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眉開著電視看得跟個死魚似的。沈元胥沒能成功讓蘇眉幫他拿那些東西,裹著個浴袍就出來了,精瘦人魚線的完美身材,滴著水的濕漉漉的頭髮,那一身清爽,簡直不要太誘惑!

「蘇眉,看我,我比電視帥。」

蘇眉的內心是崩潰的:「……」哦湊……這貨一定不是她家男主沈元胥!哪有這麼妖孽!!!

見蘇眉不理他,沈元胥乾脆一把搶過遙控器,把蘇眉摟在懷裡,呼吸粗重,「上次看了你全身好像對你不太公平,不如這一次換你來看我吧。」

「我已經準備好了。」

蘇眉看著轉變了妖孽畫風的沈元胥,一臉懵逼:「……」

「老師,你節操掉了。」

沈元胥不甚在意地擺手,「掉了就掉了吧,等有空再撿。」看著懷裡小丫頭震驚如同見了鬼的神情,他覺得太過好玩,早知道這丫頭的弱點是這個,他也不會老是被這丫頭處處拿捏了。

之後沈元胥的節操一直沒撿起來過……

還好沈元胥沒像個暴露狂一樣自己把衣服脫了讓蘇眉看。

等到蘇眉去洗澡的時候……

「蘇眉,要不我跟你一起洗?」

蘇眉沒理他。

「或者我幫你洗。」

蘇眉沒理他。

「待會你出來的時候不用穿的特別嚴實的,反正看也看過了。」

蘇眉:「……」

蘇眉:「滾!」

於是洗完澡的蘇眉穿得無比嚴實!

兩個人的關係轉變,似乎從過生日的時候就開始崩得不正常了。

只是第二天的時候,學校里掀起了軒然大波。

有照片稱:男神老師沈元胥和不良學生蘇眉在一起了!

在學校公告欄處,不知誰給貼上的,好幾張學校附近的照片,以及昨天他們去過的一些地方。都有好幾張模模糊糊的照片,但那兩個背景,怎麼看怎麼像兩個人。

最為突出的一張,是從護城河一個角度拍的,恰好拍到了兩個人的正面。

這師生戀也太明顯了吧?!

校長很是嚴肅地將兩個人請到了辦公室里。

「你們兩個,說說到底怎麼回事!」 蘇眉眨眨眼,不等沈元胥說話,就伸手向校長一臉無謂:「給我看看那些照片。」

校長從公文包里拿出了一堆。

蘇眉越看臉色越不好。

「拍得真丑!」

校長:「……」所以她剛剛的臉色僅僅是因為照片拍得太丑的緣故?

然後蘇眉又拿出自己的手機,翻到了相冊隨意挑選了幾張給校長過目。「看,這就是專業人士和非專業人士的區別。」

手機里的照片,有蘇眉勾住沈元胥脖子做出要親吻他的架勢、沈元胥表情不自然,臉部微紅,看起來就是害羞的模樣。也有蘇眉靠在沈元胥懷裡,沈元胥一手環抱著蘇眉,兩人親密無間。

背景全是在昨天他們去過的地方。

校長氣得說不出話來。他叫他們倆過來,是要他們解釋照片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現在他們好像已經解釋清楚了,自己卻火氣更大了呢?

「你們兩個!」

沈元胥摸了摸蘇眉的頭,「別鬧。校長是認真的。」

「哦。」蘇眉也很認真,「所以我把拍得最好的幾張拿給校長看了吶。」

校長:「……」深呼吸、深呼吸……

「你們真的在一起了?」

蘇眉聳肩,沈元胥點頭,「如你所見。」

然而校長卻無可奈何。「你們能不能低調點?」

蘇眉有點無辜,皺了皺眉:「我們很低調了。只是不知道那個無聊的人偷拍的,其實我們已經同居很久了。」

校長覺得他呼吸有點困難,一下子老了十多歲,揮揮手把兩個人又趕走,他的內心是崩潰的。

律政佳人:冷麪四少太腹黑 他只是想讓這兩個人來給他一個解釋!不是看他們來這裡秀恩愛的!

