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科有自己的辦法。”

“還是基託明白,”蘭科笑了笑,鄙視的看着加登,“哪裏像你,娘娘腔一樣。”

俠客管理員 加登惱怒的瞪着蘭科:“你這是嫉妒我長得帥!”

……

蘭科在一個庭院裏找到了艾德溫幾個人。

艾德溫、依拉和佩爾站在旁邊,而姬恩和克莉絲則在空地的中央,似乎對峙着。

“這是在幹嘛?”蘭科湊了過來,好奇的問道。

佩爾回頭看了蘭科一眼,隨口解釋道:

“克莉絲小姐經常聽說姬恩小姐的身體強大,所以想要交手試一下。”

蘭科點了點頭,極惡之龍本身就是龍族的天才,而石姬又被稱爲龍族*的極致,兩龍都是傳奇階的龍族,這個理由倒是合情合理,不過蘭科總覺得哪裏不對。

倒是佩爾看了一會兒,忍不住問蘭科:

“你到底是什麼人?不不,你到底是什麼生物?她們……”

佩爾掃視了一圈,在場的光是強大的巨龍就有四條,剩下一個人類還是星佑帝國的公主。

能讓這些人都在意的傢伙,蘭科到底是誰?

不過或許是怕打擾到對峙的兩人,佩爾特意靠近了蘭科,豐潤的嘴脣貼的很近,溼熱溫暖的香甜氣息打在臉上,讓蘭科感覺心裏癢癢的。

儘管不是第一次觀察,但蘭科還是要說佩爾是個很漂亮的女孩子。

棕色長髮綁成單馬尾垂在腦後,蔚藍色的大眼睛撲閃撲閃,小巧的鼻子與櫻色的嘴脣就像是藝術品,爲女孩完成了最後的一筆。

不過佩爾的身材還比較青澀,儘管也是凹凸有致,不過微凸的胸部和挺翹的嬌臀,比起姬恩這種隨時都可能掙扎跳出的飽滿酥胸差太多了。

嗅着少女的氣息,蘭科卻毫無異色的調笑道:

“你覺得我是什麼人?在你的想象裏。”

不是蘭科突然變成善良陣營了,是在場的這些傢伙都存在着吃醋的可能,蘭科要慎之又慎。

蘭科可不想被抱着頭漂洋過海。

不過佩爾卻真的沒發現問題,眨了眨大眼睛問道:

“你是星佑皇帝和某個王階強者的私生子?”

“不錯的想象力,”蘭科讚道,“不過要說是私生子,我大概是西納普斯的私生子。”

聖武稱尊 佩爾不明白,滿頭霧水:“西納普斯的私生子?什麼意思?”

不過蘭科卻突然想起來了,笑着對佩爾說到:

“對了,我帶你去見個人。” “就是這樣,所以我希望你幫我訓練一下她。”

蘭科指了指佩爾,對着夏洛克大大咧咧的說道。

不過夏洛克想都沒想就臭罵一頓:

“你有事剛纔不能說嗎?”

“抱歉抱歉,剛纔忘了,再說我看你也很閒。”蘭科的神色看上去沒有絲毫歉意。

夏洛克翻了翻白眼:

“你當皇帝那麼好當嗎,我有很多事情要做啊。”

“比如?”

“咳……你想我怎麼訓練這個丫頭?”思考了一下,發現沒的說的夏洛克,咳嗽着轉移了話題,老臉上看不出絲毫尷尬。

鄙視的看了夏洛克一眼,蘭科才說道:

“佩爾的血脈鬥氣應該是精神入侵,我希望她可以控制使用血脈鬥氣。”

“精神方面的血氣?”

夏洛克聽到蘭科的介紹,倒是提起了一些興趣,明亮的雙眼打量着佩爾。

不過佩爾也只是個普通人,被皇帝這麼掃視,心裏難免有些緊張。

蘭科看到夏洛克有興趣,急忙加把力:

“這麼特殊的血脈鬥氣可是少見的,你不想看看她的潛力嗎?”

“你當我跟你一個智商麼,”夏洛克鄙夷的看了蘭科一眼,“每個人的潛力都是不一樣的,總有人一輩子都無法達到激發血脈鬥氣的門檻,巧婦難爲無米之炊,你以爲我是神啊?”

看到蘭科張嘴還打算說什麼,夏洛克不耐煩的揮了揮手: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先試試看,如果這個小丫頭資質不夠,我也沒辦法。”

“這就夠了。”

蘭科笑嘻嘻的趕緊答應下來,夏洛克無奈的看着這小子:“讓她明天來找我就好,這下沒事了吧?”

“沒事了,忙你的國家大事吧。”蘭科頭也不回的帶着佩爾走向走廊。

走了一會兒,佩爾還是忍不住開口:

“蘭科,那個……”

“不用多說啦,這是我幫你爭取到的機會,能不能變強,就看你自己的了。”

蘭科微笑的看着不安的少女,安慰道:

“古堡存在了數百年,實力不是簡簡單單就可以對抗的,你也需要變強纔可以。我給你爭取這個機會,是爲了你好,也算是給自己增添一份實力,所以不要讓我失望啊,夏洛克這種級別的老師可是很難找到。”

佩爾並不知道哈尼城那個精神系魔法師已經死了,那裏發生的事情蘭科沒有告訴任何人。

直到現在,佩爾還把古堡當做是復仇的目標。

而實力弱小的佩爾,儘管跟隨在蘭科身邊,卻總是處在迷茫的狀態。

看着古堡覆滅……就真的是報仇了嗎?

