蝠王血進入丹爐之內,突然之間,整個爐內沸騰起來,就像煮沸的開水。

一隻巨大的血蝠虛影,從丹爐之內,衝天而起,準備逃走。

「把它攔下來,那是蝠血精華,千萬別讓它給逃了。」林震風急道。

「放心,它逃不了。」

葉雄冷哼一聲,爐底的火焰頓時衝天而起,化成一隻巨手,在半空之間,生生將那蝠王虛影扯入鼎內。

林震風看著那火焰之手,這才鬆了口氣。

蝠王血一關,也算驚無險地突破了。

接下來,葉雄繼續煉化。

第六天的時候,只剩下一種材煉沒有煉化,那是一顆血紅色的石頭。

「這是騰龍內丹,十分霸道,最難煉化,只要過了這一關,就可以凝丹了。」林震風將那顆內丹握在手裡,問:「葉兄弟,準備好沒有?」

葉雄點點頭:「準備好了。」

林震風這才將內丹投進丹爐之內。

騰龍內丹剛進入丹鼎之內,只聽聞一聲震天龍吟,一道巨大的龍影,從丹爐內衝天而起。

葉雄雖然早就有準備,但是根本沒想到這騰龍內丹這麼快就逃竄,始料不及。

「火兒,你控制丹爐火焰,我把它給抓回來。」葉雄急道。

火靈飛快地從他身體之內出來,掌心吐出火焰,落入爐底。

葉雄身化一道流光,衝天而起,后發先至,一掌將那龍影逼落。

嗷吼!

那騰龍虛影大吼,咆號著向葉雄撲過來。

「給我下去。」

葉雄身上光芒大盛,佛光四射。

一隻金色大手印,狠狠地壓落,直接壓在那騰龍虛影上。

那騰龍虛影雖然強悍,但是怎麼可能承受得住,直接被這狂暴的一掌壓落煉丹爐之內。

「火兒,加大火焰,煉化。」葉雄吩咐。

「是,主人。」

火靈得到吩咐,本源之力瘋狂地鍛煉著爐底,整頓時一團數十米的火焰,把煉丹爐熊熊地燃燒起來。

那騰龍虛影,在煉丹爐之內,不斷地衝擊著,想著逃離,可惜葉雄的大掌印,死死地捂住爐蓋,任憑它怎麼衝擊,都沒辦法衝出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丹爐之內,這才停下來。

