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祖之力,除了血族的合道超級大能,就只有聖子能夠掌握。

血劍,神魂封鎖,拳頭……

「可可斯蒂,麥倫,塔伯……你們找死!」拉登這時候終於是發現了是誰要殺他,不由得勃然大怒,青筋直冒。

血星辰飛劍調轉方向,爆發出滔天血芒,蘊含他所有的血星辰神道之力,朝那恐怖的拳頭刺去!

沒辦法了,現在這種境況,只能硬抗。

飛劍和拳頭的相觸,沒有預想中的猛烈碰撞。

血星辰飛劍僅僅尖銳地嘶鳴一聲,劍身便徹底崩潰,在空間炸出了一片滔滔血海,力量層次的壓制,讓拉登的飛劍連削弱拳頭威能都難以做到。

拳頭穿透血海,帶著無窮無盡的力量,朝拉登落下。

死亡的感覺籠罩全身,拉登心裡明白,要是真挨了這一拳,他絕對會死!

拉登咬破舌尖,強行使用秘法,將自己神道具象化的血星辰擋住身前。

轟隆!

這一刻,大地震動崩潰。

防禦力極強的黑色水墨封鎮,也被恐怖的能量震得瞬間粉碎!

毀滅性的能量擴散數十里,粉碎吞噬著遇到的一切事物,天地都變成了一片無窮無盡的血色,還有至高無上的血祖之威激蕩其間。

這一刻,世間宛如末世!

等到紅芒散去的時候,一個方圓三十里像鍋蓋一般的巨大坑洞,出現眾人的視野之中,什麼雪山,湖泊,樹林,全都不見了。

塔伯站立在虛空之中,劇烈地喘息著。

他渾身鮮血直流,衣服破破爛爛的,顯然是被自己過於強大的術法傷到。

「這麼強大的一擊,應該死了吧?」麥倫收回死魂珠,臉色蒼白地開口道。

一道血虹飛回可可斯蒂的身旁,她微笑道:「拉登那恐怖的生命力被咒星血劍截斷,又挨了塔伯以祭獻血祖鮮血,發出的媲美合道真神的一擊,現在恐怕是連渣渣都不剩了。」

「我前去探探情況。」布萊斯搖晃著乾巴巴的樹軀,朝坑洞的中心飛去,腳下伸出無數的藤條,朝坑洞漆黑的內部探索而去。

「嗯……氣息探索沒有,能量探索沒有,生命特徵,生命特徵……」

布萊斯突然臉色一變,身形狂退。

但是,某股極為可怕的力量來得更快。上百枚紅色的星點,在空間拉出死亡的軌跡,瞬間將布萊斯的身軀打成了馬蜂窩!

「小布!」安林看到這一幕,失聲叫了出來。

就在這時,一道血虹從坑底飛出,朝遠處逃遁。

緹娜反應最快,白皙小巧的雙手對著虛空一拍,方圓千米的白色空間方塊封鎖。

血虹撞擊到了那個空間方塊,劇烈的轟鳴聲響起,但卻無法撞破。

眾人這是也終於是看清楚了那血虹的本體,然後又被震驚了。

白嫩嫩的身軀,豆丁一般的***,稚嫩的臉頰,金色的頭髮……

出現在他們面前的,赫然是一個赤身裸體,只有四五歲的小男孩!

「嘶……這是誰?」安林一臉難以置信開口,「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他竟然裸奔!」

許小蘭翻了翻白眼:「安林,請你正經點,這男孩雖小,可是殺樹犯!」

「樹沒死呢,軒轅誠同學已經過去救它了,小男孩是殺樹未遂。」蘇淺雲糯糯開口,臉上帶著一抹淺淺的微笑,似乎有些得意。

凌霄劍仙嘴角微微抽搐:「都什麼時候了,還在吐槽,我覺得你們都不正經。」

這個時候,蕭澤,麥倫,可可斯蒂,塔伯四人已經將那個小男孩圍困。

「這是拉登?」蕭澤一臉驚奇。

「這氣息……還有這五官的輪廓,毫無疑問,他就是拉登!」可可斯蒂神色有些凝重。

「拉登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麥倫有些不解。

這時,塔伯開口道:「在我族秘典之中,有一種秘法叫做神道返嬰神通。就是祭獻了自己的神道,換取一定時間的超強神道庇護,還能能讓自己傷勢盡消。只不過,這種神通代價很大,施術者會境界跌落,並且會出現返童現象……」

