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韜對足球也有過了解,只是華夏的男足實在太糟糕,十年前,在亞洲還能排得上名次,如今卻是節節敗退,成為亞洲的三流球隊。

與男足相比,女足近幾年的成績水平有所提升,不過,但地位和男足截然不同。

男足隨便一個贏球獎都有五六百萬,女足國家隊員卻領著一千塊錢的薪水。

男足球員可以開豪車,女足球員卻因為生活,不得不退出這個行業。

華夏足球的畸形發展,可是損害了不少球迷的心。

一聲哨響,比賽正式開始,如同馬爾蒂尼所判斷的,AC米蘭因為失去了中場發動機桑切斯,還試圖強攻,不僅比賽不連貫,頻頻失誤,甚至還被克羅托內隊連續打出了好幾個有威脅的反擊。

馬爾蒂尼不停地惋惜,高挺的大鼻子上冒出了汗珠,至於晏靜看得似懂非懂,蘇韜在旁邊進行幫著解說。

晏靜笑著說道:「沒想到你還懂足球!」

蘇韜聳了聳肩道:「我無所不知,無所不能!」

薇拉對球賽不太感興趣,而是拿著手機不停地在拍照,她微笑著問道:「你覺得這場比賽,誰會贏呢?」

蘇韜偷瞄了一眼馬爾蒂尼,湊到薇拉耳邊,低聲說了幾句。

薇拉笑著說道:「你敢大聲一點嗎?」

「不敢!這裡是主隊的球迷區,如果他們有人能聽懂漢語,我今天就別想活著走出這個球場了。」蘇韜聳了聳肩道。

足球比賽,其實沒有那麼複雜,只要你對比賽規則懂一點,從場上的情勢就能看出誰強誰弱。

關於幸福的契約 克羅托內隊是一個傳統的保級隊,防守強過進攻,在禁區前擺下了鐵桶陣,只要AC米蘭隊進入三十米區之後,就會開始瘋狂逼搶,給進攻造成混亂,在這種局面下,必須要有一個控球極強的隊員,才能讓進攻能順利地打入對方的腹心。

不過,少了桑切斯的AC米蘭,彷彿缺少了靈魂,久攻不下之後,開始心浮氣躁,隊員的動作變得越來越大。

克羅托內隊員終於找到了反擊的機會,從后場直接一個長傳,打到防守隊員的身後,克羅托內隊的前方是一個又黑又硬的非洲中鋒,不僅身體強壯,速度也極快,一個衝刺帶球進入禁區,比身後的防守隊員領先了半個身位,守門員嚇了一跳,只能果斷出擊,被中鋒輕鬆晃過,眼見就要面對空門,身後的後衛萬般無奈之下,一個身後鏟球動作,並沒有夠到足球,將中鋒直接鏟倒在地。

裁判口哨聲響起,指了指點球位置,同時從兜里掏出了一張紅牌,將後衛直接罰下場!

沒有桑切斯的AC米蘭,雪上加霜,上半場臨近結束的時候,被罰下一人,這意味著下半場將要以十人應戰。 洗了個澡躺在床上,與遠在島國的蔡妍視頻通話,蔡妍在手機屏幕上顯得更加清秀,還故意戴著一副黑框眼鏡,可愛不失嫵媚,讓蘇韜看得心痒痒的。

「島國這邊的醫館已經準備得差不多,在鬼冢獨守的幫助下,醫館已經通過了各項審批,裝修也進入收尾階段,預計一個月之後就能順利開張營業。」蔡妍打了個哈欠,有些憔悴地說道,「你得儘快擬定一份大夫名單給我。給他們辦理工作簽證,也得花費一段時間。」

蘇韜對蔡妍辦事越來越放心,籌建過這麼多店面,她已經成為了這方面的專家,「我等會就催宋師和竇師,他們已經挑選好了工作人員,最遲兩日之內就能將名單交給你。按照你的要求,這些人選都是能獨當一面的大師級中醫,絕對支撐海外店的發展。」