我自己只是靜靜的看着就足夠了嗎?

不,爲爺爺復仇,一定要是自己親手毀滅古堡!

“謝謝……”佩爾對着蘭科低頭道謝,蔚藍的眼睛裏帶着一層水霧。

蘭科讓佩爾擁有了變強的機會,讓佩爾擁有了親手毀滅仇人的機會。

……不過,說到底蘭科還是騙了佩爾。

“不用這麼客氣,”蘭科笑了笑,“你也要努力,像你爺爺那樣的強者,不是默默無名的人吧?要恢復家族的榮光,還是要自己努力。”

“……是。”佩爾?雪萊就這麼低着頭,讓蘭科看不到自己的表情。

蘭科也不在意,只是自顧自的向着之前姬恩和克莉絲比試的庭院走去。

等到蘭科走出了一段距離,佩爾終於忍不住,蔚藍色雙眼中大顆大顆的眼淚掉了下來,發出了讓人心疼的哭泣聲。

世界就是如此的殘酷啊。

二十多歲的少女就這麼失去了最後的親人,變成了孤身一人,無依無靠。

儘管在復仇的支撐下,佩爾沒有選擇放棄生命,但是卻失去了溫暖,眼中的世界充滿了冷漠與殘酷。

那個奇怪的男人給了佩爾活下去的理由和前進的動力,讓佩爾感覺不再孤獨,彷彿就是灰暗世界中的最後一絲救贖。

蘭科聽着遠處走廊中的抽泣聲,眉頭抖動了一下,卻繼續向前走着。

沒有告訴佩爾事情的真相,也許是爲了讓佩爾忘卻傷痛。

失去了最關愛她的爺爺的佩爾,在大仇得報的情況下,會怎麼樣?誰又知道?

也許蘭科是爲了讓佩爾忘記痛苦,也許蘭科是在利用佩爾……到底爲了什麼,蘭科自己也不知道。

等到蘭科回到庭院的時候,姬恩和克莉絲的切磋已經結束了。

據說很簡單,克莉絲承認在不變回本體的情況下,無法攻破姬恩的防禦。

這讓蘭科對姬恩的實力再次有了新的認識。

原本就是龍族*極致的石姬,在完善了生命形態後,獲得了*強大的地龍血脈,又晉入了傳奇階,現在的身體強度簡直無法想象。

連極惡之龍這種龍族天才,都要承認在人類形態下無法打破這種極致的防禦。

當然也僅僅是人類形態,如果變回本體黑龍,相信克莉絲就有無數的殺手鐗可以使用。

畢竟對於龍族來說,根本不會在意人類形態下的戰鬥力,大部分的殺手鐗也是無法在人類形態下使用。

看着像是女孩子一樣與姬恩探討着強化身體方法的克莉絲,蘭科差點就以爲自己回到那些成天討論化妝品、明星八卦的無憂少女中了。

……不過談話的內容讓蘭科知道這裏還是西納普斯,說話的是兩條龍。

“我平時很喜歡在崩塌的山峯下淋浴滾石呢。”

“是嗎,我更喜歡與同等級的傢伙戰鬥,之後雖然遍體鱗傷,但卻能感受到身體的成長。”

誰家的女孩子會討論這種東西啊?

蘭科看着姬恩和克莉絲還算和諧,在艾德溫疑惑的視線里拉着依拉到屋裏。

青發少女盈盈而立,大眼睛奇怪的瞅着蘭科,似乎奇怪爲什麼叫自己進來。

確認艾德溫聽不到這邊的對話,蘭科看着依拉精緻的臉蛋問道:

“格里芬和星空神教是怎麼回事?”

