

四人來到食堂,食堂的位置已經差不多坐滿了。

「我看到小欣她們了,我們去那裡坐吧。」林暮竹指了指前面不遠的一個位置。

許欣欣看到林暮竹四人,對著她們揮了揮手,「你們怎麼才來?我們都快吃好了。」

「還不是老師拖課,我給你們介紹一下,她就是我跟你們說的,我們班新來的同學蘇瑾月,還有錢茉莉。」丁思安看向蘇瑾月和錢茉莉,「她們是我的室友,許欣欣,張莉,還有馬春蘭。」 午飯後,蘇瑾月四人在校園裡散了會兒步,就前往了醫學樓。下午的第一節課,就是讓很多女生都毛骨悚然的解剖課。

丁思安拿出蘇瑾月給她的藥丸服下一顆,「你們要嗎?」

「我要一顆。」錢茉莉伸出手道。那天是因為弟弟的事,她忘記了害怕,可是她畢竟是女生,上這種課心裡還是有些受不了的。特別是在解剖的時候,她真的有種想吐的感覺。

「也給我一顆。」林暮竹猶豫了一會兒,還是伸出手道。

「蘇瑾月,你要嗎?」丁思安將藥丸遞到蘇瑾月面前。

「不用。」蘇瑾月微笑著搖頭。要當醫生就必須要通過解剖課這一關,畢竟以後是要給病人做手術的,而她早就已經習以為常了。

看到同學們三五成群的走進醫學樓,林暮竹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同學們都進去了,我們也進去吧。」即使不想進去,該面對還是要面對的。

「嗯!」蘇瑾月三人點了點頭,向著裡面走去。

走進解剖教室,看到大部分的同學都已經到了,和別的課不一樣,同學們大多都保持著安靜,只是靜靜地等待著老師的到來。

蘇瑾月四人走到位置上坐了下來。

隨著剩下的同學陸續到來,很快上課的鈴聲也響了起來。

等了沒多久,教解剖課的楊老師走了進來,他微笑對著在座的同學們點了點頭,在眾人緊張的目光下開口道:「好,我們開始今天的課,下來由第三排的這位女生,和第五排的那位男生去請大體老師。」

丁思安三人同時將目光集中的到了蘇瑾月的身上,眼中有著一絲同情。

蘇瑾月笑了笑,站起身走到前面,停下腳步看向和自己一起去的男生。

男生走上前,他的臉色有些蒼白,「我們走吧。」他這也是第一次去請大體老師。

蘇瑾月和男生來到放大體老師的房間,一股福爾馬林的味道撲面而來。

「你讓我緩緩。」男生的臉色變的越加蒼白,雙腿也開始有些顫抖。

蘇瑾月走上前,在大體老師的身旁等著男生緩過神。以她現在的實力,一個人搬大體老師也完全沒有問題,只是她若是這樣做了,就太過讓人驚駭了。

男生深吸了好幾口氣,才走上前,顫抖著手伸向裝大體老師的大體袋,「走…走吧。」

蘇瑾月伸手提住另一邊,向著解剖室走去。

「你不怕嗎?」看到蘇瑾月面不改色,男生有些不好意思。他好歹是個男人,在一個女孩子面前這麼慫,的確有些不爺們。

「不怕。」蘇瑾月淡聲回道。

男生咽了咽口水,看向手中的大體袋,在心中暗暗的給自己鼓了下氣。一個女生都不怕,他有什麼好怕的。

回到教室,蘇瑾月兩人將大體袋輕放在解剖台上。

「很好,回去坐吧。」楊勇讚賞的點了點頭。蘇瑾月是他見過的最淡定的女生。

等到蘇瑾月兩人坐回到位置,楊勇看向在座的眾人,「現在大家站起身,向我們的大體老師鞠躬致敬。」不是每一個人都有勇氣,將自己遺體捐出來的,所以他們是值得尊敬的。

鞠躬完畢后,正式開始了解剖課。

「今天我們要解剖的是心臟,哪位同學願意上來。」楊勇環視著在場的眾人。

除了有過解剖經驗的幾名同學外,眾人的目光都紛紛的躲避。雖然已經上了好多節解剖課,不過真的要讓他們上去真刀真槍干,他們還是不敢的。反正大學還有好幾年,等以後克服了,他們再去嘗試好了。

楊勇的目光掃過蘇瑾月,見她的表情平靜無波,微微挑了挑眉,「這位女同學,你願意上來試一下嗎?」

聽見楊勇詢問自己,蘇瑾月倒是有些詫異。不過既然他都已經叫了自己,她拒絕也不好。而且就算這次不去,總有一天會輪到她。

「好!」蘇瑾月站起身。

「蘇瑾月,你行嗎?」丁思安擔憂的問道。蘇瑾月可是只來了兩天,解剖課也才第二次上。

錢茉莉和林暮竹也滿是擔憂。反正她們是不敢的。

蘇瑾月點了一下頭,抬步向著解剖台走去。

眾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蘇瑾月的身上。

楊勇見蘇瑾月的神情淡定,眼中有著一絲驚訝之色,「可以嗎?」這個女同學還真是不簡單。

「嗯!」蘇瑾月點了一下頭。

「那就開始吧,你現在用解剖刀切開大體老師的胸口,將心臟解剖出來,在解剖的時候一定要小心,千萬不要破壞心臟。」楊勇指導道。

蘇瑾月伸手拿起解剖刀,在大體老師的胸口處切了下去,下刀的力度把握的十分恰當。

楊勇見狀,眼中露出一抹震驚之色。他可以肯定,蘇瑾月絕對不是第一次解剖。

「哇!蘇瑾月太厲害了,她是怎麼做到這麼鎮定的?」林暮竹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正解剖的蘇瑾月。

「我決定了,蘇瑾月以後就是我的偶像。」丁思安一臉崇拜道。

錢茉莉看著蘇瑾月,目光漸漸堅定起來。她一定要克服害怕,成為一名優秀的醫生。那樣她才配得上當蘇瑾月的朋友。

蘇瑾月很快就將整顆心臟解剖了出來,整個過程,堪稱教科書式的操作。她也想假裝自己不熟練,但是當她拿起解剖刀的那一刻,在切下第一刀的那一刻,就像得了強迫症一般,完全不允許自己的刀子,在大體老師的身上多切出一道口子,哪怕切深一點,她都感覺那是對逝者的不尊重。

放下解剖刀,蘇瑾月看向楊勇,「老師,已經解剖好了。」

楊勇回過神,讚賞的點了點頭,「你解剖的非常好!回去坐吧。」甚至連他都自愧不如。要不是正在上課,他都想要詢問蘇瑾月,是不是哪個醫院派來醫科大考察的醫生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