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韜很滿意龍五的這番威脅,龍五就是這樣,經常不說話,別人以為他是個悶葫蘆,但他一開口,往往直中要害。

蘇韜揮了揮手,與龍五分析道:「就從這個突破口開始問吧。」

龍五點了點頭,安排幾個人將陳政琉拖出了房間,他對蘇韜還是很欽佩的,蘇韜嬉笑怒罵之間,找到陳政琉的弱點。

從人性的角度找到弱點,這是蘇韜很擅長的技巧。

蘇韜在房間里靜坐了半個小時,門鈴聲響起,蘇韜走過去打開門,龍五跟元蘭和龍三這倆娘們不一樣,喜歡走正門,這讓他略滿意。

「問出結果了嗎?」蘇韜輕聲問道。

「他交代了,僱主來自M國,主要任務是監視何朵。只能問出這個線索。」龍五沉聲道。

「來自M國的敵人嗎?」蘇韜暗嘆了口氣,腦海里檢索了一遍自己的敵人。

除了費瑞集團,好像也沒有什麼其他利害的對手了。

但費瑞集團現在因為自己拉攏托斯卡集團,市場份額被搶佔,肯定對自己懷恨在心,但他們現在的目標卻是何朵,這讓人有點想不通,因為何朵在自己的陣營之中,只能算是讓人很不在意的小角色。

倒不是說瞄準她沒有用,而是,這並非費瑞集團的進攻風格。

龍五見蘇韜沉思不語,靜靜地站著。蘇韜掃了龍五一眼,「你坐下吧!」

龍五微微一怔,困惑地望著蘇韜,為什麼要自己坐下?

蘇韜笑道:「你個子太高,站在那裡,我感覺得壓力很大。」

龍五嘴角浮出微笑,依言坐下,當然明白蘇韜開個玩笑,只是為了緩解氣氛。

大約沉默了二十分鐘,蘇韜嘆氣道:「你幫我調查一個人,我懷疑此事與他有關。」

言畢,蘇韜將那個人的名字寫在一張紙條上,遞給龍五。

龍五頷首道:「我會儘快給你答覆。」

出了門,龍五打開掌心,紙條上寫著「韓穎」二字。

他做了一個捏拳的動作,再打開時,紙條變成了紙沫……

……

蘇韜第二天見到風塵僕僕的柳若晨,與水雲澗的女神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見面,她還是那般仙氣十足,讓人一見傾心。

見面時,柳若晨除了提著行李箱之外,還拎著一個方便袋,裡面裝著新鮮的水果,這些都是為蘇韜準備的。

柳若晨將行李箱放在牆角,然後轉身走入廚房,開始清洗水果,蘇韜在這個過程中一直注視著她的身姿,長發柔順地搭在後背,宛如一泓瀑布,真是特別好看,她的舉手投足,蘊含著處變不驚的氣勢,若是蘇韜非要帶一個人去深山老林隱居,柳若晨絕對是最佳人選,因為她的特質在於不食人間煙火。

柳若晨將洗好的櫻桃放在蘇韜手邊,「吃吧,雖然有點酸,但很有營養。」

蘇韜將一顆最紅的櫻桃放入口中,點了點頭道:「又酸又甜。」

兩人突然沉默片刻,柳若晨開口道:「現在傳統醫學宗門已經準備聯合起來打造一個全新的聯盟,你打算怎麼辦?」

水雲澗、道醫宗、藥王谷、佛醫宗、巫蠱門等傳統醫學宗門終於做出了個很劃時代的決定,團結在一起。

因為按照現在中醫的發展勢頭,他們再不聯合起來,很多年後他們的門人可能將會消失,斷了傳承。

三味堂連鎖模式出現,導致中醫人才全部聚集在一起,他們會以三味堂的中醫身份而自豪,與此同時,宗門對他們的影響也在難以避免地削弱。

蘇韜對傳統宗門內部的暗自謀划,早已有所耳聞,笑問道:「水雲澗的立場呢?」

柳若晨反問道:「你覺得呢?」

「保持中立!」蘇韜很認真地說道。

柳若晨很意外地望著蘇韜,皺眉道:「為什麼?」

蘇韜輕輕地嘆了口氣,笑道:「因為我需要敵人,三味集團也需要敵人。敵人可以幫助自己找到問題所在,可以督促自己更加專業,不斷追求進步。當老大的,最怕後面沒有小弟,那樣實在太孤獨了。」