“哦,你問這個啊。”依拉似乎纔想起來,恍然大悟。

蘭科之所以找依拉詢問這些星佑帝國內部的問題,是因爲相比起艾德溫,更多時候是依拉在接觸這些勾心鬥角的事情。

比起艾德溫,依拉反而更瞭解星佑帝國。

依拉小臉帶上了苦澀:“這次的事情還是因爲你。” “因爲我?”蘭科瞪着眼睛。

原來艾瑞爾帶着艾德溫和依拉回到星耀城之後,就對夏洛克質問蘭科的事情。

艾德溫畢竟不會騙人,面對艾瑞爾這個叔叔,一來二去就都說了。

夏洛克比艾德溫你知道的多,但也不會跟艾瑞爾說。

雖然沒有到處宣揚,但是艾瑞爾這個傳奇強者被打傷的事情是藏不住的,當時阿託亞城那麼多人在場,消息很快也傳了回來。

藉着這個機會,格里芬公爵還是闡述公主作爲星佑的未來繼承人,與蘭科這種龍族有關係,對星佑帝國是多麼多麼大的污點。

地龍王的事情倒是沒有太多人知道,畢竟當時只有在場的幾位傳奇強者認出了地龍王,其中艾瑞爾還提前昏迷了。

但星佑帝國到底是老牌帝國,就是自大,明明是跟一個王階龍族交好,偏偏覺得是恥辱。

其實這也是正常,自己國家的公主甚至是女王,如果真的嫁給一條龍,人民如何也是無法接受的。

畢竟這是一位無名無姓的巨龍。

趁着這個機會,格里芬公爵的孫子克頓又提出了訂婚,並且還有博納爾大主教、梅格大主教在支持。

這讓夏洛克也沒辦法直接反駁,畢竟他們說的很有道理……

其中博納爾大主教和格里芬公爵是跟蘭科有仇的,他們摻和進來倒是可以理解。

但是梅格大主教是來幹什麼的?

這讓蘭科很疑惑,他很確信自己沒招惹過這位梅格大主教啊。

原本打算先去制裁克頓?格里芬的蘭科,有了另外的想法,想要先去打探梅格大主教。

……

蘭科之所以確信自己沒有招惹過星空主教梅格,是因爲梅格膝下無子。

簪中錄 這位老主教是獨身主義者,願意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獻給神明,以此表達自己的信仰。

星空神教本身是沒有這種教義的,也只有這位出名的狂信徒纔會覺得自己的靈魂屬於神明,無法分割絲毫,一生無妻無子,侍奉神明。

不過蘭科覺得如果是純潔的少女,神明也就忍了,你個糟老頭子侍奉毛線。

這麼一位虔誠的信徒,怎麼會突然幫助格里芬公爵?

就算是在星空神教五位大主教中,梅格也是屬於偏向星佑皇室的大主教。

星佑帝國皇室相傳是星空神的後裔,因此纔是星佑帝國至高無上的高貴血脈。

這麼個濃眉大耳的,突然改變立場,肯定有問題。

蘭科想要打探梅格主教,但是沒有相應的身份,估計去了就是被殺人拋屍。

雖然星佑帝國高層幾乎人人都知道蘭科,但是夏洛克就是不承認,誰也沒有辦法。

在夏洛克不承認的同時,蘭科也沒有官方的身份,做起事來也有很多弊端。

不過這對現在的蘭科都不算什麼,只要溜進星空神教的星芒教堂就是了。

星芒教堂是星耀城最大的教堂,因爲要侍奉星空神,所以梅格幾乎常年都住在教堂,五大主教也只有梅格最容易見到。

心裏有了自己的打算,蘭科也沒有着急,至少要明天再去。

在房間的分配上,星佑皇宮自然不會缺房間,蘭科和姬恩也是第一次沒有在一個房間裏過夜。

姬恩這種女孩子當然不可能再跟蘭科住在一個房間,蘭科也沒有多說什麼。

晚餐的時候加登和基託也出現了,見到姬恩和克莉絲之後都或多或少有些驚豔,不過在依拉的解釋下明白了這兩位的身份,只是對蘭科擠了擠眼睛。

……唉我說這裏面還藏着一個公的呢,別鬧啊。

白云殿內長生人 蘭科倒是被兩個人的眼神弄得很鬱悶,只能速戰速決吃完飯。

因爲明天還打算去找一位傳奇主教,並且做些不能見人的事情,所以晚飯後蘭科也沒去找什麼樂子,只是在房間裏整理思緒,準備睡覺。

不過在蘭科閉上眼睛沒多久,還沒進入睡眠狀態,就聽到了房間外輕柔的腳步聲。

夜襲嗎?

蘭科心裏一動,這種戲碼又不是初次遇到,不少龍使少女因爲害羞總是喜歡在夜裏跑到自己的房間,想要跟自己傾訴心腸,之後半推半就的就在自己房間過夜了。

當然蘭科不會老老實實的抱着什麼都不幹了。

輕柔的腳步聲一點一點的接近蘭科的房門,似乎小腳的主人產生了猶豫,站在蘭科門前躊躇不前。

到底是誰呢?

佩爾最有可能,畢竟今天剛剛在攻略路上。艾德溫也很有可能,這個丫頭的腦子指不定又在想什麼。姬恩也沒準,不過姬恩向來很害羞。

門外的人沒有讓蘭科等太久,在蘭科胡思亂想的時候,悄悄推開了門,走進屋裏,之後關上了門。

蘭科好奇的睜開眼睛,隨後不敢置信的瞪大雙眼,聲音因爲激動都快破音了:

“克莉絲?!”

站在屋裏的克莉絲一頭黑髮如瀑,臉蛋白皙細嫩,苗條的嬌軀穿着淡白色的睡裙,燦若星辰的大眼睛看着蘭科。

浴血逃兵 再特麼的漂亮這也是個男人好嗎?!不對,這也是個公龍好嗎?!

我不搞基啊啊啊啊!

不過克莉絲似乎不知道爲什麼蘭科這麼驚詫,雙眼奇怪的看着蘭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