蔡妍又問道:「你準備接下來在俄羅斯開新的海外店?」

「沒錯!」蘇韜解釋道,「島國雖然早已去中醫化,但骨子裡的文明根源,來自於華夏,所以接受起來相對而言比較容易。但西方國家長期都是認可西醫,所以莫斯科海外店至關重要,是我們進入西方國家的一塊試驗田。」

蔡妍點了點頭,道:「我結束京都這邊的事情,就會前往莫斯科。」

「辛苦你了!」蘇韜笑著說道,如果不是有蔡妍在背後相助,自己不可能這麼輕鬆。

別人都說,每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都有一個默默付出的女人。蘇韜暗自慶幸,自己擁有好幾個紅顏知己,形成了強大的動力。

與蔡妍又閑聊了幾句,蘇韜的想法是,讓蔡妍儘快培養一些得力的助手,不過按照自己對蔡妍的了解,她喜歡親力親為,所以勸了也是白勸。

在重點籌建海外店的同時,三味堂在國內的連鎖速度並沒有降低,反而變得更加瘋狂。

國內連鎖如今全部交給蘇韜的徒弟趙劍進行負責,雖然趙劍剛出大學進入社會沒多久,但他已經適應了現在的工作職位,成為三味堂不可或缺的人物,重要性絕對不亞於肖菁菁和王鵬。

至於趙劍對肖菁菁的暗戀,並沒有因為兩人經常不見面有所消減。據小道消息透露,趙劍在前一段時間,以匿名送花的方式,連續送了肖菁菁差不多一個月。

最終肖菁菁覺得忍受不了,給趙劍主動打電話表明自己的態度,才結束了他瘋狂的行動。

掛斷了蔡妍的電話,蘇韜突然想起離開米蘭之前,曾經答應過傑克遜,要為林毅夫的朋友治病,已經過去好幾天,但一點消息都沒有,暗自覺得有點納悶。

正胡思亂想之際,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嚇了蘇韜一跳,見是倪靜秋打來的電話,微笑著接通,「怎麼又想我了嗎?」

「想鬼也不會想你!」倪靜秋反應極快地說道。

蘇韜沒好氣苦笑,「那你給我打電話做什麼?」

倪靜秋哼了一聲,「我給你打電話,也不一定是想你,可能是覺得無聊,隨便找個人聊聊天。順著通訊錄往下翻,一不小心就翻到你了。」

「你就別胡扯了!」蘇韜毫不留情地揭穿道,「肯定有事情求我,直接說出來吧。」

「談不上求你,只是通知你,最近你要參加一個發布會,是由新廣傳媒策劃的,圍繞中醫文化項目的推介會,你必須得到場參加。」倪靜秋有些強勢地說道。

蘇韜沒有意外,之前倪靜秋就一直在策劃此事,只是沒有想到事情這麼快就搬上日程,效率不是一般的快。

「原來是這小事,放心吧,我等你的消息,絕對不會缺席。」蘇韜笑眯眯地答應道。

「還有得告訴你一個好消息,顧茹姍最近很火,接了十幾個大品牌的代言人。等她接下來幾部電視劇上映之後,就得躋身國內一線明星了。」倪靜秋撅著嘴唇,似笑非笑道,「對了,這次你在米蘭有沒有把她給潛規則啊!」

「你說什麼呢?」蘇韜板起面孔,「我像是那種人嗎?」

「哈哈!我得提醒你啊,如果你在米蘭沒有潛規則她,以後的話,恐怕就難了。」倪靜秋對蘇韜很了解,以他的反應,跟顧茹姍還真保持著簡單和純凈的關係,「一般來說,女明星到了一定的級別之後,就有自己的選擇權,你想一親芳澤的機會,也幾乎沒有了。」

蘇韜很認真地說道:「我幫助顧茹姍,是因為從她身上看到了,不屈服命運的精神。如果她成功了,我會為她高興。僅此而已。」

「真的?」倪靜秋不依不饒地試探道。

「好吧,假的!我對顧茹姍有非分之想,特別想和她上床,這個答案你滿意了吧?」蘇韜不耐煩地抱怨道。

「茹姍,你聽到沒,這小子包藏禍心呢!」電話里傳來倪靜秋跟別人對話的聲音,莫非倪靜秋和顧茹姍在一起?