柳若晨輕輕搖頭,嘆氣道:「如果不是很了解你,我會覺得你瘋了。」柳若晨沒想到這個消息不僅沒有讓蘇韜擔心,反而讓他變得很興奮。

「有句話說得不是很好嗎?天才和瘋子只是一線之差。」蘇韜輕鬆且自信地笑道。 一覺醒來,蘇韜伸了個懶腰,走出房間,發現柳若晨站在陽台上眺望東方的朝霞。

蘇韜沒有打擾她,走入衛生間,發現牙刷放在漱口杯上,藍色的牙膏宛如一條肥肥的蟲子乖乖地躺在刷毛上,頓時覺得世界很美好。

蘇韜刷著牙來到陽台,柳若晨掃了一眼蘇韜,表情很冷淡,朝客廳走去。

蘇韜原本打算靠著滿嘴泡沫做鬼臉,能逗得柳若晨心情也變得美好,沒想到碰了個釘子。

蘇韜只能返回衛生間,迅速刷完牙,見柳若晨坐在沙發上看雜誌,苦笑道:「怎麼,感覺你很不高興。」

「是啊,昨晚我做了個夢,夢見你不理我了。開著一輛紅色的轎車,頭也不回地離去,副駕駛上坐著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柳若晨沒抬頭說。

「女孩,是誰啊?」蘇韜好奇問。

「沒看清楚她長什麼樣。」柳若晨秀眉簇成一團,「那重要嗎?」

「啊?不重要,不重要!只是個夢?別當真啊。」蘇韜哭笑不得。

「昨晚那個夢,我真的特別傷心,當時就哭醒了。」柳若晨低聲說道。

「我知道,你還踹了我兩腳。」蘇韜無奈道,他經過柳若晨的提醒,終於想起了一些細節。

「那你當時怎麼不跟我好好聊聊。」柳若晨將雜誌扔在地上,生氣地說道。

「當時我實在太困了。」蘇韜嘆氣道,「還以為你踹了我兩腳,然後就解氣了。」

「誰踹你了,我才沒有踹你。」柳若晨矢口否認。

她還是不高興,她也只知道自己在耍小女孩的性子,但就是忍不住,必須要發出來才行。

蘇韜嘆了口氣,坐在柳若晨的身邊,雙手按在她的太陽穴上,笑著說道:「好啦,都是我的錯,雖然只是一個夢,但夢由心生,只是因為我讓你沒有安全感,所以你才會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柳若晨轉過身,靜靜地望著蘇韜,「其實我能接受副駕駛座位上會出現其他女孩,但我無法接受你不理我。」

蘇韜怔怔地望著柳若晨,輕聲嘆氣:「你真傻!」

柳若晨臉上重新掛上笑容,「以後不許說我傻。」

「嗯!」蘇韜很嚴肅地頷首,「就算說了傻這個字,其實也不是說你智商或者情商不行,其實是一種表達愛意的方式。」

「那也不許說。」柳若晨頓了頓說,「好歹我也是一宗之主。」

蘇韜嘴角突然露出笑意,原來女神也有犯嬌痴的時候啊!

……

M國,世界金融中心,金街。

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女子坐在辦公桌前,她身前擺放著四台屏幕尺寸不一的電腦,上面都是綠色和紅色的數據。

她手裡拿著座機的聽筒,用右臉和肩膀夾著一部手機,正在同時與兩個人進行交代事情。

「等價格跌破26.7,就立即開始收購,沒錯,無論多少都有全部吃進來,不要擔心風險,有任何責任都由我一人來承擔。」

「你這邊的價格還不夠高,還得繼續往上拉升,至少還得漲百分之十,不然的話,位置太高,散戶們不會被你引誘入彀。別擔心資金不足,我已經與好幾家私募打好招呼,他們至少這一次絕對不會背叛我。」