葉雄一直在護著那丹爐,不敢放鬆。

果然,片刻之外,那騰龍虛影繼續在裡面衝擊,只可惜,無論它怎麼沖,都無濟於事。

最後,煉丹爐內發出一聲不甘的龍嘯,騰龍內丹終於被煉化了。

葉雄這才鬆了口氣,從身上掏出一顆潤氣丹服下,快速恢復元氣。

旁邊的林震風,一直都在傻眼看著,看看火靈,又看看葉雄,心裡暗自慶幸。

與其說他在煉丹,不如說葉雄在煉丹,如果今天不是有葉雄在,他不知道已經失敗了多少遍。

「林兄,接下來應該是凝丹過程了,這時候不需要多大的火焰,這裡就交給你跟的手下了,我去嚴防天雷。」葉雄說完,手中拿著陣盤,飛身落到那禁制之上。

「葉兄,你放心吧,凝丹的過程,交給我們了。」

林震風十分嚴肅,如果最後的關頭,他都沒有貢獻一點力量的話,那他這次就徹底沒有什麼尊嚴了。

「這位小兄弟,你站到一邊,凝丹過程對火焰控制的要求非常高,還是讓我來吧!」

火靈點了點頭,站到一邊守著。

林震風控制著火焰,精神高度集中。

半小時之後,丹爐之內,傳出一陣丹芳,朝四下飄去。

周圍數公里,都瀰漫在這種丹香之下,讓人聞了,精神一震。

遠處,林家姐妹聞到這種丹香,全都激動起來。

「要凝丹了,最重要的關頭出現了。」

「還好沒有丹雷,不然就麻煩了。」

此言一出,原本晴朗的天雷,突然烏雲密布,一鼓強大的天地力量,在慢慢凝聚。

「不好,丹雷來了。」

「看樣子,威勢還是非常大。」

姐妹倆也顧不上看守,飛快地朝山谷飛去。

剛剛跑到山谷,遠遠就看到無數的雷電,從九天之上落下來,劈向那山谷。

整個山谷,被密密麻麻的雷電給包圍,特別是那煉丹的地方,簡直就看不清楚。

正在她們擔心的時候,突然一道金光生起,十方陣啟動。

禁制之上,無數的銘文,不斷地閃爍著,把煉丹爐緊緊地罩住。

葉雄變成不破金身,懸浮在半空之中,一邊承受著無數的天雷,一邊修補著禁制上被雷擊毀的金梵銘文。

林震風看著頭頂的情況,嚇得臉色都慘白了,。

禁制一破,他的小命也沒了。

沒想到,這丹藥能引起如此恐怖的天雷,看來品質絕不簡單。

「林震風,專心凝丹,這點天雷對主人沒有絲毫影響。」火靈見他分心,連忙提醒。

主人的強大,沒有誰比火靈更清楚。

當初還沒凝結金丹的時候,主人就能承受那麼強的雷劫,這點丹雷比起當初的雷劫差得遠了。

「對不起,我分心了。」

林震風馬上專註起來,認真凝丹。

不知道過了多久,丹爐之內,突然聽聞一陣陣的響聲。

與此同時,天上的丹雷像是瘋了一下,瘋狂地往下劈。

它強任它強,葉雄的不破金身,始終如同暴雨中的飛燕,怎麼都沒有倒下。

他一邊承受著天雷,一邊修補著禁制上面的銘文。

不知道過了多久,天空上的烏雲終於散去,恢復晴空萬里。

林震風也停了下來。

葉雄從半空之中飛落。

林家姐妹,同時從遠處飛來,一行人,全都圍著神風鼎,獃獃地站著,全都非常激動。

「爹,去開蓋吧!」林妙春提醒。

林震風這才反應過來,但是沒有過去,而是走到葉雄身邊:「葉兄弟,當初咱們的約定,你還記得嗎?」

「自然記得,如果只有一顆丹藥,那是你的,有兩顆,我才有份。」葉雄回道。

這是當初兩人約定的,他怎麼會忘記。

林震風搖搖頭,說道:「如果只有一顆丹藥,那就留給你吧,我拿著實在有愧。」

今天如果不是葉雄在,他不知道失敗了多少次了。

論功勞,葉雄比他高几倍。

「林兄,我說過的話自然算數,你就別勉強了。」葉雄說道。

「我沒有勉強,只是覺得,我都這一把年紀,哪怕進入金丹中期,也不過多活幾百年,這應該是我修真一道的盡頭了。你不同,你還年輕,天賦高,還會有更高的作為。」林震風認真地說道。

(本章完) 「林兄,這事情慢慢再說吧,咱們還是打開爐蓋看看先吧!」葉雄道。

「行,那我就去打開。」

林震風飛身上去,來到丹爐邊,伸手過去,握住蓋子。

他的手顫抖了起來,顯示內心非常緊張。

不但是他,就連葉雄也非常緊張。

這種丹藥能煉製出多少顆,誰也沒有譜,只能靠天意。

旁邊的林家姐妹,也十分緊張,看著那煉丹爐,緊緊地握著粉拳。

半晌林震風將丹爐蓋掀開,看著裡面,臉上愣住了。

場下的人,心情全都被他這表情,弄得疙瘩起來。

下一刻,林震風突然哈哈大笑起來,伸手入內,摸出三顆紅色的丹藥。

丹藥體表流光奕彩,顯然品質非常高。

林震風經過一番品聞切之後,大笑道:「兩顆五品上乘,一顆中乘,葉兄弟,咱們成功了,三顆,意外啊!」

葉雄這才鬆了口氣,同時笑了起來。

旁邊的林家姐妹,也相擁起來,非常激動。

火靈一邊微笑道:「主人,恭喜。」

「火靈,多謝你了,你進去吧!」

火靈點點頭,這才一頭扎進他的身體之內。

「剛才那是?」林妙春震驚地問。

「他是五行之靈,我的手下。」葉雄解釋。

林家父女三人,又是一陣震驚。

林震風從半空落下來,將神風鼎收起來,這才走到葉雄身邊。

他將兩顆丹藥拿出來,遞給葉雄:「葉兄弟,這是你的。」

「林兄,一顆就好,這是咱們說定的。」

葉雄只接過一顆,另一顆沒接。

林震風直接塞到他的手中,說道:「你還是拿著吧,如果你不拿著,我心裡不舒服,如果不是你,我這輩子都別想煉製成九轉造化丹。」

「如果不是你,我也沒這麼容易得到這麼好的機會。」

「這樣吧,既然咱們都得到了丹藥,不如咱們就在此突破境界,如果誰失敗的話,另一顆丹藥就歸誰,如果成功的話,到時候剩下這顆就歸葉兄弟,你覺得怎麼樣?」林震風建議。

「既然這樣的話,那就卻之不恭了。」葉雄笑道。

接下來,兩人繼續在這星球住下來,各自開闢個洞府,準備突破。

葉雄開闢一個洞府,自己在裡面坐下,然後進入內世界之中。

等精氣神進入最佳狀態之後,他這才將三靈叫出來,說道:「你們三個在周圍幫我守著護法,我這次閉關,不知道要多久,有可能一個月,有可能半年,安全就靠你們了。」

上次突破到金丹期,葉雄都閉關沖了一個多月,這次要多久,他自己都沒譜。

「主人,你放心沖關吧,安全就交給我們了。」

「主人,我們絕對不讓讓一隻蚊子打擾你的。」

「主人,我會一直在洞口守著。」

接下來決定,劍靈跟冰靈在洞外守著,而火靈在洞口守著。

「冰兒劍靈,你們也要偶爾去看了一下林震風,雖然有林家姐妹守著,應該都沒什麼問題,但是以防萬一,你們還得經常看看。」葉雄吩咐。

「主人,我們明白了。」

冰靈跟劍靈出去了。

葉雄這才雙腳盤坐在地上,將那顆九轉造化丹取出來,一口吞下去,然後開始煉化起來。

……

一天,兩天。

一周,兩周。

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

轉眼之間,半年時間過去。

石洞之內,葉雄衣服上布落了灰塵,頭上滿是蜘蛛網。

火靈輕輕地走過去,伸手過去,探了一下他的鼻息。

見他呼吸平穩之後,他這才慢慢走出去。

這半年來,火靈日復一復,月復一月,就守著葉雄身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