蘇韜頓時意識到自己被倪靜秋給坑了,「竟然敢給我下套!」

「男人要學會習慣上套,不然的話,對女人而言,太不負責任了。」倪靜秋肆無忌憚地笑了起來,非常開心。

「沒想到你這麼污!」蘇韜沒好氣地說道,仔細一想,倪靜秋這段話挺有道理。

「你沒看過那個調查嗎?女人污起來,絕對比男人還要可怕。」倪靜秋將手機遞給顧茹姍,「來吧,跟你男朋友說幾句話!」

「我和他沒什麼好說的!」顧茹姍嘴上這麼說,但還是從倪靜秋手中接過了手機,「倪總在開玩笑呢,你別介意!」

顧茹姍已經知道,倪靜秋識破了她和蘇韜的假情侶關係,所以面對這個問題,會覺得有些尷尬。

「我介意的是,你怎麼和她這個污妖王湊到一塊去了。你在我心中那麼冰清玉潔,可別被她給帶壞了。」蘇韜絞盡腦汁開始詆毀倪靜秋,展現了可怕的報復心。

「我才沒有冰清玉潔呢!你啊,別想離間我和倪總的感情。」顧茹姍這個時候表現出了高情商,寧得罪蘇韜,莫得罪倪靜秋,兩個女人選擇成為了同盟。

「唉!女人果然善變,前幾天還說,以後都乖乖聽我的,才過了多久,就翻臉不認賬了。」蘇韜無可奈何,「聽靜秋說,你最近接了不少廣告代言,應該收入不菲,什麼時候還錢?那樣我們就一刀兩斷!」

「想我還錢,沒門!」顧茹姍笑出聲,「即使有錢,我也不還錢。」

「唉,這年頭,借錢的是大爺啊!」蘇韜打了個哈欠,「時間不早了,我得休息了。你們兩位如花似玉的大美女,就不要到處閑晃了,趕緊回家吧,別被什麼壞人盯上了。」

等蘇韜掛斷電話之後,倪靜秋眨了眨漂亮的眼眸,笑道:「其實我挺嫉妒你的!」

顧茹姍微微一怔,訕訕笑道:「倪總,你什麼都不缺,我有什麼能讓你嫉妒的?」

「蘇韜對待你特別無私,作為一個女人而言,誰不希望遇到這樣一個人呢?」倪靜秋眸光閃爍地說道。

「他是一個熱心腸,如果你有需要,他一定會竭盡全力幫助你的。」顧茹姍有些面紅耳赤地說道。

……

蘇韜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正要睡著,被一陣急促的鈴聲吵醒,他看了一眼竟然是顧茹姍打來的電話,心想肯定是剛才有些話當著倪靜秋不好意思說,現在跟倪靜秋分開之後,覺得剛才的態度不對,跟自己打招呼來了。