門口傳來敲門聲,女子喊了一聲請進,只見一個西裝筆挺的男子走入,她做了個等待的手勢,又繼續打了好幾通電話,才終於放下手機和座機。

女子正是韓沂南的女兒,韓穎。

韓穎看了一眼腕上的手錶,皺眉道:「朱爾斯,我只能給你十五分鐘的時間,你需要抓緊彙報。」

「用不了十五分鐘。」男子嘆氣道,「安排的那個監視者,已經被發現,任務失敗了。」

韓穎玉面生寒,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道:「原本只是打算從他身邊最不起眼的角色入手,沒想到他竟然識破,難道是我低估了他的能力?」

韓穎將蘇韜進行過很透徹地研究,她最終鎖定何朵作為切入點,其實有很多原因。

第一,何朵跟蘇韜認識的關係不算長,但處於的位置卻很關鍵,三味集團之所以能夠成為國內最頂尖的醫藥企業,關鍵在於吞併了睿行集團,想要重創三味集團,就必須從睿行集團切入,而何朵正是其中很關鍵的人物。

何朵是蘇韜了解睿行集團融入三味集團進展的重要紐帶,如果韓穎讓何朵成為自己的人,那麼想要讓三味集團徹底毀滅,將易如反掌。

第二,何朵比較單純,韓穎讓陳政琉監視她的一舉一動,是因為覺得她很容易被控制。韓穎甚至已經計劃好了一個很俗卻很有效的故事情節,給何朵安排一個各方面都很優秀的男朋友,故意接近她,跟她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

用愛情來操控在感情上純潔如雪的何朵,應該沒有什麼難度,這一切都是為她背叛蘇韜,做好的準備之一。沒想到安排過去打先鋒的陳政琉這麼快就被發現,如今徹底失去任何消息,這讓韓穎措手不及。

「還要繼續增加人手嗎?」朱爾斯輕聲問道。

他對自己的女老闆很尊重,這是一個智商高到讓人絕望的女人。

「不用了。」韓穎不耐煩地揮手,「既然陰謀對他不起效,那就來一場正大光明的較量吧。你幫我聯繫戴姆勒慈善基金會,我今晚有空跟他們的負責人見面。」

「慈善?」朱爾斯意外地望著韓穎,他知道自己的老闆,很少會和慈善企業聯繫。

「沒錯,我突然對慈善、醫藥、奢侈品很感興趣。」韓穎淡淡道,「不如培育幾家這方面有潛力和優勢的企業。」

朱爾斯知道韓穎的性格,她不喜歡別人質疑自己的決策,連忙道:「我現在就去聯絡。」

等朱爾斯離開辦公室,韓穎臉上露出一絲凝重之色。

雖然自己的父親從小就跟母親離婚,她和韓沂南真心沒有太多的感情,但畢竟是自己的父親被判罰無期徒刑,這跟死刑沒有什麼區別,當從小相依為命的母親,哽咽著請求自己的出手時,韓穎就已經做好了一個很認真的決定。

韓穎知道母親和父親早已不存在複合的可能,但他倆的利益牽扯在一起,她的母親姓夏。

若非自己身上流淌著一半的夏家血液,韓穎也不可能在金街站穩腳跟,掌握著足以讓任何一個龐然大物都必須敬重的資本。

想要在世界金融的舞台呼風喚雨,高人一等的金融天賦固然重要,關鍵還是需要有足夠的武器可以操縱,完成自己的野心和計劃。

當然,從自身的角度來看,害父之仇不共戴天,作為自信驕傲的金融天才韓穎,自然不會容忍這種屈辱。

所以在韓穎的心裡,蘇韜已經上了黑名單,屬於必須要解決的人。

之前幫助自己的弟弟韓兆倫,穩定秉瑞泰集團,那只是第一步而已。

因為時間匆忙,她對蘇韜還不夠了解,經過長達一個月左右的摸底調查,韓穎已經對蘇韜有了很深刻的研究,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她在針對蘇韜編織一張看不見的大網。