喂的好一把狗糧,校長決定自己不管這件事了,只是叫人把那些照片都撤了。

回到班裡,幾個平時還能和蘇眉說得上一些話的同學急忙湊過來,詢問蘇眉事情的真假。

蘇眉眨眼,「公告欄不是都已經有照片了嗎。」雖然偷拍的技術不太過關,好歹也看得出他們兩個的確在一起了啊。

一個男同學無比崇拜,豎起大拇指:「厲害!你的成績是不是因為和沈老師在一起了所以才這麼好?」

「算是吧。」蘇眉點點頭,不太細緻地回答。 拒愛:踢走二手總裁 不然還讓她怎麼說?目前也只有這個解釋很合理。

「蘇眉、你是怎麼追的沈老師阿?」女同學似乎更關心這類問題。追男神成功地例子可不多見,尤其還是像沈元胥這種近乎完美的男神。

「喲喲切克鬧,煎餅果子老鼠藥。」

女同學:「……」

一場鬧劇無形之中就被蘇眉化解了。韋莞卿還以為至少對蘇眉造成什麼影響,可她沒有調查清楚,蘇眉不僅是一個刺頭學生,她的背景,是這座學校的投資商,蘇家。

韋莞卿還不知道,自己這麼做反而是幫著沈元胥打上了蘇眉的商標。讓兩個人的關係變得光明正大了起來。

以至於放學的時候,蘇眉明目張胆地坐上了沈元胥的車,強行在學校里餵了好大一把狗糧。

羨煞旁人。 隨即韋莞卿又派人通知了蘇眉的父母,讓他們清楚,自家女兒都在學校里幹了什麼好事。

以及沈家的長輩,都來插手了沈元胥的事情。

蘇爸爸首先是第一個反對的,「你怎麼能跟一個老師在一起!」在他眼裡,自己的寶貝女兒應該是要找個門當戶對的富二代,就算不是富二代,好歹也要配得上自己的女兒。

可他怎麼聽說,自己的女兒以前總是被那個老師無視。這麼不關心自己的女兒,蘇爸爸怎麼可能放心蘇眉?

蘇眉默默汗了一下,蘇爸爸明顯這是被人當成槍使了。他得到的消息都是很久之前的過時消息。

「爸,他叫沈元胥。」蘇眉無奈提醒道。

「管他叫什麼沈元胥陸元胥的,就算你喜歡他我也不會同意你們兩個在一起的!更何況他對你這麼差勁……」蘇爸爸罵罵咧咧,忽然就想到了什麼,明顯愣了愣,「你剛剛說啥?」

沈元胥不就是沈家的公子?蘇眉小時候還見過他一面,老早就嚷著要嫁給他。許多年不提了,蘇爸爸差點就忘了那件事。

再說,沈家的家風也是很好的,比上蘇家還要強悍一些,樣樣都說得過去,蘇爸爸又是第一個支持,「行了,姑娘長大了就不要老爸了,老爸去跟你媽約會。」

蘇眉:「……」

……

沈元胥在家中也是有點無奈。沈家的人本是不反對他跟著自己的愛好去學校當一個老師。聽說他居然和一個學生談戀愛引得全校皆知,這就有點敗壞沈家的家風了。

沈老爺子皺著眉頭很是嚴肅,拄著拐杖看起來頗有佘太君的氣勢。「從明天起,你不必去學校了!好好給我繼承家業,去公司里干。」

沈元胥一言不發,他了解沈老爺子的脾氣,這會無論說什麼都是火上澆油。

「還有,那個姑娘,老大去找她談談,能用錢解決就行,若是不能,就讓她看看沈家的實力。」

老大沈元縱點頭稱是。

沈老爺子也不是不擔心沈元胥的婚姻大事,只是和一個學生,傳出去始終對沈家評價不好。況且沈元胥向來如此優秀,他也很想了解,究竟是怎樣一個學生,才入的了沈元胥的眼。

叫老大出馬威逼利誘,也是看看那學生的心性。若是她心志堅毅,那麼等幾年他或許也會同意沈元胥和她的事。若那孩子承受不住,自然也沒本事和沈元胥站在同一高度跟他並肩。

說白了,沈老爺子也就是想考驗那那丫頭。

蘇眉是在放學后被沈元縱攔下的。

看著這個和沈元胥有些相像的男人,蘇眉大概也猜到了什麼。沈家看媳婦不注重家世,更注重品行。

不過看樣子,沈家也沒有得到蘇眉的準確身份,否則也不會只是派個人來試探她而已了。

「蘇同學吧,我是元胥的大哥,想找你談談。」沈元縱比沈元胥還要更成熟些,目光精明,看來是在商場中磨練了很久。他的氣場也不錯,雖然還沒到老狐狸老謀深算返璞歸真的意味,但是對於一般人來說,已經很有壓力了。 蘇眉面不改色,不就是想在氣場上壓倒她?她也不差勁!