「什麼事,我都睡著了!」蘇韜佯作很不耐煩地說道。

「我想跟你打聽個事情!」顧茹姍說話有些吞吐。

「我還以為你跟我道歉的呢!」蘇韜有些不樂意,「時間太晚了,明天再給我打電話吧!」

顧茹姍沒好氣笑道:「你還真為剛才鬥嘴還生氣啊?」

「當然了啊,被兩個女人一起欺負和羞辱,換做其他男人,直接就不活了,我是心胸寬廣,哼哼!」蘇韜繼續表演道。

「好好好!我跟你道歉,剛才我為了迎合倪靜秋,那麼說你,是我的錯,行了吧?」顧茹姍沒想到堂堂神醫,竟然這麼小肚雞腸。

「態度不錯,說吧,究竟想打聽什麼?」蘇韜吸了吸鼻翼道。

「嗯……嗯……」顧茹姍支支吾吾一陣,「我這幾天接到了幾個奇怪的廣告代言。」

「怎麼個奇怪法?」蘇韜有些心不在焉地問道。

「是內衣廣告!」顧茹姍低聲說道。

狂傲老公太霸道:非你不可 「當明星,就得有這個覺悟啊,怎麼?你心裡過不了那個坎?怕自己的身材被別人看光光?」蘇韜哈哈笑道。

顧茹姍被蘇韜幸災樂禍地語氣給弄炸了,不過有求於人,她還是勉強壓住火氣,竭力心平氣和地說道:「也不瞞你了。我是對自己的身材不自信!」

「不會吧!」蘇韜皺眉努力回憶一陣,「你算不上超大,但也還算比較正常吧!其實女人太大,其實也挺不好的。」

顧茹姍羞怯地說道:「其實我都是墊起來的,而且總覺得兩邊不對稱。」

「你不會是想去整形公司吧?」蘇韜皺了皺眉,他對人造的東西,沒有什麼好感。

「如果你能解決的話,我就不用去整形了!」顧茹姍的聲音弱不可聞地說道。 中醫能否改變女人最吸引人的部位?

當然能!

至於蘇韜有沒有辦法?

當然有辦法!

不過,辦法比較曖昧,如果換做正常的醫生和病人,那倒無所謂,但蘇韜和顧茹姍這種關係,在診治的過程中,就有些心驚肉跳了。

「有空咱們見個面!我得檢查一下,才能給你結論。」蘇韜乾咳了一聲,尷尬地回答。

一不小心愛上你 「那就定在周末吧!我正好檔期空白。」顧茹姍也是沒辦法,那個內衣廣告拍在兩周后,如果不趕緊提前搞定,後面拍攝起來就會很尷尬了。

掛斷蘇韜的電話,顧茹姍無奈站起身,走到衛生間的鏡子前,脫掉上身的衣衫,露出粉色的胸衣,因為經常運動的緣故,所以她小腹位置有明顯的馬甲線,看上去沒有任何贅肉,賞心悅目。

按理來說,顧茹姍這種身材拍攝內衣廣告,不比那些專業的模特差。

不過,她微微蹙眉,扭動了一下身材,然後從左胸內衣取下一塊粉色的硅膠,左右不對稱,雖不算太明顯,但一眼明顯看得出來,左邊明顯比右邊要小一些。

而且正常女人都或多或少會有這種情況,因為是隱私*部位,所以稍微修飾一下,就可以做到沒有任何痕迹。

但顧茹姍得拍胸衣廣告,很容易露出破綻,而且這是顧茹姍最敏感的部位,她更願意將完美的自己展現在別人的眼前。

當然作為一個女人,也希望用一些辦法,讓自己變得更大,因此也更有魅力,這和男人都希望自己有一根大JJ,是一個心態。

……

第二天早晨,蘇韜到燕無盡經常釣魚的河邊,果然找到了他。

蘇韜將打包的燒餅油條豆漿放在他旁邊,燕無盡將魚竿丟給了蘇韜,道:「拿著,別讓魚跑了!」

蘇韜望了一眼不遠處的水桶,裡面游著幾尾雜魚,還有一條三寸長的黑魚,笑道:「今天收穫比以往要好點。」

黑魚剮成魚片,然後配上酸菜魚配料,還是一道不錯的美食。

燕無盡咧嘴笑了笑,開始吃燒餅喝豆漿,樣子跟普通的鄉村大爺沒什麼區別,大隱隱於野,哪有半點火神的樣子。

「釣魚是為了滿足內心的慾望。當一條條魚被釣上來的時候,你會充分感受到滿足感。」燕無盡突然眉頭一皺,催促道,「有魚咬餌了。」

蘇韜拿著魚竿,輕飄飄的,哪裡有咬餌的跡象,正猶豫間,魚漂往下一沉,蘇韜連忙屏息,握住了魚竿。

「是一條大魚,你在河裡繞它幾圈,等它精疲力盡了,再將它釣上來。」燕無盡繼續開始對付早餐。

蘇韜按照燕無盡的指示,用魚線拖著水下的魚轉了幾圈,估計這魚沒什麼力氣,突然用力一拉,一尾差不多七八寸的大魚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被甩在距離水桶不遠的地上。