「這麼一看,拉登的癥狀倒真的是非常相像呢,怪不得能在塔伯的那一拳下存活。」麥倫舒了一口氣,如釋重負。

「這麼說,拉登這個返虛初期巔峰的境界,不是裝出來的了?」蕭澤也是雙眼一亮,臉上罕見的浮現興奮的神色。

話音一落,眾人皆是嘿嘿一笑。

拉登渾身一顫,身子緊貼在白色空間方塊上,有些瑟瑟發抖。 就在眾人以為勝券在握,不懷好意地接近拉登的時候。

小男孩模樣的拉登突然詭異一笑,他咬破舌尖,以極快的語速念了某段奇怪的語言,隨後氣息暴漲至返虛中期巔峰。

緊貼著白色空間方塊的雙手,也在那一瞬爆發出極為尖銳的血芒,將空間屏障震碎。

「嗖!」拉登以極快的速度朝遠處逃遁。

可可斯蒂,蕭澤,麥倫,塔伯四人臉色狂變,立即追了過去。

「緹娜!帶上我!」安林呼喊道。

緹娜毫不猶豫地拉著安林進行空間跳躍,朝拉登追擊而去。

拉登逃跑的速度非常快,眾人竟然有些難以追上。

「哼,害我境界跌落,道根受損,可可斯蒂,塔伯,麥倫,布萊斯……你們一個也逃不了!我會叫伊登大帝出手,讓你們永世墜入地獄,遭受世間最為殘酷的折磨!」小男孩的臉上浮現出狠厲和殘忍,顯然無比仇恨這些追殺他的人。

「頭一次看到把回家叫爸爸,說得這麼理直氣壯的。」蕭澤冷笑道。

拉登看到了蕭澤,微微一愣,隨後似是想到了什麼,恍然道:「原來如此,原來是你們……呵呵,你這條廢龍之前被我打成什麼樣了,現在還敢跟我叫囂?」

「要不再來打一架?喪家之犬!」蕭澤一臉嘲諷地望著拉登,穿透空間中,還不忘對拉登豎起了中指。

拉登懶得理會蕭澤,繼續逃遁,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

就在這時,白光一閃,一個小精靈拉著一個男子飛到了蕭澤的身旁。

緹娜小臉發白,顯然力量也是透支了不少。

「師父,你來這裡做什麼,小心拉登反撲。」蕭澤見狀立即勸說道。

安林沒有說話,雙目如炬,狠狠地瞪了一眼遠處視野之中的拉登。

拉登還在逃跑之中,突然間想起自己坎坷悲催的經歷,淚水噴涌而出。

「嗚哇……」彷彿小孩子被搶走了玩具,四五歲模樣的小拉登嚎啕大哭起來。

緊接著,一股難以言喻的腹痛,伴隨著某種東西炸開。

「噗……」拉登忍不住了,捂住肚子,身子劇烈顫抖。

這力量太熟悉了,這是帶給了他屈辱和陰影的力量!

他邊跑邊驚駭地大叫:「安林,又是你!我和你不共戴天!!」

「說得好像以前就很友好似的。」安林用了兩發特殊術法之後,就不再追擊,因為緹娜也沒有力氣了。

他的兩發特殊術法,還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拖延了一下拉登的速度。

不要小看這一小段時間的拖延,正是因為這一次速度的變慢,拉登終於是進入到了眾人的攻擊範圍。

蕭澤化為千丈黑龍,召喚出無數的雷芒朝拉登轟擊而去。

拉登倉促躲避,白嫩的皮膚仍是被幾道雷霆劈得焦黑。

就在拉登躲避雷霆的時候,一道泛著白色星光的血劍穿透虛空,抓住某個破綻,朝拉登的心臟直刺而去。

拉登使用秘法將自己的實力提升至返虛中期巔峰,可可斯蒂的殺招被他用鬼魅的身法躲避,咒星血劍僅在腰部劃出了一道血痕,並未傷及要害。

「哼,想殺我?痴心妄想!我現在的實力不比你們弱,追吧,繼續追吧,等大帝們察覺到異變,就是你們的死期!」拉登一臉冷笑,臉上沒有絲毫的驚慌和擔憂。

他雖然不知道聖子為何會選擇和安林等人聯手,但是和人類聯手圍殺他這件事,足以革除他們三大聖子的身份,並且遭受合道大帝的無盡懲罰!

這可是叛族大罪!

然而,讓拉登有些意外的是,可可斯蒂等人此刻竟沒有絲毫緊張的神色,血劍沒有刺中他的要害,那些人反而更開心了,這是怎麼回事?

「拉登,我覺得你還能蹦躂三分鐘。」可可斯蒂嬌笑道。

「什麼意思?」拉登皺眉。

「這是來自聖血的懲罰,很快你就知道厲害了。」

塔伯呵呵一笑,胸有成竹的樣子。

拉登有些緊張起來,什麼聖血?什麼懲罰?他完全聽不懂啊!