微微一笑,蘇眉也調整自己,放出職場女強人一面的風輕雲淡,「請。」瞬間的變化,讓沈元縱內心驚訝不已。

這小女娃,不簡單。

蘇眉知道,沈元胥無論是出於沈家壓力還是自身想法,也是要將她一個人獨自面對這些的。

主要是想讓她得到沈家的肯定。

沈元縱早就安排好了一些,蘇眉也很淡定的接受不反抗。坐上豪華版加長林肯,蘇眉如同女王審視,目不斜視。一派享受渾然天成,沒有一點點的做作和假裝。

一直駛到目的地,車子里都很安靜。

這是一個優雅的茶莊。沈元縱很早就訂好了雅間,除去閑雜人等,就剩下兩個助理和蘇眉。

「蘇同學很喜歡元胥?」沈元胥讓一個助理給蘇眉泡了一杯雨前龍井。

「對。」蘇眉大方承認。

「那蘇同學可知道,元胥不是一般人。」

「全校男神,深中集團二少爺,我說的不錯吧?」蘇眉微微一笑,反問道。

又抿了一口茶,「味道不錯,只是欠了一點糖。」

「茶都是不放糖的。」沈元縱笑著解釋。

蘇眉挑眉,「那是你們中老年人的愛好,嘗盡人生,就喜歡這種澀澀的苦。」

「我就不同了,人生還沒經歷過一半,自然是要甘甜可口。」

「哦?」沈元縱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奇怪的道理,顯然很有興趣,「我以為,蘇同學是看中沈氏的錢財。」

蘇眉假裝很是驚訝,「難道沈氏沒有調查過我?我以為我的身份就能夠讓沈氏認同了呢。」

「蘇同學還是說說自己的道理吧。」沈元縱有些尷尬,沈氏的確沒有調查過蘇眉,他們以為,沈元胥在學校里足夠出名,和他在一起的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看中了沈元胥的家世背景。

轉移話題,沈元縱很快就覺得對方不僅僅是個小丫頭片子了。

「能夠有更好的生活,為什麼還要吃苦?」蘇眉反問,有些不解,「我又沒有特殊癖好。」

沈元縱:「……」這丫頭未免也太伶牙俐齒了。

「那麼蘇同學,你喜歡元胥的哪裡的?」

蘇眉嘿嘿嘿,「你不會想要詳細了解的。」

沈元縱:「……」

於是話題就在莫名其妙中被帶歪了……

一整天下來,幾乎都是沈元縱落敗而逃,他忽然覺得對付那些商場里的狐狸,還要比這丫頭容易的多。

回到沈家,沈元縱默默地向沈老爺子請假。話里話外都透露這蘇眉不是一個容易對付的丫頭。

沈老爺子雖然應允了,但卻對蘇眉越發好奇,沉默好一會,沈老爺子又看向沈承勢,「你去見見那丫頭。」

沈承勢點點頭,自己的大兒子也沒法搞定一個高二的小丫頭,確實是丟人。

沈承勢可是縱橫了商場幾十年的人,不會像沈元縱這般魯莽,他在去找蘇眉的前一天,就已經將蘇眉祖宗十八代調查清楚了。

蘇家的丫頭,身份不錯,也是個商場的大碗的女兒。

【加更1】 沈元胥雖然沒在聯繫過蘇眉了,蘇眉卻知道這是他給她表現的機會,若是自己的表現足夠好,不僅能獲得沈家人的承認,還能夠得到他們的幫助。

沈元縱敗了,就切換成沈元胥的親爹,沈承勢。

「蘇家的丫頭,是吧。」沈承勢的氣場更甚,雖然蘇眉不至於害怕,卻不能同對付沈元縱一樣的辦法。

她乖乖的點頭,落落大方。

「伯父好。」

沈承勢顯然還記得蘇眉小時候的事情,敘舊道:「我記得你小時候也來過沈家,說要嫁給元胥當新娘子,看來你很想實現願望。」

「對,我很愛沈元胥。」蘇眉點頭,說起沈元胥,她的眼裡就好似侵染了溫柔和美好,看起來不似作假。

「你也知道,沈家的媳婦,注重的是哪些方面,可我看著……你以前的作風,不是很好。」沈承勢雖然對她的感情承認,卻不代表蘇眉能夠輕易的過關。

蘇眉坦然,「那麼伯父也知道,如果不是那樣,恐怕元胥也不會注意到我。雖然自知方法不好,可我不後悔。」

「聽說你是靠著死纏爛打才讓元胥喜歡你的?」

這哪裡是聽說,分明就是調查!她怎麼就沒聽說有這麼一回事?!雖然心裡在吐槽,這件事也是個難得避免的話題,蘇眉只好換了個說話的方式。

「伯父應該也知道,元胥很少主動,若是我也不主動,怎麼能夠讓他接受我。」

「說得不錯。」沈承勢點點頭,沈元胥就是很少主動的一個人,他從小到大也就只在做老師這件事情上,能夠主動提起表達自己的想法。

鑒於沈元胥的性格,沈承勢也不太好說蘇眉什麼了。

「只是你一個女孩子,做那種事情,未免……」得知蘇眉是主動搬到沈元胥住的地方跟他同居,沈承勢有些不喜,這個做法,若是在沈家看來,是絕對要不得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