大魚咬鉤不放,離開了水,在地上撲騰了一陣,蘇韜走過去,將魚鉤給取出來,將大魚丟進了水桶里。

燕無盡已經吃完了早餐,拍了拍手,笑道:「釣魚有意思吧?」

蘇韜將魚竿遞給了燕無盡,道:「等我老了,我也釣魚!」

燕無盡哈哈大笑,指著蘇韜的鼻子,沒好氣地笑罵道:「你這是在陰陽怪氣說我老了吧?」

「我哪敢呢?」蘇韜嘿嘿一笑,突然變得嚴肅,問道,「元蘭和劉建偉,有消息嗎?」

「沒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燕無盡搖了搖頭苦笑道,「烽火成員執行任務,在沒有成功之前,都不會給組織捎回消息。如果他倆安全回來,那麼證明他們完美地解決了任務。 聖魂 如果他們一直沒有消息,也沒有回來,那麼就證明任務失敗了。」

蘇韜暗嘆了一口氣,嘆氣道:「如果不接觸烽火,根本無法看到世界的另外一面。」

燕無盡嘆了口氣道:「和平安逸和幸福,是有一群人來守護的。我拖你下水,你不會怪我吧?因為你成為了烽火的一員,註定會經常目睹生離死別。」

蘇韜聳了聳肩,道:「我是一名大夫,沒少見過生離死別。」

燕無盡嘆了口氣,笑道:「面對死亡,臨危不懼,這是我看好你的原因。」

蘇韜沉默片刻,道:「擔子很重。」

燕無盡將手在蘇韜的肩膀上摁了摁,道:「相信你能扛得起來。」

兩人沉默地望著被秋風吹得波光粼粼的水面,短時間內陷入了沉默。

燕無盡突然開口道:「我接到了龍皇的邀請,跟他會見一次面。」

「聽上去沒那麼輕鬆,似乎是一場惡戰。」蘇韜深深地看了一眼燕無盡。

燕無盡哈哈笑道:「我這輩子受過兩次重傷,都是這個老傢伙留下的手筆。這一次我和他勢必會有一戰。你不用擔心,我和他的實力屬於半斤八兩,他想傷到我,至少也得要讓他丟掉半條老命。」

「你們沒必要這麼做!」蘇韜暗嘆了一口氣,火神和龍皇的這次見面,說得簡單一點,其實是一種儀式,兩人金盆洗手退出江湖,將兩個組織的位置留給年輕人。

「我在這個位置上太多年了。時代在不斷變化,需要你們年輕人離開掌管烽火。」燕無盡沉聲道,「烽火可以形容為一個龐然大物,裡面桀驁不馴的人有很多,你想要讓他們信服,就得展現出自己的人格魅力。你可以讓元蘭對你刮目相看,相信也能用類似的辦法,獲得其他人的信賴。」

蘇韜心知肚明,自己對烽火的了解,不過是元蘭、黑金、唐詩三人組,烽火還有很多成員潛伏在各個角落。

蘇韜現在還沒有正式成為新火神,所以更多的資料,仍對他進行保密。

蘇韜知道火神和龍皇的這次見面,已經沒法避免,他沉聲提醒道:「千萬要保護好自己。」

燕無盡笑著說道:「如果有這個想法,是贏不了龍皇的!」

蘇韜暗嘆一口氣,不知為何有種悲壯的情緒在心中蔓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