韓穎研究蘇韜的方式,切入點比較奇特,並非是通過哪些文字材料,看他曾經做過那些事情,而是通過三味集團的各項財務數據,然後間接地分析這個人的性格已經能力。

因為職業的緣故,韓穎非常信任大數據技術。通過數據確定一個人的性格和投資手段,這已經是一種成熟的手段。

文字表述或許參加著主觀的感情色彩,但通過數據研究出來的內容,是絕對沒有任何水分的。

……

不大的檢查室內,擺放著各種各樣的精密儀器。

穿著藍白病服的老者,閉著眼睛,躺在有氧艙內。

「檢查時間大概需要五分鐘,全程沒有太大的痛苦。」穿著白色醫生大褂的老專家與老者低聲說道。

老者嗯了一聲,老專家對著遙控室的方向做了個手勢,伴隨著很輕微的嗚嗚聲,老者被推到了宛如蠶繭的機器里。

電腦的屏幕上出現一系列檢測數據採集畫面,數分鐘過後,提示數據檢查完畢,負責操作的青年大夫按下紅色鍵紐,老者被送了出來。

老者額頭上滿是大喊,雖然睜著眼睛,但眼神很痛苦,老專家連忙將老者扶起來,低聲道:「這項檢查已經結束了。」

老者朝老專家點了點頭,啞聲問道:「什麼時候能得出報告?」

老專家道:「一個小時過後。」

老者頷首道:「一有結果,記得第一個告訴我。」

老專家連忙說道:「遵命!」

老者正是剛參加完老革命重走長征路的夏老,他坐在輪椅上,突然咳嗽起來,身邊的陪護人員連忙準備好紙巾。

夏老激烈地咳嗽了足有十幾分鐘,等擦完嘴唇之後,陪護人員接過紙巾專門丟入一個袋子里。

因為用過的紙巾上沾了夏老的血,如果有心人拿到這個紙巾,可以通過血液分析,知道夏老的病情,因此即使是廢紙也是不能隨處亂扔的。 蘇韜在西京市逗留三天時間。

在他的事業版圖中,西京市也是一個很關鍵的地方,其重要程度不亞於燕京。

之前收購的睿行集團總部設在西京,目前是三味集團重要的資產。 末世之人生贏家 如果拋開睿行集團,三味集團的實力至少要削弱三分之二。

戚家豪是蘇韜安排在這裡的主要負責人,至於何朵的安排,則是蘇韜以防萬一的部署。

何朵雖然年輕,經驗不足,對蘇韜的忠誠那是毋庸置疑的。

離開西京,前往湘南省會星州,因為那裡也有更重要的事情等待自己。

致命的溫柔 涼風習習,深秋的星州街頭,依然是人流攢動,年輕的女孩們今年流行穿短裙,而且是及膝的那種,乍一看還以為來到了島國的某個大城市。

舟湖公園位於江心洲,在五六年前開始建設,現在設施已經成熟,位於洲頭的偉人雕塑,已經成為星州最大特點的標誌性建築。

據說當年為了申請這個城市名片,這座城市為之花費了不少心血。

通往舟湖公園,只能步行或者乘坐專門的旅遊專線,私家轎車是無法直接駛入,所以當夜幕降臨的時候,人流會從湘江風光帶,順著跨江大橋的兩側人行道,朝舟湖公園聚攏,若是通過無人直升機的視角,可以看到人潮有規律的涌動,澎湃而壯觀。

今晚因為舟湖公園有盛大的活動,所以引得不少市民前往觀看。

《青春狂野》的主創人員及嘉賓都會出現在現場,湘南衛視已經持續宣傳了一周有餘,所以人群中不僅有當地的市民,而且還有來自五湖四海的觀眾,他們都是沖著收視驚人的《青春狂野》而來。

今晚不僅是見面會那麼簡單,還是《青春狂野》大電影的開機儀式,為了讓品牌持續有影響力,所以節目組策劃了這起盛大的路演活動。

燈光閃爍,旋律響起,阿法芙作為首位登場的嘉賓登場,作為國內現在當紅女星,身穿俏皮可愛的服飾的阿法芙對舞台有著天生的掌控力,她手持話筒,開始歌唱《青春狂野》的主題曲,因為節奏感很強,旋律膾炙人口,下面的觀眾很快開始大聲和唱:

「跨過山

越過海

我不怕別人笑我狂野

想摘星

想追月

只要願意誰都不能改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