不過,可可斯蒂等人的神色好像不是裝的。

可可斯蒂召回咒星血劍,粉嫩的小舌舔了舔殷紅的嘴唇,笑道:「這是一柄塗滿劇毒的劍刃……」

是的,可可斯蒂在血劍上塗了安林的鮮血!

這種鮮血對於低階血族有著致命的殺傷力,如今拉登的真實境界已經跌落至返虛初期巔峰,絕對不能抵抗得了聖血的凈化,他將在聖血的凈化中死去。

返虛初期巔峰的西里爾,就是拉登的前車之鑒!

一分鐘后。

噗通,噗通,噗通……

拉登的心跳莫名加快,緊接著,某股毀滅性的力量席捲全身。

「啊……!」

他痛苦大吼,單手抓著心臟部位,身子從空中墜落。

轟隆!

渾身赤裸的身子砸在地面,砸出了一個圓形大坑。

可可斯蒂,蕭澤,塔伯,麥倫,也在這一刻追上了拉登,不過他們沒有急著動手,而是分四個方位站立,隱隱封鎖了拉登的退路。

是的,他們也不必要動手了。

拉登沾染了聖血,已經是死路一條。

「你們……你們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拉登渾身顫抖,艱難開口道。

他現在別說逃跑了,連站立身體都做不到。

安林和緹娜也趕了過來,望著凹坑中心的小男孩,終於是鬆了一口氣。

「沒做什麼,只是讓你沾染了一下聖主的血液而已,聖主的血液可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承受的呢,像你這種弱者,只有死路一條!」可可斯蒂頗為得意地說道。

他們現在只需在一旁看戲就行了,姑且就讓拉登死個明白。

果然,拉登的狀態開始越來越差,身子開始痙攣。

「啊……」一聲不合時宜的舒爽呻吟聲,突然傳來。

眾人皆是一呆,他們將目光匯聚在那個男孩身上,發現男孩的臉色浮現異樣的潮紅,似乎……很享受?

轟隆隆……

天空突然變暗,烏雲積聚,雷霆翻湧,煌煌天威震懾世間。

「這是……」安林有些不敢相信地望著面前的一幕。

拉登沒有死去,雙目明亮不已,身體彷彿脫胎換骨了一般,氣息也愈發的雄厚。

「呵呵……這就是聖主的血液?真是美妙啊……凈化了我身體的一切污穢,就連生命也得到了升華一般,今天我將再次踏入返虛中期!」

是的,拉登吸收了安林的血液,如今突破瓶頸,要渡劫了!

(安林聖血教的整個軍團人物參考圖出來啦!可可斯蒂,麥倫,塔伯,布萊斯,一同上傳!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特立獨行大蝸牛,點擊歷史消息查看!) 「天啊,聖主的鮮血竟然無法弄死他……」

「不僅如此,還弄巧成拙,變相幫助他突破境界?!」

眾人一臉震驚地望著凹坑之中的男孩,有點難以接受這個事實。

「別怕,我們趁他沒有突破成功,直接弄死他!」蕭澤最快回過神,提醒眾人道。

可可斯蒂等人聞言雙眼一亮,是了,渡劫之人不能移動位置,否則會受到雷劫的反噬。也就是說,拉登必須停留在原地被雷劈完,這段時間他就是活靶子啊,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蕭澤早就想報黃泉城的仇了,此刻率先出手。

巨大的龍尾猛地擺動,拍向拉登,威勢滔天,力量之大讓空間都扭曲開裂。

就在這時,拉登張嘴一吐,瞬間一個半透明的白色球體包裹了全身。

轟隆!

龍尾碰撞在白球之上,被巨大的反震之力轟飛。

白球紋絲不動,彷彿和天地連接在了一起,表面閃動著晶瑩的光澤,毫無瑕疵,宛如一塊完美的玉石,竟是生生擋住了蕭澤的全力一擊。

「呵呵呵……這是我爸爸留給我渡劫專用的白界石,只有雷劫才能穿透這個結界。除非力量達到返虛巔峰,否則休想對這白界石造成一絲的損害!」

拉登一臉嘴角微微勾起,神色睥睨地望著四周:「在接下來的這段時間,我是無敵的!你們最好在我渡劫出來之前,先逃走。」

安林等人沒有料到,拉登被塔伯的一拳打到內褲都不剩,竟然還能從肚子里吐出一個護體珠子,並且具有這麼強的防禦力。

他們沒有放棄,繼續使用各種術法,試圖破開那白界石。

但是很遺憾,都失敗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